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二十五章 忆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

    慕成独自一人来人界已有三年有余,现今的他已不是三年前一无所知的灵族少年,学会了很多,如何劳作!如何生活!无人知哓其过去,更无人知他是灵族之人。

    只是不少人奇怪他为何总是独自一人,冷漠,不言语,也不与他人接触。不知的人还会以为他是聋哑。更怪的是从没有人见他笑过,每除了劳作生活,亦无其他,如木偶般。

    又有谁能懂他的心?

    三年前。

    慕成初到人界时,正值人间浩劫,那时一片混乱。慕成是第一次见真正的人间地狱。

    从小在灵族中长大,灵族中从未有过灾祸。所谓灾也不过是从族中人说起过,在族中一直相安无事也没有在意许多。此次真正所见,一种从未有过的害怕留在了慕成心中,竟一时间把过去的伤痛忘了!不知名的东西将他的心压的快要破开来。

    那一所见,永远留在心中,在心的一边装上了恐惧!

    在经过了几个小村后,慕成昏倒了。

    傍晚当他醒来之时,则卧在一处破屋中,窗已不知去向,四面墙壁坑坑洼洼,摇摇晃晃,不少处破了开去“呼呼”有风声吹进屋中,屋中木梁也是朽木,已变作黑色,门斜挂在门边。慕成抬眼望向门外,一惊,门外看似很是荒芜,阵阵尘土卷起,心中的害怕又泛起!侧目,旁生有一堆柴火,显然是烧了许久,几根柴只剩下碳火,被风一吹不时还有小火苗撩起。

    慕成,手动了动,有什么滚了出去?拿起一看类似山果,通体红红的,只有拳头一半大小,好像很好吃。他不想起是在人界,所见到的一切皆不是白色墙壁,白色衣着。“咕...咕”还想想什么,肚中却响起来,是有些肌饿难奈。自己是因怕而忘了吗?自族中出来,还未吃什么!

    色泽鲜艳,将其中一颗放入口中,酸酸甜甜,很是好吃。又一连吃下剩下的几颗。肚中肌饿稍减。

    拍拍上泥污,白衣有些破了。慕成抬脚向门外走去,空气中的腥臭味仍是令人作呕。

    慕成一步一步向前走,每一步走的很沉重,仿佛是在向不知的黑暗而去,很怕门外是他极不愿见到的。

    心突的跳的历害!

    走到了门口,眼光却是望着脚下,竟不敢抬头!

    如此艰难!

    终还是一咬牙向外望了去。

    心一下子凉了,正是他极不愿看到的。

    门外是条小道,旁是几处破旧不堪的小屋,墙壁只剩小半,空架着的木头正冒着浓烟,另外几根仍有火苗,平常所用的桌木茶椅番了一地,一些灰色衣服被风一吹挂在了一处断壁伸出的木头上。不远处几只小动物惨死在脚印下泥土中,上几些毛物散在一旁。让慕成恐惧的是地上几具人尸,死去有为时了,沾满灰土如泥人般,那脸呈现出极可怕的样子,嘴张的很大里面尽是泥,还依悉能见其牙。另外的屋子,已化作一堆土块。这样的小屋一直延伸到远处,整个就是一个废墟。

    这里也和其它村落一样,也是经历了那场灾祸!

    慕成突的很想逃离这里!只是脚步方动,后传来一声问话。

    “你醒了啊,受了伤为何不多躺下?”

    慕成一惊,寻声望去,一个老者出现在眼前。老者双鬓已是白发,皱纹横生,灰色的衣着破烂不堪,双目无神,满是害怕与沧桑。

    被这一问,慕成及刻查看子,确有几处划破了还伴有血。

    忙应道“无碍了,多谢爷爷相救!”微微作揖,虽是表达之言,但无半分感

    “好,无事便好......!”老者自语道,摇摇晃晃转走回小屋,慕成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一同走进小屋。老者见慕成如此,动了下嘴角,但没有说话。

    扶着老者习地而坐,心里空空的不知说些什么好,一想到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

    “孩子,你是从哪来,为何会昏倒在村口?”老者眼光望向慕成,缓缓的道。

    慕成闻言,一时也不知该怎样回答,低下了头。老者若有所感,续道“孩子,此地不可久留,你还是快些离去吧!”

    淡淡一语,慕成心中丝丝温暖流过心间的伤口。

    抬头道“爷爷,我名慕成,没有家,也不知该去哪?”老者见他眼中分明写着不舍,却要否决,只怕也是经历许多波折,想极力忘却伤痛。

    老者岂知慕成经历,那些伤痛又在眼前,却有些模糊了。

    此刻慕成大至已明发生了什么事,曾听族人说起过人界是最苦难的,现今所见果然如此!

    望着老者瘦弱的子,想起了妹妹,除了妹妹自己还是生平第一次有人关怀,虽思念妹妹,心间却多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两人就这么对坐着,门外的腥风吹过没有窗的小屋,发出“呼呼”声。伴有老者轻轻的哭声。

    前火堆快要息了,慕在捡起几根柴禾丢了进去。顿时火堆“噼噼啪啪”燃了起来。

    忽明忽暗的火光映在二人上,暖暖的。

    半刻后,老者睡着了,响起了打呼声。

    慕成见此,起脱下白衣附于老者上,无意间望见老者眼角未干的泪痕。

    顿时心里涌起一股不知什么样的感觉让他的心很难受。

    呆呆望着老者。

    老者在梦中不时还会发抖。

    良久,慕成亦然走出了小屋,一个单薄的少年在这夜间走近了那几具尸,仿佛在做着什么,远远的也能见他那单薄的子在抖动。此时心中的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哓吧!

    不知过了多久,天微微亮了。

    这小村中死气沉沉,在无往犬吠声,孩童追逐打闹嘻笑声!

    沉闷的气息四处透着森。

    村间一处,一少年正在掩埋着何物!后挠挠头眺望初升起,脸色有些发白,想是疲备了。而另一处,破屋处在这时响起了穿衣声,随着斜挂的破门“吱呀”声,一位白发老者走了出来。

    慕成闻声,手中停了下来。

    正是昨晚那老者,经一夜休息,老者面部恢复不少神彩。老者正望着面前的一切,随即惊讶。只见昨还留在道上的尸不见了,散着污血的泥土被扫去,零乱的小道稍稍收拾过,空气中腥味淡了许多。

    “爷爷,你醒了!”慕成平淡话语,让老者不感触。

    “这些,都是你做的?”老者疑道,眼中早知其因。

    “嗯....!”慕成应道。

    老者轻拂手中白衣兴喜道“好孩子,累了吧!待我为你拿些山果来!”说道着急匆匆将白衣交与慕成,便头也不回向村后山林而去。

    慕成望了望老者去的方向,转走回了那间破屋中。

    不时屋中的慕成听远处传来急促脚步声,老者捧着大堆山果出现在破屋外。从那色泽看来,正是昨所吃的,只是今的色更为红润,不住的往下滴着清水。

    “孩子,这是山果,多吃些!”老者将山果给慕成道,慈的如对自己的孙子般。

    慕成真饿了,忙了一夜,肚中未进滴水,见手中山果倒是顾不上其它了。急急咽下几个,味道如昨一样。

    老者没有望见慕成眼中矇眬!

    在灵族时不就渴望这般吗?老者对自己这般好,慕成忽的有种很想哭的感觉,但是没有泪落下。

    老者见慕成吃完,这才放心走出破屋,在一处碎瓦中找出了些木具,敲敲打打好一会。弄出几件器具,开始修补破屋。

    慕成跟了上去,二人互助,加之慕成年轻力胜,老者倒也省些气力,一会便把破门与破窗补上,却显的不结实,眼下也只能这般了。

    慕成初次做这些,显的笨拙,做去做来,不小心倒是引得那老者笑出声。

    慕成竟有些脸红,做立不安,还是那老者心思细看出所以,一样一样从头教导慕成。

    两个影就在这村中,忙开了,有如一对爷孙在幸勤劳作。

    就这样一过去了。

    老者没有让慕成离去,面对这残忍的天地,这少年仍愿留下,对老者而言也算是甚好。

    到了夜里,二人围着火堆各铺了些枯草就地而睡。

    小屋内,无风吹进,比昨暖了些。

    没有人说话,只是在这天地间享着难得的暖意,任火光洒在上。这样的一个小屋却有慕成盼望的东西,他在心中不笑了!

    后来的子,慕成一直跟着老者。这小村中只有二人相伴。老者如亲如故般教会了慕成许多。

    而老者奇怪的是慕成从未开口笑过,只是偶尔间交谈时,若遇其感兴之事会有丝丝欢喜,虽有如此年纪慕成骨子里却是一个纯真孩子。

    这一切只有慕成自己知,虽对家有了些认识,但过去一切又岂是说忘就能忘的!他的心里仍念着一人!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