第29章

    ( )    早晨,贺小花料理完一家人的早饭,到鸡舍打扫,摸鸡蛋,才两只鸡蛋,对光看看,没有发现黑点。贺小花皱起小眉头,这几天鸡蛋数量是一天比一天少。自己照顾方式还是和以前一样,就是少了青芽叶。村里的青芽叶被小花摘光了,虽然这叶子粗生,但也得有时间生长才是,家里的母鸡群天天消耗半篮子的青芽叶,子长了,生长速度自然追不上消耗速度。

    院子里散步的母鸡一只只垂头丧气的,一声不哼的,知道自己下不出蛋的母鸡群绪很低落。

    贺小花想了想,隔着帘子和房里的杨燕儿说了声,自己要到村头摘点叶子喂小鸡。杨燕儿应了,叮嘱小花早点回家。

    贺小花提着篮子,关好院门,一直往村头方向走。南河蜿蜒向北,南河西岸的熟地大部分属于村里几个大户,这里离河水近,灌溉方便,不像贺家的地,都在山脚,灌溉得自己挑水,一来一回消耗体力。沿南河往北,青芽叶明显多了,贺小花专挑鲜嫩的摘,路上发现了些野生的邵尾菜,可惜都长老了,人吃不得,只能喂小鸡子。

    往北走了月末小半个时辰,南河拐了个弯,和白沙河接上了,交汇处是一大片沼泽地,继续往北,是一条宽阔的大河,小花说不出名字,只看河面的宽度,比流入白沙村的白沙河宽了至少一倍。

    沼泽内长满小孩体高的野草,草丛和草丛间偶尔间隔小片的池塘,一朵朵淡粉色莲花垂下漂亮的脑袋。贺小花心中一动,小心翼翼踩着实地靠近池塘,伸长手把离自己最近的一朵莲花拉过来,往后挪了挪,继续拉,野草遮挡了视线,小花一手拨开野草,一手拽紧那朵枯败的莲花,浅浅的水面,隐约看见水下5,6厘米深处露出一截如人手臂粗的根茎。贺小花更加小心,每退后一步都踩牢靠了,才用力拉,根茎渐渐展露原貌,是三截的根茎,每截都有成人手臂粗细。

    贺小花真想放声大笑,来这里好久,好不容易在野外找到宝贝,看这块沼泽地的莲花成片成片的枯败,就知道这里的人根本没意识到莲花的根茎还能吃用。莲花一是宝,不但根茎能吃用,莲叶,莲子,莲心,莲梗,莲蓬,这些统统都是上好的食疗材料。

    把莲花拖到岸边空地上,贺小花动手分解,藕是一定要的,莲蓬掰下来,莲子莲心都有了,剩下的莲叶和莲花,贺小花看看边上已有一圈暗黄的荷叶,只得把剩下的部分扔回池塘。

    小篮子装不下长长一截藕,贺小花只能单手提着,看着眼前大片的沼泽地,贺小花心里冒出个主意。竹山依靠不上,养鸡虽然能赚钱,但缺少现代的养殖仪器,各种疫苗,小鸡子成长过程中因各种原因死亡的机率依然很高,即便贺小花已经很用心照顾,夏天孵出来的小鸡子等到了天,可能只剩下一半。养鸡致富不能,但是一家人生活来源的主要补充,贺小花不打算放弃,这片沼泽地还得利用起来,家里有了两项副业,银钱来源比从前充足,而且村里不是长期雇船队到庆州港,莲藕多了,还可以卖到庆州港。贺小花越想越开心,仿佛看到无数的银锭如同下雨般霹雳啪啦往自己头上掉。

    碰,一声闷响,贺小花的脑袋被什么砸中,小花两手提了东西,摸不到脑袋,只觉得脑后传来一阵痛,好像没液体流出来,小花稍稍宽了心,立即四处寻找作恶者。

    “贺小花,你跑沼泽里做啥,小心被泥怪子捉了你。”梁起穿一漂亮新衣,两手叉着腰,大大声说。

    “是你砸我?”贺小花瞪了梁起一眼,心里不停说,我是大人,我不和你小孩计较。

    “哼,”梁起脸上微微泛红,“喊你好几声,你不理我,我就砸,砸你呗。”

    居然说得理直气壮,贺小花心里那个气啊,“你管我做啥。”转往村子方向走。

    “喂,贺小花,贺小花别走啊。沼泽地里有泥怪子专捉不听话的小孩吃,贺小花你不听话,就会被泥怪子捉走,你以后都见不到阿么和阿爹。”梁起紧紧跟在后面。

    要捉也是捉你,当我不知道沼泽的厉害吗?

    “贺小花。”梁起见小花不理他,急急快跑几步,想伸手拽小花衣袖,又记起竹山上贺小花摔了一跤,只得半侧体,档着小花的路,“贺小花,你怎么不上竹山玩儿呢?我等了你好些天了。”

    “贺小花,上次我害你摔跤了,我请你吃果子,好不好?你跟我上竹山玩,我带你爬树,吃果子,好好玩。”梁起不依不饶地跟着,贺小花避开他,绕道走,他又追上来。

    贺小花想用手指捂住耳朵,不听这小子不停地呱噪,步子不停加快,渐渐小跑起来。

    “贺小花,贺小花……”

    梁起越叫,贺小花跑得越快,提着东西,贺小花发挥超常,一溜烟甩开梁起。梁起站在沼泽边,神有些郁郁,看着远处的贺小花跑得不见影子,嘴巴一张一合,“贺小花,你别跑啊,你和我玩,和我玩,好不好?”

    低头看见新衣,梁起的心没了今早穿新衣的兴奋,为什么贺小花总是不理自己,自己好难得在村头碰见贺小花,打发小六跟上去,自己跑回家换上阿么新做的衣服,一路小跑过来,就为了突然出现在小花面前,吓他一跳,再让他好好看看自己这衣服。

    没想到贺小花居然跑到沼泽地里玩,当时梁起吓得手掌心出汗,生怕贺小花被泥怪子捉了,赶紧打发小六回去找人,自己紧紧盯着贺小花,幸好,贺小花安全回到岸边,却还是没看见自己,自己等了又等,只等到贺小花在玩那些脏脏的泥。梁起好想大声说,“贺小花,你别玩泥巴,我和你玩。”

    用小石子砸贺小花,梁起心里也觉得懊悔,想引起贺小花的注意,又不知道做什么好,心里闷闷地,一腔气无处发泄,只得冲着沼泽地“啊”放声怪叫。一时间惊起飞鸟无数。梁起捡了小石头,对准飞鸟砸,飞鸟呼啦一下四散离开,梁起仍不解气,继续把小石头往沼泽地里扔,直至脱力。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