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二十八章 小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走进客栈放眼望去,很是拥挤,不少正吃饭的客商,时而传出阵阵笑声,正在谈论何事。一年轻精干材偏瘦头戴小帽肩披抹布的人向慕成而来,笑迎迎的道“客官,可是要住店,来...来...快请里边请!”向慕成行一礼,慕成有些木纳,毕竟是头次和他人如此近的谈话,一时之间难以适从,也不知那是何人?从言语想来是店中之人吧。只见那小二见慕成楞在原地,慕成冰冷的在想着什么,等了片刻怕慕成未听见,又吆喝起来“客官,你里边请,随我来!”虽是吆喝却有几分不奈烦,畏于慕成颜表,也不敢多说什么。

    慕成仿佛回过神来,向他行一礼道“住店!”那小二喜笑颜开,早把刚才的事忘了,迎着慕成向二楼去,不经意回头多了分不知名的笑意,怕是见慕成不似本地人,衣着不凡定非常人,这才把他引向雅座,今又要多些银两了。

    慕成跟着小二上楼,拾阶而上,木制楼道发出沉闷声响,慕成不经留意突的记起村长曾对慕成提过,在外留宿住店是要花银两的,心中一急忙伸手向随包袱摸去,手触到包袱底一些碎银“叮...叮”挤压发出声响,这才放下心来。

    初入人世确有些难为他了!

    小二的招呼将慕成引入二楼拐角处,却忽觉一道目光传来,侧目向一旁望去正是算帐的掌柜,那人三十有余一双精目中炯炯有神微笑着示意。

    慕成眼神掠过走上了二楼。

    二楼人烟稀少,显的冷清,只有几位衣着华丽,还有好几位衣着大不同之人,从言行看来此处显然是高贵之地。慕成坐在了一角处,店小二询问了慕成些许,见慕成所问皆不知,更肯定是远方人,双目一转为慕成点上几样小菜,慕成应,小二急忙离去。

    向外望去,二楼大多是连窗,视野很开阔,可以望见一半小镇,那一丛绿竹靠二楼处离慕成不远,“沙沙”作响,慕成一连呆望了许久,不远处仍有大片树林,林子后似有一池塘,光线洒在池面上,从此处看去不经是一处美景。

    只是那池塘却有似曾相识!

    正在此时对面一桌客商,正在谈论着何事,引起了慕成关注。

    “你们可有听闻在这小镇的远处一处旧宅中生有两个怪人,无人得见,听说极为怪异,似是从北方而来。”一个穿着似远方商客,面部稍瘦却极有精神的年轻人,眼光一闪略有深意的向同桌饭友小声道。

    另外二人,见他说的如此神秘,一齐向他聚过来。

    那年轻人神秘笑笑,不答,惹得三人心里痒痒的。

    年轻人正说,四人中一上了年纪的老者截道“小镇中,无人不知,有人则说那二人是兄弟!”

    一语惊人,另外三人无不小声唏嘘,先前那个年轻商客更是惊讶!自己本以为只有自己一人无意间得知,哪想到一同好友的知哓的更多。

    “是兄弟?是否真确?”一无所知的二人,急问道。向先前说话的年轻人望去,只见那年轻人本来有些得意的神色已化作失落,显的很是尴尬。二人又转向那位老者,老者倒是很自在,独饮了一杯水酒,眼光向下不见他人,嘴中“啧啧”称赞好酒,又徒手掠掠胡须,一副天下之事尽在我掌握中之色。

    良久缓缓开口道,先前的深沉之色少去许多,眼中有些害怕。

    “是一对兄弟,听说兄长极残忍,曾有人目睹那人杀害动物,更有人说他杀过人,就是这小镇中人!”

    “妖怪!”

    众人惊恐,越说越离奇,不捏了把冷汗。看来的确是远方商客,可能是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招惹事非吧。

    被此言一出,另外三人显的很不自在,那老者示意不要声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者这一招另外三人无人在说话,只得低头饮酒。

    一下子二楼显得出奇的静。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一番说,慕成却听仔细,“北方”心间不经想到,他们也许知哓一些种子的事。不如就前去寻问寻问。只是听他们所言,想想,虽是传闻,不少人一传十十传百,在小的事亦能传的天大。但若有传言,也并非空来风,“妖怪”心下念道,这一词很生陌。在人界慕成与世人生活了三年,虽忘了过去的事,但因此变作普通人,三年里对人世了解不深,而大多是从村中所学得来,其它什么千奇百怪之事皆是听闻,一时真有不知世事深山野人之感。一想到村长之托,心中倒是安定了许多,无论如何走一遭吧!也许能多少知些。

    饭毕已是午时三刻,光线有些微强,空气很是闷

    镇上行人少去许多,沿途小贩也有些无精打采,吆喝声显的不奈烦,今买卖又做不成了。

    慕成徒步走出客栈,四处张望,不时一眼便望见在离这小镇不远处山腰上果真有一旧宅,从此处望去宅子模糊不清,呈黑色,不见人烟真如那四人所言。因为离的远,倒也看不出宅子里是怎般景,也许是哪位财主生前所居。

    慕成回头望了一眼那客栈旁的绿竹,向着旧宅而去。

    方才在镇中一望,那旧宅离的不远,这出了小镇一路走来还真的有些远了。小路弯弯区区,才走了一里便无去路,前方是杂草丛生,深的望不见路,显然是很久没人走过,这草才会生的如此好,想来定是因那传闻的两个怪人,不过慕成此来有事相求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在杂草中行了一段路,走的很难,衣物几处破了去。

    那旧宅仿佛更远了,理应是离的更近了,此刻却变的比先前望见的更远,这是为何!

    慕成一时怎般也想不透,莫非是眼花了。

    可是不管怎样还是要去的吧!

    定了定神,慕成仍向旧宅而去。

    当烈惭惭向西垂去之时,慕成终于来到旧宅。

    是间大宅,很是破旧,不知多久无人居住。匾上字迹无从辨认,宅内小院长出了半人高的野草,其内横切竖八的放着许多木棍,零乱之极,从颜色上看多已是朽木。宅里屋内房门不知去了哪?里面仍有不少木椅茶座,东倒西歪,茶杯碎了一地,不远处仍有些红红绿绿衣物散了一地。“噼啪”不知何处石头落地之声响起,激起了阵阵尘土,真是一处森之地。

    难怪这种无人居住的地方会有传言。有妖怪也无不让人信服。

    向西边,这处旧宅又暗了许多,不时有风过院内杂草随风而动,却并无半点诗意。里屋显的更黑了,让慕成不得不凝神以对。

    思量下还是拿出那把村长临别的剑,扯去外包着的灰布,一把古剑出现在慕成面前,奇特的剑柄,闪着银光白玉剑,虽有有些灰尘却也不生为一把好剑,村长会赠与慕成,也当有其用。

    握上剑柄有种冰凉的感觉,相较下有点沉。通体呈银白色,指尖划过剑发出金属特有的“兹兹”声响,轻轻一挥,半人高的杂草无声破开来,破口极为整齐,真的是一把好剑。

    慕成握紧了剑向里屋去。

    双目环视院内,脚步所过处尽是枯草“噗噗”声,仿佛连这声响亦变的森。

    心中不免紧了紧。

    白衣影显的与这旧宅内黑暗极不相衬。

    猛的里屋迎面吹来一阵风,慕成只觉凉风刺骨隐隐的种有凄戾之气在其中。

    即而院内一声类似野兽发出的尖锐声响,传入耳中“你是何人!来此做甚?”

    传闻是真的!

    那声音中血腥之气极重,必定是嗜血之徒。

    让慕成一惊,眉头紧皱,除了在村中老者离去时感到如此凶戾之气,还从未在人世见如此凶之人,此时真是吃惊不少。

    忙运起灵力,试探道“听闻二位自北方来,有些事想与二位请教!”

    “哼,休要骗我,来此之人,无非皆想杀我二人,什么替天行道皆是话!”那凄戾声音不削道,尽是嘲弄讽刺之意。

    既然如此,多说无意,慕成叹了口气也不多答。

    沉默径直向着屋里而去。

    “可恶,非赶尽杀绝,这就是所谓的正道吗!”不知从哪个角落发出的疯狂咆哮声将这小院震动。

    仿佛遇生死仇敌!

    旧宅内,刹时狂风大作,呼呼作响,风声凛冽,半人高的杂草硬生吹倒,满地的朽木胡乱滚动。

    慕成竟有些站不住脚,不经提高紧觉防备,银剑握的极紧。

    正在此时,狂风中,屋内暗处,飞驰出一道黑影,来不及看清何物,一双锋利血爪扑将过来,慕成急提剑抵挡,无形巨力让慕成大感吃力。

    只听“砰”一声巨响,巨力消散,慕成被生生震出几步,手上吃力有些疼。

    那不知名物由此见来,真是以命相搏,疯了般。

    那黑影先前一击后,便无踪影,苦了慕成在明处,要对暗处真是吃力不少。对手上来便是招招夺命,不可小觑,若是大意怕是要死于他之手。

    “哼!”黑影一声轻笑。

    自是看破慕成之力,显的大为得意,在出招时对慕成有些顾及,先前一击把慕成一看的无所遁形。

    狂风中,不待慕成凝神,黑影在次袭来,以剑御之,来力道之大让慕成无还手之力,用尽心力但子仍旧一步步向后移去,排山之力终将慕成撞飞,重重摔在旧宅旧门边。

    慕成挣扎着站起,只觉头昏目眩血脉翻涌,嘴角喷出口鲜血。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