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武圣节的祭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早力 书名:铁之流
    接下来的子过得琐碎而平淡,除了每次看见餐桌上的香肠就会泛起一阵恶心,铁长缨表面上看起来和以往那个聪慧狡黠的少年没有任何不同。他的理想依然是好好上学,争取四年之后考上府学,在府学熬上三年就可以毕业。然后或进入衙门,或进入军队,历练几年后当个小吏或队长,慢慢再把家人都接到县城里,过上一种靠俸禄温饱无忧、偶尔还能赚点外快的子……

    “干几年起码也能当上副捕头吧?专管赌场和青楼,油水少不了……嘻嘻……”走在大街上,看见几个巡捕着肚子剔着牙齿油光满面的样子,他就会痴痴地站住,幻想一番自己穿上巡捕服的英武之姿,暗暗陶醉在美好前景之中。

    但无论如何用这些幻想中的场景来麻痹自己,那段从陈平肚子里切出来的血淋淋的“肠子”还是会不时浮现在眼前,有时甚至固执地闯入梦中,让铁长缨苦恼不已:原来,自己那天和“厉鬼”一起“做手术”并不是噩梦,而是事实!

    有几次,他甚至已经跑到了公冢前的小树林,想看一看陈平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真的被治好了,还是已经被“厉鬼”带到了地狱……最后的结果还是怏怏回转,他有些害怕面对他最不愿看见的结果。他暗暗地祈求圣主保佑陈平这个可怜的人,“如果不能保佑的话,我会为你多烧点纸钱的……”

    为了解开自己的疑惑,他在学堂里翻了不少医药典籍,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到有关“蓝尾”,更找不到把肚子剖开治病的记载,“手术”倒是查到了:一种徒手表演的魔术……“这哪跟哪啊!”

    听到铁长缨问起“能不能把肚子剖开治病”,学堂里唯一一个医科先生翻了翻白眼,上前摸着他的额头问道:“你是梦魇了还是鬼怪小说看多了?把肚子剖开人还能活吗?想学医是好事,还是要多看《千金方》、《金匮要略》之类的医家典籍,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开个书目……这小子怎么又跑了……站住……你又拉肚子?上次找你谈话你就拉肚子了……”

    转眼之间就过了十几天。9月28,武圣节到了。

    武圣不是神仙,而是一个人,一个不同凡响的军人,一个帝国男女老少都能板着指头说上两段他的故事的人,一个在帝**人心中如同神仙一般存在的人。

    500年前,大陆诸侯纷争,又逢自然灾害不断,异族跨海入侵,天下百姓颠沛流离,家破人亡,十不存一。开创诺大华亚帝国的圣主时为平民,带领一帮穷苦人揭竿而起,南征北战数十年终于统一大陆,把来自其他大陆的入侵者也统统赶了回去。圣主手下功勋卓著将领百余人,数林天焚最为有名。其人在圣主最为危难时加入义军,经大小137战无一败绩,灭17国,其间留下“600铁骑破敌五万”、“百余死士攻占雄城”等众多流传至今的佳话。

    更让人敬佩的是,他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以往攻城之后大肆屠杀抵抗者、灭国后对诸侯贵族斩尽杀绝的大陆杀伐之风,活命无数,霹雳手段之下尽显菩萨心肠,连被灭诸国的诸侯贵族提起此人也是一脸敬仰。华亚帝国立国后,圣主分封有功将士,除林天焚之外功绩最盛的五人获封国公,成为除皇族华姓一族之外的五大世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天焚却坚辞异姓封王的无上荣耀,带领数十手下飘然而去,从此不知所踪。圣主感其功绩,四处探寻无果后于华历元年9月28下旨在天下广设生祠,尊林天焚为“忠义神武仁勇大帝”,后人称之为武圣。

    按帝国法典,“武圣节”为国家祭,凡设有武圣祠的地方均由地方军事主官带队主祭,县学以上学堂的学生参祭,以此培育学生的尚武之风。由于刚入学的中修生还没有资格参加,为中修二级生的铁长缨也是第一次参加武圣祭典。

    地点,就在他很不愿去的义勇公冢里的武圣祠。

    “煌煌华亚,国祚隆昌……圣主英明,肇造华章……武圣伟绩,惠泽八方……”玉林卫所千总声音洪亮,把一篇程式化的祭文也读得抑扬顿挫、掷地有声,颇有些催人奋进的激昂之气。祭天、祭圣主、为当今皇上祈福……一系列繁琐的仪式搞下来,垂首而立的铁长缨也有些乏了,他悄悄用眼角瞟了瞟周围,发现连平里最为闹腾的几个同窗也不敢稍有异动。排在祭奠队伍最前列的一干军士更是鸦雀无声,腰杆得笔直,手中长枪的红缨随风飘起,军旗在风中发出猎猎声响。

    “跪拜……”

    上千军士学子在祭官的指挥下,一起跪拜下去,口中齐声高呼“武圣千古,佑我华亚”,如是叩首三次方算祭祀完毕。

    “厉鬼”站在祭祀队伍右前方。作为守墓人,他担负着端祭牲、上香、洒祭酒等职责,在祭祀过程中始终表肃穆甚至显得有些悲痛,一丝不苟地完成每一个动作。看着他的动作,铁长缨突然想起十几天前“厉鬼”修长有力的手拿着一把小刀,专注地划开陈平肚子的场景,脊背又一阵发凉,赶紧缩了缩脖子往人堆里钻,想趁着祭祀完毕队伍回转稍显混乱时溜之大吉。

    怕什么就来什么。铁长缨才走出几步,“厉鬼”健步赶了过来,一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这位小兄弟,烦劳留下来帮我收拾祭品。”

    “这个……我还没写完先生布置的大字呢!”铁长缨苦连声推辞。

    “别装了……先生什么时候布置大字了?”

    “铁头收拾东西动作很麻利……”

    “就是……就是”

    “你就代表我们留下来吧……”

    旁的李志远等一干好友同窗已经哄闹起来。连带队的学正也笑眯眯地凑了上来:“铁长缨,我同意你留在这帮着收拾祭品……”

    “交友不慎、遇人不淑、明珠暗投、上梁不正啊!”铁长缨内心哀叹一声,抖了抖被“厉鬼”亲切地“搭”得有些发麻的肩膀,苦笑着接受了这个无的现实。

    “自求多福,小心呆会被‘厉鬼’咔嚓了,我会想念你的……”李志远凑到铁长缨耳边悄声说道。说完就敏捷地跳到一旁,躲开了铁长缨飞向股的“无影脚”,随后扭动着肥胖的躯扬长而去。

    埋首和“厉鬼”一起把各种祭品收拾干净,再把武圣祠打扫一遍,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周围再无一人,公冢又恢复了往的寂静和肃杀。铁长缨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天色晚了,我要回家吃饭。”

    “你不想知道陈平的况?那几次跑到公冢前的小树林干嘛?一次都不敢进来,无胆鼠辈!”“厉鬼”冷哼一声道。

    铁长缨脸色涨得通红:“无胆鼠辈也比你谋财害命好!”

    “哈哈”,“厉鬼”笑了起来:“我谋谁的财又害谁的命了?”

    “陈平一个流浪汉是没有什么财……”铁长缨一时语塞,却兀自不肯低头,也气鼓鼓地看着“厉鬼”,脑子里却在急速思索脱的法子。

    “想看陈平就跟着我,不然就回家去,以后也别让我看见你!”“厉鬼”厉声说完转就走。

    刚才还一门心思想着脱的铁长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就跟上了“厉鬼“。

    穿堂过来到祠堂院落最靠里的一间房舍门前,“厉鬼”轻轻扣动门环小声说道:“是我!”片刻之后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内之人一脸笑意,可不就是流浪汉陈平!

    陈平一黑袍,虽略显宽大却也透着一股阳刚之气,双目炯炯有神,哪里还看得出那个落魄流浪汉的影子。看着目瞪口呆的铁长缨,陈平笑着说:“小兄弟,不认识陈某乎?”

    铁长缨揉了揉眼睛,突然欺上前轻轻拍了陈平小腹一下。听到陈平痛得叫了一声,才笑嘻嘻地说道:“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别人装的,这年头江湖上会易容的骗子太多。陈兄莫怪!”

    陈平哭笑不得,索关上房门两三下解开袍子和内衣。只见他的小腹之上赫然一道疤痕,略显红色的肌肤上交错着一串黑线,如同一只巨大的蚯蚓煞是醒目。铁长缨又用手摸了一下伤疤,这才意识到,这人真的是那个被剖开肚子的陈平:“陈大哥,你真的没事!?太好了!”

    陈平也被铁长缨言语中流露出的关心所打动,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林先生有通天彻地之才,他哪会骗你!”

    “林先生?”铁长缨看了看“厉鬼”,送上有些尴尬的笑脸讪讪说道:“原来先生姓林不姓厉?小子这厢有礼了!”

    “哼!”“林先生”冷哼一声也不搭腔。

    “今晚来个焖烧牛吧!”也不待别人答话,铁长缨已经跑到灶台边用火石打起火来。不一会炊烟袅袅,铁长缨把挂在灶台边的牛取下,麻利地用菜刀切了起来。看着他一副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紧绷着脸的林先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能不能慢点,我不想吃焖烧手指……”三人一起大笑起来,犹如相识多年的好友一般。

    晚餐的气氛极为融洽,铁长缨不俗的厨艺让两个大男人吃得津津有味。林先生惬意地剔着牙齿,看着仍在埋头挟的铁长缨笑道:“小子手艺不错,以后给我当徒弟每天来做饭吧?”

    “吃大户还行……做徒弟嘛……你开我几两银子的俸禄?”铁长缨边大口嚼边含糊不清地问道。

    “你……”林先生从来也没有碰到过如此惫赖的少年,一时之间竟是无话可说。乐得一旁的陈平大笑起来,笑声中又夹着一丝苦楚:“哎哟,扯得我这伤口又疼了!”

    突然,林先生手一扬:“有人来了!”一掌挥去,房内的两支蜡烛应声而灭。铁长缨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林先生提着衣领挟到了远离窗口的墙角。陈平也伏在地上,一个翻滚就到了铁长缨边,动作极为麻利。

    院子里传来一个有些沉的声音:“二公子可在里面?还请出来随老朽回去!”

    见屋里无人应声,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老爷和大公子都很担心二公子,再不出来休怪老朽动粗了!”话音刚落,院子里就传来拉动劲弩的唰啦声。

    这下,连一门心思想看闹的铁长缨也吓得不轻。劲弩,可是帝国精锐部队才配备的制式武器,制作复杂耗时,造价极为昂贵,杀伤力惊人,听说连玉林卫所也才配备了不到十具,轻易不会使用,更是止民间私藏。铁长缨还不清楚“二公子”是谁,只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林先生和陈平看个不停,心中暗想:“两个大叔都是有故事的人呐……”

    “嘣”一声巨响,紧闭着的窗户突然破开一个洞,一只黑黝黝的弩箭已经钉在了窗户对面的墙上,箭尾在月光中泛着青光犹自颤个不停。铁长缨感觉心脏似乎快跳了出来,窗户虽说是木条所制不算厚实,但弩箭能穿断几根木条后还能入墙寸许,其威力可见有多大,在人上怕是能个对穿!

    紧接着嘣嘣几声,几支弩箭又从窗户和敞开着的门了进来,外面还传来火把点亮的火光,另外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二公子再不出来,我们就要把火把丢进来了!”

    只见林先生和陈平两人对视一眼,陈平轻轻点头。林先生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一个鱼跃向门口冲去,右手向外一挥,院里传来一声惨叫。他再度飞而起,犹如一只大雕一般飘了过去,只听见传来弩箭的破空声和一声闷哼,院子里再无动静。

    “两个人都被料理了!出来吧!”林先生冷冷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无异仙音。

    铁长缨跟着陈平走到院里,只见地上散落着一只火把,两个黑衣人躺在地上。凑近一看,其中一人大约五十余岁,面目鹜,喉咙上钉着一个亮闪闪有三枚铜币大小、周围还有一圈锐利星角的暗器,已经死去。另外一人三十出头,虎背熊腰魁梧至极,被林先生牢牢踩住口动弹不得,脸色憋得通红却说不出话,只用目光恨恨地盯着几人。

    “刘长风!原来是你!”陈平冷笑着踩住了魁梧黑衣人刘长风的手掌,一用劲,刘长风疼得脸色惨白,只是口如被大山压住一般喊不出声。陈平示意林先生抬起脚,随即抽出刘长风上的短剑抵在其咽喉,厉声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

    刘长风也算硬气,破口骂道:“要杀就杀,恁多废话作甚!”

    陈平不怒反笑:“你们鹰堂向来是两人一组出行,想来就你们两人吧?就凭你以往作恶多端,本公子今天取你命也不冤!”说完一剑挥去,刘长风就此了结。

    铁长缨还是第一次看见杀人,虽然没有惊呼出声,却也是小脸吓得刷白。陈平拍着他的肩像是解释一般说道:“我也是第一次杀人,这种恶人人人得而诛之。你放心,我马上就去毁了他们留下的联络标记,我非常清楚,不会留下后患让人找到这里的。”

    铁长缨暗暗腹诽:“我看你杀人动作熟练的!”口中却强笑道:“我们还是赶紧把尸体处理干净吧!”话虽如此说,但还是有些心虚,不敢去碰地上的死人。

    林先生也难得善解人意一回,弯腰用双手分别提起两具尸体,如鬼魅般飘出去:“我来处理吧,你把地上用水冲洗一遍!”话音刚落,已窜至十余米外。陈平也急忙跟了上去。

    铁长缨暗暗咂舌不已,赶紧提着木桶打水,不一会就把地上冲洗得干干净净。

    小半个时辰过去,正当铁长缨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两人终于回来了,神色平静,似乎“后遗问题”处理得差不多了。

    铁长缨看着脸上表就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的两人,终于憋不住一拱手,语气幽怨地说:“我冤冤枉枉成了杀人帮凶!二位高人总得透露点什么吧?”

重要声明:小说《铁之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