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前篇 奇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芳令 书名:末世之士
    我~把铺成蓝天,让不安的你,一抬头就看得见。我~把心烧成火焰,让怕黑的你,拥着温暖入眠……柴应被一阵熟悉的歌声叫醒,他一点也不想睁开眼睛,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摸索着掉在地上的手机。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颇为郁闷的摁下了接听键。



    柴应哥,下来接我啦。我在你楼下的公共电话亭。一个气的女声从柴应的左耳一直贯穿过右耳,仿佛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让柴应顿时恢复了知觉从趴着的姿势翻转过来正面天花板。



    恬雉?你大半夜的跑来干嘛?吃饱了撑的吗。柴应面对电话那头声音柔的女孩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哎呀,夜深了,你忍心丢我一个人在外面不管不顾啊?女孩再次撒的央求着。



    真麻烦,你等着,我下去。被扰清梦的柴应很是不耐烦,看了眼时间是凌晨3点,关掉手机了件衬衣迅速出门。



    来到街对面的电话亭,一个长相甜美,卷烫了齐耳短发的女孩坐在里面玩弄着小挎包的金属链子,一见到柴应立即跳了起来,飞扑抱了上去。亲密的搂住柴应脖子假装生气的责怪道:柴应哥,真不懂疼女生,语气这么凶。说完就要往柴应的脸上亲过去,柴应赶紧将她拉离安全范围。



    搞什么鬼,这么晚了跑出来?柴应一边询问,一边将她拉到左边穿过马路往住处走去。



    人家想你了嘛,睡不着就偷偷溜出来了。怎么?见到我不开心啊。女孩边说边跳到柴应前面,挡住他继续往前。



    你知道我最讨厌有人扰乱我作息时间,再有下次,你看我会不会搭理你。柴应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语气冷漠而严厉。说完继续拉着她往前走。



    好啦,我知道了。没有下次了,因为我决定暂时住你这里。女孩认真的说到。



    什么?听到这里柴应停下了脚步,毫不留的甩开她的手臂。一脸诧异的看着她,等待更她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此女全名冷恬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她父亲冷麒锋是当地有名的房产商,年轻时从偷电线开始一路混迹出今天的成就,算是个白手起家的成功范例。一生忙于拼搏,快40岁了才有了现在这个女儿,自然一贯宠溺,有求必应。据说当年冷麒锋在走投无路时机缘巧合下受过柴应爷爷的恩惠,所以两家便成世交,冷家也一直视柴应为未来女婿冷麒锋也一心想要将柴应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只是柴应对此心明面愚的态度让冷麒锋无可奈何。



    面对柴应瞬间转为怒目的表,冷恬雉知道自己的玩笑开大了点,于是收收自己骄横的脾气低声说道:因为老爸又交新女友了,那女的也就比我大几岁而已,我呆在家里你叫我何以堪?所以……



    恬雉说着这话时表沮丧起来,轻轻的崛起小嘴巴。柴应看在眼里一时也不免心生怜惜。轻叹一口气后,重新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慢步带上楼去。



    刚进到屋里,恬雉就一改刚才郁的绪,熟练的窝进柴应的单人沙发里,柴应将手机放在沙发旁的小边桌上就去厨房给恬雉拿饮料喝。等他再次出来时,看到恬雉正在翻弄自己的手机。也没阻止她的样子把一罐汽水递了过去。



    没短信,没通话,手机自带小游戏,一如既往的只有林俊杰的歌曲。柴应哥,你的生活一定要这么无趣吗?恬雉将手机屏幕举到柴应面前,像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手机里有些什么一样一一列举着。



    等下你睡上去,我睡沙发就好。柴应无视恬雉的举动,径直说着接下来的安排。



    好~。恬雉虽然骄纵,但也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自己的深夜造访已然触及到柴应的底线,所以不敢再继续造次。于是听话的放下手机,朝边走去。忽地在头柜上瞟见了一个漂亮的织缎锦盒,女孩天生的美之心被那盒子一下扑捉过去,她快步向前,拿起锦盒就打开来看。



    哇~~~好漂亮的玉器。说完立刻将玉笛拿了出来不停的翻转观赏。可是柴应哥,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怪怪的。恬雉好奇的问道。



    好了,给我放回去。柴应边说着边接过玉笛,将它放回盒中。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是爷爷的遗物,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



    恬雉聚精会神的盯着锦盒,紧锁眉头,好像在努力的思考着什么。突然眉目舒展,兴奋的叫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我就说看着好像很眼熟的感觉,柴应哥,最近网络上有一部较火的玄幻小说叫做“乐(yue)尸”你可看过?



    乐尸?好像没有映像。柴应不解的回答着。



    恩,书里讲的是男主人公是上古时期少昊转世,有一绝世神功,天生眉间一只乾坤眼,眼瞳如是太极。他有件利器叫做融火笛,那笛声吹奏的曲子变化无常可救人亦可杀人降魔。我看呐,你这玉笛有点那感觉,只是书里写融火笛是千年桃木和槐木所制。但你这玉笛模样手感更接近书里所诉的灵气与霸气。你有空可以看看那小说。恬雉倒背如流的阐述了乐尸的关键内容。



    柴应心里默念了一下,然后伸手揉抚着恬雉那蓬松的短发说到:快睡吧,很晚了。语气明显温和了许多,恬雉也乖巧的感受着这难得的温存,点头应承着。随后柴应给恬雉盖好被子,关掉台灯。自己做回到沙发上,黑暗中,他不免又打开锦盒只是至第一次打开它时出现流光后就没再有过这种奇观。柴应将玉笛再次取出,用手顺着笛摸索,一遍遍的感受着这天然的冰凉,不知道为什么,这冰凉的感觉慢慢的转化为阵阵暖意,舒服的在柴应体中慢慢散开使他快速的进入梦乡之中。



    遥远的山谷中传来悠扬的曲子,柴应跟着这声音在昏暗的森林里前行,以至于忘记观赏中途路过了怎样的风景,突然透过前方的树丛出现了一丝光线,柴应朝着那光线奋力的奔跑起来,越是靠近光源曲声越是清晰可辨,终于在冲出森林的一刹那柴应见到远处海边一白衣女子手握玉笛背对着他面向晨光吹奏出舒缓优美的曲调。如丝纱的衣裙随风轻起,飘出烟烟袅袅的暮光。柴应此刻陶醉在这景象与曲子之中,不自觉的想要靠近看清女子的容貌与玉笛的形状。才刚挪动脚步东方突然出现了刺眼白光将一切淹没在光辉之中,面对强光柴应一闭眼从梦里醒来。



    早上的阳光从窗外直到沙发上,柴应刚睁开眼就被这光线刺激得快速眨动了几下眼皮以适应室内光线。这时才发现原来昨夜一直手握玉笛熟睡了一宿。看恬雉还在梦乡之中也不忍打扰。看着窗外照光,柴应突然想到小雨让他给玉笛拍照,于是借着这姣好的光照拿出相机在透光处给玉笛不同角度都各拍了一张。看时间早上8点钟,于是上线准备将照片以离线文件的方式传给小雨。没想到打开软件一看小雨竟然在线,赶紧问道:今天好早,难道见你是在线状态啊。



    小雨很快给了回复:恩,今天早起了,在公司还没到工作时间。



    我已经将照片拍好了,现在传给你方便吗?柴应询问道。



    可以呀,我很期待一睹这绝世美玉的真面目。小雨爽快的接收了玉笛的照片。



    柴应期盼着结果时,恬雉也懵懂的醒来,吵着让柴应拿水过去。柴应只能暂时离开位置。



    我收到照片后,仔细浏览了一遍不同角度拍摄的玉笛质地,然后一边看着一边将自己的看法发给归公子:此笛常光下通体碧绿,水头油润看得出历史悠远应该有些年岁。可是在透光下的照片看来,这玉笛就显得有些古怪。透光的*看不出任何天然的冰棉与丁点杂质,丝毫没有冰裂现象。透光时,*的颜色呈晶石般的淡绿色,甚至能透过玉笛看到背后的景物。所以我敢肯定这绝非是一件玉器,并且这笛型怪异,通体没有见到发声的音孔,笛好像也过于偏长了点。一般笛子多在4、50公分,即使古笛多也不超过60,此笛单靠目测少则也有70,说实话我倒觉得这物件像是传说中丐帮帮主的打狗棒,呵呵,当然那只是武侠小说中虚构的东西,不能当真。不过在没确定此物为何时,就暂时称作为笛吧。



    见归公子没有什么反应,我就继续观察起照片来,忽地在其中一张笛首的照片中,我发现了整只笛中唯一的一抹杂质,刚好生在笛首弯孔处,那颜色有种说不出的飘渺感,那红晕即浓即淡,亦显亦幻。单凭一张像素一般的照片我的心已经被魂牵梦萦般的深深吸引,若是此刻触及实物,那我肯定会如同书里记载的那些玉痴玉狂般不释手。只是长久注视下来发现这抹胭红好似有股锥心的寒意,这感觉长在其间无形无声的扩散着。正在我醉心于照片时,一阵对话提示音将我的魂魄从照片中拉回到体里。打开对话框一看是未来发来的消息:在吗?哦,时间还太早,你应该不在。那曲子有魔力吧,我昨天听了一整夜,听多少遍也不觉得厌烦,那曲子有股邪灵的气息,呵呵,我居然听着很舒服,能产生共鸣,看来我灵魂还是偏向黑暗。



    由于之前归公子告诉我他将我设为隐可见,所以我也礼尚往来的对他设了隐可见。所以未来看到我还是隐状态。关于LILIUM这首曲子,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有同感,郁沉重却又舒缓平静,像是有东西在心里慢慢滋生随着血脉遍及体的每个角落。若是这曲子真来自黑暗,能产生共鸣的人是否真是拥有邪恶的灵?我正想得出神时归公子发来了回复。



    不好意思,刚才弄早饭去了,这不是玉石制成的吗?



    绝对不是,对了这笛子的手感如何?



    我第一次触及时有股慑人的冰凉,之后刚上手时也有这感觉,只是在手中久握后会有些无法言语的暖意。



    这是能量,每种石头都内涵不同的磁场。比如各种水晶作用各不相同,我认识一个人,她对水晶颇有研究,我拿这些照片去让她试试,看能不能确认这是属于什么物质。只是她行踪不定,不是一定能找着人,所以我不能确定回复你的时间。我想到了一个份神秘的女子,在北城天街的地下购物广场里有一个不大的水晶饰品店,店名叫作阿尼星的蜻蜓。我也是之前逛街偶然发现的,店主是个外表文静的女子,她称自己为小蜻蜓,看上去柔弱不,手腕上佩戴着许多串珠手链晶晶亮亮尤为灵气。每次见她都是素色衬衣加半长裙。见有对水晶钟的来客就详细的介绍着各种晶体的作用,不厌其烦的解答你所有的问题。我购买过几次水晶手链,每次逛街时也会刻意逛去店里与她聊天,一来二往的就和她成为朋友。她亲和的个一定会帮忙鉴定,再者都是物之人,这种心心相惜的感觉我相当有信心。



    你是谁?在归公子的对话框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问句,让我一时诧异。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有发来一段消息。



    没关系,这事也不急,其实我并不太在意着物件的实质用途,只是祖传之物有些好奇,若是终未知也无所谓。只当是个传承的惯例也罢。归公子善解人意的推辞着。不好意思,刚才说话的是我朋友,你不要太在意。归公子解释着那个让我深感诧异的问题。



    呵呵,没关系,我以为是错频呢。女朋友吧?她别误会就好。这样直接询问对方份的做法一定是急于得知答案。肯定对方是女生,并且很在意归公子。



    不是,恩,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那么先下了。



    好的,有消息了我通知你。说完看到他已下线。刚好也到了9点的上班时间,我又要埋首于各种账务之中。却怎么也忍不住再多看几眼那笛子的照片,索干脆将其中一张设为了桌面背景,这才定下心来投入工作之中。



    作者题外话:首发2011-05-29 13:33:24



    同20:10修改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