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倔强的少年

    感受着这些家族武士的魔元力渐渐已经开始在空气中聚集,伊诺想数十个假分已经开始渐渐不支。

    ‘噗’!伊诺一刀刺穿一名家族武士的体,一脚将其踢开,如果只是单挑,这群混蛋还不够老子塞牙缝的。

    面对十数个2区间的这些家族武士的伊诺在人群中左蹦右跳,不管是来自哪个方向的攻击,伊诺就是两击,横斩,竖劈。细长的刀锋上一道道淡蓝色魔元力一股一股的向着周围发动着攻击。

    伊诺明白现在的况,如果不主动的采取有效的攻击来遏制这群武士的夹击,那么等待自己的只会是束手就擒,当然,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宽广的庭院中,依稀能够看清伊诺单挑一群家族武士的打斗。为几年前就已经跨入3区间的克勒斯来说,这简直就是笑话,无比的可笑。

    凌厉的突刺,稳健的步伐,以及那变幻莫测的突围招式,就像一颗小石头‘碰’的一声直入平静的湖面,在他心中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埃雷克尔简直快气疯了,看着这些在自己边的护卫,很有骂娘的冲动,这么多人连一个小毛孩都拿不下,还被伤了一个,这是他居高位多年以来看到的最不好笑的笑话。

    而来自萨洛南家族的使者更是看得到目不转睛,虽然2区间之间的打斗不是有多么的闹,但是,当你看到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小孩和十来个成年2区间的护卫打的游刃有余,你一定会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场中的苏伊诺只觉得如此和这些人斗下去也不是办法,而这些护卫当然更不愿意打斗下去,虽说这都是伯爵大人的命令,可谁都知道现在的这个少年原来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即便下重手拿下了,保不准儿事后如果将这个伯爵少爷弄伤或者打残了,而遭到伯爵的惩罚。

    场中的双方都各怀心思,埃雷克尔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若后被外人知道了,自己的老脸该往哪儿放,这脸都快丢到瓜哇国去了。

    “我的朋友,克勒斯,现在可否出手将此子擒?”埃雷克尔已经忍无可忍了,便向旁的克勒斯求助。

    “老朋友,我想我们还是先继续看看吧,我现在也对这个被你们称为‘白痴少爷’的小伊诺很敢兴趣啊...还真是不知道竟然有他这样的天才啊....”克勒斯全神贯注的看着场中的苏伊诺的打斗说道。

    “可..”埃雷克尔更是觉得无地自容,十五岁的2区间,而且看现在的况,苏伊诺明显比这些人的单体攻击更为强悍。

    “好了,埃雷,我明白的你的想法,如果你的这些护卫不行我再去将他擒来就是,现在先看看吧。”克勒斯现在非常明白伯爵大人的担忧。

    “众武士听令!速速拿下此子!要活的!”埃雷克尔对着护卫喝道。

    护卫听到来自伯爵大人的命令,已经不需要再考虑其他或者更多的因素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拿下眼前这个少年,即便他或许是个高手。

    语毕就只听见空气的躁动和脚步的移动以及武器的直接接触的金属声,两个护卫从左右开始向苏伊诺冲去,后面也紧跟着两人,而苏伊诺整前方也迅速的向他冲来三人。

    数人之间多年的配合战斗早已熟烂于心,若是平时,对付3区间也没有多大的问题,也能发挥出一些作用。

    苏伊诺弓弯腰,右手迅速提出绝刀向地上猛的劈下,淡蓝色冰晶迅速的向左右两边蔓延而去。

    从苏伊诺左右两边爆冲而来的两人被这突然而起的冰墙挡给挡住了,伊诺是绝不会浪费战斗中的任何一秒时间,挡住了从左右两边而来的人,也不顾及自己的后,右手紧紧的握住绝刀,猛的向着正从前面向自己冲来的三人。

    淡蓝色的冰晶从左手开始溢出,瞬间就凝聚在右手的刀上,向着前方猛的划出数道不规则的动作。

    几乎是挥出的一瞬间过后,几道蓝色个刀光就狠狠的砸在了护卫上,护卫们从看到刀光到感觉到刀光的间隔中还没来得及狙击或者闪躲这一条条的攻击,就已经被狠狠的砸向了后场中。

    感觉到后突入其来的凌厉魔元力,苏伊诺已经不再理会这几人,手刀用力呈前后拉动,脚下用力反转过来,左右的淡蓝色冰晶瞬间暴涨开来,冰墙顺势而起。

    ‘嘣’

    而从苏伊诺后几人的元力攻击无差别似地砸在冰墙之上。

    几人也不想自己的攻击就这样被挡住,与从侧面而来的三人又对苏伊诺形成了包围之势,就准备这一次的攻击,将其拿下。

    苏伊诺当然不想给他们任何的机会,冰墙挡住攻击后,并没有按照以往二迅速收势,而是一股股淡蓝色冰晶继续在苏伊诺左手凝聚,注入到冰墙之中。

    瞟着边还剩下的六个护卫,四个向自己扑过来,还有两个在后方凝聚魔元力,苏伊诺不想再给他们任何的动手机会。

    只见淡蓝色的冰墙突然的变成一个球状,将苏伊诺包围其中,苏伊诺浑一抖,左手用力向着地上一推,“零度冰破!”

    冰球‘哐’的应声而破,在以苏伊诺为圆点,冰球爆破的同时向着周围360度的无死角攻击。

    稍微远处的克勒斯以及萨洛南的使者在第一时间做出了防御状态,克勒斯还将埃雷克尔也拉进了防御圈。

    相比那几位的护卫们,却没有这么的幸运了,冲向苏伊诺的四人还没有退闪或者防御就直接被这密集的攻击击打在上。而后面两个远程攻击的护卫的防御墙直接被冰魄刺穿,散落在体上。

    克勒斯和使者眼中都闪现出一抹精光,而埃雷克尔显然还没有从这震惊中走出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护卫躺在地上。

    苏伊诺现在体不好受,精神也同样,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刚才的攻击给他的体带来了过多的负荷量,轻轻地将刀锋上的血水清洗掉后,侧过头来双眼紧紧的盯着同样打量着他的克勒斯。

    苏伊诺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现在场中最厉害的正式这个伯爵大人的好友,克勒斯,3区间3阶的强者。

    对于克勒斯来说,这次受埃雷克尔伯爵的邀请还真是让自己长见识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将一群2区间的护卫全体干翻。无论这些护卫实力有无水分,还是让克勒斯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显然萨洛南家族的使者和克勒斯现在的心也差不多了,这特么的谁说的这个伯爵少爷是白痴,是废人的!如果他是废人,那么整个帝国,整个落尘大路还会有天才!?

    苏伊诺对此扯出酒窝动了动嘴唇,并不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克勒斯。

    “我无意与你为敌,只是受到伯爵和夫人的邀请想请你留下而已!”克勒斯明白苏伊诺的疑问。

    “额..”苏伊诺想说话,可喉咙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一般。嘴角渗出一丝血迹,头发也蓬松乱搭着,上的血迹也不知道是谁的,一狼狈样,却努力的想要将直。

    “伊诺....!”场外传来一声断断续续的喊声,而远处伯爵夫人艾菲斯被佣人搀扶着向着这边走来。

    埃雷克尔顿时清醒过来,看了一眼苏伊诺便向着艾菲斯走过去责怪道:“你过来干什么!还不去房间休息着..”

    “埃雷,我没事,别管我,伊诺怎么样了?”艾菲斯现在子心切,全然顾及不了自己的事了。

    “哼!死不了!”埃雷克尔转过头闷声一声。

    艾菲斯顺着埃雷克尔的目光看去,便看见十多个护卫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啊’的惊呼一声,又看见比起埃雷和克勒斯起来算矮小的苏伊诺,佝偻着躯,用刀撑着地面,也许是避免自己不倒下。

    艾菲斯看着浑是血的苏伊诺,瞳孔登时收缩,面部也邹紧,连忙挣开仆人的搀扶向苏伊诺奔去。

    “伊诺!”艾菲斯一把抱住苏伊诺摇摇坠的体,深深的埋进自己的怀中。右手轻轻的抚上苏伊诺血迹斑斑的双脸,眼中的怜像是扎进湖面,所有的绪一涌而出。

    苏伊诺沉默着任由艾菲斯在自己上胡乱擦拭着,将手中的刀往外面扔了出去。

    也许是被艾菲斯的绪带动了起来,苏伊诺感觉眼睛有些湿润,可体所带来的负荷量已经渐渐不支,全一软,犹如漂浮在天空的鸿毛,眼皮也慢慢的合拢,最终喃喃道:“妈妈.....”

    也不知道他呼喊的是自己哪个妈妈....

    艾菲斯现在真的是心疼死了,宝贝儿子就这样倒了下去,连忙转头对着和埃雷克尔嚷道:“埃雷克尔!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他是你儿子!也是我艾菲斯的...儿子!”艾菲斯突然又哭了起来,不再看埃雷克尔,继续看着苏伊诺说道:“伊诺!妈妈..对不起你!你是艾菲斯..的儿子,都怪妈妈......”

    克勒斯走了过来,在苏伊诺上摸了几把,看着泪流心伤的艾菲斯轻叹一声,说道:“好了艾菲斯,还是赶紧让小伊诺去接受治疗吧,他体没什么大碍,只是乏力虚脱而已,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艾菲斯闻言立即两眼放光,立即招来几个仆人将苏伊诺送去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更是不理会埃雷克尔。

    埃雷克尔很无奈很憋屈,克勒斯和使者也只是笑笑。

重要声明:小说《极热玄冰之双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