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    贺小柱,贺小虎两兄弟原来高扬的小脑袋霎时间低下去,如霜打的茄子般。贺老大涨红了脸,结结巴巴,“俺,俺,俺有主意,你,你别担心。”

    杨燕儿也醒悟,这事怎能在两兄弟面前说的,但话已出口,收是收不回的,看看小柱兄弟低头数米粒的模样,杨燕儿心疼了,想安慰两兄弟,却不知说什么。

    “俺,俺去盖学堂。俺跟村长说好,俺盖学堂,给文秀才修房子,工钱算一个小子的束修。”话一出口,接下去流利多,“文秀才收的束修比白沙村那边少,到开才40个铜钱,但只有半天时间。俺算过,现在离开可有三个月。现在活少,两小子都去念念书,识些字,别像他们的爹,睁眼瞎。”

    贺老大朴实的话,坦然的神像锤子一样重重敲击贺小花的心房。小柱抬起头看着自己阿爹,小手拽着汤勺,紧紧的。小虎眨着眼睛,大声说,“阿爹,俺认真念书,赚大钱给阿爹花,做大官,买人侍候阿么。”

    刚被感动的贺小花掩面,这小子似乎没搞清,赚钱和做官是两回事。

    杨燕儿点点头。要只送一个小子念书,杨燕儿真不知如何取舍,手掌是,手背是。私心里,杨燕儿觉得小虎人精灵,念书识字说不准有大成就,贺小柱像他爹人老实,脚踏实地种田,只要不碰上天灾**的,安稳一辈子是没问题。现在问题暂时解决,刚卖了秋粮,家里有存钱,花40铜钱送两兄弟念三个月,是好是歹先看看这三个月。只是辛苦贺老大了。

    “你也得注意子。”

    “俺晓得,呵呵,俺晓得。”贺老大摸摸脑袋,憨憨地笑了。“那修房的活计俺熟得很。”

    小柱跟着他爹裂开嘴巴笑,眼睛里明亮得很。小虎在堂屋里乱转乱跑,口里不停发出嗬嗬声,“我能念书啦,我能念书啦。”

    贺老大和杨燕儿相视一笑,一家人的夜晚充满感动,欣喜。

    次一早,贺老大和贺小柱出门下田,贺小虎也闹着要跟出帮忙,好让阿爹和哥哥早些做完,早些休息。杨燕儿叮嘱两句,父子三人出门去。

    子过得飞快,村子里男人忙碌出城卖粮,忙碌于种田,忙碌于入冬前修补房子。么么们为过年时的年礼,吃喝,过冬衣物做准备,小子们在学堂建好后,齐齐拿上小葵盒拜先生识字念书。

    不得不说,南河村的村长考虑周到,村子里多数人家不富裕,小子上学买书买纸买笔练习,花销极多。村长命每户用葵叶编织成半米长宽的小盒,里面装满沙子,上学的小子只需要用木棍在沙上面练习,写满,一抹平,又能重新练字。对于仅希望识字的小子来说,是最好不过的。

    贺小花看见杨燕儿为小柱,小虎兄弟编织葵筐时就知道村长的想法,心里也对村长赞一声,有头脑,够灵活。

    下第一场雪时,贺家刚好收割第一种的邵尾菜,把叶子最嫩的部分摘出来做菜,其他部分剁碎,煮熟喂小鸡。买回来的小鸡子,已经长开,幸运的是,每只都健健康康。杨燕儿自然感谢上天保佑。贺小花却捏手指盘算。小鸡子买来时两个月大,长成能下蛋的母鸡至少要5个月,现在才3个多月,正是关键时候。

    为了自己以后有充足的鸡蛋吃,贺小花主动承担起监管杨燕儿的责任。入冬后,小花走路已经很稳当,不用人搀扶,自己独力从院子一头走到另一头。一直咬字不清的说话,也有进步,至少阿爹,阿么,哥哥,小鸡,水,食,几个字咬得清清楚楚。

    杨燕儿经常忙得忘记按时给小鸡换水,换草垫,贺小花颠颠跑去拉裤脚,嘴里不停叫,“小鸡,水。”“小鸡,草草。”“小鸡,吃吃。”

    沈么么见过好几次,惊讶之余,逢人就称赞贺小花,“小花儿丁点大就懂得帮阿么看顾小鸡,长大了绝对是个贤惠的。”

    杨燕儿笑眯眯接受村里人的称赞,抱起小花儿时更是满脸骄傲。

    第二种邵尾菜种下后,贺家一家子大部分时间都猫在家里,邵尾菜粗生,寒冬腊月也能生长得好,只需贺老大隔上两天到田上除除草,清清积雪。

    贺小柱兄弟的课还在继续,两兄弟一早出门,下午回家,待在自己房间里捧上小葵筐练字。小柱实诚,先生教的字,每天都认认真真临上好几十遍,写得不公正,却是认得好几十个字。小虎聪明,先生教的,不用练几次,就牢牢记在心住,又杖着自己学得几十个字,缠着杨燕儿给他买了本纸质粗劣的话本,自己天天按照话本里的字练习,居然又被他连猜带蒙,自学了不少字。

    杨燕儿为两兄弟打好的棉被早拿回来,又用在集里捡回来的布条,一块一块缝起来,做成棉被底面,看着五颜六色不好看,却省下买一块布料的钱。下雪时,小虎和小柱一人得了一棉被。两小子乐得地待在被子里不出来。

    闹闹的年节过去,贺家一家人又投入到繁忙的耕中。子一天天过去,贺小花也一天天长大。刚开始几年,贺小花还想着记下过去多少时间,子久了,心思淡了,也就无所谓。

    这一年贺小花虚岁六岁,贺小虎虚岁十岁,贺小柱虚岁十三岁。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