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十四章 六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天地共分六界,为神,人,妖,魔,鬼,仙,几界。

    『神界』

    因盘古体崩解而形成的神界,居于天,分为圣域四天,四梵天,无色界四天,色界十八天,界六天共三十六层。神生存于其间,无**无求,拥有永恒的生命。永生不老,有男女之分而无男女之事,森严等级之下全无温可言。无尽的生命难以排遣,总有痴男怨女冲破锢,为而抛却一切,潇洒人间。

    『魔界』

    和神界完全对立的魔界,存在于天上与神界平行的反世界,空间与时间错乱,有“神魔之井”和神界相通。魔生存于其间,无秩序,无目标,无而无不。无思无想无求,无生无死无秩序。任而为的魔,偶尔会因为长久的相处而渐悟,因为意外的触动而顿悟,了解到一点点人间感,即使不明白那是什么,却执着地想要拥有。于是,魔已非魔……

    『仙界』

    分布在大地名山之间,包括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仙为人修炼而成,是成神的必经之途,寿命长而有尽,有而无涯。徘徊在人与神之间的族群,面对仰之弥高的神界,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的漫长修炼才能到达,也不知道能否到达,俯视藐小的人间万灵,更不舍自己多年的修为。

    『妖界』

    禽兽草木修炼可成妖,在大地表面、鬼界、仙界和魔界都有生存,是无秩序分散的存在,有弱强食的传统。但其实真正的妖界,似乎隐藏在蜀山!原本无知无识的走兽草木,因灵光一现,或是偶然的机缘而幻化成妖。始终是异数,不被原来的同类接纳,也不是人,与人为善的结果总是悲惨的,于是就和人为敌。

    『人界』

    生存于大地,为女娲所造,寿命短,有国家、社会制度、道德等约束。最平凡也最不寻常的族群,一段纷争与杀伐过后,是一端平和无争。不知有其他六界,就狂妄地封自己为万灵之首。所谓鬼神,就在信与不信之间成为茶余饭后的消磨。唯一能傲视六界的,就是人间有,柔上而刚下,天地万物之可见矣!

    『鬼界』

    轮回的终站和起点,存在于大地内部,包括一个鬼门关、一座奈河桥、六座曹官府、十座阎罗、十二座司官府、十八层地狱。亡人为鬼,鬼入轮回而投六界。这是人生的终站,也是人生的起点。多少人捧着一腔血茫然而来,多少不甘愿也只能化做一回眸。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六道轮回之后是冤屈的第一声啼哭,三生石上,又被刻下深深一笔,记下该了的债,该还的

    几千年来,六界生生不息。天帝得天规所定,不得扰天地秩序,六界得以长存。天条法规,无时无刻约束六界,使其循规蹈矩,但虽有天条,六界却从未安定过。最苦不过人世,本为女娲所造寿命苦短,却又有天灾**,伤亡无数,征伐杀戮。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苦于人之生存,竟要遭受如此之苦,多少人因世事无常,枉死。而随之六界又生出许多无视天规之妖魔鬼怪,残害世人,与此同时,弱小的人唯有对神明顶礼膜拜,祈求芲天救赎。稍有权力者可逃之夭夭,亦或找替死者,视人命为草芥。为此生出许多赤子之心,为保家卫国,苦练武学,可这条江湖路却也是艰难万苦,恩怨仇,集于一,走到最后,也只能问芲天有谁能笑傲江湖。

    人界。

    神洲大地,正道之首。

    南浔之国,天佑城。

    南浔之国,和荣城,位于神洲南部,较偏远的小城之一,虽不是泱泱大国,却也是生活富庶,花天绵地。君王仁慈,与民同甘共苦,没有条律法规,以仁义治国,百姓人人安居乐业,总的说来倒也是相安无事,一副欣欣向荣之景象,平平过去几载。后魔发难有神人来此助之,而现在此城已是神洲大地的领袖,位居正道之首,原本的君王颜仁已位居正道之顶。天佑城原名为和荣城,乃是君王仁慈又念上天卷顾这才取名天佑城。

    自三年前魔入世后。天下大变,整个神洲,中原几大君国,汝,尤真,炎之等国本是神洲中格局支柱领袖一手遮天的几大国,可世事变迁,以不在是原本模样了。一座小城已为现今的正道之首,除去稍为强胜的炎之国,汝,尤真,早以是衰败的可用苟延残喘形容。也许是对自小生长之地的眷恋,汝,尤真,虽是现今势力最弱之地,可却在一复生。

    天佑城,巨镇东南,中天神岳。起先不过是小小一个城池,如今已是扩大数倍。城后是大山连绵百里,峰峦起伏,高耸入云,巍峨大山高立于云间,极为陡峭,处处是奇峰,白云环绕山腰。离城最近处有一瀑布,乃是一座大山断开也不知是从何处流出极宽的一道水流,落入山下便成一景观。而河下河水在山脚下化作一大潭池水,且不深。清澈无比,晶莹透亮,处处更是花辰月夕,瑶草琪花,水流沿着山脚流向远方,却成了不远处许多小村的水源。

    仙峰巅险,峻峻崔嵬。青松绿柳,紫菊红梅。

    也是一处好景致。而更奇的是瀑布水气弥漫不散,被光一照化作了七彩虹光。无数条彩虹托着这座城池。菁葱婆娑,苍苔滴。

    白云透出引祥光,流水潺潺如谷应。

    若从远方望去,七彩虹霞异彩纷呈,使人猝然产生一种目睹天空之城梦幻之感。而此城建的九重高阁如宇,宫森罗,楼台缥缈。城正中偏后便是雄伟大前方不知是多少亭台楼阁,大多是城中百姓与天佑城颜仁之徒。正名为天地,宏伟华丽,感觉整个人都变得无比渺小,正下有长长的玉阶,上合星数,共计九十九阶,大由一百六十根楠木作为主体而构成,金黄色的琉璃瓦铺顶,两侧高耸盘龙金桂树,雕镂细腻的汉白玉栏杆台基,更说不尽那雕梁画栋,只见一层层秦砖汉瓦,紫柱金梁。虽外见来仍是金碧辉煌乃是王族之所,可若是进得其中便要叫人目瞪口呆。大中无华丽,却是朴素雅致,处处是檀木所制。本在王族中应有的玉陛金阶,奢华早已不见。处处红木横梁,古香古色,朱栏玉户,画栋雕梁,正中一张巨大红木椅,两旁香炉中几缕香烟缓缓起。楠木间不少处挂着丝质白布,取的便是这幽雅之意。

    清虚人事少,寂静道心生。往昔的天佑城天地三年前竟变作道家胜地般。若不是外仍有王宫之像,世人早以将此地唤作道观。可终究是王族之地这是不会改变的。

    天佑城原本也是一小城,不过却不知此时的大是否也是重筑过。如今的模样确是抵过了其余几大君国。三年前,魔入世此城亦破损多处,可现在与之过去已是天翻地覆。天佑城外呈四方,城墙与防守更增巨不少,就是一处城墙已不知高大了多少。城四方角落仍保持着以前模样,楼阁处依然有人驻守,不同的是此时守在那里的人不在是穿战甲的侍卫,而是着白衣的天佑城数千名徒弟。城外以八方为向,分别筑有八座略小的大,一切如新,楠木上仿佛仍可见得新刷上的红漆。虽八与正相较下小了许多,但其气势亦非同小可。八以八方为位与天佑城相较不远,与主城呈相依相护之势,这便是君主颜仁手下八首徒之居。此八徒来自神洲各处,模样无多大差异,子各不相同,皆是赋异秉,天资极高之人,其中几位曾在三年前魔劫中出力。八人乃是颜仁徒,更是天佑城数千名徒弟中八位首先领悟卷轴之人,因此八人得颜仁重用,以下又有无数师兄弟。此八人在天佑城可说是除去颜仁以及数位长老便是呼风唤雨之人。却不知是颜仁教导有方还是八人品及高,虽已是正道中位居首徒,又分得八阁以居,但八人尊师重道是人人敬重的。为何居要职的八位徒弟要分别居于天佑城八方首先御敌,不但城中百姓起疑就是外人一眼见如此不便要问上一问。对此天下正道之首,功深造化的君主颜仁却有另一番说词:“此城中重要的并非是为师,而是这城中千万百姓!”淡淡一语便惊的世人说不出半个字,自此无人在问。

    天下正道之首的颜仁,已是功深造化,超凡入胜,绝世天下之人。一卷五行幻月诀,使得是惊天地哭鬼神。此卷轴名五行幻月诀,相传乃是三年前魔入世时颜仁眼看天下危在旦夕这才将绝世武学传于众人。仅仅三年,一凡人便拥有惊天神力,就是仙界之人亦也要百年才可有此修为。这其中原由无人得知,不过又有谁去在意呢!只要他是一位仁君。

    也正因此卷轴所蕴含之力强大可震撼天地而引来无数外敌窥探,可至今未有一人可敌。

    天地室内。

    瑞霭祥烟笼罩,清风明月招摇。

    一张红木椅上,端坐着一位气度出众,鹤骨仙风,双眼温润明亮的人,只见他两鬓间已有白发,一白袍颇为艳丽,可见袍中织入了丝绸,出尘中又有一股仙气。左肩处镶有一处银甲,乃是其形似飞龙,一端略过肩头,末端微微立于左前。此人正是天下人敬仰的正道登峰造极人物,颜仁。

    此刻他端坐于椅上,手中捧着一卷轴。卷开轴外镶金色巨龙,内里则是金灰色,空无一物。正是世人窥探已久的五行幻月诀。颜仁经过苦心精研,已是使得行云流水,天地之威。中空无一物只因必是聪慧之人可见,名诀非口诀而为一本绝世武学。此诀共分四诀,第一,第二…等。第一诀为初又分四层,识,习,精,运。如古今武学般不可急攻近利,若不然定遭暴毙而亡。修者需从初始习之,第一诀已是绝世。名五行正是因此诀以五行而分五门法道,金,木,水,火,土。若习得第一诀后便可习之。因此诀坚深苦涩,至今也只有颜仁本人习至第一诀以上,唯今颜仁亦是正闭关习第二诀。

    此刻他正聚精会神望着手中金灰一片,空无一物的卷轴。

    第二诀便要在今大功告成。

    外渺渺云烟中,仿佛已充斥着详云之光。

    天若城外,百里处。

    生有一湖,五光十色,波光粼粼。此湖极大怕有百里宽吧,周遭生着无数花草。旁生有几座小山与湖相依。三年前,曾受魔之劫,后颜仁命人将其复原,一方百姓感激不已。初此处总有淅淅数个无名百姓,驻足观望。湖中胜产红鱼虾蟹,不远处着几许村落,皆以捕鱼为生,倒是养育了百余名鱼人。闲时取一小凳长干往湖边一坐,亦不时为一种劳作后的舒畅。

    而今,也不知是为何,天空一片灰云。晴不定,时而可见红自云中露同脸,时而又躲入云中。照得大地一会明一会暗。半空中还吹过丝丝冷风,几个闲钓之人怨道“老天爷,这是怎么了!”本来大好心,却让这一幕灰云搅得兴致全无。几人嘟哝着纷纷离去。

    几人未注意到的是。在湖中心,自西向南急驰着一股黑雾。隐隐约间似见得是一人,但那人在湖中凌空而飞,速急势利。仿佛带着一股无尽雷霆之威,近了却让人闻得风中血腥之气四起,无形的杀戮之气将湖笼罩在其中。空中“呼呼”作响,空气中发出尖锐之声。所过之处竟将湖中湖水分起,两道水花激起散落在后。远远的似见得一团黑影与激起的湖水一同急过。

    待黑影近了些,这才看清,确是一人。只见那人一头乌发,散乱被风吹得作响。面戴一具黑面,只能望见其双目。着一红黑华丽衣物,先前所见黑气正是自其衣物上散出。此人双目中血腥红光,尽是狠狂妄之色,一仿佛自鬼蜮中脱出的邪恶鬼气。隐约间他似仍在低笑。

    而此人以凌空急飞之术正向着一个方向而去。

    他的正面正是天下正道天佑城。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