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尼尔之死

    埃萨见自己受伤,脸色沉的看着肩膀的伤口,冷哼道:“先让你活一会儿,等会儿我要残忍的杀死你。”说完也不去追击,直接向我杀了过来。耗子急忙拦住他,但是却被埃萨一剑击倒,起来后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残血,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别人离我都很远,根本就来不及救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埃萨来到我的面前。埃萨尔沉的笑着,长剑一样,白色光芒大起,向我劈了过来,可惜我现在根本就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杀。

    系统提示传来了让我绝望的声音。“叮~~,魔化战士队长埃萨对玩家使用技能剑气斩,造成伤害6536,玩家死亡。”完了,我还是被杀了,魔化狼王,魔化野狼们,裂风军团的士兵们,他们的牺牲全都白费了,我心里绝望的感觉升起。

    系统提示刚刚提示完后,又再度响起。

    “叮,玩家血狼使用技能山神复活,原地满装复活,并且触发无敌状态。”

    “叮~~东西玩家狼族献祭魔法成功,玩家狼人变技能提升为血狼变,并领悟技能血色守护。”

    听到这次系统提示,我的心立刻好转,果然,人一不冷静就会忘记重要的事。我竟然忘记了我的山神复活技能,更幸运的是竟然触发了无敌状态。说实话,我并不怕自己的变技能达不到终极,但是我真的害怕大家的付出和牺牲白白的浪费。趁着无敌时间,我徐苏的向后跑去,而这时奥尼尔已经费力的爬了起来,双眼通红的再次冲了过来,口中凄厉的喊道:“还我兄弟命来!!!”看着他通红的双眼,愤怒的表,发现我的心里好像有根弦被触动了。

    可是我要保持冷静,否则的话,不但帮不上忙,而且根本就报不了仇。我迅速的打开属栏,看了看我的两个新技能。

    血狼变,狼人变的最高技能形态,技能随着等级而进化,目前等级1。仰天长啸,瞬间变成狼人,全属翻倍,物冷却时间,狼人状态下每秒消耗3点MP。

    血色守护,每次死亡时被鲜血所保护,有30%的几率掉级不掉属

    看着这两个技能,我瞬间石化,血狼变没有冷却时间,那就是说,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随时保持狼人状态。而且原来我的变技能是没有冷却时间的,现在不一样了,技能随等级的提升而进化,也就是说只要我达到某个级别时,血狼变就可以进化,变得更加强力。

    还有血色守护技能,30%的几率掉级不掉属本来就恨强大,再加上我20点得幸运属,相信其触发的几率不会太低。

    看着这两个技能,我忽然想起了我对魔化狼王的承诺,心中更加坚定和魔族对抗的想法,只要我还在玩这个游戏,拿我就会和魔族对抗到底。

    这时,一声凄惨的喊叫声忽然在我耳边炸响,而卧回过头来,看到了悲惨的一幕,只见奥尼尔冲向埃萨,埃萨可能也是被奥尼尔急了,干脆丝毫不避,附着白光的长剑向奥尼尔劈去。我见到此景,大声喊道:“奥尼尔,小心....”

    可惜我的话说完了,刺眼的白色剑气从埃萨的长剑宣泄而出,白色剑气瞬间来到奥尼尔眼前。我想去阻挡,可是我们只见的距离太远了。剑气直接打在奥尼尔上,奥尼尔惨哼一声,飞了出去。

    我急忙跑到倒地不起的奥尼尔边,奥尼尔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了。我看着眼神涣散的奥尼尔,心中疼痛不已,奥尼尔用微弱的声音说:“恨!我好恨啊!为什么我和他的差距那么大,为什么我保护不了我的兄弟们!!兄弟们啊,我奥尼尔对不起你啊!!”我将奥尼尔扶起,让他背靠着大树坐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奥尼尔听到我的声音,,说:“是血狼么,是你吧?”我看着他眼神涣散,充满鲜血的眼睛,伤悲的说:“对,是我。”奥尼尔惨笑,说:“血狼,你知道么,这些弟兄大多都是从一进入军营开始就和我在一起的。我们一个桌子上吃饭,一个军营里睡觉,一个战场上杀敌。我还记得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每个人的相貌。我忘不了他们第一次平叛时被吓得全发抖,忘不了他们第一次杀敌,忘不了有兄弟阵亡时他们的哭泣,忘不了我们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打过的每一场战争,喝过的每一次酒。我记得他们说过退出军营后的理想,记得他们说过他们美丽的妻子,调皮的孩子,记得他们说过他们白发苍苍的母亲等他们回来。这些我都忘不了,放不下。我更忘不了他们说过愿意和我一起商战成杀敌,忘不了他们说过和我上战场时特别的安全。”奥尼尔的声音很轻,很平和。像是再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那么的酸,那么的疼...

    奥尼尔的声音变了,变得充满的愤怒,仇恨:“可是今天,就在今天,我却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死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的兄弟,我的战友一个个的倒在魔族的剑侠,但是我却什么都做不到。我恨,我恨啊。血狼答应我,答应我!杀了他们!!杀了这个杂碎!!!杀了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眼睛已经湿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奥尼尔,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帮你杀了他!”奥尼尔听到我的承诺,绪渐渐的平稳,声音也越来越轻:“血狼,我相信你。兄弟们,等等我,我来陪你们了。兄弟们,不要怕,我马上...就...来...了......”奥尼尔死了,双眼未闭,我知道他是死不瞑目。

    我用手将他的双眼合上,喃喃地说:“奥尼尔,拟合你的兄弟是我见过最好的士兵,你们不要着急,等我用那个杂碎的脑袋来祭奠你们,祭奠你们不屈的精神。”

    我轻轻的站了起来,对着奥尼尔的尸体鞠了一躬。接着回过头来,这个时候,我的眼睛血红,恨声怒喝:“埃萨,我!要!你!死!!!嗷唔~~~~”下一刻,我使用了血狼变技能,他们只见我的体变得更高更壮,血狼爪变得弯弯的,锋利异常,巨大的獠牙从我嘴中长出,全更是覆盖上了血液一般的颜色,两只血红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这一刻,犹如修罗降世。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血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