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铁头会”首任掌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早力 书名:铁之流
    次清晨醒来,铁长缨感觉全骨骼比昨更加酸痛。本想再躺在上赖一会,转念想起林先生的吩咐,只得挣扎着爬起来。

    穿戴洗漱完毕,他来到离家不远的一片小树林中,直立,双脚微分,双手轻放于小腹之上,开始按照师父传授的“以鼻吸气,降至肺腑,行至丹田……”的口诀呼吸外气。也许是清晨无人打扰且空气清新之故,双目微闭的铁长缨慢慢进入了忘我之境,小半个时辰下来,感觉神清气爽,上的酸痛也不是那么厉害了。随后,又按照师父的吩咐,来了六趟急速冲刺加高抬腿,做了两组80个俯卧撑,三组60个仰卧起坐。全部“功课”做完,已是大汗淋漓,急忙跑回家用水擦了子。

    吃着刚买的馒头走在县城大街上,铁长缨体会着如同冬暖阳照在上那种皮肤微微发的舒适感,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师父教的稀奇古怪的锻炼方法,的确不错哦!如果他是一位诗人,怕是已经吟出了“空气多么清新,生活多么美好”的诗句了。

    一路无事赶至学堂。自昨一战之后,原先仅是小有名气的铁长缨已经成为了学堂里的偶像级人物。来上学的中修生们看见他,不管认识不认识的,纷纷上前拱手搭讪,言必称“久闻大名,昨那球打得真好……”。回礼回了一路,铁长缨在有些小得意之余也感到不胜其烦。幸好还有一些豆蔻年华的女中修生,碰见他时虽然没有上前搭话,眉眼之间却也露出了一副仰慕英雄之色,频频送出“秋天的菠菜”;胆大的几个还对着他指指点点,不时抿嘴发笑,银铃般的笑声把他心里的些许不快也一而光。

    走进教室,他吓了一跳,只见自己的桌子上堆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东西,有一盒盒装好的松子糖、杏仁酥、芝麻饼,还有用红纸封着一看就知道是铜币的“喜钱”,居然还有一小匹叠起来的红绸子,弄得他哭笑不得:我又不做新郎,要红绸子干嘛?

    “啪啪啪”,“猪头”李志远带头鼓起掌来,口中大声说道:“欢迎我们的大英雄,县学马球队第一高手,‘铁头会’掌门铁长缨衣锦还乡!”

    “雕虫小技而已,谈不上英雄高手,各位谬赞愧不敢当!谢各位大哥小弟、大姐小妹打赏了!”铁长缨也模仿江湖艺人状四处拱手,突地想起一个问题,连声问道:“‘铁头会’掌门?什么‘铁头会’?”

    “哈哈”李志远当仁不让地再度站了出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和讨好:“经过昨一战,大哥你可谓名满天下……不,名满那个玉林了!你如今份显贵,我等同窗好友一番商议之后,决定成立一个‘铁头会’,请大哥荣任掌门之职!”

    铁长缨闻言几乎晕倒,一脸肃然道:“私自拉帮结派你不怕砍头吗?是你出的馊主意吧?我绝不听从!”

    紧接着又急急追问道:“这个名字也太难听了,说说,‘铁头会’能干些什么?掌门能收会费么?”

    李志远听后眉毛一扬,眼神向诸位同窗扫视一番,一副“果不出我所料”的架势,笑着说道:“‘铁头会’就是以大哥您为掌门和中心,以我等中修二级生为骨干的学堂自强组织,会规主要有三点,一是团结互助,别让外人欺负了兄弟;二是好好念书,别让兄弟们完不成功课挨先生批评;三是想法赚钱,让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

    “没了!?你说的倒是好听,不就是打架、抄书和骗钱吗?什么狗会规,我是掌门,会规由我来定。先交一个月的会费来!”

    “你桌子上的不就是会费么?这些会规可是经过兄弟们讨论一致同意的,你为掌门,怕也不能拂了众意吧?”李志远险一笑,围观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铁长缨仔细一想,虽说官府对民间拉帮结伙查得严,但学堂里只要不散布“异端邪说”,先生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刚门”(学堂马球队队长吴成刚崇拜者成立,想想昨天才看的人体组织图,铁长缨一阵恶心)、“自强会”(学堂第一才子陈自强崇拜者成立)、“丽心堂”(学堂第一美女文淑丽崇拜者成立)等一干打着自强组织为名的小帮会也不少;再说了,李志远他爹不就管着全县缉拿之事吗?总不会把自己儿子也给抓了。还有一帮会众也是大有背景的士绅子弟,不会出什么事的!于是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扬声道:“我就顺从诸位兄弟之意,当了这个会长吧!不过有言在先,平打打闹闹可以,千万不能欺负弱小。如被我发现,立即逐出会门!”

    众人大喜,连连点头附和:那是那是,跟着大哥怎么会干欺负弱小的事呢!我们锄弱扶强,错了,是锄强扶弱!嘿嘿!

    铁长缨为属下会众素质之低深感忧虑,转念一想:自己也成为学堂帮会的龙头老大,也是一方风云人物了,而且是第一个当带头大哥的平民子弟!不又有些沾沾自喜。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他顾盼之间也颇有些睥睨四方的威风,更是惹得手下众人阿谀奉承之语滔滔不绝,直到先生进来才有所收敛。

    先生上午讲的课叫《先贤经注策要》,大体上是将奉为正统的先贤所著书籍要义进行讲解。经过昨和林先生一番争辩后,铁长缨虽然没有完全转变自己的观念,但对所谓先贤只尚清谈而不关心民间疾苦的治学之风也有些厌烦,因此听得不甚认真,直到边诸同窗站起向先生行告别礼,才把他从神游万里中惊醒过来。由于起晚了一步,惹来先生一顿白眼。

    下午按例无课,众人就缠着铁长缨一起去酒楼庆贺,一为昨球赛获胜,二为“铁头会”正式成立。铁长缨本想把众人所送的200多铜币的“喜钱”拿来贴补家用,但经不住软磨硬泡,再想想自己初任掌门也不能太小气,于是就带着20余会众浩浩往表哥刘三当厨师的“美味轩”餐馆行去。

    在餐馆坐定,几个家境富裕的同窗已经大呼小叫起来,让伙计拣最好的菜速速上来。铁长缨一听菜价冷汗直冒,遂以掌门名义让大家不得妄动,待他到厨房巡视有无好菜。厨房里正在炒菜的刘三见“名人”表弟百忙之中抽空看望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非要做东请吃大餐。但听到表弟带了20多人,又吓得顾左右而言他,说改要请表弟单独用餐。

    铁长缨暗暗鄙视刘三一把,笑着说道:“哪能让表哥破费呢。今天我做东,要让大伙吃得开心,还要……”

    “还要吃得实惠,是不?表弟你说实话带了多少钱?”刘三善解人意地接上了话茬。

    “就150个铜币!”铁长缨也打了埋伏。

    “不会吧!?150个铜币实在很难办,像玉带鲈鱼、年年高升这种大菜,一道就要15个铜币!”

    “好办就不来找哥哥你了,我知道哥哥有办法的。下次还想要球票吗?”铁长缨开始威

    “行!我帮你定菜单,你就等着好好吃吧!”刘三细细盘算后,拍着脯打了保票。

    不一会,各种菜肴流水般上桌。因“美味轩”地处偏僻,众多富家子弟从未来这里吃过,动筷品尝之后皆是赞不绝口。刘三也的确会办事,炒的大菜不仅分量足,就连普通小菜也做得花团锦簇,让众人直呼“让掌门破费了”。

    席间一人叹道:“能天天这么进馆子就好了!”引来众人附和之声,随后又是一片叹息。除了铁长缨之外的其他同窗,虽然家境普遍不错,有得还是县里数得着的大户之家,但毕竟年纪尚小,家里也不放心给很多钱,平也没机会经常进餐馆,何况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大快朵颐,都是大感新鲜。但各自盘算一下自己每月的例银,大多数人都不敢说话了,席间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李志远叹道:“要能自己想办法赚钱就好了!或者,学着关二去收点保护费?”关二是县城有名的恶霸,高体壮,武艺高强,手下还有百余个打手,一帮十三四岁的中修生想学他,的确没有可行。李志远此言遂引来阵阵嘘声。要做生意吧?好像也不太行。众人左思右想,最后都把目光落到了埋头挟菜的铁长缨上。

    “该来的还是要来啊!”铁长缨见躲不过去,索表现得很“光棍”:“这个……钱的事,我会想办法的!我是掌门,保证让大家吃香的喝辣的!”说完拍了膛一下以表决心,心里却暗暗想:“城东刘二狗家的烧饼和酸辣汤也是又香又辣,没钱只有带大伙上那了。”

    众人哪肯这么轻易放过他,起哄道:什么办法赚钱,掌门得说一说呀!,“是啊”,“别光说不练”,“多久能赚钱?”……铁长缨被得没办法,含含糊糊大喊道:“尽快尽快,我什么时候骗过大家”。随后,赶紧以结账为名溜出了包房。

    铁长缨也认识餐馆掌柜,各种奉承话变着花样地送上去,掌柜笑得像刚娶了小老婆,痛快地按“本钱”只收了铁长缨120个铜币,让他小小高兴了一把。

    把没有吃完的几个菜借了个大钵装起来,铁长缨一手提着剩菜,一手提着同窗送的各色小吃和结账后余下的“喜钱”,一路吹着口哨回到了家里,自然又引得家人一阵欢喜。

    稍事休息,他带上一盒杏仁酥,又到街上买了一挂排骨,赶到了公冢。可能是好久没收过礼物了,林先生有些异常欢喜,连声说“你家里不富裕,买这些干嘛?”,脸上却露出了笑容。铁长缨正在暗想“脾气再怪的人也喜欢礼物”时,不防林先生已掏出一锭官银塞在他手里。好家伙!足足10两!可换1500个铜币,足够普通人家一年生活所需。铁长缨慌忙推辞:“哪有师父给徒弟钱的!弟子万万不能收下!”林先生双眼一瞪:“让你收下就收下,哪来这么多虚礼!这些外之物,师父有的是!”

    铁长缨听得两眼发光:“城里的李大户也没这么大口气吧!?师父是有钱人呐!”于是半推半就收下银子塞在了怀里。

    两人来到昨授课的小屋,原本挂在墙上的那些图谱已没了踪影。林先生朗声说道:“看你资质甚佳,以后我多教你点东西,今天学‘物理初论’。”

    “无礼?”铁长缨有些纳闷。

    “物体的物,道理的理。意思就是让你明白世间万物运行的道理。”林先生解释道。

    “这么神奇?学了它就知道世间万物运行的道理?”平就酷幻想的铁长缨不敢相信地问道。

    “哪有那么简单,你只能一步一步学,几年功夫也就初窥门径而已!”

    这门课简直太对铁长缨的胃口了!林先生一边讲解,一边从桌子里掏出些小玩意举例,直听得铁长缨如痴如醉,对林先生的敬佩之又上了一个台阶,视之如天人一般。

    讲了两个时辰的“物理课”,林先生让铁长缨休息片刻,又讲起“呼吸外气”的“行”字诀。该法可于行走中锻炼,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姿势,外人几乎不会察觉。

    接下来是例行的体锻炼,只不过比第一天更加复杂,要做的动作也更多。其中一项扛着木头、下扭动像跳“修舞”一样的锻炼,让铁长缨笑得喘不过气来,几次把肩上的木头砸在地上。

    锻炼完毕,铁长缨赶紧跑去做饭,一道刚从“美味轩”学来的“油淋排骨”吃得林先生连声叫好:“你这小子,学业不成以后也可以去当厨师。跟着你这么吃,我都要发胖了!”铁长缨嘻嘻一笑:“师父胖点瘦点都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听得林先生哈哈大笑,直骂他是马精。

    见气氛融洽,铁长缨不经意地问道:“这么久还不知道师父名讳和经历,都怪弟子愚鲁!”

    林先生双目一瞪,道:“你那点小心眼!你是觉得师父来历不明吧!?”

    见铁长缨有些窘迫,林先生缓了缓语气道:“我叫林宇轩,庙宇的宇,难分轩轾的轩,好久没用这个名字了……我乃白衣之,平生但求快意恩仇,在江湖中飘零浪,哪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经历!”

    “器宇轩昂!好名字!真是名如其人。师父这本事是从哪学来的?”

    “家父所授……”林宇轩提起父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树静而风不止,子孝而亲不待,家父家母早已仙去……”

    “师父家里还有其他亲人吗?”铁长缨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了!”林宇轩蹙眉流露出痛苦之色:“妻子和女儿俱被人所害,女儿要活到现在,也和你差不多大了……”

    “人是谁?报仇没有!?”铁长缨说着站起来,双拳紧握。

    “仇人已被我亲手杀死,可又有什么用!?妻子女儿还能活回来吗!?”平波澜不惊的林宇轩此时目眦裂,绪激动地抓住铁长缨的肩膀大声问道,两行清泪从眼里慢慢流淌下来。

    看着师父伤心的样子,铁长缨忍住肩上的疼痛,傻傻地站着一动不动,眼圈也红了:“师父,斯人已去,还请你多多保重。以后……你就把我当你的儿子吧……”

    说完,挣开师父的双手,俯在地重重磕了几个头。

    林宇轩把他扶起来,轻抚着他的头顶柔声说道:“傻孩子,都怪师父,吓着你了吧?来,跟师父到一个地方。”

    铁长缨随着师父来到武圣,和上次一样通过武圣塑像坐台边的暗道进入了山洞。这次没有进入手术室,林宇轩按动机关打开了另外一道暗门,里面亮如白昼,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沿墙立着一排排整齐的书架。林宇轩说道:“以后你可以来这里看书,但是千万不能触动其他机关,明白没有?”

    铁长缨连连点头,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本书。这本书和平里常见的书差不多大小,但纸张更加细腻,上面的文字也更加清晰,封面上赫然印着《契约精神论》几个大字……

重要声明:小说《铁之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