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    人倒霉起来,喝凉口水都会塞牙缝。贺小花是倒霉起来,随便都能碰上个令他不愉快的人,或者东西。

    晃晃坚持到山脚,贺小花看见远处下田耕作的人,深吸一口气,还差一点路,坚持下去,嗯,坚持。晃悠悠迈出右腿,踏下,软软的,抬起左腿,猛然眼前一花,一道白影飘过,衣衫带起的劲风扑面而来,贺小花下意识侧头闪避,重心即时往右。很简单普通的动作,放在平常,怎么做都可以,但放到现在......贺小花软绵绵的右脚根本支撑不起整个体突然增加的重量。

    碰,一阵响动。贺小花摔个背朝天。

    刚靠一口气硬憋着挪到山脚,现在却再爬不起来。四肢瘫软在地上,面部和大地亲密接触,眼前黑雾一阵。

    就这样,贺小花泄气地想,等人看见自然打包送回贺家,至于杨燕儿怎么惩治自己,那时后话。

    气一泄,人一放松,眼前的黑雾更浓,浓得让人睁不开,头脑发晕。

    “小花儿。”远远一声呼叫

    “小花。”更大声,嗯,更近了,听着有点熟悉。

    “小花。”好吵,好像就在耳边。

    软绵绵的小子被人抱起,脸颊被人不断拍打,“小花儿,小花儿,小花儿。”

    “二哥。”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见抱着自己的人不是陌生的村民,不是讨人厌的梁起,是本该在学堂念书的贺小虎。

    “二哥。”第一声还是迷迷糊糊的,第二声就带上哭腔,“二哥,哇......”找到亲人的依靠,一路上受到的委屈顿时找到宣泄口,“二哥,好疼,好累啊。”

    贺小虎心痛地搂紧弟弟,仔细检查弟弟的手脚,活动活动关节,很好,没伤到,看看小手掌,蹭破了几块油皮,膝盖处还能看见点点红色渗出。

    “小花乖,别哭,二哥帮你出气,这里吗?这里欺负小花了,打!打!打!小花快看看,二哥帮你打回去。”贺小虎往贺小花摔倒的地面猛跺几脚,“小花乖,小花别哭。”

    “不是,不是,不是那里,是,是白色的,闪闪,闪过去。”小花哭得止不住声,说话断断续续的。

    白色的,闪过去。贺小虎抬头看看天色,还很早啊,太阳挂在西边。看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花,贺小虎轻轻拍拍小花后背,“好好,二哥帮你找出来,给小花报仇,好不好?”

    贺小花抽泣着,刚刚一场大哭,把看见贺小虎一起涌出的力气都花光,想想自己竟然趴在一个小男孩怀里哭得止不住声,小花那张大花脸顿时变得通红通红的,“恩,恩,不,不哭。”

    “小花乖乖的,二哥带你回家。乖,不哭。”贺小虎拉起自己的袖子,帮小花擦擦小脸,“我家的小花最好看,乖,不哭啊。”

    贺小花涨红着脸,把脑袋搁在贺小虎肩膀上,小小声说,“二哥,我们回来,阿么还在睡呢。”

    贺小虎手下一顿,“嗯,二哥背小花回去。”

    扶着小花趴在自己背上,双手往后一托,双脚用力蹬地,“起来罗,小花乖。”托着小花股的手故意往上垫垫,“二哥带小花回家罗。”

    贺小虎绕过下田的村民常走的小道,悄悄回到贺家小院子,把小花放在藤椅上,打上一盆水,挽起小花的衣袖,裤脚,仔仔细细清洗一遍,又到自己和小柱房里翻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暗绿色的药膏,往小花膝盖上蹭破皮的地方薄薄涂上一层。

    做好这些,又给小花擦干净小脸,连头发上粘的泥土都清理干净。一手穿过膝盖弯,另一只手让小花自然靠好。贺小花挣扎着想自己下地走,但力气用尽的小花又怎挣得过小虎,被自己二哥抱回房间,放到上。

    贺小虎翻开小花的衣服箱子,找出一干净的,就要伸手帮小花换衣服。这次贺小花说什么都不乐意。

    “二哥,我自己来。”

    “小花不过六岁,就算二哥帮着换,也是哥哥照顾弟弟。”

    “不要不要。”知道自己挣扎不过贺小虎,贺小花干脆在上打滚,小手捉紧领子不放手。

    贺小虎又好气又好笑,“好好,小花自己换,二哥等在外面。”

    等贺小虎掀起帘子出去,贺小花把自己上衣服脱掉,换上新的。整理好,又把自己埋进被窝里。刚才贺小虎涂过药的地方,凉凉的,很舒服,手掌上没涂药的地方火辣辣地。一下午又是爬山下山,又是哭的,现在安定下来,小花眼皮越来越重。

    贺小虎在外面等了一会,听见里面没了声响,自己掀起门帘,看见小花眯眯眼睛,看见是自己又闭上眼。贺小虎收拾起小花扔在地上的衣服,又把小花那双粘满土的小布鞋收起来。

    “二哥,篮子,篮子的鸡蛋,放,放到炉边,别,别让阿么吃了。”

    贺小虎回头看看小花,上前替他压好被角,“好,二哥帮你做就是。”

    贺小花嘴角一弯,甜甜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