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试剑大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廖宇 书名:灭神弑天
    古老庄严的钟声终于平静了下来,蜀山弟子已齐聚在御剑坛,大多数人都在交头接耳,细细清语,不知在讨论什么。御剑坛位于大外的一处巨大广旷的场地,场面上四周竖立着七根两人合抱的大石柱,相间之中,各放置了一个三人高的巨型大鼎,而中央是凸起的高台。平这里是众蜀山弟子练习御剑术之地。

    片刻之后,在众弟子的久已期盼之下,一位仙风道骨,清庸威严的老人在几位年纪相若的老者的拥伴下缓缓走来,霎时只听得众弟子一阵哗然,激动不已。可见那位老人就是德高望重的蜀山仙剑门的掌门青阳真人了。而旁边的那几位老者自然便是门中掌管各项司职权势的长老们。

    那个叫独孤凌云的少年也向高台看去,心中一阵按捺不住的激动,溢于言表。随着掌门走上中央高台,旁边的师兄们眼中皆是充满敬畏的神色,场上本已有些兴奋激动的声音也慢慢小了下去,不到一会,已经鸦雀无声,安宁寂静。

    独孤凌云至懂事已来,只听各师兄平时聊侃时谈起过掌门真人和早已不问俗事的师尊昀虚真人,他们在提及两位真人时,眉飞色舞,滔滔不绝。那些陈年已久,口口相传的斩妖除魔的事迹每每听得独孤凌云兴奋不已,久而久之,心中埋藏下一个小小的心愿就是要亲眼目睹他们的真容,但一直未能如愿。因为掌门真人和昀虚真人闭关多年,门中大小事务都是各大长老处理。

    独孤凌云沉浸在这些回想中,忽地的高台之上,传来一声沉稳洪亮的声音,把他惊醒。

    只见掌门青阳真人伫立在高台上,不怒而威,略略扫过一眼场地上的众弟子,才缓缓道:“蜀山剑派已有几千年的基业,自古以来,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如今,西北洪荒之边黑泽,异光冲天,大煞之预兆,大批妖魔已经汇集黑泽。正道大派昆仑琼华派已经遣人前来蜀山商榷,所以,事出紧要,召集大家前来,为的就是此事。”说完,向后的一个长老示了一个眼神,那个长老微微点头,走到中央,站在掌门真人的旁边。

    众蜀山弟子一阵动,多数人听闻妖魔又将乱世而愤然不平,其中有人义愤填膺地叫出声来“无耻妖魔,竟敢临现世间,我们要将之尽数伏诛!”这一声突兀响起,跟着无数个声音也炸开了锅,都是一些斥骂妖魔的话语,一下子,整个场面乱哄了起来。

    那个长老看了看场下声如鼎沸的众弟子,朝人群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大声道:“大家安静,安静!”浑厚如钟的声音在御剑坛响起,众人大震,顿时闭上口,场上瞬间安静了许多。

    那个长老又等了会,待一切声音都平静了,才开口道:“为正道中人,除魔斩妖应义不容辞,可是妖魔两道近十年来,表面上看,避隐蛮荒,其实多半是隐藏实力,蛰伏而出。因此,我们对这些邪妖魔,不可大意,不要小觑了他们。”

    他略微顿了顿语气,又接着道:“经过掌门和各大长老商议后,决定举行一次试剑选拔,前五名晋级的弟子将代表蜀山,前往黑泽,下山历练。大家回去准备,三后在御剑坛比试。到时希望大家能倾力所学,一展所长。”

    话刚说完,场面上一阵欣喜之声,每个人都异常欢腾。唯有独孤凌云一脸落寞,叹了口气,呆呆站在那。不知过了多久,众弟子都渐渐散去,场上空留下这个孤独年少的影,静静地看着那座雄伟的大

    “喂!凌云小师弟,你怎么还在这里发呆呀!呵呵,一定是在伤心感叹吧!”旁不知何时,那袭白衣映入眼中,一个美丽的少女朝他走来。语气中颇有幸灾乐祸之意。

    独孤凌云看了一眼,冷冷道:“不关你的事,别来烦我!”

    白衣少女听了也不恼,笑了笑,道:“其实,你也别难过,我爹说过,你的资质不错,将来是个难得的人才。但你修炼的时不长,这次试剑比赛,看来没什么希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楚师叔那般惊艳绝才,唉,听说他十三岁就在御剑术方面远远胜于同门师兄,十五岁就被师尊授予镇妖剑,那是天下赫赫有名的神兵耶,,。”

    她不知是在安慰独孤凌云,还是在对他潮讥讽。只听她在旁大数一番那位楚师叔的何等天赋异禀,卓尔不群。

    独孤凌云本已惆怅伤感,被她这么一说,冰冷的心又凉了几分,一个细小哀伤的声音忽然在心涧怔怔低道;是啊,同样是十三岁,为什么差那么多呢。

    想至此刻,独孤凌云脸上忽地一,顿感愧羞,独自转向住所院落走去。而后那个白衣少女又暴跳了起来,朝他大骂。独孤凌云自顾走去,任她那般无理取闹,脚步不由加快,啐骂声也渐渐听得模糊了。

    *******************************************************************************************************

    蜀山的晚霞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站在山顶之巅,那幻丽的霞光美的动人心魄。

    独孤凌云每当郁闷心烦的时候,都会来这里,看看落。看着艳丽如火的霞云,迎面感受轻拂而来的清凉山风,这一刻,仿佛什么烦恼都被吹得烟消云散了。

    他的记忆中,隐约记得还有另外一个家乡,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那里的风景和蜀山一样秀丽,有山有水,还有一样好看的晚霞。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合上双眼,敞开怀抱,面向云雾飘渺的云海,静静感受天地间的那份寂静。

    过了片刻,后走来一个轻缓的脚步声,轻盈悄然,走至他边,默默地看着他。

    “云儿。”过了好一会,一个淡淡轻声传入独孤凌云的耳中。

    独孤凌云忽的一惊,睁开眼一看,急忙摆回姿势,唤了一声:“娘,你怎么来了?”

    这个女人正是独孤凌云的娘--姜氏,曾经那美貌的脸庞已显得清瘦憔悴,两眉之间,散透出淡淡的沧桑。不过此时一清朴衣衫,无形之中流露出出尘脱俗的气息,可能是这些年在蜀山清修静,了然世间种种,已化净心灵杂诟,眼明心亮,不同以往了。

    姜氏轻轻抚摸着已经与她一样高的独孤凌云那张俊逸清秀的脸,眼眸忽地流闪过一丝哀痛之色,痴痴看了许久,眼眶红了红,点点泪光隐隐可见。

    独孤凌云站着不动,静静地看着她,忽见她的眼角泪水几许,急问道:“娘,你怎么哭了?”姜氏一听,低了低头,赶忙揉搓眼睛,忽地笑了笑,涩声道:“没有,娘没有哭,这里风大,眼里进了沙子。”

    独孤凌云咧嘴一笑,道:“那云儿帮你把沙子吹出来吧。”

    姜氏轻摇着头,把他的手牵到掌心,缓缓道:“云儿,你已经长大了,但人长大后,就会有很多责任要去担负,很多困难要去面对,你怕不怕?”

    独孤凌云皱起眉头,想了想,笑道:“云儿不怕。”

    姜氏转过头,望着仙雾氤氲的云海,艳红的霞光染红了茫茫云雾,落在天际边模糊了形状,与漫天霞光溶为一体。真个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她看了良久,轻道:“云儿,这里的落好不好看?”

    独孤凌云重重地点了点头,目光也看着那片绚烂的霞光,红红的光华映照在两人的体,山风偶尔拂过,撩起衣袂飘动,竟显有几分凄凉。

    姜氏的神色忽地一变,微微叹了叹,道:“若是娘不在云儿边,你要学会照顾自己,知道吗?”这句话分明还带有微弱哽咽的语气。

    独孤凌云听出了言外之音,有点慌了神,忙道:“娘,你要去哪里?要离开蜀山吗?”

    姜氏缓缓地摇头,看着独孤凌云,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才说了出来:“娘和你的两位叔叔商量,决定让你下山去见识世道,磨练一番。过几天,寒冰和赤焰叔叔会带你下山。在外面,江湖险恶,不能任胡为,一切都要听两位叔叔的话,知道吗?”

    独孤凌云面露喜色,但一念及要与娘亲分别,又黯然伤心。不过想到外面的奇异世界,那种从未有过的激动涌上心头,久久不能平息。

    蜀山之巅,两道影静静沉浸在那片霞光之中。

    而山下的世界究竟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充满了无数神秘色彩。对于小小年纪,从未下山的独孤凌云来说,这一切仿佛是个无可抗拒的巨大惑,吸引着他。

    三后。

    深秋的阳光洒在青砖镶切的平旷场地,这种极其舒逸,带着点点凉意的温柔阳光让人格外爽心。在这个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的子举行试剑大会,委实振奋人心。

    独孤凌云独自坐在房间,倚靠在窗前,静静地望着外面那株高大的红木,只见落叶萧萧,叶红似火,吹落的红叶在半空中挣扎几下,最终还是轻飘地落在地面。这时,又是一阵清风吹过,树叶纷纷抖落,漫空飞舞,独孤凌云随手一抓,指间轻轻拈住一片火红的残叶,放在眼前,呆呆地看着。过了半响,听得他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手一松,那片落叶又飘了出去,转了几转,掉在地上。

    这一刻,御剑坛上已响起擂鼓之声,看来比试马上要开始了。

    独孤凌云缓缓起,眼睛忽地盯向白墙上横挂的一副字,仿佛以前从未见过一般,细细地看着。只见那幅字笔劲大气,龙飞凤舞,上面书写的是狂草字体,缭乱难认,但对那四个浓墨大字,独孤凌云此时好像起了莫大兴致,眼睛直直盯着不动。

    “云儿,你在看什么?”这时候,一个蓝色衣衫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过来,随之也向墙上看去。

    独孤凌云愕然一惊,见是寒冰叔叔,心中敬畏不已,嘴上的声音有些吞吐,道:“没,没看什么。”在平,寒冰和赤焰对独孤凌云严教督促,声厉言怒。独孤凌云自小就被带上蜀山,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习练御剑术和一些入门剑诀,两人轮流监管,稍有分心,便是一顿痛骂,甚至还要受皮之苦。所以心中对两位叔叔是怕之又怕。

    寒冰看了看那副字,回头问独孤凌云:“你可知道那写的是什么字?”

    独孤凌云懵然地摇了摇头,刚摇完头,又突然低声道:“我只认得其中的一个字,那个字好像念‘天’。”他微垂下眼睛,不敢看向寒冰,生怕自己说错了。

    寒冰淡淡的点头,沉声道:“天地不仁,这四个字对你还来说,或许难懂其意。你现在只须记在心中就行了,后自会明白。”说完,向房外走去,走了几步,顿下子,道:“你准备好一些衣物用品,我已经向掌门说过了,明天我们就动下山。还有,别老闷在房里,出去走走,外面现在正闹呢。”

    独孤凌云应了一声,看着他离开后,悻悻地吐了吐舌头,大出了口气。

    这时,又是一阵欢呼声自御剑坛那边传来,还可清晰听见仙剑彼此斗法击撞发出的轰炸声响,此平彼起,接连不断。可想而知,比试异常激烈精彩。独孤凌云自嘲地笑了笑,这场大会是为了甄选杰出的弟子下山历练,自己修为远不及道行匪浅同门师兄们,报名参加也只是丢人现眼,索呆在房间,不去凑闹。可经寒冰这么一说,又听得御剑坛上的喝彩之声连连不绝,毕竟这是难得一见的盛举,于是关上房门,向御剑坛而去。

    天空如洗,蔚蓝得像晶莹透剔的蓝玉。

    独孤凌云走出房间后,感觉眼前豁然明亮,柔和的阳光亲吻着肌肤,说不出的惬意,心中顿时舒畅了不少。刚出院门,迎面就听见几声凶猛熟悉的狗吠声。

    只见门外不远趴着一只半人高大的大黑狗,旁边却站了一个白衣美丽的少女。一人一狗,正对着他。

    独孤凌云一看,吓了大跳,赶忙拐过子,朝另外一条小道走开。这时,没等他走几步,只见白衣少女微微一笑,玉手作势,那只趴在地上的大黑狗竟向他冲了过来。

    独孤凌云忽然感觉后一阵奇怪的声音袭而来,猛地一回头,脸色大变,只见那只大黑狗张开大口,凶目狰狞地咬来,一时吓得魂飞胆破,拔腿就跑,一路大喊救命。

    白衣少女站在那,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咯咯笑个不停。

    独孤凌云拼命地向前跑,直至看见前面人山人海,才知道已经到了御剑坛。当下颤颤回头,向后面一看,可是那只大黑狗却不见了踪影。

    他连连抚,虚惊不已,好不容易才平下后怕,向擂台之上看去。平旷的场地分别设置了四座擂台,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每座擂台下,皆坐着一位评判人。周围五丈之外,观望的弟子将之围得水泄不通。御剑坛中央的高台上,临坐着掌门真人和各大长老。

    擂台上仙剑光芒耀动,光华流转,一片绚丽。

    场面上要数观看人数最多的是坐落在东面的擂台了,不仅门中大多弟子挤拥在那,就连掌门和几位长老也向那边看去。这时,独孤凌云也被吸引了过去,刚看一眼,就认出擂台上其中一人就是蜀山年轻一脉的领首人物楚云凡!与之对决的那人竟是孟师兄。独孤凌云心中一惊,面色动容,为孟师兄捏了一把冷汗。

    观看之人兴致高昂,评头道足,多半是在讨论那个风头正盛的楚云凡,间中又对那把威名远播的镇妖剑赞誉不绝。独孤凌云放眼看去,忽然替孟师兄感到有了一丝悲哀,随即又摇头笑了笑,不再去想了。

    擂台之上,楚云凡仗剑而立,白衣楚楚,飘散出一种无形压力,震慑着每一个人,仿佛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巨神。对比之下,那位孟师兄显得相形见绌,脸色苍白,嘴角溢出血丝,青衫白衣上已多处被剑气划破,伤势不轻。

    两人相峙对视,手中仙剑都在轻轻低吟。片刻之后,咋听一声大喝,孟师兄手中仙剑青光大盛,凌空腾起,那一刻半空之上,只见孟师兄威武而立,口念剑诀,顿时青光暴涨,光芒四溢,耀人眼目。刹那间,整个擂台方寸都被青光笼罩。这一刻,楚云凡那笔直的体却犹如一座高山,岿然不动,只是略眼瞥了一眼上空的孟师兄,镇妖剑在手中不觉紧了一紧。

    观看的蜀山弟子立时纷纷讶然,多有人在惊叹孟师兄的御剑术颇为不浅。独孤凌云失望之余,见孟师兄此刻大显神通,不觉为之一喜。要论交识,孟师兄与他甚是投缘,而楚云凡,心中除了对他倾慕,倒不熟识。加之前几天,那白衣少女显摆出楚云凡的各种殊荣来奚落他。此刻,独孤凌云忽的闪过一个连自己都吓了一跳的念头:要是楚师叔输了多好!虽是一闪而逝的想法,却分明对楚云凡有了嫉妒之心。于是用力甩了甩头,不再去胡思乱想。

    场面上又有了明显的变化。孟师兄居高空之上,只听得他怒威喝出:万剑无极!剑作竖之姿,猛地朝天一指,剑上声势如虹,自青光耀动的剑体,分化出无数光芒璀璨的气剑,汇于半空,形成一个斗状之形,破空之声清脆响耳。这时候,孟师兄又两指作势,朝下空的楚云凡一点,喝了一声:“去!”

    霎时,斗状之形的无数气剑如漫天剑雨,落向楚云凡。

    观看的弟子中一阵哗然,面色耸动。独孤凌云也大吃一惊,暗暗道;孟师兄的修为竟如此之高,真是深藏不露。御剑坛中央高台上,掌门和几位长老也微微动容,脸色浮现惊讶之色。

    这一刻,只见楚云凡临危不急,仗起镇妖剑,虚空划去,唰唰几声,一个巨大,光芒璀璨的太极图瞬间亮起,挡在楚云凡头顶上空。那无数气剑斩在太极图上,气剑‘砰砰’碎裂。那个太极图随着击撞的气剑越来越多,不住得颤动。

    正在这时,楚云凡低吼一声,口诀引念,猛地听见半空之间‘轰隆’一声巨响,太极图上激出阵阵浑厚的天罡之气,冲向孟师兄。只听‘喀嚓’声一片,气剑尽数搅碎,消散无形。

    片刻,孟师兄的子像断了线的风筝,直直掉落在擂台之上。

    评判看了看台上,击响了铜锣,宣布道:“楚云凡获胜!”接着,围观的弟子欢腾一片,此刻只有独孤凌云为重伤的孟师兄默默祈祷,心中一阵怅然,缓缓离开。其他擂台上忽时爆起喝彩声,他却没兴致去观看,转过,打算回去收拾好行李。

重要声明:小说《灭神弑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