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三十五章 痊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一片雪白的世界!

    一切白的不真实,有如梦般。

    茫茫一片天地间,他着一白衣独自一人向着无边无际的不知名处走着。

    恍忽间那一切无尽头,空中似飞舞着细细的雪花,落在他肩头瞬间化去了,迎面而来的风却是暖的。

    他竟有些睁不开眼眸。

    天际处仿佛出现了一人,莹白如雪的面容正对慕成而笑,无数雪花中那面孔的子与漫天白雪呈一体,似是灵魂中的呼喊远远的传来。

    可是他听不清,却一直传入他的心中。

    他急了,如着魔般向那人奔去。

    虚虚渺渺的天地间,他什么都顾不上,拼尽全力,奔跑!

    这一切仿佛定了!

    无论他怎般用力,一直仍在原地。

    雪似更大了,前方的人影更模糊。

    他突然很想大声呼喊,口张的很大可喉间什么都发不出。

    眼睁睁望着那个影化作漫天白雪。

    忽的他觉脚下一空,双目一合整个子向下坠去,耳边狂风呼啸!直直向下而去,不见底。

    当他试着睁开双目时,所在之地却是一处桃源深处。

    他深在其中,花香温柔,子暖暖的,深深吸一口在吐出,那是一种甜甜的味道。

    回头一望,一旁不时响起了欢声笑语。

    他却猛的在在这一刻中醒来!

    原来是一个梦,低头见怀中人儿仍在熟睡中,嫩嫩的脸,红红的唇,如水如玉般温婉,黑黑的长发散出一股发香。慕成心中忽生出一股温柔,原来女子睡的样子是如此的美。

    如此的柔,如花瓣般!

    静静望着许久,怀中人儿似在做梦,不时眉间轻轻皱了皱,两片红唇抿了抿,横过慕成腰的手臂紧了些。

    良久慕成,抬头望向洞外,又是一个清晨。

    二人这般竟过了一个夜晚。

    而怀中之人仍在发,但脸色好转,不会有命之忧了。

    慕成不知为何在心间盼望时间走的慢些,在慢些,最好永远留在这一刻!

    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更好的了。

    可世间一切又怎能是你所能掌握的,不会因任何人而留步,也不会因少了你而改变!

    怀中人儿子上的渐渐降了下去,接着只需等待。

    望着女子容颜,突得慕成一个害怕,想起村中村长对他所言,怕一会儿,女子醒来若见二人之相必会大怒,即使女子无意可也会损人名节,先前因病故无他法,在这般下去就是有千万张口也是说不清的。

    思量下放开搂着女子的手臂,可一时又遇难处,女子一手臂紧紧环着慕成的腰,无奈下慕成用手去拉环着他腰的纤细无骨的手臂。方一碰其肌肤,慕成全血脉已开始燃烧起来,几次上前又缩了回去,虽心中千百般盼留在这一刻,可一想到后事,横了横心咬紧牙握住了女子手臂,正用力怀中人儿兴在梦中所感,又任的搂紧慕成腰。

    无奈一窘,只得在去拔女子手臂。

    可一拔之下,女子也许是生气了眉头一紧,面生怒意,子一颤就睁开了双目。

    一双美目望向慕成,竟有一分慵懒之色,慕成一惊只觉两道目光寻来,大窘之下急忙缩手。

    白衣女子上官汐儿,脑中一片迷糊,想来是病了一的脑袋还未清醒。见慕成亦望着她,倒无什么羞意仿佛那是他极亲近的人,也不极力挣扎。眼中水波一扫向四周望了望最后停在慕成白衣上,忽的记忆中猛的记起这衣物如此熟悉。半开半合的眼眸一丝闪烁向子上望去,只见自己全上下不知何是裹上了这么多的衣物,细看下并非自己的而且自己仍在他人怀中,姿势很是暧昧手臂仍紧紧环抱着一生人,尤其是二人姿势不得不让人匪夷所思。

    堂堂金枝玉叶般的大小姐,何时受过如此无理之事!

    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子一直挣扎着从慕成怀中站起。

    慕成亦是一阵莫名,怀中女子起这才觉不适放开女子的双臂竟不知放于何处,一脸做贼被抓的惊恐之色,心下暗叫此次真是说不清了,若是女子大怒之下非叫慕成以死谢罪不可,那也是理所应当的,难道此次竟要死在这里!心下诛多思量,可是慕成却觉若是如此倒也好!

    可上官汐儿,挣扎着直起的子不到一刻又把持不住一软,随即又倒在慕成怀中,慕成不经意间将她扶住。自昨以来,先是中毒后又着凉,子一时虚也是常理之事。

    上官汐儿一恍忽间,凝脂般的面立时爬上两朵红晕,眼波似水,美的不可芳物。

    适于羞意上头忙道“公子,可放下我了!”甜腻的声音如蚊声般,让人怜不已。

    慕成脸一红不敢直视,放开上官汐儿,不知说什么好!等着女子发怒。

    上官汐儿并未发怒,只是久久凝视着慕成,那一白衣尽裹在了自己子上,慕成只是穿着极少衣物,她心间竟偷偷笑了笑,后又暗自生出羞意。

    只一眼便忆起那是在客栈中与自己相望的男子。

    心间应是无比的怒意,怪他人轻薄自己,但这时上官汐儿心中无论如何也生不也怒意,反而有几分欢喜。

    “公子,我们是否认识,为何我会在此处?”上官汐儿见慕成一副做错事任人处罚之意,倒是一时来了兴致,可心下许多猜疑便问出了口。

    慕成闻言,子一抖已知是躲不过了,虽不知面前之人意何为!可始终错的是自己,心下一时倒是不怕了。

    应着道“你我只在客栈中见过一面,至于小姐为何在此!我也不知”一语下想起许多怪异之处,此事处处皆是迷雾。

    此言一出,上官汐儿原本极美的脸,亦一下暗了下去,细细忆来。前夜记得在烟尘楼与四将分离后,自己独自一人去园中赏花,后进了楼中与慕成一面之缘,可后面的事都不记得了。也许是因病,上官汐儿想了想竟觉头痛起来,又望了望慕成见慕成说的不似假话才道“公子,那我为何会在这山洞中”。

    慕成把上官汐儿脸色疑云收入眼中,低下头去想来是要兴师问罪后在罚于慕成,后低低道“小姐,那来烟尘楼后一夜间不见了,正是小姐手下之人找寻小姐才得知,我是在林中无意间遇见小姐,见小姐中蛇毒便带小姐来此”叹了口气才将实一一交待清。

    上官汐儿一听猛的一颤,似记得什么,忙静下心来细细思叙。那夜后确什么都不记得,可是脑中一直很沉,用力摇摇头似是在用力想去忆起什么。不知何时鼻中隐隐传来花香,似有似无,萦绕在鼻中,静下来仔细一闻却又闻不到,仿佛那花香在脑中又在心中。瞬间心间一光急闪而过,对了,那是花香,可是何花?又在哪见过,觉得离自己不是很远,应是就在这几才见过。

    花香!

    难道是烟尘楼内花园中的花?

    是了,那朵如红似血的花,此刻想来那花确有怪处,那夜里也是赏着那花只触了下便如做梦般的。

    一切的事,皆是在碰了那红花才有的。

    这般一想,上官汐儿顿时茅塞顿开,都解开了。定是那花之力使自己神志不清,就是现今那花的香味仍在脑中,使脑袋迷迷糊糊。

    慕成立在一处,见上官汐儿脸上一会疑云一会猜测,看样子不像在想什么办法处罚自己,却像是思叙万千。不知其因,也不好说什么。

    上官汐儿理清来龙去脉,脸色却不好转反而更深,忽抬手见手臂上一处缠上几缕白布,布下似还有些疼痛。不细看,正脱下。

    一旁的慕成急道“小姐,不可,你上蛇毒未清,那布下正是蛇咬之处,若揭去怕会生变!”

    上官汐儿觉伤处却有其事仍有痛感,美目一抬见慕成一脸担忧,便知面前之人所说不会有假,但不知何时中了蛇毒,手臂上隐隐作痛的地方证实了这一切,而那白布应是他绑上去的,想到此处心中竟是一片温意。

    也不追问带着几分欢喜道“有劳公子了,这连恩德不胜感激,小女还不知公子姓名呢!”

    这么一说慕成有些不明白了,这女子竟不为其发怒还要谢他,难道她未想起先前之事?还是其它!慕成心下诛多细想一时并未应答愣在原地。

    上官汐儿见他木纳的样子,也不知慕成在心中在想什么!忽生出戏他一戏之心。

    又道“公子,可否告之小女?”装出一脸笑意中还夹着皎洁。

    慕成见她笑意连连,不见她眉间的东西,心里反而突的变的空空的,良久道“我名慕成”

    “慕成,为何不叫成慕,你说呢!...呵呵”上官汐儿笑的花枝招展,她有心戏上慕成一戏,此刻见轻意得呈竟如变作他人一般。

    而慕成见她笑的如此低下头去也不答,这有何好笑的,名又不是自己取的,何况自己连是谁取的也不知,被她这一戏先前担忧受罚与思量尽散开去,也不知这女子何时来的精神。

    姓名,又是谁为自己取的名!慕成在这一刻突的很想知道,心中的酸楚涌了上来。他的脸色顿时白了下去。

    上官汐儿一见慕成眼神之色,心竟猛的跳了下。

    那双眼很熟悉!

    不知为何!心中也泛起了痛楚,方才嬉笑的样子僵了僵暗淡下来。

    是伤了他么!

    正巧慕成双目无光不经意的抬头一望。

    月光下的那张脸又出现了!

    衣袂飘飘,眉间藏不住的是忧伤!

    在这小小的洞中,那个美丽女子与也静静相望,静静相守。

    他心中隐隐作痛,可为何而痛他丝毫不知!

    只觉那张脸很美,很美。

    美的让他想用一生去守护!

    不知过了多久,慕成变作了以往的冷漠道“小姐,先前为救人于无奈,轻薄了小姐,小姐如今要如何处罚,悉听尊便,慕成无话可说”话说的很平淡,但如断冰切雪般决绝,自是犯了大错所得后果也是需自来偿。

    这番话在上官汐儿听来,却有如利刃般,仿佛割伤了她的心。即使那男子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在此刻上官汐儿无论如何也怒不起来。

    “公子多心了,若不是公子相救,小女只怕早以命丧黄泉,又怎会怪罪公子!”轻轻的一言,她望着的是他的脸。

    慕成此时冷漠的脸,僵了僵,随即升起疑云正在说什么。

    只听上官汐儿又道“公子,我子已无碍想回去,不知公子去往何处?”

    经此一言,慕成这才想起仍有要事。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