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 )    梁起冲窗外守着的小子使使眼色,比划了手势,窗外的小子犹豫了片刻,点点头转跑开。梁起向贺小虎抬高小下巴,瞧瞧,没你我一样能知道。

    “贺小虎,写字要稳,心要静。看你握笔的姿势,你是要把笔掰断吗?”文秀才边说,手上的戒尺马上落到贺小虎手背,“把学字篇抄十遍。”

    “是,先生。”贺小虎放下毛笔,双手交叠,放在前,恭恭敬敬向文秀才鞠躬应是。

    梁起咧开嘴笑,碍于文秀才在场不敢放声,但看到贺小虎受罚,梁起觉得之前受的气都报回来了。

    挨到放学,贺小虎把自己的文具收拢后,放进杨燕儿为他做的葵盒子。梁起老早冲出去和自家的小子嘀嘀咕咕的,看见贺小虎走出来,迎面冲上前,“喂,贺小虎,我知道你家哥儿的名字。”

    “贺小花,哼,我还知道他的岁数。”梁起笑得一脸得意。,伸出两根手指,“少我两岁。”

    贺小虎看着梁起高昂的小下巴,裂开的嘴角恨不得一拳头把梁起嘴巴打歪,双手缩在衣袖里握得紧紧的,“我家哥儿的名字,你要来做啥。”

    “哼,管我,我就是要知道。嘻嘻,”梁起语气一转,“说不准我看上你家哥儿,找让阿么上门提亲。”

    贺小虎心里冷笑,你想提亲,你想娶小花儿,先看看贺家阿么同不同意。

    不理会梁起的挑衅,贺小虎转往家的方向走。梁起似乎没料到贺小虎居然不闹不怒,自己反而愣住了,呆了好一会儿,跺跺脚,转往竹山方向跑。

    梁起随小子紧紧跟上自家小主人,见梁起往竹山方向跑,不由得哭丧着脸,“少爷,少爷,别上竹山啊。夫郎又得打我板子了。”

    这天,南河村村长的蒋夫郎悄悄把自己的好友,老人李根生的儿夫郎潘么么请过来。两位么么喝过茶,又说了几句话,蒋夫郎冲自己的随小哥使眼色。

    等小哥退出房间,又把房门掩上,潘么么奇怪,“啥事神神秘秘的?不是你家的要讨小的?”

    “哪有的事。”蒋么么瞪了潘么么一眼,“正经事,城里聚德米庄是穆家的,你是知道的,穆家长子和他的夫郎和离了。他的夫郎带着亲生小子和当年的陪嫁已经离开穆家。”

    “真有这种事。”潘莲捂着嘴巴,“不是说穆家长子的夫郎出京城里好人家吗?怎么说和离就和离了?况且,这亲生小子怎回事?穆家难道不要他的长房长孙了?”

    “前些年不是说穆家攀上京城里的皇商,这些年底子硬了,脾气长了,想再往上一点。听说穆家长子和离后,准备迎娶的夫郎就是那家皇商保的媒。”

    “唉,这人怎能如此。”潘莲眼珠转转,发现不对劲,穆家和离的事顶多是新闻,说说笑笑便过去,用得着刻意把人遣出去吗?“这事和你家的......”

    “没,他哪是那种听人嚼舌根的人。”蒋月立即否认,“说来是和我有点关系。这穆家长子的夫郎姓蒋。”

    潘莲瞪着眼睛等蒋月往下说,偏偏蒋月一副到此为止,别再追问的神清,潘莲唯有自己脑袋里补充各种可能,又在心里怪责蒋月隐瞒自己。

    “你找我来就为了说这事?”

    “当然不是。蒋夫郎准备买下竹山上那块竹林,建一个院子,后就长住在竹山上。这事估计就十来天的功夫,村上的老人就得知会大家打后上竹山别往竹林里跑。”

    潘莲依然不明白,这事到底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蒋夫郎虽然是和离的,但外间传的却不尽不实,说什么都有,不贤,失德,妒忌。我听了尚且觉得不舒服,更何况是蒋夫郎。我想南河村里这种话最好不要胡乱说。一家不知道一家事。在外胡乱编排别人终究不好的。也别让人以为南河村的么么,夫郎都是长舌头,毒嘴巴。”

    “你是要我跟那些大小夫郎说说,”潘莲算摸透蒋月的意思,说了一通话,原来利用自己。老人李根生在南河村向来得人望,潘莲本是个有主意的,平常在村里各家各户串门,和村里大小夫郎熟得很,为人又心,帮人。潘莲有事要求夫郎们做的,夫郎们多数不会推托。“你是村长家的么么,怎么你不出面说说。再说,我和那蒋夫郎无亲无故,凭啥要我出面。”

    “哎呦,你认识我多少年,我能单推你一个出去吗?这事肯定是咱们一块说的。凭啥要帮蒋夫郎。就凭他是个可怜人。无缘无故地被自家相公着和离,年纪老大一个人,没面目回京城投靠亲人,边又只得一个未长大的小子。若是被外头那些混话气坏子。你说,这能行吗?我说,你平常看见牛家的小子可怜,你不是常常送旧衣服,送烙饼过去,前面田家的夫郎,刚从良那会,怀不上娃,你不是帮着找大夫,找药材治好了。我说你有这份好心,为什么就不能帮帮蒋夫郎。”

    “我是好心,但我得知道我的好心用在哪里。你给我个明白话,那蒋夫郎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你觉得还能什么关系。”蒋月猛地一拍桌子,“你平常脑袋好使的,今儿怎么不动了。我姓蒋,他姓蒋,他和我本来就是亲戚。”

    “哎呦,瞧不出来,咱们村长么么还是个京城来的?怎么我从来都不知道。”

    蒋月灌了一杯茶水,一通话说得他脸颊红红的,“有什么好说的,我阿爹和阿么老早离开京城。蒋夫郎虽然和我没未谋面,但他的阿么曾经有恩于我一家,得人好处千年记,现在他落难了,阿爹阿么自然惦记着,巴巴找人过来南河村让我帮帮他。唉,我能帮什么,只能让村里的人少说点。”

    潘莲知道蒋月的阿爹是城里的小吏,阿么识字,还能看书,虽然不知道一家人是不是从京城里来的,但终究不可能是太差的人家。心里对蒋月的说法信了八分。

    “你既然要我做这事,本就不该瞒我。”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