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八章 灵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今古何处尽?千岁随风飘。

    灵族。

    花辰月夕,风拂面。仍在一片世外桃源中。

    银叶林处。

    几个灵族孩子,围于无尘湖一旁,嬉闹之声不绝于耳。之中一两个胆小的女童只得一旁而立,小心翼翼向前的几个男孩童观望,而男孩童正聚精会神抚弄湖水,不时发出惊疑之语,随后传来阵阵欢笑声。不远处几个灵族妇人白衣而立,熙熙攘攘,眼神都在那几个孩童上,不时喜笑言开,仿佛正谈论着何事!

    “母亲大人,快看...快看...!”中一孩子起,挥动纤细手臂,向远处的妇人叫唤道,似乎发现何有趣之物。一脸得意之色,更多的是孩子幼时的天真。

    随后挥舞着手臂,奔向几位妇人,后的一群孩子随后跟了过来。众人围成一堆,蹦蹦跳跳,好不快乐。

    不论何时这般看去,一切都是仙境。

    又有谁会知晓远方正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也许世间正是如此,暖风飘过带起的又是什么?

    一处宫内,站立着二人,从样貌看去,是为灵族长辈。

    虽万里长空,内却有些说不出的寒意。

    正是慕成的父母亲大人,正在谈着什么,不时发出争吵,父亲大人面上只有怒意,一动不动。母亲大人则略有悲痛之色,面部有些发白,坐于内一侧,一白衣落在后。

    空中只有二人话语。

    慕成母亲大人抬头向前方的人望去,那人只是那般立在那里,双眼望向远处,怒意充斥在中。

    “为何?慕成虽未在族中占有重要地位,也无灵力天赋,更不得你我喜,但亦是我的亲骨,只是为了颗果子,非这样做不可么?”语气有些低沉,掩盖不住的是伤痛。双手握在衣袖中,也会微微发抖,也会冷吗?

    前方的人只留了一个远远的背影给她。

    无言,是不想回答。只是那怒意中已告知她这一切。

    一阵风吹过大,白衣飘动,大内,在这青天白,亦变得忽明忽暗,似看不透这一切。

    “唯有王族才可服用,私自偷吃,便要受罚,此乃对灵王的大不敬!”一样冷漠的声音,没有丝毫感。

    “虽是圣果,可未必便是慕成所偷,也许是另有其人,还未知其因,便这般对慕成,太无了!”母亲大人,不甘,倒出此事尚有可疑之处。向来惧怕丈夫的她,这一次亦不愿就此惩罚慕成。无论怎样,那血缘是斩不断的,从小便冷落慕成,现如今为一些事,就要做到如此,谁都于心不忍。

    “那,我是做的有些过,但...还不是让着你去,若不是你他哪有这么快恢复!”终有所动容,语气变了许多,断断续续说完了他本不想说出的话语。微微回头,可是那张脸上看不到究竟藏什么?

    “若不是灵果,就是你亦不是那么容易便可把慕成救回,难道这一切还不明了?”质问道。此事先前灵王,便与他商论过,最初以为是外界之人,入灵族偷盗。会为全族带来前所未有的灾祸,所以灵王极为看重让不少长者震惊,随之灵族中上上下下派出人手,连那不世出的长者亦出,将灵族中仔仔细细调查一番后,却无任何迹象。经商论若不是外界之人,必定是灵族中人,为此灵王于大之上大发雷霆。后发下指令,令定要抓住贼人,处以极刑。众人惊吓之余,唯有从灵族中可疑族人开始查证。慕成父亲在查后,族中并未有多少人知此事,更多有没听过灵果之人,苦于无果,只得继续。在那一后,慕成父亲竟想到了慕成上,想来的确有疑处,慕成那被触怒的父亲出手重伤后,本是命难保,虽让母亲大人前去,应无大碍。可是事后竟发现慕成全愈之快,大出意料,灵力也有所长进,不得不让人怀疑。

    母亲大人,低下头。此事已成定局了吗?一向对慕成也冷淡的母亲大人轻咬下唇,似不忍,玉指紧握,即使是慕成不讨她喜欢,但要如此,也会不舍。只是前方那个男人如此决绝。没有应,沉默使二人如处冰山之中,无形屏障将两人隔绝,没有一丝暧意仿佛没有一切可超越这绝意。

    大中的光惭惭暗了下去,两个影虽着白衣,却有些糢糊不清,光洁大虽呈白色,可无一丝感,冰冷的墙壁,无法包容心的破碎。

    没有人注意到大后,一个影闪动。是慕,雪铃静静的系在光洁手臂之上,**着双脚悄悄的躲在大后,正全神听着这一切。

    细腻柔滑的脚背,有些红红的。充满眼角的是泪,苦涩,苦涩的。还是忍不住流下,流过红润的嘴角,流进疼痛的心间,小手握的发白,指尖深入里,微微有些疼,心中正有把利剑慢慢刺入,是兄妹之记忆之剑。有的时候去感觉不会流血不会愈合的伤口,那真的很痛很痛。

    灵果...灵果...。慕在心中反复念着,那一的事只有慕知晓,只是为何是灵果?自己不是用雪铃才将哥哥救回,这是母亲大人亲口所说,又怎会与灵果有联系?慕很悔,为何当初要给哥哥吃灵果,若早知那是灵果又怎会去偷!要不是自己贪玩,又怎会将哥哥推入万丈深渊!心痛的皱皱的,想要扶平,却变的更大。错了,此次真的错了!

    “哥哥....”

    慕成住处。

    周遭暖暖的,花儿有些害羞,轻轻低头,生怕路人观望。当屋外那颗银叶树,投下树影,直至惭惭拉长,最后树影懒懒的赖上了慕成屋门上时,慕成走了出来。

    这几,不知怎的,心很好,暖花开之意。不时映出一个欣慰的笑,还真是惬意!

    “哈...”张开双臂长长的伸个懒腰,抖抖衣角,望望天际,精神真的很好呢!难得这样的一

    “该做功课了!”自言自语道。

    之所以有这般兴致,是因为自那一过后,灵力竟有长进,本来一向灵力可以说是低无的他,现今可稍稍凝聚,实乃奇事,以往自己亦苦心修习过,但也比不上今之快。要说是什么原因,慕成一时半会工夫却是无从查知,是否是老天的怜悯?细细想来,只得摇头苦笑。

    闭上双目,伸出双臂,与肩共齐,白衣有些耀眼。开始聚精会神,运用念力,将体内那微弱灵力引导出来,并加以凝聚。对他以前来说真的是困难,只是要引出灵力便很难,还要凝聚,让慕成想都不敢去想。多少次平静内心,却在惊恐中放弃,又多少次夜夜不眠不休只为不在疯狂。执着中的子是一种煎熬,事事由不得你,除非你愿做那一世抬不起头之人。心酸苦泪,强忍在心,到头来仍要亲自去尝。又有谁能看见?

    一股清泉般的微弱力量从体深出涌出,经全经络上下游走,体内有些发,这便是灵力修习第一步,而之后,若能加以运用,便可向高境界修习,不然也只不过增加体质而已,但对慕成来说却已是大喜之事。只是要凝聚随心运用,便有如登天之难,无三五十载不可成,求不满皆速成,不过生生将自己入绝境,送命是迟早的事。

    灵族本与生俱来皆拥有灵力。代代相传,会随时间人物变化,各不相同,更有甚者拥有奇异体质,灵力亦奇特之极,并非谁都能有,也可说是万中无一,相传只有几百年前,宫中那位舍为灵族的无上公主是独一无二,除此外无一人。而灵力亦可修习,使之达到至高境界,出神入化,甚至可掌握天地。

    所谓最高境界便是随心所运用灵力。

    之所以是登天之难,也因如此。灵族又因平和共处,少战乱,灵力大多用于一些锁事,并无多大成就,还多有受限。除了隐退的长者之外,大多为平庸之辈。名为灵是乃天地异族,被人排挤又或是上天眷顾,使其背生双羽,拥有能力,可造福全族。而所谓灵乃天生,是为体内思想念力转化为神奇之力,幼时皆弱,随时增长,普通灵族只能引出,灵力较强就可凝聚,之后向高境界修习。

    灵力修习亦极为困难,若出生便拥有天赋,就另当别论,但必竟是少数。修习之道在于首先可放开心念制诸般烦恼,心如明静,聚精会神,感知体内灵力。之后便是艰难,学会用念力引出灵力,便有如湖中闭气,极难把握。能引出,便要游走全,在加以凝和聚,多少族人能引出增强体质,或化为简单招式,但难以凝和聚。最后一步与之前是天壤之别,之间差距并非笔墨能形容。

    有的族人生来灵力低微,如慕成,灵力低则会被轻神,以致远离。低微之人修习难上加难,或许数十年也只能进半步,又或许半步也无,在此间又要经历无数艰辛,心志承受无数痛苦,方可有小成。之所以慕成才会如此兴奋。

    慕成修习灵力不为随心而用,只为能背着妹妹不用双羽而飞。

    碧海蓝天,皆在脚下,立于云端,妹妹的笑,雪铃而响,天之美景,会是怎样的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