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前篇 定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芳令 书名:末世之士
    通灵分很多况,基本上每个人的通灵方式各不相同。但大致可分为几类。被我问及通灵这个话题璇爷态度显然很认真。第一类人具有天生的通灵能力。这类人能通过听觉、视觉或感觉直接达到通灵感应。这种类型比较稳定,经过自我练习有的甚至可以自由控制。第二类,是借助外力而达到通灵境界,例如通灵术、布法或者意外事故所造成的暂时现象,这类随机强难以掌控。第三类,就比较大众一点了,这类属于潜意识通灵,或许每个人都经历过,比如通过梦境。



    按照璇爷的话,我不由自主的对照起自己过往的通灵经历,估计现在群里和我有着相同举动的人不在少数。我回想着那个关于复制园的怪梦将它划分到第三类通灵。而在华岩寺与不厌乐仙师的奇遇看来应归属于直接通灵,这么说的话该算作第一类。但那是我唯一的一次经历,所以我不怎么像是天生具有通灵能力的人。



    华岩寺一遇在我心里留下了太多疑问,现在正好有人主动提出同类话题,看架势这位叫作璇爷的女孩应该在这方面颇有研究。我当然要借机向她多请教一些有关通灵的信息,待我正输入问题之际木头抢先在群里发话:通灵者是连接阳两界之人。人们普遍将阳认知为两,其实不然。道起源于宇宙,取法于阳,集精于思想,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为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为念想,世间万物来自假想,我们今天所见的一切都来源于人类的想象,例如现在大家正在使用的电脑,本来是不存在的东西,由于人们最先对电脑做出了构想,而后它才成为了实物。阳正负,相互吸引,相互补充,相互抵消为无,却似无非无。通灵可以经由道而得以诠释,在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多加关注道学。当然特别欢迎有这方面疑问的美女和我联系,我是有问必答的。



    额,木头,开始说得还行,到最后还是英明尽丧,也不知道你是在为道家做宣传呢,还是在给你自己打广告。未来调侃木头,恰巧也说出了我的想法。我对着电脑屏幕笑起来,这个群里的人都很奇怪,平时一副吊儿郎当,嬉笑玩世的模样但只要说到正事或是自己的信仰时就会马上认真起来。态度瞬时变化,让人琢磨不定。



    见有空隙,我赶紧发出我敲好已久的问题:璇爷,你为什么对通灵这么感兴趣?莫非你自己就能通灵?



    哎。璇爷发出一个叹气的表继续说到:通灵并非我兴趣所在,我研究通灵纯属非得已,我是天生的通灵体质,这不被大多数人接受或理解,即便是相信通灵之说的人也多半只是心怀好奇,但他们又怎能体会到真正通灵者的困扰与无可奈何。



    我也是,六岁那年我得过天花,多处求医无法治愈,后来母亲将我抱到一算命先生那里,经他掐指一算,说此乃我命中一劫,非药物可治,若是我可抗天命自会不药而愈。不久之后病况果真开始逐渐好转,但那之后我也慢慢注意到自己体产生了细微变化,我常能听到莫名的笑声或是悲泣,儿时以为是有其他小孩躲在暗处吓自己。后来随着年龄增长这事越来越多,现在有时甚至可以听到多个对话的声音,可惜的是听不清谈话内容。但可以肯定这些声音绝不是来自我们这个维度。归公子再次谈论起自己的通灵经验,我记得他之前也在群里说过一、两次。对了,我一直只能听到声音,却无法看到影像。归公子补充着。



    是吗?那你比我幸运,我不只能看到,我还可以与之接触。那感觉无法言语,最初我只是发现一觉睡醒后手臂上会莫名的多出几条细小的抓痕。之后我在家里走动时会被突然绊倒,回头一看周围十分干净,不是踢到了什么东西。最后演变成只要我独自呆在家里就会有黑影在暗处一直注视。所以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不得不将家里每个角落的电灯都开着。璇爷见归公子道出了自己的通灵感受,如遇知己般开始交流起自己的遭遇。



    在圣经里通灵是被明文止的。行善之人在死后会将自己的灵魂交予上帝,灵魂则回归天堂。诗篇 146:4 他的气一断,就归回尘土;他所打算的,当就消灭了。所以毁灭后灵魂也不会不复存在。任何的通灵术都是被上帝所止的,因为和人类进行交流的灵并不是真善的灵魂,那是与上帝为敌的撒旦所控制的邪恶灵魂专门用来蛊惑人心。所以我奉劝大家还是不要对通灵术产生好奇,这样便中了撒旦的计。现在的我只要做了噩梦都会向上帝祷告,祈求万能的主让我不再受到恶魔的侵扰。是果儿那桃红色的字迹,果儿已然成为了一个真诚的信徒。她现在上网也越发的和我疏于交流了。只有在群里看到一丁点触犯到上帝的话题时才会出声纠正。



    这个信仰不同,理解不同而已。信上帝的则是恶灵,不信的对于通灵也无所谓啦。新任群管一 丝 不挂似有非无的反驳果儿的话。在我看来他理智得有些过于常人,从来不绝对的赞成,也没见过他绝对的反对过谁。



    我只是告诉大家我所知道的信息,接不接受在于个人。不接受的不必在意,可以当我没说过。果儿补充着自己的立场。在我阅读圣经以后我看到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灾难在圣经一一有着启示,我只是将自己得知的与大家分享,经常有人厌恶基督徒的传教,我不是传教我只是告知而已。果儿平淡且真诚的话语间流露出一个基督所具有的想要传递福音的那种信念。



    现在是混沌时期,人类的污浊之气打乱了各个维度间的界限。所以维度交错的况会越来越多,大家这类的经历也会随之增加。所以不必太过惊慌。说话的是久未露面的白渡姆。



    白姐据你上次说去喝水一喝就是两天。我们都以为你去打井了呢。归公子看到白渡姆一出现赶紧跟着搭话。



    呵呵,我倒希望自己可以重新打井,现在的食品太不安全。这两天我搬进了山里,倒希望以后自己能播种耕织。也算是种修行。



    白姐你可真是神出鬼没的呀,我们换了新群你都能凭空出现,真是厉害。未来的话或许是出于玩笑,而我确是真好奇。



    是我将小白拉过来的,她待群里的时间越来越少,怕老群解散了她还不知道,所以就先将她拉过来了。天白出面解释着。



    呵呵,谢谢天白,其实不拉也没关系,有缘自然会再相聚的。白渡姆回谢了天白的好意。也显露出她禅意的立场。



    白姐,你当真进山里隐居了吗?难道真有大事要发生了?你快透露一些况。归公子着急的询问白渡姆。



    归归,不必着急。进山隐居是我长久的心愿。现在我在尘世的一切牵挂已断,所以可以安心归隐山林了。之后的时间我将一心用在佛学上,每诵读佛经,做饭清洁将是我生活的主题。白渡姆祥和的回答了归公子的提问。



    那你城里的家呢?天白看完白渡姆的叙述关心的问到。



    没有人的房屋便不再是家。我已经将那房子以极低的价格租给了一家养老院。将收取的租金捐给了孤儿院。我现在生活清贫,前半辈子的积蓄用于后半生已经绰绰有余了。今生做善事来世得福报吧。在白渡姆的话语中能隐约感觉到她虽然生活优越,但心境平常、淡雅。



    谁还是QQ会员?这次只需要能建个200人的群就行?未来在群里突然发话问道。璇爷积极的响应了未来的提问。未来在得到璇爷的回答后,相当开心的样子,发了一个大笑的表出来。然后让璇爷加他好友,他说他有个想法要告诉她。之后群里就安静起来。大约过4、5分钟后,我的屏幕右下角跳动起一个系统消息的小喇叭。点开一看系统提示你的好友未来邀请你加入“还没想到”Q群。我完全的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乖乖的点击了同意键。刚进入就看到未来在这个新的群里说:现在小雨进来了。



    这是个什么群?群名如此怪异?我等不急的要想解开满脑疑惑。



    哈哈,群名是我乱写的,因为目前没想好名字所以就先用这个了。璇爷抢先回答了我的问题。我这时注意到她是群主,看来这个群应该是刚才未来让她新建的。



    是的,刚才在见证群里,我见熟人基本都在于是萌发了一个想法,就是想将群里灵智较高的,或是有独特思想见解而平时又相当聊得来的朋友筛选出来加到这管理群里。因为见证大群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后会越来越多,信息会变得繁杂。会阻碍到一些话题的交流,所以我将各位分离集中起来。在这里都是结识很久或个相合的朋友,大家更能言所不忌了。



    这样啊。我了解了况后,对于未来的组织能力再次臣服,不难看出他是个行动派。我发出一个拍手的表表示支持他的创举。



    就在说话的当下,群里比较熟悉的名字陆续出现到群成员名单中。有归公子、天白、大群的群主艿妮、一 丝 不挂、果儿、白渡姆、大群里另一个管理X档案、木头、朗朗等人。归公子一进来就找璇爷要去了管理的份,他说方便加朋友进群。未来也说很多人不在线上所以一时无法回复入群信息,比如深蓝那小子。璇爷在刚才的谈话中觉得木头的话相当对味,所以也给了他群管份。在大家的强烈推荐下表妹果儿因为经常给大家提供新闻信息和具有正值的个也成为了本群的管理。果儿对于这样的份表现得无所谓,也没有拒绝。



    要不现在大家讨论一下群名吧,汲众人之所想给我们群取一个贴切的名字,最好是特别但又不失低调。我也来了兴致于是向大家提议着。



    是呀,什么名字最能代表这个群的宗旨呢。归公子思考着。叫回归本源如何?这个正好迎合当下人类的提升目的。归公子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定慧。这时白渡姆打出了进群后说的第一句话。佛学中有三项基本学业:戒、定、慧。戒对于大家来说颇显拘束。而定慧则反映出人类的美好愿望,摈除一切杂念和**,专心致志,回归真源。所以我认为定慧之名可用于此群。



    不错。第一个开口叫好的是名叫枫丹白露有些眼生的人。最近工作较忙所以很久没有说话了,大家竟然没有让我掉队真感动啊。随后他发出一个泪流的表



    白露好像也是偏好佛学的吧,我记得没错的话?白渡姆与他攀谈起来,看来此人也是群里的老成员了。



    呵呵,请白姐指教了。



    我看行,这名字不错。璇爷也给出了自己的一票。



    既然群主都发话了,那就这名了。木头做出了决定,见无其他异议后,就将群名改为定慧。而我也在电脑前思索着定慧二字的深意。定为禅定,慧为智慧,而戒字在前,像座大山挡在面前。若无持戒又怎能通达定慧呢,若要谈戒又谈何容易。首当其冲应戒掉的是私吧。若是7年前我能领会这佛学智慧,那么是不是就不会对杨柯难以忘怀,而在失去的痛苦中折磨自己多年。想到这里心脏好像突然停顿了一下生疼起来。我赶紧摇头去掉这负面的绪,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定慧群里。



    这样吧,大家都报一下自己所在的城市,或者大家将所在地加到名字的前面,这样有利于核实当地的各种传言或是信息。未来提议着,然后大家开始一一报出自己的所在地点。



    归公子是辽宁锦州,朗朗是辽宁鞍山,果儿报的北京,未来则是黑龙江,白渡姆在广东郊外山区,天白在武汉,璇爷和枫丹白露同是广州。我打出了重庆,在我下方立即出现了我也是三个深绿色的加粗字体。看信息主人是在老群里见过一次叫做城男的人,记得上次在大群里讨论有关蜜蜂大量消失的话题时见到他是实星,所以应该是个男生。我见到群里居然有人和我在同一个城市感到既惊又喜。赶紧询问对方所在具体位置。



    在南岸。他简短的回复让我更加震惊,竟和我在一个城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不得不感叹世界有时很大有时很小。



    你住在南岸还是在这边工作呢?因为实在是太巧了,我忍不住进一步好奇。



    我住在南岸,工作地点不固定。说完给我发来了一个微笑的表。面对我的连续提问他好像并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于是我更加的得寸进尺。你是做什么的可以透露一下吗?



    我卖画,经常混迹于各主城步行街以及游乐园区。有空的话欢迎你来光顾在下手艺。城男或许只是与我客一下,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却没有一点质疑,我所认识的朋友之中还从来没有过画家,加上同城同区的巧合,我毫不犹豫的应承了对方的邀请,并询问了他最近会去的地点。他告知后细心的加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让我去之前再和他确认一下,免得临时更改地点而错过。我拿出手机记录下号码后才发现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难道记录网名?这样看上去会不会太奇怪了一点。于是给他发去私聊信息问他真名,他很快回复了我:程楠。我收到后也礼貌的回应对方:程楠你好,我叫倪莉。



    作者题外话:本章首发于2011年5月9,凌晨2点25分



    同,23点修改。修改内容主要为错别字及个别措词。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