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    第二天一早,杨燕儿送走贺老大和小柱,把贺小花吃的米糊做好,放炉里,又吩咐小虎看家,照顾小花,等小花醒了,就给小花喂米糊。自己便提个篮子,放上五只鸡蛋和一把时节蔬菜,找出一件小花的小衣,匆匆出门。

    贺小虎不不愿应了,搬个板凳坐小花边,托着下巴眼巴巴看着小花儿。贺小花此时正睡得香甜,搂着小被子,两条小短腿交叉夹着被单,另一边枕在头下,小嘴动啊动啊,一条细细的银丝悄悄从嘴角滑下。

    贺小虎心里想:小花儿睡相真不好看。边想边把小花儿的小手小腿摆好,搁在体两侧,又把体躺平。好不容易摆弄完,贺小花“啊啊”两声,眯眯小眼睛,体一扭,又恢复原样。

    小虎乐了,立即动手把小花儿摆弄出正经的睡相。睡得香甜的小花儿被人一次又一次打扰,怒了,睁大眼睛要好好看看谁扰人清梦。

    “小花儿,醒了。”小虎对自己的行为好不察觉,只当是小花儿醒得早,自己喂完米糊后,还有时间跑到田边和大哥玩。

    “啊啊。啊啊啊。”扰人清梦是一种非常严重的恶行,妄你已经五岁,还做这种事。贺小花现在能说的词语除了啊,还是啊,长长一个句子说下来,就是一连串的啊啊啊。

    小虎听不懂,自己以为小花饿了。立即做出哥哥的样子,给小花穿上外,还小心地用布条把小花儿两只脚板包起来。又从杨燕儿的小盒子里摸出一把缺角的梳子,给小花儿梳头,“小花儿,等你大一点,头发长一点,二哥给你买红头绳扎包包头。”

    贺小花瞪着小眼,一串长句子消耗他太多力气,翻翻白眼,想挣扎着睡个回笼觉,谁知被误会的贺小虎以为他想起吃米糊,一下抱起来往屋外走。

    “小花乖,乖乖吃米糊,二哥喂你吃。”

    贺小花这次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贺小花这边和贺小虎沟通无力,那边杨燕儿也深感无力。

    杨燕儿的哥哥,杨大石是旁边白河村的村民。杨家么么姓贾,名杏儿,是附近有名的绣么么,城里的大户常请他过户帮忙赶制绣品。杨大石一家在白河村也仅有四苗地,却是祖辈留下来的熟地。杨家人丁少,杨燕儿出嫁后,杨大石便守着自己阿么,夫郎,四岁大的小子过子过得还不错,开时不用担心存粮,还能周济一下出嫁的弟弟。

    杨燕儿求上门,心里忐忑不安,有心想请自己嫂么么指点一下,但知道这绝技都是传自家人。虽说自己是杨大石的弟弟,总归是嫁出去的,已是别人家的。贾杏儿以后有了哥儿,可以传给他,要没有,还可以传给儿子的夫郎。

    走了一路,杨燕儿盘算了一路,依然没想出好法子,只有硬着头皮响起哥哥家的大门。

    贾杏儿这天把杨大石送出门,自己刚端起绣活,就听见有人敲门。出来一看,发现是杨大石的弟弟杨燕儿,连忙迎进家里,眼睛偷偷扫过杨燕儿手上的挽篮,心里飞速盘算一下。现在秋忙,杨燕儿家没断粮的道理,那今天上门是为了什么。

    心里想着,脸上喜盈盈地扶着杨燕儿在堂屋坐好,“燕儿来得不巧,大石刚下田了,太么么到村口打络子。我这就找人请太么么回来。”

    杨燕儿连忙拉着贾杏儿,“嫂么么不急,”把手上的挽篮推过去,“这些东西给大河的,都是自家的东西,不值钱的。大河正是长体的时候,用得着。”

    贾杏儿推了几次,没推回去,便笑着说杨燕儿客气,自己掀起盖子,看见五只鸡蛋和一把时节蔬菜,眉毛轻轻拧起来。贺老大家里人口多,杨燕儿过得艰难,这些东西与其说大河长体需要,贺家的小柱,小虎更是需要。虽说杨燕儿添了哥儿,家里常接点礼物,但断断没把鸡蛋送人的道理。要知道鸡蛋这物事,杨燕儿向来不舍得吃,都是收起来换的。

    贾杏儿把篮子放到一边,不转弯抹角的,直接问道,“燕儿这次来,是不是家里有事?”

    杨燕儿愣了一下,没想到贾杏儿如此直接,自己脸反而红了,说不出口,支支唔唔的。

    贾杏儿更是奇怪,平上门借粮,虽有多少不好意思,但没见过杨燕儿不说话的,今反而说不出来。

    “家里出事了?小花生病了?”杨燕儿不说,贾杏儿只能自己试探。

    “不,不是。是,”杨燕儿搓搓手,定定心神,“嫂么么,这次我是有事求你的。我,我家里添了人口,小虎,小柱也大了,开销不比从前。原本想多开块地,从开生地到熟地,有两三年的时间,家里的开支却是一年比一年多,我......”

    杨燕儿东拉西扯的,贾杏儿也好耐心等他说完。说到后来,杨燕儿扯不下去,唯有硬着头皮说,“嫂么么看我这手艺还行吗?如果可以,请嫂么么帮忙觅两件活计。”说着,就把小花的小衣递给贾杏儿。

    贾杏儿接过来,反复看了几眼,心里有数,杨燕儿的手艺只能算平常,城里多的是这样的绣么么,“燕儿,我也实话对你说,城里觅活不容易。还是在家里安心种地的好,有什么缺的,就和嫂么么说一声。”

    杨燕儿也知自己的针线活一般,有心开口请教,又见贾杏儿把话说得死,心里犹豫了好一阵,想想家里光景,终咬咬牙,“嫂么么,我,我实话对你说,我,我想,想学你的手艺。”

    贾杏儿一愣,杨燕儿居然想学自己手艺,谁不知手艺只传内,自己传亲哥儿,亲哥儿再往下传。这,杨燕儿的要求令贾杏儿一时没了主意。

    ”嫂么么,我,我不求别的,倘若嫂么么的活计做不完,我可以帮忙做点。县城的,这附近乡镇的,我绝不独独接活。“杨燕儿话说得死,这手艺还是贾杏儿的,自己不独接活,只接贾杏儿派的。

    贾杏儿想想,拒绝杨燕儿,又怕他向哥哥求,依杨大石对弟弟的关照,到时候一定答应,自己得不到好;答应杨燕儿嘛,心里却不痛快。

    思前想后的,眼睛无意扫过手上小花的小衣,心里一动。

    ”开后,小花虚岁两岁了,算算子只比大河少三岁,说来也是巧的。咱两家就该多亲近。“贾杏儿边说边眼睛扫过杨燕儿,依杨燕儿的聪明,不会不懂。

    果然,杨燕儿脸色立即变了,”小花儿,唔,小花儿还小。“手上紧张地拽衣角,怎都想不到贾杏儿竟然提起小花,还起了那心思。

    贾杏儿也不他,笑笑不接话。杨燕儿坐了一会,喝了几杯水,眼见没结果,便告辞离开。贾杏儿不挽留,却往篮子里塞上两块风干的条。

    杨燕儿回家自然瞒得死死的,贾杏儿却记在心上,时时翻来覆去地想,对贺家的事格外多了几分心。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