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    沈么么牵着小哥儿杨丽在柜台挑挑选选的。杨丽正无聊地在柜台前的木板画圈圈玩。看见杨燕儿怀里的贺小花,高兴地挣脱沈么么的手,跑过来要抱小花玩。

    杨燕儿和沈么么互打招呼,贺小花被交给杨丽看管,两家么么小声商量着花式,布料。杨燕儿看中一块天蓝色棉布,柔软舒适,最适合做冬衣。杨燕儿在上比划了几下,有心买回去给贺老大做一件新衣,前两年,光顾着两小的,贺老大一直没添新衣衫。

    沈么么在旁边搭话,“这料子,颜色都不错,做冬衣最好。”

    “嗯,就是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说着,杨燕儿捂着嘴,眼睛偷偷往两边看,见没人注意自己,才松一口。

    沈么么噗哧笑了,“原来是给贺老大做的。这颜色好,穿上多年轻啊。”

    说起这桩,杨燕儿又愁了,刚成亲那会,杨燕儿想给贺老大买块颜色鲜艳点的料子做衣服,谁知贺老大一脸不乐意,说,“哥儿穿的颜色,别做给我。”

    当时杨燕儿气得把衣料摔了,一连几天没理贺老大。

    杨燕儿思来想去,叹口气,决定放弃,另外选一块深蓝色的,料子还算柔软。接着就是两小的冬衣。杨燕儿算算,自己还得买棉花,做一棉被,还有被面。计算下来,手上的银子不够用。

    那边的沈么么已经选好,在一旁等着,见杨燕儿皱眉,“花式太多选不过来。”

    “唉,我都想。家里两小的,今年新做的衣服都短了,明年又得做新的。还有一棉被。”

    沈么么算算,“银钱花得有点厉害。小柱和小虎长得快,年年做新衣,家里肯定吃不消的。把贺老大的衣服改改,给小柱,小柱的衣服改改给小虎穿,将就着,过两年,小柱长开,长定了,再换新衣也行。”

    杨燕儿想想觉得有理,但天底下的么么无不想把最好的给自家儿子,奈何有心无力。

    挑挑选选,杨燕儿最后定了一块墨绿色的细布做被面。付过钱,等待店铺伙计把布料包好,杨燕儿突然看见店铺伙计把一葵筐的东西往街外脱,似要扔到后街,葵筐边的缝隙,一条细布条隐约可见。杨燕儿心头一跳,连忙喊住伙计。

    “这些都要往外扔?”

    “这位么么,”布匹店老板不明原因,忙给杨燕儿解释,“这些都是裁剪剩下的布料。”布匹店根据客人的要求,裁出相应大小的布料卖出去,所以一卷布料总有一些边角料剩下。“这些边角料连做一件小褂都不成。”

    杨燕儿眨眨眼睛,“可以啊。这些你不要,都给我,我帮你扔了。”

    老板和伙计面面相觑,真没见过人买边角料的。见杨燕儿等着,老板想想店里反正要扔,不如送出去。

    “这位么么,里面的边角料子都给你,葵筐可得给我留下。”

    “好,好。”杨燕儿赶紧答应,放下背上的葵筐,快手快脚把布料都丢进去。又把刚买回来的两快好料子塞到中间,上面再加一个盖子,盖子有带,绕上绑一圈。

    沈么么招呼杨丽过来,杨燕儿抱起贺小花,欢天喜地出店,到门口一看,贺老大领着小虎,小柱正在门口等着。小虎,小柱手上,一人一个糖人。

    “再买些棉花,咱们就可以回去了。”

    贺老大闷闷地点头,让小柱牵好小虎,别走丢。沈么么还有其他东西要买,便领着杨丽先离开。

    一家大小又回到集市,这次又集市另一头进去,根据杨燕儿的经验,棉花这些贵重的东西,都集中在东头,那里靠近富户,西头的都是些啊,鱼啊,这些潮湿易脏的。

    买了足够一被子的棉花,杨燕儿想想,又多买了做一件小棉衣用的棉花。这样七除八花地下来,今天刚得银子没了太半,手里就捏着一两五百多铜。

    看看天色,太阳偏西,集合的时间还早,杨燕儿想找地方吃碗面汤,大伙儿歇一歇。贺老大却说自己好像看到同村人,追过去打招呼。落在后面的杨燕儿一脸愕然,同村子的人,回去路上都见着,没必要跑上去打招呼。眼看自己抱着小的,拖着两大的,追是追不上,只得寻思找间平常常去的摊子,贺老大回头容易找。

    出集市的路上,被抱在怀里的贺小花突然挣扎着要下地,杨燕儿扭不过,不由地往小花股上招呼,“乖乖坐好。阿么抱得累。”

    贺小花不哭,扁着小嘴,一扭小脑袋,坚持要下地。旁的贺小虎拉拉杨燕儿衣角,“么么,小花儿在看小鸡。”

    杨燕儿一听,看看小花,果然小眼睛牢牢盯着前面买小鸡的摊子。

    贺小花得了自由,立即摆动两条小短腿,跌跌撞撞往鸡笼子扑,一手抓起一只已长出鸡冠的小公鸡,一手抓起一只小鸡子。小脑袋转过来,看着杨燕儿,一眨不眨的。

    鸡贩子笑呵呵,“这位么么,你家小哥儿是个聪明的,小小年纪就懂得买小鸡吃。”

    杨燕儿摸摸口,买两只小鸡的钱是够的,而且家里三只母鸡,两只年纪大了,下蛋不如往常多,买几只小鸡子回去,到夏初就能生鸡蛋。一来家里的鸡蛋不会断,二来,就算小鸡养不活,还能当一个菜。

    杨燕儿问了价钱,一只小鸡六铜。杨燕儿一口气买下五只小鸡,让鸡贩子送她一个小笼子。

    这边贺小花见杨燕儿买下小母鸡,却没搭理自己手上的小公鸡,不依了,一手扯着杨燕儿衣角,一手拽着小公鸡翅膀,嘴里含糊不清说,“莫莫,要,要。”

    “这位么么,小哥儿喜欢,把小公鸡也买了,鸡生蛋,蛋生鸡。”鸡贩子乐可可劝说,手里动作不停,一个小笼子的雏形已经显现。

    杨燕儿一跺脚,“这小鸡可是容易养活的!真那么简单,家家户户都买公鸡买回生蛋。”杨燕儿驳回鸡贩子,一手要拉贺小花过来,“小花乖,么么给你买小鸡子玩,小花不要那个,那个不好养。”

    鸡贩子被驳个没脸,当下不搭话,手上动作加快几分。

    贺小花不依不饶不肯放手,说着,“小鸡,蛋蛋。”不知是急的,还是怎的,发音不清的小花居然连续说对好几个字。

    杨燕儿皱眉,公鸡和母鸡在一起生蛋的道理,杨燕儿自然知晓,但母鸡生蛋后抱窝,又得照料小鸡,有一段长时间不能天天生蛋,对贺家而言,平常靠几个鸡蛋换钱的子,毫无帮助,而且母鸡抱窝,不是每枚鸡蛋都能孵出小鸡子,也不是每只小鸡子都能长大的。集市上卖的,都是养到半大,买回家比刚出生时容易养活的,即便如此,还有半数的小鸡子可能夭折。这样一算下来,很可能不如单买母鸡回去,生蛋换钱来得容易。

    “阿么,买回去。”一直不说话的贺小柱拉拉杨燕儿衣角,“小花儿都哭了。”

    眼见小儿子眼睛红红的,隐隐有泪水,杨燕儿叹一口气。

    “阿么,买买,小虎帮小花看着小鸡。”小虎不懂阿么为什么坚持不买小公鸡,但见贺小花眼圈红红的,也跟着求。至于看管小鸡,即便不买小公鸡,喂鸡,清理鸡粪的任务还在自己上啊。

    杨燕儿点点头,这小花儿一直都是个听话的,不像别的小孩,哭闹不停,自己平时也省心。难得有小花儿喜欢的,向自己摔小脾气的,自己应了就是。

    鸡贩子麻利地把小公鸡塞进鸡笼,向杨燕儿多要六铜钱。杨燕儿嫌贵,非得要鸡贩子便宜,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定下来,八个铜钱换两只小公鸡。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