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    贺小花是从梁起第一声咳嗽便听到,对这个打断自己感怀世事的人很不满,故意不搭理他,任由他把喉咙咳破,就是不回头。

    梁起竖根手指悄悄往贺小花后背戳,贺小花也看到了,猛一回头,冲梁起一瞪眼,梁起没料到之前一动不动的贺小花居然突然回头,啊惊呼一声,手指定在半空,伸不是,退不是。

    好半响,梁起讪讪收回手指,“我,我梁起。”富户家的小子出口就是我,听惯贺老大,贺小柱说俺的贺小花,很不舒服。其实贺小虎上学堂念书后,说的也是我。

    “我什么。俺就俺,没半分南河村人气。”这是摆明的鸡蛋里挑骨头。

    “俺是土娃子才说的。小哥儿,夫郎都不说,我说贺小哥儿你也别说,没的掉格了。”梁起是好心好意。

    贺小花直接丢个白眼球给他,但想想,这小子可能连白眼都不会看,又觉得浪费力气,直接把背部露给他,自己爬下岩石,找路下山。

    “哎,贺家小哥儿,你叫啥名字啊。怎地不出来和大伙儿玩。”梁起跟在后头,拼命找话题。

    “贺家小哥儿,打后我带你上山玩儿。”

    “贺家小哥儿,下山不往那走。哎呀,你听我说,不往那走的。”

    “贺家小哥儿,别跑啊,下山得缓,阿爹说的,下山用跑的,肯定摔。哎呦,贺家小哥儿......”

    贺小花真想叫后面那把乌鸦嘴闭声,一声声贺小哥儿叫得贺小花心肝脾肺肾都作疼,梁起还死死跟在后头,叫啊叫啊,贺小花想摆脱他,只能加快脚步,两条小短腿,再快又能快到哪里,更何况上山把小花的力气耗得差不多。贺小花憋着一口气,蹬蹬,直接上跑的,没料到后面那个催命的居然大叫要摔,这喊真把贺小花喊摔了。

    咕隆咕隆,像包子一样往树林里滚,贺小花慌得连忙伸手抓四周冒出来的树枝,好缓一缓往下势头。劈里啪啦,拉断好几根,下去的势头没半分延缓。贺小花急得不再抓树枝,直接伸手抱住脑袋,说什么也得保住这个,手臂小腿的,趁着年轻恢复好。碰,贺小花直接掉进坑洞里。

    眼前一冒黑,等了好一会儿,贺小花才慢慢坐起来,活动活动手脚,还好,掉下来的坑洞积累了厚厚一层树叶,摔下来正好缓冲,手脚除了一路滚下来刮伤,擦皮外,能动能走。

    梁起的声音听不见,不知道跑反方向,还是没发现贺小花摔进来。贺小花暗暗诅咒梁起下山翻个大跟头,一次不够,至少摔够两次。口上念念有词,拍拍上的土,贺小花扶着洞边慢慢爬起来,仔细观察一下。

    洞不深,大约成人膝盖高,贺小花站直体,正好露出肚子往上一截,伸手按按地面,软软地,勉强使上力。贺小花把体完全压向洞壁,两小手紧紧攀着地面,小腿努力往后蹬。一点一点往上,咬紧嘴唇,憋着气,贺小花慢慢挪出洞口,子却软得只能趴在地面,大口喘气。

    “贺家小哥儿,怎趴地上,摔到哪里。我看看。别趴地上啊,多脏啊。”

    讨厌的声音在最不应该出现时出现。贺小花心里多下两分力诅咒,让你摔个狗吃泥,狠狠地摔。

    梁起又拖又拉,要把贺小花从地上拽起来。贺小花手软脚软的,反抗不能,只能任由梁起又拖手又抬脚的,折腾一通,软绵绵靠着梁起站起来。

    “贺家小哥儿,我送你回去。来,我背你。”边说边立好马步,两手还往后兜,“来,上来。”

    “碰。”失去支撑的贺小花又摔个面朝天。

    “你怎么不站好。”梁起埋怨道,又要伸手拽地上的贺小花。

    这次贺小花说什么都不让他碰自己。咬紧牙关,憋着一口气,人要脸,树要皮,你小子害我一次不够,又害一次,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心里狠狠的,手脚齐齐用力。

    人的潜力总是无穷的,当鼓起一口气,死活靠自己爬起来的贺小花,奇迹地又站起来,摇摇晃晃往下走。

    “你别走啊,我背你。”梁起急忙上前,伸手要拉。

    贺小花立即圆瞪双眼,怒视梁起,“你敢碰,你敢碰一下试试。”咬牙切齿,表狰狞得狠不能扑上去咬下一块

    梁起缩缩肩膀,脚下不由自主往后退一步,“我,我就想帮帮你。”

    贺小花连骂一声“滚。”的力气都没有,硬憋着气,两条小短腿打着抖,一步一步往下挪。

    梁起好几次想伸手把贺小花硬拉过来,但手伸出去,却总在半途往回拐,如是者数次,贺小花的小板已经消失在树林中。

    梁起摸摸脑袋,心口闷闷地,自己到底怎回事。在家里谁不听着自己的,依着自己。从来只有别人背他,哪有他主动背人。自己这次算什么,非得作践自己。作践自己也就算了,还被人拒绝,被人嫌弃。

    梁起想不通,想不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