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前篇 离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芳令 书名:末世之士
    我挂掉电话,随手拿了一条旅游时淘到的披肩搭裹在棉布睡衣外,带上钥匙轻轻的关门离开。在楼下花园里重新见到杨柯,他坐在花园边上的木条长椅上,看我从楼里出来,站了起来,表捎带疲倦的对我微笑。虽然已是深夜,但他看上去还是惯有的笔直整洁。军装依然扣得一丝不苟。时间的流逝在他俊朗的五官间增添了几分英气,以前的他总是将军容风纪挂在嘴边,他是那么衷军人这样一个份,记忆中他常常浮现自豪而灿烂的笑容。



    升迁了,恭喜你。我自己也没想到见他的第一句话会如此的客。我边说边坐在了木椅上。03年开县深夜突发井喷,你接受抢险任务,第一时间带队赶赴现场救援。事后你返回部队兴奋的告诉我因你奋不顾的投入险,而获得了你参军生涯中的第一个三等功。你说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我,接着你要转告家乡的父母和朋友而挂断了电话。我平静的复述着过往的景,杨柯认真的听着,在我左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没想到这居然会是我接到你打来的最后一个电话,第二天我以为你需要休息,虽然心里很担心你抢险的具体况也不敢打扰你。第三天我以为你在准备立功的评审材料,一个星期以后我担心你是不是因为抢险中毒而入院治疗,给你拨打了电话。一个月后,我始终没能打通你的电话。半年后我接到了何智勇的电话,说你7月20举行婚礼。说到这里我停顿下来,想要控制住被带回过往而逐渐激动的绪。我用力的呼出一口压抑在心里多年的淤气,待心平静后,继续说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离开得这般突然。我记得智勇他当初告诉我你已经结婚,但现在为什么唐颖会是你妻子?那时我们根本没到法定的婚龄。我疑惑的追问,但杨柯一直没有搭话,此时他眼神开始浑浊起来,想必是被我的话带回到过去。却依旧一脸正值的看着我。我不再说话也不再看他,我望向花园中央大槐树被吹落的树叶等待他的回答。



    当初我并没有结婚,我也是事后才得知智勇是这样转告你的。他说得低沉,却隐藏不住对我的那份歉意。7年后从对方的口中听到这样意外的答案将我当场震住。面对我的一脸错愕,杨柯给予我再次确定的点头示意。



    什么?他居然骗了我?他为什么要骗我?我大声的近乎是喊了出来,引起了夜里回家路人的注视。听到自己竟然被信任的朋友欺骗了这么多年,我再也无法抑制住愤怒的绪。



    我如此激烈的反应或许早在杨柯的预料之中。他伸手过来拍拍我的右肩,想要帮助我平息怒气。我焦急的看着他希望得到事真相。杨柯见我渐渐平静后,开始了慢而长的回忆。



    当我再次回到家时,才感觉到头痛裂。或许是饮酒过量,或许是夜里在外受寒,总之痛得我无暇顾及其他的感受。我平躺在上,拿起快要从沿滑落的手机才看到原来已经凌晨1点多了,杨柯所说我一时回想不起来。只觉得阵阵寒意从体内扩散,原来命运是这么的变幻无常。原来我只不过是他大义凌然之下的牺牲品,什么是?头部一阵针扎的痛感让我放的坐了起来。根本无法入睡。



    我茫然的启动电脑,习惯的登录QQ,翻看好友名单,看到首位亮着头像的是未来。我下意识的点出他的对话框。意识模糊的敲打着键盘:所有的人都在谈论大,大是什么,大高于其他一切的感吗?



    对方没有回复。我继续自顾自的继续输入信息,好像是在交流更像是种宣泄:在大仁大义之下,是不是显得过于渺小、不值一提?自私的人可耻吗?你相信真有神的存在吗?为什么他们总不在人们需要的时候出现呢?打完最后一个问号,显示屏幕逐渐扭曲起来,眼皮不听话的抽动闭合,我最终失去了所有意识。



    滴~~滴~~,我被一阵刺耳的对话提示音吵醒。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回复知觉后的第一个感觉是——冷。赶紧起上的薄被拿来包裹住体,待体温稍微上升后,缓慢移回座位上查看QQ消息,注意到已是凌晨4点半。紧跟着头疼又卷土重来,我使劲的按了按太阳。感觉缓和后点击了未来闪动的头像。



    对话框里显示的是满满一篇的回复:对不起,因为考研的关系,我晚上12点前会小睡一会,然后3点左右再起学习这样可以加强记忆。所以你给我留言时我不在电脑前,只是挂着Q。小雨看到你发来的信息,我直觉的认为你一定遇到了什么我不太确定的事,你绪低落时向我倾诉证明信任我,那么我们可以算是朋友对吧?很抱歉在你需要的时候不在。关于你的提问,我或许不能给出最正确的答案,但是每一种感都是无可取代的。大只是将所有感融合在了一起,大是所有感的升华,但我个人认为其他感是大不可或缺的基石,关于是伟大,也是让人自私的。所以这个意义上的自私不能算作可耻。的有没有上帝我不知道,我不是基督教徒。但是我相信人的信仰是真诚的,你心中有神,神就会在你边。你的留言只有匆匆几个字,我不知道我以上的话能否帮到你。可是只要你有需要,你就可以叫我,我希望我的朋友小雨能一直开心下去,即使在生活在无法避免的会遭受挫折,但是如果你愿意握住我向你伸出的手,那么我也愿意和你一起分担你的痛苦。请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你都不是孤独的一个人,其他的我不知道,但至少现在有我这个朋友。明白吗?



    未来用一个疑问句结束了与我的对话,看完这紫色的长篇信息,我早已经泣不成声。未来的一字一句都像冰天里的暖阳一样照着我封存许久的脆弱直至它完全融化,兑换成泪水终于消耗殆尽。原来泪水也是有温度的,有时冰凉有时温



    未来的话化解了我的心结,更让我感觉自己内心像是在暗中生长的蔓藤突然暴晒于阳光之下,蒸发枯竭。让一个不太了解的人看到了自己脆弱的一面,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之外。今后我要怎样去面对他,怎么还能在群里逗留。以后我说话做事他会不会都异样的看待。一想到这里,我顿时有种抓狂的懊悔。为什么就那么莫名其妙的点开了他的对话框呢。谁会傻到在网络中暴露出自己真实的感受?窗外的天色也淡淡的亮起来,我再看一下时钟已接近五点,现在却有了睡意,于是吃了颗感冒药,给人力资源部发了封病假邮件后毅然的退出了见证Q群,然后关机睡觉。



    杨柯年轻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这笑容中包含了辛酸、疲惫以及荣耀。他刚从抢险现场退下,就被支队政委叫到了机关大楼的办公室中。告诉他带领的抢险中队表现十分出色在第一时间有效的控制住了灾扩散。他的奋不顾是武警七支队所有战士的典范,所以经组织部开会决定今年推荐他领立三等功。这无疑是作为一个年轻军官的巨大荣耀。杨柯在敬礼后离开了机关大楼,在回中队的路上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疲累,兴奋的拨通了倪莉的电话。只想到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她,电话那头的倪莉听上去比自己还要高兴。杨柯在奔赴灾区的途中、在奋起抢险的现场脑海中全是倪莉那灿若星河的笑脸。面对铺天盖地的毒气,面对随时可能引爆的危险,他将受灾待援的每一位群众都看做是倪莉一样的重要,所以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挽救可能的生命。



    在与倪莉通完电话后,正准备给家里父母报告喜讯的时候。突然打进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改写了杨柯的往后的岁月。来电显示是支队长室的电话,杨柯立即严肃的接听。那头的支队长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道,第二中队队长杨柯,立刻前来我的办公室,并且此次行动需对任何人保密。说完不待杨柯回答那边已切断了电话。军人的天让杨柯没有提出任何质疑。他关掉电话后,理了理军装便转向支队长室走去。支队长室在机关大楼倒数第二层楼梯口的右边最里间,经楼层警卫员搜检查后杨柯快步迈向了那道神秘的大门,不知道在里面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但无论是什么只要是上级命令自己都会无条件的绝对执行。



    一阵猩红的光线唤醒了沉睡的自己,我轻揉着眼睛,缓慢的试着完全睁开以至适应明亮的室内环境。没想到一觉醒来已是正午。母亲肯定已经早起上班,去年刚退休的母亲,在外面另找了份会计工作,母亲一直是坚强且能干的怎么也不会让自己闲下来。这一觉睡得出奇的安稳,竟然连那要命的头疼也减轻了许多。正准备去洗漱手机铃声也应时的想起。我只能选择了先接听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总经办祁秘书那特有的甜美的声音:倪主管,很抱歉今天你病假打扰你休息,因为西藏分公司对上季度的成本报告提出了一些疑问所以有几个数据需要你亲自核对一下。资料我发到你的邮箱行嘛?



    哦,不用,我现在立刻上线,你用QQ直接传给我就行。我立刻核对后将数据回传给你。工作第一,再说是关系到分公司的成本分摊不好拖延,我心里暗自默想着开始启动电脑。



    好的,那我就等待你的回复。请你注意休息,祝你早康复。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