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三十二章 诡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烟尘楼”在明月下灯火通鸣,诺大的城中唯有这最高大的宅楼引人入目,夜里大道上仍是无数人来来往往,想必这夜市也别有一番趣,也不知是否是到了什么节,挨家挨户仿佛亦伴有些喜气。无数孩童手持一烛小蜡穿街走巷,偶而吟一道家乡小诗,引来阵阵笑声。

    而烟尘楼处却静的出奇,明明是层层阁楼火光通天,但客门紧闭除了时而能看见小二的跑上跑下影外,竟无一人走动。若是外人定会不知,但这城中之人都知今是来了大人物,也没人敢多问,而午时在这门外的百余名侍卫却不见了倒是引来许多人猜想。幸好慕成是住在二楼与其他先行住进的客商一样,加之又是那小二事出突然也来不及赶走,这才有慕成一宿之地,那小二与掌柜也是聪明人将楼中大部分别苑给上官家,也不道明其余地还有他人,这一来虽有担心但银子肯定比平里客满还要来的多。

    明月当空,这几以来也奇了,从出村后大多在夜里都能见其圆月还不曾见有几夜是黑夜,也无人说的清这天气,远到而来的人倒是赞道“真是一处好地方!不愧为中原佳地!”

    大道虽闹,慕成却只是呆呆望着那一轮圆月独自发呆。

    不一会儿,“吱”一声开门声打断慕成,慕成目光一闪冷冷的警惕着望去。是店小二,只见他一手推着房门,一脸担忧之色小心翼翼探进一个脑袋也向慕成望来,只是目光相接猛然间吓的他忙低头,流了一脖子的汗,想是被吓着了暗自叫苦险是方才太过着急也忘了敲门,贸然进他人房是有错,但那人眼神是如此的冷似还有几分狠意,一时之间他也不知会吓成这般。

    二人一时僵在原地,还是小二见经历广急中生智道“客官,你可需要点什么”本来有事竟吓的忘了随手抓来一句言词搪塞。

    慕成闻言叹了口气道“多谢,不必了”言必又转头向窗外寻去。

    这小二如获大赦有机会走当然不会停,急出了房门,可走了不到二步定了一定,忽听“啪啪”二声轻响,竟是那小二抽了自己两巴掌自认倒楣,他本是来挨个提醒二楼上的客人不要轻意走动怕是惹来麻烦但才一进门就吓的不知说什么,事也未办成这下当真无语,最后无精打采走远了。

    房中慕成,呆立了片刻忽的响起该做工课了。这三年来,他唯一不忘的便是这灵力,夜修习倒也有些长进,以致于前旧宅中能救他一命。他虽忘了过去的一切,但这灵力方法却清晰无比,慕成也曾问过自己可仍是一无所获,能做的也就只有夜夜修习。耳边不时又想起了那一旧宅中,那个七八岁大的孩童妖物所说的话“我生的意义....我不后悔....”慕成望了望手中的剑,似突的想说什么,但还是沉默了下去。

    良久,他走回了屋中间,微微合上了双目,双臂与肩齐将体内之灵力用念力会聚。一股清泉般的微弱力量从体深出涌出,经全经络上下游走,体内有些发。仍是这第一步,似长进不了多少!往往在慕成将其运用之时便如遇一道巨石挡路,几次寻路而上,皆在惊恐中落下,仿佛有什么无形之物将他心中痛楚撩起。时以来都唯有能将其深深凝聚,不能以运用,那生死一线之际竟无意间将其缚于剑上,施以巨威,以前慕成也试过却无几次能成,时久了对这灵力又深了许多迷惑。

    这般一个时辰后。

    慕成睁开了双目,子有些累了,缓缓走到窗前,夜空里那一轮明月还在只是向另一边移了些位置,窗下大道上行人少了许多,城中灯火也不知何时灭了,唯独这烟尘楼仍是灯火通鸣。望着夜空慕成又痴了,似乎对这一切永望不够。

    烟尘楼另一处。

    诺大的别苑。

    那百余名侍卫不知去了何处住宿,在这别苑中一间极大客房前,立着二人着银甲细看下便是那领头的四个侍卫,但只见二人,另二人却不在?这时自那二人后的房中传出了渺渺的谈话声。银铃般的轻语一听便知是那位女子,另外的声音浑厚有力不用多异正是另外二位侍卫。

    房中摆设齐全,与慕成那间不同的是富丽堂皇,雕龙画凤,红木横梁很是富贵定是这烟尘楼中奢华之地。桌旁立一盏红烛另有些茶杯与点心瓜果,一旁白衣女子正是上官汐儿,后二位侍卫正是另外二人。只见上官汐儿此时双目出神的盯着手中一块手帕发呆,口中应着后的二人道“二位叔叔,也早些回去休适,方才所说的话汐儿知哓了!”

    二人一听,也不好多说什么同声道“是,小姐!”随后向白衣女子施了一礼出了房门,那先前的二人也随着走远了。

    上官汐儿仍是抚摸着手中丝帕,那丝帕光泽细腻,揉软无比,一看便知是用上好的丝织制成整块丝帕为白色,手帕中绘了一副图案很是奇特。那所绘的是一只小小的手印呈红色很是醒目却不像绣于手帕之上,仔细看下与其说是孩童的手印所绘的更应说是直接印上去的,由孩童小手沾上不会退色的红色物印在那丝帕中。手印旁是一朵盛开的花朵花瓣为白色是以红线绣于其上,与花相接的是两个用粉红细线所留的“汐儿”二字,与花相接的如流水般知自然。

    青丽女子上官汐儿仿佛在回忆着什么,眉间难以察觉的忧伤淡了许多,目光如水般望着远方,嘴角微微笑了,动人心魄的美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手帕是乃上官汐儿的娘亲在上官汐儿幼时在一次胜大宴会上为女儿祝生所印,并亲自绣上了女儿的姓名。自那次以后上官汐儿时时刻刻随所带,对他而言这就是娘亲,可若是忽忆起那时的快乐却似隔了很远,很远。

    “娘亲,若能回到从前该有多好!”她独自一人在诺大的房中,对着手帕对着自己幽幽的道,言语中竟有一分痛楚。两片红唇咬了咬,双目中不知何时有了泪光,让人怜,仿佛有人深深的伤了她!

    不时她将手中的手帕紧紧的捏在手中,如玉般的手有些泛红。

    片刻后,上官汐儿香口轻启一股柔柔香风将桌上红烛吹熄,在暗中站立一下走近房门将门一下拉开了,明月如水般洒了进来,照的他的下半一片雪白分不出是白衣还是月光。

    整个别苑空无一人,灯火通鸣,寂静的院中给人一种无形的诡异。

    上官汐儿走出了房门,投入眼中的是院中的一丛花草,这院中四周尽是回廊后是客房,院正中却是一大丛开的正艳的花。

    仰望苍穹,繁星满天,明月正中,夜风轻柔带着一丝芬芳。这苑中回廊中间是一花潭,花潭四周尽是无数地砖铺于地上,不远处回廊面前长着许多青草,中偶夹有几朵花可是与花丛中的相较就差多了。她带着幽幽宛然走近了花潭,迎面来的丝丝微风撩起了腮边长发,有些凉凉的。

    夜有些深了,烟尘楼外不如先前般闹,但仍是熙熙攘攘欢笑声不断,可是又有谁知在这般一个夜晚,只隔一堵墙的另一处,一个白衣女子静静守候,静静凝望,静静回忆着往事。

    上官汐儿前一朵红花在风中轻轻摇动,外几层花瓣上已有了几滴水珠,摇拽中一滴滴了下去。幽幽暗香传入她俏鼻中,不经意轻轻伸出素白纤手带着几分白玉般的柔美经半空中明月散下的光扶上了那朵花,指尖轻轻揉动,很是珍惜般就如深之人。白衣下的她仿佛快要透明似要容入漫天的雪白中,肌肤如雪若一个仙女一般。在她触及那朵红花时,显的很是陶醉,几分可,几分灿烂。美目眼波如水很是温柔,“娘亲,汐儿很想念你!”如银铃般淡淡自言自语,其中却有一分的伤。

    不知过了多久,上官汐儿眼中的温柔慢慢散去,诡异突生,忽的她旁三尺内猛的刮起了风,白衣若雪的衣物随风急动。这院中四处无风,但那女子旁诡异的起风,而那风仿佛只是绕着上官汐儿浮动,不在向四周涌动。那风忽强忽柔隐隐的似是自她体内发出般,如此一个寂静的夜里那女子独自站立,衣物无风自动若是有人经此怕是要被吓个半死。而一切仿佛才是开始,她双目中一瞬间变作冰冷的嘴角僵僵的在笑,双目中竟闪着诡异的光,侧的风又强了许多,令人惊悚的画面逐步演变。正在此时“噗噗”一串脚步声从前方的烟尘楼中响起,上官汐儿心中一阵血脉翻涌忍不住“咳...咳”两声轻咳从刚才的恍忽中醒来。

    脑中一片空白,竟不知方才发生的事!自己这是怎么了!青丽女子素手揉了揉额头,只觉有些微痛,但她依希记得只是握上了那朵花便什么都不知了,仿佛是陷入了深深回忆中,那深深的回忆仿佛是梦魇般,让她不能自已。更似是让她到了一个无比恐惧的世间,竟有几分渴望将心中怒气发泄出。

    先前一切皆是幻境!上官汐儿脑中一声惊雷。

    可在看那花时,一如往常,无任务改变,看不出有何异常。而那脚步声是小二急过时所发出的。

    难道这烟尘楼中有异变?可若是有,四将应早就发现,难道只是自己的恍忽错觉?

    如玉般的指尖轻轻触了触眉头,轻轻叹了一声,也许是多来的劳累吧!正回房的她,忽的忆起小二的脚步声,侧耳一听外仍是闹。红唇一抬微微笑出,不如去看看也好!

    抬脚,姿轻盈步法灵动向着楼外而去。不到两步上官汐儿忽觉头有些沉,隐隐的花香仍在脑中,使得她竟有些恍忽,想了想也未在意仍是走向了烟尘楼。

    另一处,二楼,慕成仍在窗边呆立。

    那一眉明月高高悬挂,让人忆起合家团圆之感,可是慕成触摸不到,连记忆也没有。

    忧伤如微风,可以吹走但总会存在,也还会吹回来。

    扶着窗沿,想起村里的人此时会在做什么!应是在盼自己早回去吧!忽的又握紧衣处,难道还有人在等待吗?

    正在此时,慕成只觉一道目光正盯着自己,猛的一回头,白色的衣着,白晳的手臂,亦连目光也是纯净的白色,慕成一眼便认出正是今所见的那位女子。白衣飘飘,月光洒在那女子脸上有些苍白。二人目光相接,却在下一刻二人同时定在原处。

    那女子正是上官汐儿!她方才正出烟尘楼,但不觉走上了二楼。二楼无人,出奇的静,靠着大道的窗是连窗,从那洒进的月光有一大片,很是舒适。她想想没想就走了过去,可是她不知的是这二楼大厅与慕成所住的客房只隔一墙。当她亦探出脑袋望月光之时便与慕成相遇在一起。

    月辉下上官汐儿那双如水般美眸望向慕成,眼中的无形在那一刻让慕成心猛的痛了一下,随后是一抹柔,他忘了...自己!

    慕成呆呆望着那眼中的一片温柔,竟痴了。

    白的仿佛快要透明的脸!

    如雪般融化在心间。

    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眼?让人如此难以忘怀。

    明月当空,夜风习习!

    大道上的喧哗笑声他们都听不见了。

    这世间仿佛在这一刻全都不见了,唯有二人!

    二人就这般静静的观望着彼此,却无任何言语,也许不需要语言,竟有几分在千年以前就相识的怀,只在这一眼中化于无形。

    两个白衣影静静不动,如玉石般,月光拉长了彼此的影子,仿佛在猜他们正在想什么!那般入神。

    不知何时,那女子离开了窗边。

    慕成这才醒来,

    但心中已嵌上那张被月光诠释的十分完美的脸!

    那眼神成了他一生中永远忘不掉了记忆!

    可是又何止他一人!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