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 )    莫么么倒满一杯茶水塞给梁起,梁起接过,咕噜咕噜,一口喝干,莫么么脸色一白,偷看一眼梁秀,又倒满一杯茶,这次不敢直接塞给梁起,而是说,“少爷,给夫郎上杯茶,看看,夫郎气得脸色都变了。”

    梁起接过茶杯,双手送到梁秀面前,“阿么,喝口茶,恩,恩,我知道错了。”

    梁秀幽幽看一眼梁起,自己的小子自己哪有不知道的,每次认错,每次转过,又不当回事,可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小子。接过茶杯,却不喝,看着茶水中浮浮沉沉的茶叶,半响不说话。

    梁起啾啾莫么么,莫么么揉老腰的手一顿,心里暗骂梁起不省事,嘴上却劝道,“少爷知道错了,夫郎也别气,小心子才是。”

    “你给我说说,今儿到底怎了?”梁秀看着儿子,淡淡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

    梁秀看见儿子鞋上粘的泥,衣袖上点点颜色,像是吃果子时流下的汁水,头发上还粘了几片竹叶屑。

    “没什么,怎又跑竹山去了?”

    “解解闷。”

    “解闷?家里有书,有你阿爹从县城里给你带回来的各式玩意,真要解闷,在家里就好。跑上山做什么?”

    “就是解闷。”梁起脖子一硬,咬死了不改口。

    “学堂的功课做了吗?”

    “唔......”梁起冷不防梁秀改了问题,一时答不上,“做了,做了大半。”

    “这文秀才教得不好,回头我让你阿爹帮你到白沙村那边的学堂报名,那里的秀才中过举,学问比文秀才好得多。”

    “阿么,你怎不问问我的意思。我就觉得文先生教得好。”

    “我说他教得不好。教了你许久时间,你竟然还不知道功课重要,只顾着爬山玩,这种先生不要也罢。你别多话,过些天就到白沙村上课。”

    梁起急得跳脚,真要被送到白沙村上学,那贺小花还不知道何时再能见上一次,“阿么你还讲不讲理。你说不好就不好,到底是你上学还是我上学。我就要在文先生那上学,我就要在那。你送我去白沙村,我爬都要爬回来。”

    梁秀的脸色沉,莫么么连忙陪笑,“夫郎别急,少爷既然说文先生好,自然有道理的。看着天色不早了,不如让少爷回房先做功课。”

    “阿么,我回房做功课。”梁起揪住莫么么的话,飞快逃出去。

    “把小六捉上来。”等梁起跑走,不用梁秀吩咐,莫么么直接交待下去。

    不一会,小六就被拖上来。小六未等人提问,自己先倒竹子倒豆子,一五一十把事经过都说了,除了梁起和贺小花在竹山上一节,小六不知道,知道的统统说了。

    梁秀听完竟一时说不出话。莫么么挥挥手,示意把小六拖回柴房关着,自己扶起梁秀,往长躺椅走去,扶梁秀躺下,又捧来梁秀吃的零嘴,自己守在一边扇扇子。

    “少爷是长大了,想哥儿了。这是好事,说不准几年后,夫郎你就得当太么么了。”

    梁秀听了没说什么,莫么么看见梁秀脸色平静,心里竟然不知接下去说什么好。

    “这贺家小花啊......”莫么么以为梁秀不会说话,偏偏梁秀长叹一声,自己说起来,“这小哥儿我见过,中间还夹带别的事,现在想来大概就是老天爷安排好的缘分。百的时候,我去看过,本来就想替阿起物色一个本村的天赐哥儿,贺家新添的小哥儿我自然去看,看着模样也是个机灵聪明的,可惜......都怪我多口,这事往后打听打听就知道,我就没忍住说出来。唉......后来,赶集时,阿起刚好坐到贺家兄弟旁边,好巧不巧又摸了贺小花额上的福印。当时我看见,记了下来,只是这贺家迟迟不放话出来,我只道是他们以为小孩子玩闹,不放心上,我也就不提了。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那,少爷还小,过些年难保不会忘记贺家小花......这事......”

    梁秀仿佛没听见莫么么说话,继续自言自语,“说起来,贺家小花和我家阿起真要在一起,也没什么。这傻小子,有心事也不跟阿么说,瞧他做得都是什么事啊,唉,怕是贺家兄弟受不惯阿起的脾气,要避开他。”

    莫么么心里暗道,梁起的脾气谁能受得了。

    “这都是我宠出来的。罢了,你说得对,过些年,阿起大了,可能忘了,真忘不了,我这做阿么的,就去给他求回来便是。”

    杨燕儿接近中午时回来,看一眼在院子里发呆的贺小花,自己进了厨房准备一家人的午饭。

    贺小花听见杨燕儿回来,放好小板凳,看看头,把葵筐挪了位置。自己跟着进厨房帮杨燕儿打下手。

    贺家的午饭简单,一盘青菜叶,再蒸上一笼粗粮馒头,或者烙饼,粥得留到晚上吃。贺小花拿过青菜叶,放进水盆子里,冲洗两遍,摘下被虫咬过的叶子,堆一边,等会剁碎了喂鸡。灶上两个炉头,一个蒸馒头,一个用洒上两滴油,大火烧得正冒烟。杨燕儿接过贺小花洗好的菜叶,哗啦一下倒进去,又用铲子翻两次,这边贺小花及时送上掏来的一大碗水。杨燕儿侧着子,迅速把水倒进锅,又用盖锅的圆木板挡在前,避开飞溅的水花。

    做好这些,杨燕儿先出厨房,灶头的火,烫得肚子里那个小的不舒服,不安分地在抬手抬脚抗议。

    贺小花蹲在炉前看火,是不是摇摇小葵扇。

    杨燕儿喝口水,又擦干净额头上的汗,等肚子里的那个安分点,又着肚子来看看。见小花乖乖地看好,心里不一动。

    “小花,来,过来阿么这里。”

    贺小花丢下葵扇听话走到杨燕儿边,扶着杨燕儿坐到厨房边的椅子上。杨燕儿从怀里摸出一把木头梳子,把小花胡乱扎起的头发解开,“多大的人,会喂鸡,会帮阿么做厨房活,就是不会自己梳头。打后,你得找个会替你梳头的小子,好天天帮你梳头发。”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