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二章 战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了 书名:灵羽缘
    风云变色,天地间第一次出现了难以想像的绝望之

    风云滚滚,还未恢复的天空在一次有无数黑云遮天蔽般,逐渐而来,而这一次的天空被而来的黑云完全吞噬,如地狱的血腥之口般,即时用天下最浓的墨也染不尽这黑暗之心。所过之处,没有一处可以残留着光线,隐隐中黑云深处传来“轰隆”的雷声,所有人都可以看见,黑云当中翻滚起来,并伴着无数响雷与一道道毫无规则的闪电,雷声与闪电交织在一起,愈来愈烈,仿佛一条由雷电所成的巨龙般,疯狂撕吼着!

    天佑城前,个个血染衣襟的正道人物无不惊愕!面色惨白,刚刚初升的希望之火,在这绝世魔神面前在次如狂风中的烛火,不堪一击。

    而半空中的两个人,依旧一动不动,甚至连衣物也不曾为此而动。他们二人如同置于一个完全隔绝的世间!

    这绝世天劫,真正降临世间!

    世间的一切皆为此而乱,仿佛一个人被头恶兽一口一口吞入腹中的那般绝望,甚至有人忘了如何哭泣!逐渐吞噬天地的黑云,直至将半空深处的烈与地上一寸寸土地宠罩在黑暗之下。而这时天空中又起了变化,不断扯裂的闪电与咆哮的雷声更烈,黑云更旋转起来,带着闪电与雷声,由黑云深处最暗的地方,自内而外呈圆环般层层叠叠的急速转动。

    “轰隆”一道足足有数十人宽的闪电自空中落下。天佑城内外以及黑云宠罩下的地方皆变得光亮一片,而在这闪电落下的一刹那间,所有人清楚的望见,在闪电光亮中是那个绝世魔神的姿,耀眼的亮光将他彻底容入了光线中,甚至连他的面容也变得刺目至极。在他的后正是急速旋转的漩涡,由如一个巨大的黑洞。

    闪电落地,黑洞的正前方出现的正是他的影子,后是以他为中心的巨大漩涡。

    他却如什么都没发生般!

    “吼”天佑城外百里处的无数大山中,响起了一声垂死的呼啸声。随之而来的是无数嘈杂的声音,高低不同,长短不一,但唯一相同的是似乎皆是受到了死亡威慑,哀嚎出声。接连不断,连绵不绝,夹杂着低低的轰鸣声,远远望去就连树木也动了起来,那是天佑城外极远地方的无数飞禽走兽感知了天地间的一切,这才有这般景像。

    这一切无不预示着,死亡的临近,而半空中二人的一战,将会是人世的生死存亡!

    巨大无比的黑洞漩涡前方,那个人孤独的静立着,许是他自的绝杀之意,愈来愈强,而变作了如利刃般的风,在他周遭急速缠绕。

    鬓边黑发撩动,衣物狂舞。

    先前面色发疯般的狂怒,双目血红,而在这一刻缓和下来,看不出丝毫表

    挥动双羽的男子与正道中人分明清楚的望见在暗无天的漩涡中,他右臂缓缓抬了起来,在他手中逐渐出现了一团光,随着电闪雷鸣的愈烈,那团光开始不断变长,光芒愈来愈胜,远远的望去仿佛是一柄剑的模样,直至毫光完全大胜时,所有人已望见在他手中握着一柄绝世神兵!

    只是此刻随着天地变色,这柄本在混沌中自然而生的先天灵宝神兵,满是正气的剑却随着这天地间最强的恨意,而逐渐染上了一层蠕动的红光!

    而此时此刻,自心中而起的恨意竟使得他手中的神剑也为其而悲鸣!

    “多少年不见了,老友!”自漩涡深处传出绝世魔神的声音,面色沧桑,低头抚摸着手中的剑,十分的亲切。古朴的剑,散发着来自远古的气息,特有的金属厚重感,对他而言却仿佛对着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般!

    在场正道中,无不面目失色,独有颜仁依旧望着这一切,他自然是知道这柄剑的来历,因为多少年前他早以见过此剑。

    颜仁心中的苦涩却是平静下来,在见到绝世魔神手中所握之剑时,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也许这一切都无阻止!

    “黑暗魔君,魔界使者!……”颜仁对着天地异变的绝世恨意深深叹道。

    依旧挥动着双羽停在半空男子,望着那柄剑,嘴角动了动,想要说什么。

    不断落着闪电与惊雷的黑洞漩涡之前,绝世魔神与面前的男子目光相接,继而目光转动望向了手中的剑自语道“你知道么,这把剑的名字,我早以忘了!而如今……杀神剑!老朋友,这个名字在适合不过了……哈哈哈!”

    他的笑声,充斥在天地间!其它的一切仿佛都万籁俱寂!

    正道中人纷纷亮出了法宝!

    这一战关乎所有人的命,正道中人毕生功力皆凝聚于此。

    半空中挥动双羽的白衣男子此时手中的黑剑亦产生了变化,只见自原本如墨般的剑中,竟凝结出无数黑珠,逐渐布满剑,其数目越来越多,当剑上的黑珠满是剑时,便纷纷升起,而离开剑的黑珠紧接着又生出异变,继而逐渐变大,片刻间白衣男子周遭竟是无数黑珠,大小不一,围绕在男子旁。

    远远望去,如数个巨大铁球般,幽深如眼瞳,散发着黑色珠玉特有的光泽。

    “那是……!”望见这一幕,颜仁面色大变,惊愕道。

    正道中人亦震惊至极,而几位正道中修为极深的人物,更是吃惊,他们未曾想过男子所使的竟是那先天灵宝!

    “颜仁兄长,那是……?”

    “盘古幡!……”颜仁道,口中虽如此说,但在众人看来他面上的惊疑却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

    “颜仁兄长,那真得是盘古划过混沌时自然而成的先天灵宝?”

    “那定是盘古幡,但是似乎有什么不一样,……若是盘古幡,以他五行幻月诀之修为,不可能驾驭这先天灵宝,而那无数黑珠确是盘古幡之力!”颜仁道。

    “颜仁兄长,难道……!”

    “我曾有幸见过此物,绝不会认错,只是此刻盘古幡的模样改变了,但那自混沌便有的无上盘古之力依然在。而他本使得五行幻月诀亦有所不同,五行幻月诀乃是神界之物,共分四诀,第一,第二…等。第一诀为初又分四层,识,习,精,运。修者需从初始习之,第一诀已是绝世。名五行正是因此诀以五行而分五门法道,金,木,水,火,土。若习得第一诀后便可习之。其修习法门与天下间的仙法,巫法截然不同。五行幻月诀自传入我手,多年以来无一人可完全容会惯通,而他即时已习得五行幻月诀最强一诀亦不可能以凡人之,驾驭这先天灵宝!”颜仁一字一句道,语中尽是难以至信。

    “慕成,你究竟想做什么!”终于颜仁,对着半空中挥动双羽的男子呼道。而正道中人无不大惊,在半空中挥动双羽如神般的人物,竟是正道中人人谈之咬牙切齿的人。他们万万想不到这个正道憎恨的人会出现在这里,心中已入骨髓的正邪信念,在这一刻开始动摇。

    半空中的男子亦听见了,只见他微微回头,对着后的颜仁绝美一笑,中又带着不舍,只有他的恩师才可一眼便看出他手中的是盘古幡,也看出他使的不是五行幻月诀。对着曾给过他一切的恩师,他仿佛早已将颜仁看做是了亲人。

    天地肃杀,毁世之威。

    能在这里在见一次颜仁,对他而言已足够。

    一瞬间,他猛的转头,直视面前之人。围着他的无数黑珠立刻急速飞转,一股自他体内而出的狂风盘旋而上。他明白,以他之修为加上盘古幡之力,亦难敌面前拥有神力的绝世魔神,但是他却仍旧站在了这里!

    他现在便要用与生俱来的最强灵力,摧动这先天灵宝!

    忽的口中的两颗心急速疼痛起来,但他还是笑的那么平静!

    因为在他眼中,她的影从未离开过他的双眼!

    而绝世魔神后的黑洞漩涡也升到了极至,就在下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将毁灭。

    在这无上巨威相撞前的一刻,天地间是平静的,忧如爆风雨前来的那一刻,静得出奇。

    所有人都听见,半空中传来绝世魔神最后的话语。

    “你当真要阻止我么!……”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回头!”

    …………………………

    时光流逝,让所有一切都回到从前吧。

    一切都要从数年前的人魔之战说起。

    数年前的人世。

    是人间地狱。

    多少人在此时才知晓人之渺小,天地之大,包罗万象,无边无际,直到生死,才会知晓。

    天地共分六界,为神,人,妖,魔,冥,仙,几界。

    几千年来,六界生生不息。天帝得天规所定,不得扰天地秩序,六界得以长存。天条法规,无时无刻约束六界,使其循规蹈矩,但虽有天条,六界却从未安定过。最苦不过人世,本为女娲所造寿命苦短,却又有天灾**,伤亡无数,征伐杀戮。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苦于人之生存,竟要遭受如此之苦,多少人因世事无常,枉死。而随之六界又生出许多无视天规之妖魔鬼怪,残害世人,与此同时,弱小的人唯有对神明顶礼膜拜,祈求芲天救赎。稍有权力者可逃之夭夭,亦或找替死者,视人命为草芥。为此生出许多赤子之心,为保家卫国,苦练武学,可这条江湖路却也是艰难万苦,恩怨仇,集于一,走到最后,也只能问芲天有谁能笑傲江湖。

    此次不只江湖,直至世人家国,亦难免灾祸。

    是为魔界

    六界中与神界对立,空间与时间错乱,任而为,无生无死,无秩序,无人道,残忍无,茹毛饮血,血惺至极,是为魔道,六界中最让人闻风丧胆,谈目变色,世人从前从未听过,更不曾相信,当出现时为时已晚。

    此次魔族出,入世,乃前所未有,六界皆为震惊,敢无视神界也只有魔界可做至如此,天帝大怒。魔族向来窥探人界已不是一,若不是有天规法条,惧怕神族,只怕早以将世人屠戮殆尽,这次能公然世出,必定有其因。是与不是已不重要,人世定已遭千年浩劫。

    魔族新的魔王率成千上万的魔族大军汹涌而至。

    神洲大地腥风血雨,哀号遍野,四处是无助的呼唤,魔族咆哮之声传遍大地,令人恐惧,一个个如地狱爬出的恶鬼般冲向人族,冰冷的刀锋,狰狞的面孔,嘴角流下的污血,强大的躯,脸上露出贪婪之色,邪恶之心显而易见。不少魔物肢体残缺不全,有的断手臂,有的缺双眼,面部发腐,又或是伤痕累累,上下扭曲,更添恐惧。最可怕的是那泛着白光的獠牙,正滴下污血。见人必杀,有吞天之势,所过之处寸草不留,放眼望去,唯有血河尸山。

    神洲大地,千疮百孔,绿水青山早已不在。

    人亦没有就在放弃,不少人抵抗,君王率领侍卫前往,虽披金甲,将生命置之度外,也无多大用处,只不过平添几堆残缺不全的尸骨。亲人痛哭响彻神洲大地,无的杀戮,最后百姓放弃了,四方逃窜,只盼能活下去。魔族所到之处亦连动物也消失,尽被撕裂吞噬,血在半空划出一条血线,世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在这其中为了活下去,更有不惜牺牲他人者,自私自利,本暴露无遗,又有谁还会去牵挂他人,本如此,天地为之黯淡,人的意义在此接受审判,也不过是用生命去交换。是否会有人想起人所谓的,以为可以改变一切,只是那般无知愚昧。

    魔族血蹄踏遍。此刻世人信奉的神呢?

    现今的神洲,魔族首领,一个血腥的恶魔,骑坐于一头恶兽之上,血盆大口,尖牙银光闪现,巨头上一对尖耳正倾听四周动静,三眼出血光,粗厚皮毛足以挡下人的刀剑,后有三尾,一动天崩地裂。背部则生有双羽,尽为黑色,无毛,沾上不少人的血。“吼”发出一声咆哮,喷出不少黑气,所到处一片绿草活活腐烂。背上的魔王披铠甲,手握利剑,零乱发与衣着在半空舞动,面孔尽是伤痕,发出低沉的吼声,双目望向世人,没有任何感后则是黑压压的兽人。

    大军浩浩扫过,在生死面前,多少人面对旁的叫喊,毫不回头,任骨至亲惨死于后,亦有胆小怕死之人面对魔族双膝跪下求饶,换来不过是利剑刺破口。

    一个如人间地狱般的村口,一堆瓦砾中,一个十岁孩子守在爹娘前,哭声已嘶哑,惊恐无比望向四周。面部沾满泥污,衣衫破烂,尽是双亲的血,两条泪痕淌过脸旁,分外清楚,从远处竟不能分辩出那是一张人脸。全上下如枯草般摇摇晃晃,哪怕是一丝微风亦能将他吹散。细如树枝般的手指深入泥土中,泥沙刺破指尖,手心的一把土浸的通红,夜光下变的有些诡异。

    “吼”咆哮声自后响起,回头处无数兽人,向此处奔来,大地为之震动,黑影竟将月光遮住,小小村口陷入黑暗。

    不少苟延残喘之人,最终逃不过此劫。

    直至那个守在双亲旁的孩子,突如其来的瞬间,他竟忘记如何哭泣,口张的很大,却无声响。弱小的子,终于倒下,双目一直未闭上,只是如死了一般,盯着面前的兽人,似要记住什么!“嗯...”一块土石后,一个中年村人双手拨开上的碎土,呻吟着爬起,从他的行动看来怕是受了伤,下的碎土殷红一片,怕早以是垂死之人。如土般的脸上一双眼看清周遭的一切后,吓的全重重摔在土坑中,只恨苍天无眼。而当他从碎土中望见那个如死了般的孩子,竟不知从哪生出一股正气,一时却不怕了,那双如死般的眼让他忘记自处境。一瞬间后,中年男人用尽心力站起向孩子冲去,眼见就在眼前,随时可抓住那孩子,在下一刻他仿佛已死了般,子轻轻的飞起,离地越来越远,双手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是徒劳。离地一丈,便悬于半空,动不了

    “哼”魔王的坐骑大大从鼻中发出一个声响,竟有通意般,嘲弄着眼前的一切。魔王伸出一支魔爪,双眼发出血光,望着中年村人。那人正是被魔王平空抓在手心,随着他尖锐的指尖微微一动,半空当中的男人竟被无形大力挤压。“哇”一口浓血自他口中喷出,来不及回过头,子从中向外如碎土般爆开来,子四分五裂,化作一堆血。喷出的污血沾满那孩子全上下,本来就难以分出何处是脸的地方现在变的更为恐惧,若是常人早已吓破胆,但周遭的又哪是常人,对它们而言不过是司空见惯之事。

    几名魔族兽人向这个死灰般的孩子走来,似连这将死之人亦不会放过。

    “叽叽...咕咕...”似人非人的交谈声,从最黑暗的角落传来。正是魔族的语言,出自坐骑之上的口中,好像在指使兽人如何行事。随后上前的几名兽人纷纷转向后走去。

    “孤独活下去,记住这人世的残忍,在尸体上哀嚎吧!亲眼见亲人死去,才会知晓我魔王的强大!”冷的声音,自地狱深处响起,寒入骨髓,无孔不入。

    神洲大地,残存的几个城池。

    南浔之国,和荣城,位于神洲南部,较偏远的小城之一,虽不是泱泱大国,却也是生活富庶,花天绵地。君王仁慈,与民同甘共苦,没有条律法规,以仁义治国,百姓人人安居乐业,总的说来倒也是相安无事,一副欣欣向荣之景象,平平过去几载。

    本来地理位置不佳,虽说是一小国,若算起来不过区区上千人,大多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平里便很少与远方有所交集,更不说有他国或是远来之客。只是近来传言,有灾祸从天降,多少大国在区区数月内变的荒无人烟,更见成千上万之人向南逃窜,亦都是拖儿带女。人言可谓,人传十十传百,更添恐惧,使人不得不信。

    转眼变成浩劫,迅速即漫沿至整个神洲,中原几大君国,汝,尤真,炎之等国奋起抵抗,结局令人伤悲。已有几百年历史,人口达万人以上,占据中原有利地势,无边无际,富可敌国,曾经是中原格局支柱领袖一手遮天的几大国,如今生灵涂炭,尸横遍野。

    随即震动天下,传遍世间,加之近来所见,和荣城百姓一数惊,惶惶不可终,不少人议论纷纷,更有胆小的亦一起纷纷拖家带口,离开生养之地,向深山中逃去。亦有不少人认为传言不可信,多半是哪国与哪国又有何纷征,散布遥言故有此一说,也或许只不过是威吓百姓而已。众口纷云,一时挣的不相上下,仿佛只是走马观花般。

    天下江湖人,亦如此无不震骇,却也有信,有不信,但江湖人彼此间的勾心斗角,也并未因此平息过,为自利益,仍在杀戮中。

    也许那只是一个传言么?

    不过,总有那么一,一切都将明了。

    终于来了!

    起先是逃亡的人更甚,但一时眼见的伤亡并不多,那些争执不休的百姓,总算停下来,不少人心里真正开始害怕。

    唯一的是,真假难辨的谣言,每传来都是大不一样,随后向逃过来的人打听后,经形容,才是人间地狱的开始。这种活在害怕中的子,让人几乎发狂。

    那一,仍是万里晴空,周遭太静,静的可怕。

    逃的人,见不到了。

    直至黑云,将天笼罩之时,和荣城外,方圆数十里之处的树林被踏平,四周燃起浓烟,各种鬼哭狼嚎声起,那黑压压一片魔族兽人与城内人对望时。

    灾难降临。

    那一刻,一切皆变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