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峡谷内(一)

    落龙山脉大峡谷内,软软的地上正躺着两个人,露雅整个体完全蜷缩在伊诺怀里,而伊诺的双手也仅仅的抱着露雅的体。

    突然的醒来使得伊诺的头瞬间疼痛,一会儿过后疼痛感消失了,伊诺尝试着睁开了双眼,尝试着动了动了手臂。恩?什么东西?软软的,圆圆的,这手感好舒服呀!貌似还有点香?伊诺用双手又使劲的摸索了一阵。

    额,这是…伊诺现在有种不详的预感,但心里隐隐觉得应该是这样,自己刚才摸到到貌似是人的体,而现在这个况,这个体除了露雅之外伊诺还想不到还能是谁。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伊诺努力的将眼球往下挪去看着的果然是露雅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蛋。

    这下玩大了,还好她不知道,该摸的都摸了,不该摸的也摸了,哎,都怪自己,好奇什么啊。

    伊诺看着怀里的露雅勉强苦笑一番,这到底是更吃亏啊!自己为了救这个可恶的小恶女居然连小命都不要了,这脑袋在想什么啊!

    伊诺也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奇怪,可是仔细想想为一个曾经或在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不算太有为青年,不能见死不救啊!哎,心里作用,心理作用,希望现在的况也是幻觉啊!伊诺似乎还不想承认自己摸便露雅全的事实,虽然是隔着衣服的,但也是摸了啊!

    伊诺静静的躺到感觉到体似乎受自己控制了,便慢慢的翻过来将露雅轻轻的放到地上。也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感觉整个体都生锈了,不过还好,体都没有受伤,露雅也只是有点轻微的刮伤。好好休息一阵就会完好如初的。

    想到自己抱着神志不清的露雅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现在心里也是一阵无力感,如果当时没有释放冰魔力将两人冻成微冰块,现在两人就算没死也一定残废了。

    想到这里伊诺又暗自崇拜了自己一把,太聪明了!也不知道掉到哪里了,哎,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伊诺现在很苦恼!自己除了能够凝聚冰魔力之外其他的一窍不通,可眼下因为自己释放的冰魔力散去后全都湿透了,话说难怪刚才摸着真舒服!哎,又乱想啥呢。

    上的起火工具已经不能用了,那就只有能小恶女醒来有没有办法了,真是倒霉!

    “母亲!姐姐!母亲别走,姐姐!”昏迷中的露雅突然微微的出了声。

    “该死的!”伊诺抬眼看了眼正在轻声念叨的露雅,这妞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人了!因为被水侵湿的缘故,薄薄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肌肤上。伊诺使劲甩了甩头。走下去拍拍露雅的脸蛋。

    “哎,别睡了,醒醒啊,听到没有啊,叫你醒醒啊!”伊诺使劲的拍来拍去。露雅的小脸蛋都隐隐有些微红。

    “咳咳…咳咳,额。”露雅有些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混一点力气也没有,就是想要动懂手臂都做不到,进入眼帘的是伊诺那双弥漫着水雾的黑瞳。

    “是天使吗?”露雅小声的念叨了一句。

    “额…!”伊诺无语,我像天使吗?平时怎么没看出来?还不忘摸了摸脸蛋。

    “天你个头!醒了就别装睡啊,把你的眼睛睁大看清楚了!”伊诺又扬起手拍了过去。

    “疼!你干什么!?”露雅似乎真的是被伊诺弄疼了,多歧义啊!

    “知道疼呢,那就别躺在地上!”伊诺一点也不在乎。现在最重要的是关于自保问题。

    “是你!该死的苏伊诺!你怎么在这里?我怎么也在这里!?”露雅缓缓的抬起体,四处看了看。

    “这话应该是我说!我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会和你这个小恶女在一起!该死的!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伊诺顿时火大朝露雅大声吼道。

    “你…你对我吼什么!?我也是不知道才问你啊!”露雅被伊诺的大吼吓住了,顿时觉得委屈,“呜呜呜”的小声哭泣。

    “额…你别哭啊,我这不也是着急吗,好了好了,是我的不对,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求求你别哭了!”伊诺一边解释一边道歉。

    可是露雅直接‘哇’一声大哭起来。伊诺更是手无交错。连忙连哄带骗开始解决露雅现在的问题。

    伊诺把整个事的原委向露雅说了一遍,露雅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激动了,看了看伊诺顿时觉得很对不起他。

    “那个,我…我”“你什么你!该死的,你现在能生个火吗?”伊诺直接打断支支吾吾的露雅问道。

    “火?噢,应该可以吧,你不会吗?”露雅向了一下回答道还反问伊诺一句。

    我会我还问你干嘛我白痴嘛我!伊诺很想立马回上这句。

    “啊我,恩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找点干柴和能吃的!”伊诺连忙转移话题。

    “你这混蛋是要丢下我一个人走吗?”露雅立马觉得伊诺不对劲。

    伊诺突然很想一把将露雅按倒在地先X再杀,杀了再X,然后再X再杀!

    “我要走还等你醒来让你看着我走吗?白痴!”伊诺冷眼丢回一句。

    “我…”露雅看着伊诺支吾不出半句话来,而现在体也很冷,全都湿透了,仔细看看了,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似乎有撕裂的痕迹,顿时大惊,难道?这个该死的混蛋!

    露雅现在是认准了伊诺对自己做了那种事。

    不一会儿伊诺便捧着一堆树枝枯草和两只变种行野兔,伊诺是这样认为的。

    露雅看着伊诺回来也不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盯着他心想如果这个禽兽再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自己一定自杀。

    伊诺看着露雅的这个表又看了看露雅紧紧防住自己体的重要部分,顿时就举得奇怪了。

    “你这是防贼呢还是自慰呢?”伊诺打趣道。

    “自慰?”露雅摇了摇头问道。

    “哦,没什么!那你可以告诉我你这是什么意思吗?”伊诺说完做了个露雅现在一样的动作,双手紧紧护住口,双脚紧紧闭合。

    露雅看着伊诺的动作一阵脸红,不恼怒起来,说“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

    “啥?我做什么事了我?”伊诺不明白的问道。

    “哼!还是男人么!对别人做了那样的事还不承认,敢做不刚当,你不是人!”露雅红着双眼对着伊诺大吼,眼泪也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额…我做什么了我,我什么事不敢承认!神经病!”伊诺觉得这个小恶女有病!

    “姓苏的!你还是人么!趁我昏迷的时候对我做出这种事你现在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无耻!”露雅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哭声混着骂声一片扔给了伊诺。

    额…伊诺现在算是明白了,顿时语塞,被发现了啊!可是怎么会被发现呢?谁知道呢!不就是摸了你几把吗!有必要这样?

    “那个…,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我也…迷糊!”伊诺连忙低下头挠了挠头。

    露雅见伊诺现在承认了,哭的更是伤心了,自己还是黄花大闺女,竟然被苏伊诺这样的混蛋侮辱了,以后还叫自己怎么做人。自己以后要怎么面对自己的丈夫!

    伊诺现在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摸光了别人的子,虽然手感没的说,可是露雅并不是自己什么人,哎。该死的,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露雅似乎是哭累了,眼睛里也挤不出泪水了,抬头看了看这个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突然觉得似乎没那么讨厌了,小脸还微微泛红。

    露雅想着想着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这个讨厌的家伙!现在都不知道过来安慰安慰人家。真是一点也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露雅将头埋在膝盖里偷偷的瞄着伊诺,这个一点也不体贴人的臭家伙!看着伊诺现在一边整理着上的衣服一边还烤着带回来的野味忙的手忙脚乱,觉得好笑,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出来。

    伊诺听到露雅的笑声顿时一阵无力感,刚才还哭的死去活来的,现在又一个人偷偷的笑!暗叹一句女人心,海底针。这话真TM不假!

    “露雅,你也把衣服拿来烤烤吧!”伊诺看着露雅体微微发抖,便说了一句。

    混蛋!自己的衣服都烤干了才想起我!不过另一个想法也随即而生,他还是关心我,在乎我的!嘻嘻!想到这里露雅又是一阵脸红。

    “可是…你在这里,我怎么脱?”露雅红着脸看着伊诺问道。

    “额…这,那,那我转过去,我把外留给你,你将我外穿上再烤!”伊诺思索一会儿说道。

    伊诺见露雅有些犹豫随即想到,说“放心吧,我的外很大的,你穿上应该都能遮住的。”

    露雅看着伊诺把外丢了过来也不再犹豫拿起外便开始脱自己上的衣服,可是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

    “混蛋!还不转过去!”露雅突然想到,伊诺还在看着自己,而那个眼神!好猥琐…

    “额,对不起…一不注意就留神了,对不起,我这就转过去!”伊诺说完便转过去不再看露雅还衣服。

    “你可不许偷看呀!”露雅还不忘叮嘱一句。

    伊诺一阵无语,你这算是在邀请我偷看你吗?我是该做禽兽呢还是要禽兽不如?

重要声明:小说《极热玄冰之双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