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前篇 禅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芳令 书名:末世之士
    倪莉,倪莉。庙门口传来秦菲激动的叫喊声。我不得不转头去看个究竟。秦菲一只手拖着向益,另一只手高举着一张纸条向我挥动。见她如此兴奋,我立即应声过去。我刚到秦菲的边她立马甩掉向益的手臂,两只玉手将一张纸条捧到我的面前。我仔细一看是一份签文。



    签文写到观音灵签,第一签,上签,钟离成道,开天辟地作良缘,吉良时万物全,若得此签非小可,人行忠正帝王宣。此卦盘古初开天地之像,诸事皆吉也。急速兆速,年未值时,观音降笔,先报君知。



    如何?我看到秦菲用满心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见我向她提问,表渐渐转为洋洋得意。我转眼看向向益,他站在秦菲后无奈的耸了耸肩。这时秦菲再也憋不住的向我解说起来:倪莉这是我为宝宝求的灵签,解签的大师说这可是难得的好签,说咱们宝宝将来必有帝王之气。一定会大富大贵的。说完还止不住的拉着我蹦跳起来。向益见状赶快上前搀扶。



    好好好,大吉大利就好,你这娘亲也好安心养胎。我安抚着她过于激动的绪。但是从此以后你可得收敛你的子,别做尽做些让人担心的事。我看到向益一直在向我使眼色,于是强调道。



    恩恩,我知道呐,回去我得把这签文供着。秦菲赶紧将握在手里的签文抚了抚,意犹未尽的说到。向益这时候却在她后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回以他领回的微笑。



    对了,给你解签的大师在什么位置?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问秦菲。



    咯。秦菲边说边指着庙内神像右侧,一个铺着黄色僧布的摊位,台前排满了等候解签的人群。我顾不得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也顾不得应该遵守秩序,直冲冲的走到队伍的最前面。案台后一个50岁左右,一脸福相的老和尚正在为一个年轻的女子解签,好像是求解姻缘。我心里暗想佛祖真不清闲,本应属于月老的事务范围,世人也来打扰他。我只能静待老和尚将此女子的签文解完,再心急这点礼貌还是应有的。



    等待期间,向益领着秦菲也赶到我旁边。秦菲附耳小声的问:怎么了?你没求签来解签台干嘛?我正要回答她问题,这时刚好那女子解签完毕。我立即上前,双手按在桌上,急切的向这位老和尚问道:大师,打扰一下,请问本寺是不是有一位法号不厌乐的老禅师?我正想进一步形容之前和我交谈的禅师的容貌特征,却发现居然什么也想不起来,刚刚还近在眼前的人却记不起半点模样。



    面前这位老和尚微笑着点头示意,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佛礼:阿弥陀佛,施主说得没错,不厌乐禅师确实是本寺之人。看来施主对本寺颇有研究,不厌乐禅师是本寺祖师之一,大约在康熙年间修于本寺。只是这位禅师的相关记录甚少,目前能找到的资料只是他留有的些许语录而已。老和尚说完就开始为下一个排队的人解签。



    听到这里我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只觉得一阵凉意,然后使劲的甩了甩头,算是否定了自己的遐想。赶紧追问道,已顾不得应有的礼节:大师请许我再问一个问题,本寺现在是否有和这位不厌乐禅师重名的僧人呢?



    这时面前的老和尚表诧异,但还是耐心的解释道:没有,也是不可能有的。僧人法号都是由其跟从的师父授名,不可自取不可更改。本寺法号更都是按字辈编排,是不可能发生重名这种事的。施主是否遇到什么难题?老和尚好心的问道。我则木然的轻轻摇头,然后慢慢转向大门走去。



    这时秦菲一把抓住我,喂,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啊,没事,就是好奇问问。被她这么一拉扯,让我从一时的失 心状态中恢复过来。是啊,我总不能说刚才我在庙前遇见了一位几百年前的老禅师,而且还有幸能与他谈心吧。别说是第三者,就是现在的我也无法相信和接受这样一个经历。这时我重视起仙师在最后给我的那句赠言:冥冥世间寻,前世因果,只许猜。还好,我还记得,不像上次在梦里听到的歌曲转瞬即逝。等等,难道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这样的经历都太古怪。我在心里暗自思考,不知不觉已经和秦菲他们坐到了车里。



    对了,刚才那解签的大师还给我家宝宝取名了。坐定后秦菲突然开口说道。他说如此的命相非一般姓名可以匹配。他掐指一算然后说,此胎必是男孩,只取单名一个“世”字为最佳。其他的也没多做解释。秦菲有些不解的叙述着。



    向世,听着还不错。你们打算怎样?用这名字还是自己另取?



    本来是想来给他祈福的,没想到偶遇赐名,也算一种缘分,就用这个了。老公没问题吧?秦菲说完询问向益的态度。



    你知道,我一直都是执行你的决定的。向益微笑着柔声回答。这种恩场面,多少触及了我内心的柔软处。我温心的笑到。



    回到家后,母亲不在,空的房间不由的生出轻松感。此刻再回想起今天在华岩寺的经历我镇定了许多。立刻上网搜索了不厌乐禅师的相关资料,与解签的老和尚所言无二,对于禅师的介绍寥寥无几,只有在《嘉兴藏》中收录了他部分语录。《嘉兴藏》又称《径山藏》,是中国明末清初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由民间募资刊刻完成的方册本大藏经。它初刻于五台山,后移至杭州径山寂照寺等处继续雕刻,直至清代嘉庆年间才终止刊刻,历经200年。它是中华大藏经诸种版本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为丰富的一部,收录的佛教典籍主要是明代和清代初期中国僧人和居士著述。2005年由国家民委、国家宗教局、新闻出版总署、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科院、中央民族大学、中国佛教协会、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和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等有关部门组织研讨了《嘉兴藏》整理编纂工作,直到2008年才完成重辑整理出版。其中一段如是写道:住重庆府华岩禅院语录康熙己巳年师在方山西堂受还初法兄及众檀信等请住华岩于本年八月二入院…….。大致记录了不厌乐禅师在重庆华岩寺担任主持时的种种事迹。



    我回味了一下藏册里的文献内容,决定打开大脑记忆网络,试着去收索一些类似今天际遇的相关事件。突然扑捉到归公子曾在群里多次提到他从小就能听到灵界声音的重要信息。人类就是这样当事发生在别人上的时候,总是将信将疑甚至是无视对待,但是亲生经历了不可思议的事件后就会深信不疑。或许他会是个不错的讨论对象,我主观的定义起归公子。



    登陆QQ后我正准备点击好友名单里归公子的头像,我正奇怪为什么他随时都是在线状态。却被不停跳动的群聊信息吸引了注意力。于是决定先满足一下自己好奇,毕竟群里的资讯是我不想错过的。先看到叶子在提问,问题是关于如何戒气。然后一个群名叫做白渡姆的首先回答道:听说李一道长会胎息。文字后面跟随了一个捂嘴偷笑的表



    李一是假的,其实还算有点功法,只是他走偏了而已。木头紧随着说。



    白渡姆不就是上次天白在YY频道上提到的佛学高人吗。我一直有心相遇,没想到苦寻不如巧遇,今天若不是为了幸得佛偈的事我绝不会早早回家而拒绝了和秦菲他们共进晚餐。她提到的李一我再熟悉不过了,2009年8月盛夏时去北碚区缙云山度假,在去缙云山风景区的半山道上有一条分支专道是通往一个叫做“绍龙”的道观,李一就是那里的主持,打着“以道养生”的名号开办了不同层次的道修养生班,收取价格不菲的“公德”费。他扬名如此神速是因为各大媒体与众多名人、明星的吹捧炒作,他最闻名遐迩的就是“辟谷”疗法与白渡姆提到的胎息。胎息是气功术语与功法名。是指练气功时呼吸有如婴儿在母胎中,不用口鼻而行内呼吸的高深境界。今年8月**的一条微博戳穿了李一神话。从此李一与其创办的绍龙观便一蹶不振。



    那么屏息就是戒气吗?叶子再次问道。



    戒气是我发明的说法,其实是胎息。白渡姆说着发出一个微笑的表



    那胎息的练习是不是在屏息的基础上进行的呢?叶子继续提问。



    不是,不要陷入名相里。白渡姆提醒叶子。



    胎息=冬眠。朗朗提出自己对胎息的定义。多次观察接触下来,感觉朗朗是属于那种具有独特灵智的人,凡是都有自己的一见解与坚持,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没有他不搭话的话题。不过果儿是他的克星,只要果儿在他的灵智好像就会失灵。



    其实胎息就是体内唤气。木头也出来解释。



    那入定和胎息是否有联系呢?这时归公子开始说话。



    入了深定之后,气脉就断了,人就进入了胎息的境界。白渡姆回复着。入了深定的人,可以几个月不吃饭不喝水不呼吸,就像死人一样,但是口是有温度的。



    还有心跳吗?我也好奇的问道,对这样的话题滋生起浓厚的兴趣。



    处于假死状态,心跳是有的只是微弱到你无法察觉而已。白渡姆谦和的回答我的问题,一点也不感到我眼生。我是求知者所以我应该注重以下礼节,所以主动向她问好:白姐你好,之前听天哥说你是佛学高人,一直都想向你讨教。



    呵呵,小雨你好,天白他过誉了,大家都在摸象阶段,讨教就不必了,讨论还是可以的。白渡姆自谦的回答着。果然有禅风,不骄不燥不怒。



    感觉到呼吸还不是胎息吧?跟着谈话的进度,叶子又向白渡姆提出新的问题。



    白渡姆立即解释道:感觉到呼吸,表明你还在你的体里,你出了体,感觉到的是宇宙的呼吸,不是**的呼吸。



    在屏息的基础上,忘我,彻底忘掉自己的体?



    入深定不是屏息。



    谢谢白渡姆的指教,叶子在以后的练习中慢慢找你所说的感觉。叶子好像已经领会到了其中奥妙结束了继续询问,估计独自摸索体味去了。



    我见暂时无人说话,就问道:白姐现在可以向你请教一些佛经上的问题吗?



    呵呵,小雨,雨字取得颇有禅意。雨声可以是福音,也可是祸患。一心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凡事在于念想。念想决定一切。小雨悟禅不必心急,我该去喝水了。白渡姆像是在提点我什么,又像是委婉的拒绝我。



    白姐,你说的应该是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吧。未来在谈话的尾声突然插话。



    未来,白姐之前就说过不要陷入名相里,佛法在于变通。归公子代白渡姆解说着。但她自己却没了动静,看来应该是下线休息了。哎,白姐每次去喝水就是好一段时间,估计近期又不得见了。归公子附语着。归公子的总结呈词让我回想起我初衷就是为了询问他一些事才来的。于是向他发去了私聊信息,如果这件事在群内说人多嘴杂,很多旁听者甚至会觉得是无稽之谈,所以还是免去招人话柄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