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三十四章 女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深林清幽寂静。

    树下的白衣女悄无声息的躺在树下,与世间之物相容的如诗画般。

    安宁与孤独!

    远处一阵风声凌厉响了起来,中还夹着粗厚的喘息声。

    一抹白影在林间急速驰来,待到眼前时正是离去的慕成,也许是太过急切落地之力巨大,他打了个踉跄。

    忙向上官汐儿奔去,离去许久一颗心七上八下,此时见上官汐儿仍静静睡在那,顿时松了口气。银剑依旧立在那里,只是剑所发出的蓝光竟极强将整棵巨树树宠罩,隐隐流转着,如一堵气墙般将上官汐儿护在其中,不知是不是这蓝光起了作用附近不见任何一只虫蚁。蓝光中的上官汐儿脸色也不如先前那般灰白。

    慕成近,蓝光若隐若现,就这般如无物直直的走了进去,蓝光无任何阻截。

    见一切安好,他顾不上许多,拿出一白色瓶子外形晶莹剔透,上贴一红纸写着几个字,正是药物。原来慕成先前无奈在林中寻药一无所获,急之下回了城中去了药铺买回了些解毒药,一时紧急不由他多想拿了药便匆匆而回。

    匆忙将瓶中药丸倒出,乃是一大堆小粒红色药丸,慕成也管不了太多将药丸一捏在手,伸手便要去扶上官汐儿,只是刚才触碰到上官汐儿子,便又缩了回来。上官汐儿柔弱无骨般的子很是细腻,如白玉般的皮肤竟将白衣衬的晶莹玉润。一向冰冷的慕成此时眉头皱了皱心中千百个念头正在挣扎,人世之事三年中他是寻得许多,以往在村中也是曾遇许多女子,个个眉清目秀,就是说话间也极少,更不说去观望与接触。为此事村长亦对慕成言过,道什么女子与男子不一般,要贵而且要论一大堆礼议,若不是有婚约或成亲之后断断不可触及女子肌肤,若是触了便要遭众人唾骂,这一切对慕成而言自然是听不懂的。可村长有此一说,慕成也当听从。

    可眼下该如何!若是为救人损了小姐一生名节,与不救有何区别?

    难道眼见她就在眼前死去!

    正在此时白衣女子上官汐儿,眉头皱了皱,红唇轻轻启了启发出了一声呻呤,脸上尽是痛苦之色,显然毒已入深了,若在这般下去怕是来不及了。

    就在慕成望见眉羽间之时,他在也顾不了许多。

    那眉间的东西!

    他一切皆忘了!

    若毁了女子名节,便以死谢罪。

    当他作这个决定之时,竟将此次出村之事忘了!他后会后悔么?也许...

    轻轻扶住女子无骨般的子,女子又是一阵颤抖。慕成触到女子肌肤但觉极腻似要滴出水般,光洁的皮肤使慕成血液缓缓发,慕成竟觉是如此的烫手,心走火入魔般的狂跳不已,仿佛他亦中毒了。小心翼翼如对珍宝般将女子红唇分开,一堆药丸放入其口。显是那药铺老板未骗慕成,果真是好药一入口便化的无踪影。女子檀口合上了,慕成这才急急放下手生怕伤了女子,离开一尺放下心来注视着面前的一切,表很是惊恐,怕又发生什么!

    手臂上的伤不在流出黑血,似干了。变作了两个细小黑洞,洞孔中仿佛仍有黑色之物。慕成犹豫片刻将几粒药丸捏碎,随手将白衣一角撕下,对女子手臂伤处擦了擦,用药末洒于其上,在为其缠上白布,终于可松一口气。

    上官汐儿,服下药后显的舒适了许多,脸色微微有些转变,但仍是不醒。

    慕成就在一旁静坐,等待女子。

    不知过了多久,在慕成心中就如过了千百年般的漫长,竟有如此之长!

    林间风过“呼呼”声带起了无数林间树叶,风过之时慕成也觉得那风长了很多。

    二人白衣在树下,虽躲过了风头,惧是白衣也随着动了动。

    午后光线透过巨树散了下来,被叶子切作七零八碎,随风间那细碎的光线在二人上摇拽起来,很是温暖与晶莹。

    片片碎光照在了女子如玉般的脸暇,随着时间推移,那片碎光缓缓上移,经肤如凝脂白里透红的面留在了眉间,睫毛之上,映着光线在睫毛之上闪烁出了光彩。光线下肌肤如雪,清玉无双,恍如仙女一般。细碎的光线在睫毛上绽放光彩,一闪一烁间有些模糊刺眼。

    慕成呆呆望着,恍忽起来,痴了。

    直至女子嘴角微微动了动,慕成惊醒,忽想起方才一切不觉自嘲起来。

    可是她仍未醒。

    慕成心下急了几分,心下急道会不会是药无效,又或是用错了方法。

    眉头在次皱在一起,心急速跳动起来。

    不时一回头,忽觉这林间似乎冷了起来。丝丝凉意入骨,就连他的子也缩了缩。看来此地并非久留之地,需尽早离开才是上策。

    思量下抱起白衣女子,飞一跃,离开了这巨树。

    跃出不远却见不远处密林间,有一深不见底的山洞。

    生在密林间很是隐秘,若不是离的近了方才见到,怕是无人会觉,也许是个休适之地。

    慕成跃了进去,一见洞内还算干净,并非生有地潮之气。匆忙中在洞内寻了些枯草铺了一地,生出一堆柴火,顿时洞内很是暖和。这才轻手将白衣女子上官汐儿放在其中,又生怕其着凉,脱下白衣裹了上去。

    也许是上天的厚与怜悯。

    躺在枯草上的女子终在呻吟了两声后,如水般的双目慢慢睁开了,一脸虚弱,睁的很用力。缓缓睁开了一点,一眨不眨的望着慕成,眼中黑白分明,却是有几许迷糊,目光留在慕成上一望,迷茫的双目仿佛有一分惊讶与兴喜。

    “你是?...”用尽心力也只是说出这两个字。

    慕成还未来的及应答,便觉这女子的脸红润的很怪异。先前好转也许是药起作用,可如今红的不太像真的。

    慕成心还没落地,此刻又提起多高。

    只见白衣女子上官汐儿,说出二字后又昏昏沉沉闭上了双目。

    慕成子一震,已知不好。急刻上前查看,将女子手臂上的白布揭开,只望一眼便觉天悬地转,被蛇所咬处并未好转反而青色之气更浓,已游走上了肩臂,先前因衣物所挡未看清,此时怕已深入体内。慕成反手又扶上了女子光洁额头,竟如火炎般的烫手连呼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衣处上下急速喘息。中毒加之着凉,即使女子子极好此时只怕没剩多少时。女子一向金枝玉叶,何曾受过如此大罪。这一次真是命悬一线。

    回城所拿之药物全用在其,可并未见好。

    慕成三年来从未照顾过任何人,更不用说是女子了,能想到用药物可治及从何处取药已是大幸。可此刻可说是前所未有之事,慕成彻底束手无策。

    若是在无他法便要眼见女子走入鬼门关!

    心仿佛要从口跳出,那无形的痛楚,无论如何也摸不到,可却又难以忍受。

    眼见女子危在旦夕,若是要慕成来承担她所受的苦,慕成亦毫不犹豫的。

    亲眼见亲人在眼前慢慢死去,那是怎样一种痛!那一是如此,今亦是如此!

    比死还要难受。

    即使这女子与他无任何关系,纵使连她的姓名也未知!

    可那眉间的东西,如疯狂的魔火般将他的心割碎!

    他一直,一直想要拥有什么啊!

    比死还要痛苦。

    在这小小的洞中,在这凄凉天地中,他在这一刻很想仰天长啸!

    他心中仿佛积了数年的泪水想要放任流出!

    仿佛这世间一切,都变作了漆黑一片。

    他仿佛又睡着了,在那无穷无尽的黑暗中。

    可是希望如一股清泉般,流入他的心中,究竟是什么!如此不甘,如此不愿!

    在下一刻,脑中闪现了一幅画面,如此熟悉!

    疯狂中,他似找到了心的所以,一切变的平静了,有些东西始终不会变的。

    血,是啊,那是血!

    无尽的黑暗深渊缓缓退去,他望见了初的余晖,那最初的一丝光亮。

    心中的咆哮声没了,嘴角微微笑了笑!

    他伸出了左手,右臂持过银剑,重重的在左臂上一划,左手瞬间血流如注,放下了剑握着左手走近了女子如玉般的手臂,将白布撕去,用左手伤口处的血滴在了两个细小黑洞之下,殷红的血如入无底之洞,流入后消失了。细小的黑洞处先前的黑血化作了无形。之前所缠在手臂上的青气亦慢慢退散,肤色不在如纸般白。脸上虽仍是通红,但女子喘息平稳了下来。

    慕成将左手上的伤草草理了理,也许是血流的多了,他的脸色变也有些苍白,最后无力的坐在一旁。

    一旁银剑上仍有血,引得银剑一阵抖动。

    不时,女子上官汐儿双目又是一动,这次全睁开了虽有吃力,却比方才精神,可脸上仍是通红一片。

    慕成心里空空的也不知说什么好,这边上官汐儿已道“你是....那个男子?”似是问又自答。

    慕成在女子如水般目光下,竟木纳起来。女子子应无碍了,必竟是灵族之血,可慕成只是想起了自血可救人,其它一切皆无。

    见慕成不答,上官汐儿眨眨眼,虽无往常气色,却亦是美的不可芳物。

    慕成抬眼一望,又痴了。

    “我名上官汐儿...”面前的女子几分虚弱,几分清醒断断续续道。

    慕成闻言抬头,听的十分仔细,只一刻又低下头去,看不清其表是茫然,还是其它!,“上官汐儿,上官汐儿...”他在心中念了无数遍。

    必竟上官汐儿仍在病中,不免头脑不清,后说的什么慕成未听清,忽听一阵响动,抬头时上官汐儿已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显然是冷了。

    慕成正上前将前几刻脱下的白衣裹在她子上,便听上官汐儿口齿不清道“我冷...”睁着一双美目直直的望着慕成。

    良久,慕成抵不过那双美目,将手中衣物轻轻裹在了上官汐儿上,怕不够,又将上不多的衣物脱下几件通通裹上。

    上官汐儿,还嫌不够暖,瑟缩了一下,拉着慕成衣角一拽,入慕成怀中。

    怕是烧的不清!

    见慕成不动,上官汐儿无力的手臂滑了下去,皱了皱脸,快要哭出来了。那一张脸让慕成无法抗距,最后慢慢坐了下来。

    上官汐儿,轻轻一靠便倒在慕成怀中,慕成回过手把她拢在衣前,可又不敢拢的太紧,怕损了她名节。

    刚刚放下心来,怀中人儿一动,任地一翻,右手横过慕成的腰,把脸埋在膛里,慢慢入睡。那柔弱无比的子,很,然后温顺的睡着了。

    小小的,发子与慕成拥在一起。

    慕成竟也有几分疲惫在这体温中也慢慢睡着了。

    唯一这次他睡的很香,不会在担心途中会被恶梦惊扰。

    不会在担心醒来在寒冷的黑暗中一人阵阵发抖。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