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前篇 理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芳令 书名:末世之士
    重庆的火锅店大街小巷比比皆是,装潢华丽的味道不见得正中。刚好在北城天街上有一家味道、环境都还不错的自助火锅,名叫“外婆桥”。店内装饰古朴,刻意营造出小桥流水的雅致。该店的主要特色之一就是用循环的溪道和小块竹筏来传送菜品。



    我们抵达时刚好撤下一桌紧靠溪道的四人位。待服务员将餐桌清理完毕后,没等一会我们就入位坐定。我与小蜻蜓挨着坐在一边,程楠坐在对面。三人没有一个开口说话,各自闷声在流动的溪水中挑选着自己偏好的食物,之后竟都盯着锅里蔓开的雾气发起了呆。



    大家有什么理想呢?小蜻蜓清亮的提问声一下吸引了我和程楠的注视。



    需找真相。这次换成我和程楠几乎同时回答。



    是吗?你们在找什么真相?小蜻蜓的表既诧异又好奇。



    我正要开口给她详细的作答时,让程楠抢先反问到:你有什么理想呢?说完将一瓶黑醋递到了我面前。这不经意的举动让我目瞪口呆,心想他怎么知道我吃火锅是要加醋的?而程楠此刻只是全神灌注的盯着小蜻蜓等待她的答案。



    我的理想是找回我的翅膀。小蜻蜓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翅膀?听到她这毕加索式的答案,我免不了又好奇心泛滥。



    恩,我从小到大经常做着一个梦。梦里白茫茫一片,我总是鲁莽的慌张乱撞,但依然是无边的苍茫。每次我沮丧无助的时候,天空就会传来一个声音,用的是我没听过的语言。但很奇怪我能听懂那话的意思,每次她都只说一次“找回翅膀”。尾音落下,小蜻蜓夹起一块豆腐放入锅里。



    真是个可的理想。程楠会心的笑着说出他的点评。不过那笑容也太妩媚了点吧,那么漂亮的脸蛋搞得我喜妒交加,心里一阵抓痒。



    这样啊,我也有过一个类似的经历,但是只有过一次就再没出现了。我想到了复制园的梦,想到了那个让我回到复制园的声音。



    是吗?快说说、快说说。小蜻蜓像极了一个要听故事的孩子。就在小蜻蜓说话的同时程楠夹了一个虾饺放我碗里。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喜好?这次我无论如何再也忍不住的问出了口。实在太奇怪了,他先是问也没问就递给我黑醋,接着又给我夹了吃的虾饺。这是不是也太巧合了一点。



    面对我的疑问,程楠不慌不忙给我和蜻蜓倒上我们开始点的梅酒,笑着看我反问:这虾饺不是你自己选了放桌上的吗?



    哦。我顿时恍然大悟,他留意观察了如此小的细节。



    既然倒上酒了,那么我们就喝一杯怎么样?我端起盛满香醇梅酒的青花小瓷杯向他俩提议。



    好啊,为朋友干杯。小蜻蜓也举起了酒杯等待程楠的反应。程楠没说话,只是顺应着我俩高昂的,拿起酒杯轻碰后一口喝了下去。我与蜻蜓见状对视一笑也跟着将这美酒一口吞下。然后同时张大嘴吐着酒气,梅酒的甘甜与酸涩沁人心脾,提神醒脑。喝完三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我叫缪莹。从小喜石头,家里做祖传的玉石生意。后来父母移居国外,可我还是喜欢历史悠远的东方文化。在起飞的当天决定留下在上海虹桥机场直接转飞来重庆,2年前开了这家小店。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用,蜻蜓痛快的向我们诉说起往事。不过我还是喜欢大家叫我小蜻蜓,虽然暂时没有翅膀,但是总有自由翱翔的一天。



    那么得多吃点才有力气挥动翅膀。程楠边说边将一块豆腐给她夹了过去。却及时遭到小蜻蜓的制止:慢,我不吃豆腐的。这份菜我是给你们取的。程楠遭拒后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尴尬或者失落,顺手就将那块豆腐转赠于我。然后还不忘加赠一句:我也不吃的。看来他也不是那么料事如神的,我开始相信刚才不过是出自巧合。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小蜻蜓问向我和程楠。



    见证群,是一个探索未知真相的Q群。聚集着来自各地的朋友,主要的话题是2012末世之密。我一说到这个好就变得兴致勃勃,一副不可收拾的架势。



    听着很有趣,能介绍我加入么?



    好啊,回头我把QQ号发你手机。说完,我俩不自的又举杯相碰一饮而尽。接着我们的谈话基本上就围绕着见证群聊了起来,向小蜻蜓介绍了一下群里的基本况和一些比较活跃的成员。还有就是平时谈论比率较高的部分话题。在交谈得知原来她也好未知事物。并且专于研究运用各种晶石能量。



    就这样碎碎闲聊着大家都到了酒足饭饱的状态。偷瞄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难得聚拢话题投机的朋友,心里虽然不舍却没有不散的宴席。程楠招手埋单,三人带着微醉的酒意走到店门外。深秋的季节,街道上满是飘落的枯叶,清爽微凉的寒意配合着鼻间淡淡的酒香真是再好不过。



    住在哪里?后的程楠询问站他旁边的小蜻蜓。



    不远,一个叫做大竹林的地方。那里僻静,很适合我不闹的个。蜻蜓的语气带着一股她特有的纯净。



    大竹林吗?我知道那地方,就在我公司附近,地方偏僻。我惊喜还有这样的机缘。没想到大家一直这么靠近,若不是种种因由即使擦肩而过也不会彼此留意。



    程楠和我一样都住在南岸。不过好像我在最西边,程楠在最东边。我说完程楠点头表示确定。



    我们先送你回家。程楠再次她提议到。



    不用,离这里不远。我打车回去一会就到,你顺路就送莉莉先回吧。我可是不死小蜻蜓。她说完不忘拍拍自己的口,动作俏皮。这时一阵强风袭来,小蜻蜓正好逆风站着,将她一头秀发向前吹得凌乱。她也被这突来的风惊得闭上了眼睛。那摸样实在惹人怜。就在第二卷风吹起时程楠抬起右手,轻放在她的头部,或许想要让她感到安全。在感觉到他手掌后,小蜻蜓放松的睁开眼睛,好奇的望向程楠。程楠微笑的看她,然后说:不说是不死蜻蜓吗?怕了?



    这这这场景根本就是只在纯动漫里才有的画面。一男一女在店门外的暗黄色路灯下,俨然一副含脉脉窦初开的摸样。我也一时看入了迷,因为实在是太唯美了。好在我及时恢复理智,赶紧掏出手机抓拍下这一幕。拍照的咔哒声打破了这浪漫的氛围,两位主角同时向我投来茫然的注视。我满是歉意的举着手机,解释到:这个算是今晚的纪念,怎么样?小蜻蜓这才回过神来,精力充沛的过来挽住我的胳膊,然后拉着我去到程楠边,再抢过我的手机高举起镜头对我说,要纪念得是三个人的。我正笑着回答她“好”时,她就按下了快门。于是我们有了第一张合照。我接过手机一看,程楠在我右边笑得温柔。我刚好被抓拍到说好字的那一秒,嘴型笑得自然灿烂。而个子小的小蜻蜓对着镜头做了个吐舌头的表。整幅画面让我直接联想到的是音乐音符do、re、mi。不过构造很和谐,一点不像是才认识的朋友,根本就是三个相处多年的好友。我心里很久没有这样温暖了。



    这时刚好来了辆出租车,程楠眼急手快拦了下来,叫着小蜻蜓上车。待小蜻蜓关好车门后,程楠再次确认着:真的没问题吗?一个人回家。



    小蜻蜓在后排座上向着我们竖起大母子,信心满满的说: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说完再加上一个甜美的微笑。程楠确信后对着司机说:大竹林,谢谢。司机应声发动了汽车,我挥手告别只见出租车很快消失在路的转角处。



    本来以为我们也原地等车的,没想到程楠会说:走走如何?



    我当然是回答:好的。



    许骞在女友的再三叮嘱下挂断了电话。这是每天例行的公式。女友和他都是本地人,不过在附近的城市工作,于是他们分居两地。电话内容一成不变,多是鼓励他好好复习,准备年初的考试多注意休息等等。说是鼓励,其实更多的是交代,他知道她将自己的整个未来都寄托在他上。他为此也在全力以赴,只是这沉重的担子多少在心里累积成为了负担。经常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她总是耳提面命的不断提醒着她所规划的幸福生活。重复着未来怎样!未来如何!于是他给自己取名未来。只是他自己想要的未来不是女友所策划的那样。许骞在YY频道上除了担任见证群的主管外,他还自办了一个话聊栏目。那是他大学时和几个学生会校友组建的谈话频道,后来进入社会后,其他几个组办成员相继离开,只有他依然坚守着这片天地。多年的相处积累了许多听众,又匆忙别过的也有一直陪伴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听到或者接触到许多不同的人生遭遇,大多数人都在埋怨或憎恨。看过太多伤痕累累的心。所以他理想中的未来,是一个没有悲痛、仇恨以及灾难的完美世界。他想要治愈每一个受伤的灵魂,他现在如此努力的充沛自己不仅仅是为了女友的期盼,也是想不断的让自己变得强大,好在有需要的时候有能力帮助他人。在休息的空隙间,刚让自己的思绪飞腾起来QQ提示音又急促的响起,回过神一看是尾狐的头像。这个女孩只有19岁是2个月前刚来他话聊频道,因为认同他的很多观点,所以大家聊在了一起。



    后来女孩开始给他讲述自己的个人经历,很平淡的一个故事,家里父母离异,跟随母亲,父亲做着规模不大的生意经济条件还行,后来另取了妻子和她的关系就越发冷漠起来。每月靠着生活费维系着父女关系。母亲个孤僻,离婚后变得更加不可理喻,常常对她发脾气乱扔东西,喊打叫骂。冷静下来时却又静默得让人怜悯。最开始这女孩是许骞的听众,慢慢的许骞成为了她的倾听者。女孩格内向长期宅在家里,不愿出门面对外面的世界。长期是白天昏睡,夜晚上线。女孩向他讲诉过个人经历,被两个男人伤过心。极度的自悲,没有安全感。许骞花了很长的时间开导她封闭的内心,他的目的只是想让她能真正快乐起来,摆脱所有一切影。



    许骞看过女孩发来的照片,那稚嫩的脸上投出一个19岁女孩不应具有的郁。他耐心的开解她与母亲间的关系,让她学着去原谅她的父亲。女孩起先固执,用各种理由来抵触他的建议。长久辩驳下来,女孩开始慢慢软化,尝试接受他的各种方法。



    他也意识到自己俨然成为这个叫做尾狐女孩的精神寄托,她每天都会准时上线与他联系。若是他不在或是稍忙没有理会,她就会变得慌乱不已。如果他在这个时刻退出她的世界,或许会再次伤害她刚刚修复的心灵。虽然他一开始就向所有人表明自己是有女友的,多少还是会有一些对他心存侥幸的慕者,他一律好言相拒,只是这个女孩不同,她内心脆弱得犹如冰丝,不是他能伤得起。每次想到她孤零的经历总是狠不下心。所以一直就这么耗着,期待她有一天能开心的自动离去。



    今天睡得好吗?许骞回应她发来亲吻的表



    恩,今天至少有3个小时是完全睡着的。因为想到一醒来就能见到你,就很安心。



    你开心就好。许骞打出这5个字,这也是他最近聊天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几个字。是的,他只想要她开心就好,其他的真的可以无视。



    今天不去YY主持节目吗?



    今天想要多看会书。



    这样啊,那我就尽量不来打扰你了,我要忍不住想你了,你得回应我行吗?女孩试探的要求着。



    行,先去玩吧。许骞说完后关掉了对话框。拿起一本放在头的《资质通鉴》阅读起来。这可以使他暂时忘掉生活中的一切琐碎,全心的投入到另一个精神高度之中,或许这才是他最好的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