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    贺小虎领着潘莲小跑赶来,刚进门,潘莲就往房间里冲,又吩咐小虎,小花准备多些水。小虎想跟进去,被大三岁的小柱一把拦着,推赶到厨房,闷闷地说,“小花进去帮忙,水让我和小虎烧。”

    贺小虎也慌了手脚,小花出生时,小虎还小,只隐约有印象,但现在贺老大不在家,家里就剩三个小的,真不知如何是好,听见大哥安排,连连点头,又见炉边干柴剩得不多,马上拿起柴刀要出去砍柴。

    “大夜晚的,你看到路吗?去哪里砍。”贺小花一把夺过柴刀,“到沈么么家借点柴,说清楚,就说,嗯,就说明早你上山砍柴再还回去。”

    贺小虎应过,转飞快跑出去。贺小柱一边已经把炉膛烧得红红的,贺小花掏出一把杨燕儿藏起来的精米,放水淘米。

    “小花儿,你进去看看,给俺报个消息。”

    “不去。”贺小花没抬头,专心淘米,淘米水被小花存起来,集中在一个半人高的大水缸。

    “小花,我担心阿么。阿爹不在家,我得看好阿么。”炉火映得贺小柱脸颊红红的,小柱不时回头看看杨燕儿的房间,满眼的担心。

    贺小花淘好米,放了一大碗水, 把烧开的水倒水盆里,又把煮粥的锅放进去。“我不去。”

    贺小花的回答令小柱看了弟弟两眼,见小花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小柱说不出什么,只觉得小花有点不一样。两兄弟就静静地守着炉火。

    杨燕儿压抑的叫声在寂静的夜晚听得分外清楚,沈么么和潘么么的劝说,安慰声夹杂其中。小柱时不时回头望向么么的房间,想着不知阿么生的是小子还是哥儿。要是小子,家里多个帮忙的,要是哥儿,小花多个伴。无论是小子还是哥儿,小柱都觉得开心,家里孩子越多,家就越兴旺,至于养孩子,家里能不能承担,小柱没想,他觉得自己大了,能帮阿爹赚钱养家,多个弟弟没什么。

    贺小花拿着葵扇,紧紧盯着炉火,不像小柱般不时回头,就像后头有什么,只等小花一回头便吞噬他。

    耳边听见的,眼前看见的,均不是梦,是真实的。先前因对杨燕儿担忧掩盖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一一浮出来。阿么在生娃,阿么在生娃,不知是小柱的喃喃自语,还是小花的自言自语,贺小花觉得自己快要出现幻听,快要陷入一个无边的大坑,再不翻

    后自己也要走上同一条路吗?要吗?在问自己,还是问这莫名的世界。

    贺小花双手左右环抱住自己,脑袋垂得低低的,似要寻找一丝安慰。

    “小花,小花。”一股大力向小花推来。

    小花噗通一下从小板凳上摔下来。

    “小花,你发什么呆,急坏人了。”贺小虎一把拽起小花,脚边还有大捆的干柴。

    “小花快把粥给阿么端进去。”贺小柱塞过来一个滚烫的大腕,“帮忙看看,出来给俺消息。”

    “我不去。”贺小花要把碗塞回给小柱,小柱连忙塞回去,急得跳脚。

    “小花,这里就你一个哥儿,你不去,谁去。”说着,连拉带推,把贺小花塞进门帘。

    “小花,还不把粥拿过来。”

    房间内弥漫一股刺鼻的气味,杨燕儿披头散发,额头上的汗不断往下流,因忍受剧痛而变得扭曲的脸容。沈么么守在旁边,不断在杨燕儿擦汗,潘么么把手放到被子下,安抚地摸摸杨燕儿的肚子。

    沈么么首先看见愣在房门边的贺小花,不由喊了一嗓子。

    贺小花垂下头,小步小步挪到边,双手平举送出大腕。

    “小花......花......别怕。”

    感觉到一只手在轻轻擦过额头。

    “哥儿总得......过这......关,别怕。”

    那只手在小花头顶停顿片刻,失力垂在边,却又突然曲握成拳,象征主人在承受难言的痛苦。

    贺小花心里有种感动,暖流缓缓流过心脏,流向双手,令双手突然有了力气,小手抚上虚握的大手。

    “阿么,小花不怕,小花陪着阿么。”

    “小花真是个乖孩子。杨么么就是个有福气的。要是这胎再生下小哥儿,那你就是全福之人,多少人盼都盼不来。”

    “快了,快了,已经开了一个拳头大小,鸡鸣时,娃儿就得出来。”潘么么探头看看杨燕儿下,说了一句,然后把杨燕儿扶起来,背上枕着软软的被子,“来,喝口粥,存足力气,一鼓作气把娃儿生下来。”

    贺小花股起勇气,伸长脖子,啾啾杨燕儿下,只见精致小巧的象征软软地垂着,象征下一个黑幽幽的洞口,如同小孩拳头般大小。

    贺小花脑袋轰一下炸开,各种声音冒出来,“就是这里”“生娃儿”,顿觉眼前一黑,小体晃了晃,只听见沈么么一声惊呼,便人事不知。

    娃儿是在清晨出生的,小小的哭声向宁静的早上宣示自己的存在。沈么么一脸喜气把娃儿抱出来,“小虎,小柱过来看看,你们的弟弟呢。”

    守候在炉火边的小柱,守在小花前的小虎纷纷跑过去看看这小生命,弱弱小小的一团,紧紧包裹在被单里,就连呼吸都是轻轻的。

    “皱皱的,好丑。”小虎伸出手指戳戳弟弟的脸,“没小花可。”

    “哪家娃儿不是生下来皱皱的,长开长大自然好看了。”

    贺小柱伸手想抱,又怕软软的一团自己抱不好,只得揉着手掌,眼睛牢牢看着,满眼的渴望。

    上的贺小花睁开眼睛,生出来了,杨燕儿生出来了,像要说明什么,又像要说服什么。贺小虎掀起门帘进来时,正好看见小花睁大眼镜呆呆地看屋顶。

    “小花,阿么给咱们生了小弟弟,你猜猜是小子还是哥儿?”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