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前篇 先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芳令 书名:末世之士
    紧裹在冬被里很快就被自散发的暖意熏得昏昏睡,体也渐渐放松起来。正要翻换个姿势正式入睡,LILIUM的曲子高声响起,深夜里害我哆嗦一下惊醒,机械的接听电话,异常大声:喂!



    姐,是我,你睡了吗?



    我脑袋混混僵僵,根本反应不出听筒里的声音是出自谁。你是?



    紫果啊,姐,你还好吗?紫果声音略微低沉,和她年龄有些出入。



    噢,果儿,刚才我睡迷糊了没听出来。这么晚了你没睡?



    没,姐,你相信圣灵的存在吗?电话那头的她听上去神志恍惚。



    圣灵?上帝的三位一体?我相信是存在的。我如实回答果儿,虽然不明白她这么晚打电话来所谓何事,我也不是基督信徒,但对于任何正派的宗教信仰都是认同和尊重的。



    我最近认识了一位先知,她得到圣灵的指引后天眼开启,能看到未来和过去。今天去教堂祷告和她见面,她说我不是属于这里的孩子。说我上带有邪灵的气息,让我诚心祷告求上帝的恩慈来为我救赎。姐,我很害怕,我究竟来自哪里?



    果儿带着诉求的疑问声,在我听来很是一阵心酸。从小孤单的经历还是在她心里留下了影,虽然自我们认识以来果儿都是一副活泼开朗的样子,我知道在她心里一定埋藏着属于她自己的心事。



    那位先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男的女的?多大年纪?真的可信吗?一听到先知一类的我就机警起来,在这濒临末世的混乱时期,各种信息四起,多少真真假假目不暇接。一夜之间又能诞生出多少预言先知,每个人都说自己有预知的能力,实在让我很担心果儿所认识的那位先知的可靠



    女的,40多岁,是我一个学长的姑姑。那位学长也在见证群里,你或许有些映像,他叫 华得。



     华得, 华得,,,我大脑迅速回想关于这个人的所有记忆,恩,对了,一个基督徒,和果儿一样经常在群里复制圣经章节。传达大福音。但记忆对于这个人的评价并不太好,刻板固执,甚至在宗教上还有些偏执,一个基督徒典型的偏执。



    这个人你了解得够吗?你们见过?关于先知的事不要太在意了,这些人多是哗众取宠蛊惑人心。我实在担心果儿会单纯误信竟无意识的诋毁起那位我其实并不了解的先知。



    姐,我知道你担心我,我有自己判断力。我很想找回我的份,不是爸妈对我不好。只是这几年我内心越发不安,总觉得在自己上即将发生些什么。为了平复整的忐忑烦躁,我开始阅读圣经,借助圣经的指引平和内心。当我越是了解圣经就越是明白现在地球所遭遇的一切不过是在应验圣经的预示,所以我越发的信主,决心跟随。



    听着果儿第一次与我详细的谈论她的信仰,我才发现原来她内心并不像外表那么坚强,她原来一直害怕着。虽然听着这些话我的心也跟着柔软了起来,但我必须提醒她:果儿,我不反对你信仰基督,我也不怀疑你的判断力,只是希望你能正确的面对所有问题,不要偏执。既然圣经能让你获得安宁,那么有疑问或者不安的时候就读读圣经。对于先知的话作为参考就行,不要过于执着。



    姐,你说的我都懂。太晚了,打扰你休息。对了,我不打算继续学业了,虽然圣经指示末的时间没人知道,但是我能感觉那子已经临近了。先知预言明年8月地球将经历第一场大浩劫,那时将迎来三天不见天的黑暗。先知驻足世界各地传播福音,我打算随她一起。果儿在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流畅而清晰,一改之前的沮丧和畏惧。然而我却听得有些精神恍惚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什么?辍学?这样的大事你怎么能私自决定,你让舅舅他们如何接受?果儿,听姐姐一句话,先不要急着做决定好吗?快放寒假了,你回来后我们先商量,然后再看看舅舅他们的意思?我好言安抚着果儿,因为我知道现在若是直接否决她的决定她是一点也听不进去的。



    恩,好,姐我从小最亲近的人就是你,虽然我们现在离的遥远但是我知道你永远都把我当做你最护的妹妹。我也知道我是爸妈的希望,但是我今天的决定,他们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好了,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吧。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想想给给意见也不错对吧?我现在能为果儿做的也只能是这些了。



    谢谢,姐,我会为你祈祷的,愿主的慈能围绕你,给你带去幸运。晚安!



    晚安!说完这句我们同时挂断了电话。看来果儿已经彻底信奉了耶稣基督。是好是坏现在谁也无法定论,我只期望她的信仰能正确的引导她去面对过去还有将来。这时我才发觉倦意强烈,看一下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已快到三点,眼皮根本不听使唤的闭合在了一起。



    凌晨三点,蒋幕璇从熟睡中醒来,看到瞬坐在边抽烟,窗外依旧暴雨闪电。这个住所是他们在郊区山里的秘密别墅,父亲平时是不常到这来,听说瞬在昨晚的任务中受伤才赶来探视究竟。第一次见到瞬时,他只是一个受惊的孩子,卷缩在中心观察室的暗角落里。当时蒋幕璇也才8岁,与父亲牵手站在透视的玻璃墙外看着漆黑房里的小男孩抱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天是父亲第一次带她到中心完成灵智测试,测试结果是三级。她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就在昨天,家里的保姆做菜时割伤了手指,蒋幕璇走上前去将那滴着鲜血的手指放进嘴里,那是她第一次尝到血液的味道,咸而腥涩。当保姆诧异的将手指从她嘴里抽出来后,伤口已经愈合得没有一点痕迹。蒋幕璇天真而乖巧的对着保姆笑了起来,但保姆却将她使劲推开,并用惊恐的眼神望着她大喊怪物。



    保姆的叫喊声惊动了父亲留下看护她的保镖。穿着黑色西装的护卫赶到厨房,冷漠的看着在厨房失去理智的保姆。保姆阿姨见有人进来赶紧扑了过去,慌张的指着蒋幕璇说:那是怪物、那是怪物。保镖看了眼一脸莫名站立在旁边的蒋幕璇,走过去用自己宽大的手掌蒙住了她稚幼的双眼。接着只听到两下闷破的枪击声,一股强烈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房间的空气。



    蒋幕璇在黑暗处偷偷注视着瞬的摸样,他有一副混血的英俊外表。瞬刚到中心一个星期从不开口说话,无论是面对糖果、食物或是酷刑,他就像一个根本无法发声的动物一言不语。8岁的蒋幕璇拉了拉父亲的衣角:爸爸,让我见他。一手指着玻璃墙后的小男孩。



    厚重的防护铁门被打开,从屋外的走廊上投进一道光,年幼的蒋幕璇怯怯跟随这光的引导走到小男孩的边跪下。用一双小手将他抱在怀中,语气坚定的说:不要怕,我来保护你。小男孩听到这纯真的童音,忽地睁开双眼溢出了来到中心后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眼泪。屋内突然亮起了两盏柔和的壁灯,小男孩看到一张无邪的灿烂笑脸。女孩的眼眸里闪烁着无比耀眼的光芒瞬间占满了他的心灵。



    我叫璇,你叫什么,我绝不告诉其他人。女孩表诚恳的问。



    瞬。小男孩第一次开口最后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



    怪兽凝望着漆黑的前方,在边的水晶烟缸里摁熄了火红的烟芯。看什么呢?又不是没见过。他小声说到。



    蒋幕璇闻声立刻闭上眼睛,不做回答。



    别装了,你知道我是拥有5级灵智的深蓝,而你是三级。



    哦,你就是这样报答救命恩人的吗?蒋幕璇不服气的质问他。



    怪兽翻将她压在下,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将嘴靠在她嘴边的临界点,能嗅到散发出的香烟味道:以后不会再让你为我费神了。说完蒋幕璇顺势吻了上去,怪兽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融化在这软玉温香之中。



    清晨被短信声吵醒。打开来看,是公司人事部发出的限电休假通知。看来今天不用带着头痛去工作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太晚没睡的缘故,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命的头痛。收到这样的消息正要放松的入睡去时,一条短信声又将我吵醒。一看内容是小蜻蜓发来找我要Q群号码。我这才想起昨晚答应她的事。于是迷迷糊糊的回复着,短信还没发出我就昏沉的再次睡了过去。



    梦里,我看见一白衣男子的背影,他站在海边,像踏着海浪般飘渺屹立。他在干嘛?像是在吹奏什么乐器。我好奇的往前走近,可是我越是往前,他的形反而越是模糊。最后他的体完全的消失在海浪之中,一只玉笛从他上掉落在地。眼见就要被海浪卷走,我赶紧上前将笛子拾起,仔细一看,竟然和归公子照片中的物件一摸一样,但又好像有点不同。是哪里不一样呢?正待我仔细查看,玉笛却化作一缕光雾挥散在我的手中。我一急从梦里醒来。只觉得头痛得更加厉害,梦里的影像已经全部模糊。只记得大致节,却记不清任何画面。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