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婚约解除书

    苏伊诺看着偌大的蒙顿城,原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时如此的宏伟庞大。

    行人,商贩,贵族,或是各种冒险者,偶尔还能看着少数的矮人。伊诺看着探出头来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无论是步行的,骑着坐骑的,还是和自己一样蹲在马车里。似乎都在为这座古老而强盛的城池感到自豪。

    可以说这是伊诺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异界的大型都市,蒙顿城作为落尘大陆三大帝国之一的埃斯托尔的帝国建于落尘大陆纪元一千七百年,也就是距今六百多年前,当时的蒙顿城还不属于人类所管辖。

    大约七百年前左右,来自北方的兽人一族因为连年天干,极度缺乏粮食和常生活物品,北方七大部落联合向位于落尘大陆南方的人类区域进犯。

    战事突发其然,战争初期,曾经一统落尘大陆南部的人类王朝-维萨帝国由于自内部严重瘫痪,维萨九世大帝年仅八岁,帝国大权旁落军部总统领与内阁宰相手中。

    正当军部总统令与内阁宰相还在争权夺势之时,北方兽人已经大举南下,久违战事的帝国瞬间就面临的崩溃与瓦解,无数的百姓被屠杀,无数的城池一座座被攻陷。

    而在这个时候来自人类东方的思科丹家族一军突起,齐聚三十万大军挥军背上,抵挡兽人的侵略。

    思科丹、安塞大帝就是在这场人类与兽人的浩劫之中成为了人类的英雄,与纪元一七三五年在曾经的蒙顿城外一举歼灭兽人三大部落联军二十余万。随着人类联军最终齐聚,与纪元一七四四年消灭最后一支兽人部落,人类在这场堪称人类灾难史的战争中以惨重的代价取得胜利。

    人类与兽人的战争持续二十年左右,双方在以安第斯山脉为主战场上先后投入总共约三百万的人数。后人将战场战争称为北兽人之乱。兽人七大部落不足一百万的军力在战争中损失九成以上,只剩下残余几万兽人逃离了落尘大陆。

    而作为胜利的人类一方光是在军力方面就战死近两百万的人员,还不包括受害的平民百姓。据战后统计这张战争人类上千万贫民家破人亡。无论战争到最后是谁取得胜利,输的一方总是这些手无寸铁的普通贫民。

    经过北兽人之乱后的维萨帝国也三分天下,作为原先掌握军部的罗兰德、史克带着自己的部下占据着落尘大陆的西方,独立一国,称罗兰帝国。

    而内阁宰相莫科萨、卡萨则占据原先的王城建立帝国,称卡萨帝国。

    作为东部的大公爵思科丹、安塞历经二十余年的战争已经具有与两大帝国抗衡的强横实力。与一七三七年在蒙顿称帝,建立现在的埃斯托尔帝国。

    经过数次的重建于翻修,现在的蒙顿城显赫着它曾经的过往与如今的尊贵。

    “伊诺少爷!我们快到了!”阿利亚看着望着街上发呆提醒道。

    “恩…”伊诺并没有回头继续看着形色各异的街上的人们回答着。

    马车转了几个弯道后驶向作为蒙顿权势区域的死莫斯家族府邸。

    “伊诺少爷!我们到家了!”阿利亚从马车走下并在车下迎接着伊诺。

    伊诺收回所有的心思,理了理衣服走下马车。进入眼帘的依然是三年前的场景,不过似乎重新装修了一番,看来伯爵大人因为伊纯是花费了不少心血呀。

    阿利亚见伊诺看着家族的府邸愣神,连声说道:“伊诺少爷,我们进去吧。”

    伊诺摸了摸左手的绷带,将袖口遮住后便抬脚走进艾莫斯家族的府邸,自己离开时的小树苗已经比现在的伊诺还要高了,原本有些破旧的院墙已经焕然一新。四层的古式楼堡建筑依然雄伟壮观,如昔年那般。

    伊诺不紧不慢的向着大门走去,庭院里打扫着卫生的家丁都是好奇的看着这个如同外星人的伊诺,因为现在艾莫斯家族的奴仆基本都是新来的,就算还有以前的夜已经不太能够认识现在的伊诺。

    令他们奇怪的为艾莫斯家族的总管阿利亚大人却只能卑微的走在这个黑发少年的后,再看看伊诺一双漆黑的眼眸。令他们不想起,那个伯爵大人曾经走走的大公子。不正是和现在这个黑发黑眼少年一样的特征吗?难道他就是艾莫斯家族的大少爷!?

    伊诺感受着周围向自己投来来的各种目光,貌似我还没帅到这样的地步吧。伊诺想到,貌似自己已经不知道艾菲斯在哪里。便回头问道:“母亲现在在哪里?”

    阿利亚被伊诺这突然的文化给难住了,神有些不自然,连忙回答道:“就在伯爵大人的房间里!”

    “那该往哪边走?”伊诺继续问道。因为面对如此之大的伯爵府伊诺完全不知道哪里是正门,哪里是偏门,在他眼里似乎都差不多。

    阿利亚暗自冷汗一把。这个大少爷!脑袋还有问题?

    “噢,伊诺少爷,这边走。”阿利亚说完便走呆伊诺前面。

    连续进了几个门终于见到这个小型城堡的大堂。偌大的客厅可以让五十人在这里开会了。

    伊诺渐渐的向着大堂走去,似乎还有不少人,貌似艾菲斯快撑不住了?可是这些人自己都没有见过,远远的便看见埃雷克尔伯爵的影,似乎比起三年前更有气势。

    而大堂中几人也已经全部注释这个黑短发黑眼珠的少年,干净整洁的冒险者打扮,而后背上似乎是背的一把武器。

    埃雷克尔依然原地不动,似乎这个走进大堂的少年自己不认识一般。

    伊诺一眼便瞥见埃雷克尔边的艾菲斯。该死的!老狐狸敢骗我。伊诺发现自己被骗之后也不发作,静静的走到艾菲斯前单膝跪地,弓着子低下头喊到:“母亲大人!”

    艾菲斯瞬间的细胞跳动起来,是伊诺!本来一张满含期待的俏脸一瞬间喜极而泣,轻轻的蹲下来紧紧的抱住伊诺。口中喊着:“是伊诺!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众人也对这个少年的举动感到费解,原来他就是艾莫斯、伊诺!那个伯爵家不成器的废柴儿子,那个离家出走三年的艾莫斯、伊诺!

    艾菲斯泪水顺着脸庞一股一股的滑下,连伊诺都能感觉到有水珠已经渗到脖子上凉凉的,但心里却暖暖的。

    “伊诺,我的伊诺,让妈妈好好看看,好好看看…”噙着眼泪的艾菲斯将伊诺推起,依然是那双清澈漆黑的眼眸,漂亮到令女孩子都嫉妒的脸蛋和那两个时隐时现的小酒窝。如今的伊诺已经退却了曾经的稚幼。艾菲斯看着自己思夜想的儿子现在就在自己眼前,不管以后伊诺变成怎样,自己都不会再叫伊诺离开自己。艾菲斯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你还有脸回来么?”良久,终于忍不住要教训人的埃雷克尔威严的声音传来。

    “埃雷!你在说什么!我不许你再怎样对伊诺!”艾菲斯立刻接口说道。

    “艾菲斯!以后的事以后再来盘算!眼下,我们应该将关于这个不孝子的婚约的事解决了!”埃雷克尔现在没时间和艾菲斯理会这些琐事,对他来说,先要将这里的几人打发走才是最为重要的。

    “埃雷…我明白了!”艾菲斯思索一会儿说道。

    埃雷见伊诺依然跪在地上没有动静,便自己到书房里拿出那张关于伊诺与萨诺南、安瑶的婚约解除书。

    “在这上面签个字,盖个手印!”埃雷克尔将一张纸递给伊诺说道。脸上似乎没有丝毫的感

    伊诺顺手接过一张薄薄的纸。婚约!?伊诺满脸的不解,便看着纸上的字字句句。原来如此!是因为自己将成为艾莫斯家族的累赘不能继承族长之位便有此书吗?以伊诺为地球人的聪明哪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

    自己和被成为萨诺南、安瑶的女子不就是一场政治婚姻的牺牲者吗?才两岁就订婚,估计自己连人都还不认识就已经被决定了今后的伴侣吗?真见鬼!还好只是解除书!伊诺暗自想到不用被人着和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结婚便暗自庆幸起来,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明智啊,不过,谁也不能我和谁结婚!当然,除非我自愿!嘿嘿

    “笔?”伊诺头也不回的向着埃雷克尔伸出手。

    伊诺拿着笔自认为很潇洒的挥舞出几个大字,然后丢给埃雷克尔。站起来看了看艾菲斯。似乎这里没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埃雷克尔骗自己回来的事也解决了,那么自己现在是真正的自由了吧。

    伊诺转过往门外走。

    “你还想到哪里去?”埃雷克尔将婚约解除书收起来看着伊诺又往外走遍冷声问道。

    “与你无关!”伊诺淡淡的甩出一句不并不理会埃雷克尔。

    “你…!站住!为艾莫斯家族的一员!没有我的许,谁也不能擅自离开这个家!”埃雷克尔顿时火冒三丈,这个十多年来从不和任何人说话的儿子对自己说的第一话竟然是‘与你无关’!

    “抱歉!我现在和艾莫斯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也不需要你的同意才能离开!”伊诺停下脚步说道。

    众人皆是一惊,这个少年居然说自己和艾莫斯家族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多大的笑话啊,为帝**部重将的历代艾莫斯家族,千万人都巴不得进入到这里面,而这个少年明明为艾莫斯家族的长子却要抛却如此尊贵的份。

    艾菲斯更是感到震撼,难道伊诺摇离开?那他为什么会回来?

    埃雷克尔侧对面的两人也感到微微震惊,这是何等的荣耀岂能是说不要就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极热玄冰之双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