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    一行人走了大约一个时辰,路上不断碰上别的村子赶集的村民,渐渐汇集成长长的人流。贾杏儿和杨大石也在白河村赶集人群中,贾杏儿眼尖,一眼看见坐驴车上的贺小虎,拉上杨大石挤过来。

    “小虎子,和阿爹,阿么出来赶集啊?”

    “伯么么。”小虎看见贾杏儿往自己这边挤,连忙挥舞小手,生怕贾杏儿看不见。

    贾杏儿挤到车前,把手上的挽篮递给小虎,“小虎子,帮伯么么拿着,伯么么要抱抱小花儿。”

    小虎清脆应一声,一手接过挽篮,一手把葵框里的贺小花送出去。

    贾杏儿接过来,往上掂掂,“小花儿沉实了,上回见你的时候,还是小小的一个小包子,现在长高长胖了。”

    “小花儿可嘴馋了,大白天能吃一大碗米糊,午饭有一碗,晚饭还有鸡蛋羹。”

    “傻小虎,小花这时候吃多点,体才长结实。小花儿喜欢吃鸡蛋吗?伯么么回头送几个去你家。”

    贺小花乖乖拉开嘴角,甜甜一笑,“白莫莫。”

    “哎呦,小花儿会喊人了。再叫一声听听。”贾杏儿乐开花,又逗弄小花儿多说一次。

    “白莫莫。”

    “伯么么。小花儿老教不听。”小虎在一旁矫正,外带抱怨小花儿口齿不清。

    “小花儿真聪明。”贾杏儿不介意小花说不清楚,亲了亲小花额头,“我要是有一个像小花的哥儿,该多好啊。”

    杨大石也凑过来,“小花,喊大伯。”

    “带白。”

    “是大伯。”小虎要拉小花耳朵,好让他记牢。

    这一幕好巧又被杨燕儿看见,伸手就往小虎脑袋一敲,“又欺负你弟弟。”

    “嫂么么,小花重的,还是我抱。”说着,想要接回贺小花。

    贾杏儿子一转,“那可不行。老长时间没见小花儿,得好好亲。”说着,又逗弄咬字不清的小花说话。

    贺老大和杨大石打声招呼,两人走在一起,说些下田的事。

    又走了小半时辰,县城的城门终于出现,众人加快脚步,不用片刻通过城门。贾杏儿把贺小花送回杨燕儿,末了,摸摸小花脸蛋,“到夏天,小花就来伯么么家里住几天,伯么么家的大河哥带小花去河边捞鱼玩。”

    杨燕一听,看看左右,才发现大河没跟着出来,“嫂么么,你让大河一人留家里啊。”

    “恩恩,小子皮得很,让他留家里,太么么在家里看着。”

    两家人就此分开,贺老大和同村人约了集合时间,也和几个要卖银丝稻的村民赶驴车,来到聚德米庄。

    贺小花被杨燕儿抱在怀里,小柱拉着小虎。杨燕儿可不敢把小花放葵筐,城里的拍花子多,之前有么么把哥儿放在背后的葵筐里,孩子被抱走都不察觉。

    聚德米庄的掌柜是四十多的干瘦男子,眼神浑浊,看见李根生一众村民,眼皮子掀掀,一副理不理。旁边有个三十出头的壮实汉子,指挥店铺伙计把驴车上的银丝稻卸下来。先捧起一把上面的稻子仔细看了,又把手直直伸到最下面,捞出一把,仔细观察。

    围在米庄外面的村民都凝住一口气,杨燕儿抱贺小花的手不由自主大力了点。小花哼哼两声,杨燕儿察觉,忙松了力气。

    壮实汉子点点头,向掌柜低声说了什么。掌柜摆摆手,“三石得一两。卖得搬进来。”那破嗓子就像有人刮铁锅般难听。

    “按照规矩,早卖的稻子都能多得些钱,怎么还和过半月的价钱一样。”有村民小声说着。说话的人叫牛力,家里就自己和一个5岁大的孩子。牛力的孩子牛田拽着阿爹的衣角,眼睛看着小柱和小虎拉着的小手,满满的羡慕。

    “不卖?成,拉走。”掌柜拍拍衣服,转往里走。

    老人木富上前作揖,“掌柜的,乡下来的人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消消气。”

    掌柜哼一声,鼻孔朝天,“到底卖不卖。一句话,我事儿多,没空闲时间和你们扯皮。”

    “这,”木富脸有难色,回头看看一众村民和老人李根生,“掌柜的,这稻子真不能再加一点。我们起早贪黑的赶,把稻子赶紧送过来,掌柜的见谅,我们真的不容易啊。”

    掌柜扯扯嘴角,这次连话都没有直接往里走。木富急了,追上去要拉掌柜的袖子,“掌柜的,掌柜的。”

    这时,一个清秀的小哥掀起里间的帘子,往外探了探。先前验粮的壮实汉子马上走过去。小哥说了句什么,壮实汉子脸现喜色,连连点头,“郎君和少爷仁心啊。”

    这边掌柜被木富拉扯着,脸色正难看,听见壮实汉子的话,看见探出头的小哥,脸色更黑了,不等壮实汉子回过来,一把推开木富,“每石加三十铜。你们这些人听好,卖得拉进去,不卖的赶走。”手指嚣张地点点店铺里低头干事的伙计。

    村民们面面相觑,加了三十铜比没有的好,辛辛苦苦种田,为的赚些活命银钱,难不成都拉回去放家里。

    无奈之中,村民纷纷动手把银丝稻搬进去,和伙计结算银钱。壮实汉子回头看看清秀小哥,低声说了什么,清秀小哥咬咬唇,扭头回去了。

    贺老大一家有八石银丝稻,得银2两900铜。杨燕儿用帕子包好银子,放入怀里,又给了贺老大十个铜钱。在米庄门口和李根生等人分别,贺老大领小柱,小虎在集市走走。两小子出来一趟,眼珠子早往那耍杂技的,卖面人,糖人的摊子处转。

    杨燕儿抱着贺小花,背上葵筐,一手还挽个篮子,先到集市收鸡蛋的商人那卖了鸡蛋,一个两铜,三十三个换来六十六铜。

    在卖的档口买回三斤白,榨油用的,一刀切的五斤,用盐腌制,风干,做腊。又买了一包盐,一包菜籽,一包种薯。杨燕儿扳扳手指,觉得买的东西差不多,便离开集市,往布匹店奔去。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