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先天丹

    “有种温的感觉。”摸了摸肚子处,兮利坐回上,仔细感受着。

    不多时,杨雪就已经端着一碗羹走了进来,看见盘腿坐在上的兮利,叫了一声:“利儿,先喝点羹。”

    听到母亲的声音,兮利睁开眼睛,虽然不知道那种温的感觉是什么,但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就好像躺在母亲怀中一样,虽然他没经历过那种感觉,但这副体的原主人却经历过。

    “娘,谢谢你。”小心翼翼的从杨雪手中接过羹,然后拿起勺子,慢慢的喝了起来。

    这种羹看起来有种透明的感觉,上面飘着一些红色的小花,从记忆中得知,这是以前的那个兮利最喜欢吃的食物,名为血莲羹,上面的那些红色小花正是采自血莲山上最珍贵的血莲制作而成,而且药力温和,不会与人参一般,喝的多了,就会虚不受补,就这一碗血莲羹,最起码够普通人家十年的花销,可想而知,以前的那个兮利是什么样的人,吃的如此之好。

    “娘,以后就不要做这个血莲羹了,随便弄点东西就行了。”喝了一口,立刻化作一股暖流进入到体中,让兮利整个人都精神百倍一样,不过他以前过惯了穷苦生活,这种味道虽好,但心里过不去,不知有多少人正在为生活拼命挣扎着。

    “什么?难道不好喝吗?来,给娘尝尝。”杨雪先是一愣,随后有些紧张的问道,对于这个儿子,她可是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不是的,娘,只是我现在又不想喝了。”见到杨雪的反应,兮利心头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随之微微一笑,兮利解释道。

    “哦,那你现在想吃些什么,娘去给你做。”接过兮利手中的血莲羹,杨雪先是将其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后问道。

    “娘,你就别忙了,我现在不饿。”拉着杨雪的手,让她坐在沿,兮利想了一会,终于还是问了出来:“娘,为什么我醒来之后就发现肚子里面有一股温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舒服,但过了一会儿又没了,我的肚子也跟着不饿了。”

    “是吗?竟然会有这种事?”杨雪听到兮利的话,显然有些不相信,肚子突然跑出一股气,然后又没了,肚子也不饿了,这种事,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吃了先天丹,这是正常反应,过几天你便进宫去,让安诗公主帮你看看,然后叫你仙家法术。”一道浑厚威压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随之一道高大威猛的影走进房间,兮利抬头望去,是自己的父亲,大龙国的守护神,兮啸,兮大元帅。

    “父亲好。”赶紧从上下来,恭敬的给兮啸请了个礼,这个父亲就算以前的兮利也是非常害怕,虽然现在换了一个灵魂,但某些东西还是没变的,比如面对这个父亲,还是不敢喘大气。

    “嗯。”点了点头,兮啸瞥了一眼旁边的杨雪,在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血莲羹,眉头微微一皱,他虽贵为元帅,大龙国的守护神,但生活一想从简,若不是皇上亲自赐下这座府邸,怕是几人还住在平民房内。

    “利儿,如今你已经彻底脱胎换骨了,以后便要跟着安诗公主进入仙门,到了那里,不要轻易惹事,就算是为父,也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力,所以好自为之吧。”轻叹一声,兮啸那张俊朗威严的脸庞上显得有些疲惫了。

    打了多少年的仗,他都未曾吭过声,但对于家里的事,他一直都非常的歉疚,常年在外,难得回一次家,对这个儿子也是极少关心,大儿子因为战争已经马革裹尸了,二儿子此刻与他同在边塞,最小的这个,也是他最担心的一个,杨雪死活不让兮啸带出去。

    一门忠烈,都不知道为了大龙国牺牲了多少,而且兮家的男人都是娶一房,子嗣非常少,好几次都是一脉单传,差点断了血脉。

    “知道了,父亲。”点了点头,兮利接着问道:“父亲,那先天丹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吃了肚子会产生一股气?”

    “嗯?”诧异的望了一眼兮利,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儿子可从来不敢问自己问题,今天却是主动问了起来,心中想着难道是安诗公主几道雷把他劈清醒了。

    心中略微有些欣喜,若真是如此,也不枉将先天丹给兮利吃了。

    “先天丹,便是仙门炼制出来的一种仙丹,服下后便能退去凡体,达到先天之境,从而可以修炼仙家法术。”放下心头的欣喜,兮啸面无表的解释道。

    “哦,那父亲,您现在是否达到了先天之境?”拍了一下脑袋,兮利表示理解,然后扭着头问道。

    “哼哼,这个你就别问了,以后就知道的。”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兮啸并没有回答,心中却想到:看来这个儿子真的变了,以前这种问题打死他都不敢问,现在竟然明目张胆了,而且没有一丝害怕。

    “嗯。”点点头,兮利又问道:“父亲,仙家的实力大致怎么分的?”

    听到兮利的问题,兮啸已经不吃惊了,找张凳子坐下来,说道:“这个仙家实力的分层为父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后天之境与先天之境,具体的明天进宫去问安诗公主。”

    “好的。”得到了答案,兮利也没有什么别的问题,站在杨雪一旁,没有了别的话。

    “老爷,明天进宫见公主,你说利儿会不会···”杨雪见两人说完,便急急忙忙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就放心吧,皇上不会让利儿出什么大事的。”摆了摆手,兮啸打断杨雪的话,然后站起来,看了一眼兮利,朝着外面走去。

    “记住,安诗公主再有一月便要去仙门了,仙门不是大龙国,皇上也不敢惹他们,所以到了那里,只要潜心修炼,切记惹是生非。”远远的,兮啸的声音传进来,回在兮利的耳旁。

    “利儿,你父亲的话记住了吗?”让兮利坐在自己边,杨雪摸着前者的额头,面容慈祥的问道。

    “记住了,娘,到了那里,我一定会潜心修炼,到时候让父亲,娘,还有二哥都进去。”郑重的点点头,兮利保证道。

    “嗯,你是我们兮家唯一一个能进入仙门的,明天进宫千万别安诗公主。”敲了一下兮利的额头,杨雪严肃说道。

    “嗯,我不会惹她的。”兮利回想着这副体前主人受到雷劈的感受,不由的抖了一抖。

    “好了,我去叫厨房给你做几个小菜。”杨雪站起来,对着门外喊了一声:“小青,吩咐厨房准备几个少爷喜欢的菜。”

    “是,夫人。”小青那甜美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一阵脚步声响起,渐渐的平息。

    不久之后,小青就端着几个菜进来了,看着兮利吃完饭,杨雪再次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小青,你也出去吧。”挥了挥手,兮利就躺回了上。

    “是。”应了一声,小青就走了出去,然后将门关上。

    “哎,希望真的能够有用吧。”口中呢喃了一句,兮利就沉沉睡去。

    庞大的信息虽然已经消化,但带来的疲惫感肯不是一点两点,所以吃完饭,他就赶紧睡了。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流逝着,不多会,黑夜已经降临,明月高高的挂着,兮利也在这个时候昏昏的醒来。

    “已经晚上了啊。”摇了摇头,想将那种难受感甩开。

    打开门,兮利来到房间外面,见小青正在一旁的假山处玩耍,也没去叫她,独自一人走出庭院。

    许多的下人看到兮利,纷纷惊恐的叫了一声少爷,然后迅速离去。

    “看来我这副体的确不怎么受人欢迎。”苦笑一声,兮利摸了摸鼻子,无奈道。

    “少爷,你醒了。”走着走着,一个人影从旁边蹿了出来,然后惊喜的叫道。

    “小七?你没事啊?”有些诧异的望了一眼来人,兮利从记忆中知道,这人是兮府的下人,尝尝伴随他的左右,兮利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非常的“称职”。

    “没呢,安诗那小娘们没有看到我。”撇了撇嘴,小七不满的道。

    “哦,你小子跑的倒是快。”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在的兮利对这人可没什么好感,点头哈腰,风吹两边倒,这种人他可不喜欢。

    “没··没啊,少爷,我是给夫人报信去了。”小七瞬间脸色煞白,连忙摆手解释道。

    “从今以后你就不用跟着我了,给我立刻离开兮府,我不想再见到你。”指了指兮府的大门处,兮利喝道。

    “少爷,少爷,别啊。”小七都快哭了,平时的兮利可不是这样,可是这次被雷劈了,就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给我滚。”怒喝一声,兮利直接甩袖离开了。

    “哼,不就是个纵跨吗?不是老-子,你以前那些事谁给你擦股。”不屑的哼了一句,小七心中怀着怨恨之心,回到下人住的地方,收拾包裹,走人了,他知道,兮利发话,是没有希望挽回的。

    怒斥了一顿小七,兮利也没有了心,直接回到房间,呼呼大睡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犀利哥异世修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