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我讨厌你!

    与古安歌这一战,李跌背中了一剑,前也中了一剑,几次心脏差点被刺爆,左手掌心更是整个被午夜之刃洞穿。

    上的三处伤虽然都不重,但这却是李跌机敏的反应换来的,如果反应稍慢一拍,被午夜之刃刺中心脏,那便是致命一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古安歌的确无愧午夜毒蛇之名。

    商雪、商蝶陪着李跌回房间,在一众水系法师、光系祭祀全力以赴的治疗下,李跌上三处不重的伤,很快便愈合了,原本受伤的位置生出了粉嫩的新皮来。

    而且因为生命之哨的存在,李跌流失的生命力也得到了补充,并不因为流了许多血,而感到体的虚弱。

    脱下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再脱下铠甲下的黑色锦衣,李跌倒进浴桶,让自己浸泡在一片冒着腾腾白气的水中,享受着商雪、商蝶两女无微不至的按摩服务,李跌顿时长舒一口气。

    “洗干净子,在上好好等我回来。”

    换上一新衣,将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收进储物戒指,在两女的粉唇上轻轻一吻,李跌便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朝着蓝光霹雳的房间而去。

    “贤弟。”

    一脸忐忑期待表的蓝光霹雳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见李跌进来,顿时激动了一下,长而起,快步迎了上来道。

    “等了很久吧?可惜,这件铠甲被我害的破了两个洞。”

    轻轻一笑,李跌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然后摇头抱歉道。

    那午夜之刃真的是无甲不破,起码人阶魂甲挡不住它的锋锐。在它面前,有甲和没甲的区别不大。

    “不要紧,修复铠甲的材料和名匠,蓝光家都有,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伤,估计一两天就能修好了。”

    蓝光霹雳摇摇头,目光专注,如同对待追求许久,终于到手的人般,深的抚摸着这如天空般颜色蔚蓝的华丽战铠,眼中闪耀着李跌从未见过的炙光芒。

    “不就是一战甲而已,有必要这么恶心吗?”

    见蓝光霹雳这个样子,就好像自己见到绝世美女一样了,李跌不由得会心一笑,然后道。

    “你不懂的,这是蓝光家代代相传的战甲,穿上它就代表着我扛起了家族的大旗,可以独立的征战四方,为蓝光家的荣誉而战了,而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活在父亲的庇护下,做一些不痛不痒,不足以值得众人称道的事。”

    蓝光霹雳目光根本没往李跌上瞟一下,一直目放精光的盯着这幅战甲,然后咧嘴一笑道。

    李跌毫不怀疑,蓝光霹雳今天晚上绝对会穿着,或者抱着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睡觉。李跌理解蓝光霹雳对这战甲的重视,但却不理解他对这铠甲竟然重视到了这种程度。

    卡恩大陆盛行的是家族制,这片大陆上的人们,对于家族的荣耀和传承无比重视,李跌并非土生土长的卡恩大陆人,对这份感自然难以理解。

    离开蓝光霹雳的房间,李跌刚想回房,转便望见一道倩影,正立在种着几棵白梅树的庭院中,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默然不语。

    “在想什么呢?”

    走过去,找了张石椅坐下,李跌问道。

    蓝光冰心只是转头看了李跌一眼,脸上仍然是一片冰冷的表,没有一点想说话的意思。

    “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抬头望月,李跌长吟道。

    这次,蓝光冰心却是连头也懒得转一下了。

    “看到明月,我就想起了我的故乡。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叫做睹物思人,你看着月亮在发呆,难道心里是在想什么人不成?”

    嘿嘿一笑,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瓶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酒,再取出几盘下酒菜,李跌一边畅饮,一边问道。

    这瓶酒可是原本储物戒指里的东西,什么东西都是别人的好,同样的酒,拿古安歌的来喝,李跌便是觉得舒服,味道倍儿棒。

    听了李跌的话,蓝光冰心的肩膀不易察觉的轻轻一颤。李跌此时正在饮酒,因此并没有看到。

    “你知道我刚刚在想什么吗?”

    过了一阵,转过来走到李跌面前,蓝光冰心淡淡的道。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在想我。”

    李跌继续饮酒吃菜,然后道。

    蓝光冰心是李跌除幽月铃音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要说李跌一点**也没有,那肯定是假的。

    但她是蓝光青平的女儿,蓝光霹雳的妹妹,蓝光家对自己有重恩,李跌明白自己有多滥,真将蓝光冰心追到手,只会令她将来感到痛苦,倒不如发乎,止乎礼,偶尔调戏一下,看着眼馋一下,心里有个期盼,不至于今后的人生再也没有任何追求,因此已经不再强求了,没有那种患得患失的想法,所以李跌现在面对蓝光冰心,心态非常的轻松。

    “错了,我是在想你。”

    出乎李跌的意料,蓝光冰心忽然道。

    李跌愣了一下,不解的望向她。

    只见月光下的蓝光冰心,冰肌玉骨,肌肤如雪,柳眉细长,双眸似一汪清泉,琼鼻樱唇,精致的瓜子脸,无一不美到极致,令人一见便忍不住心生慕。

    “我在想你,为什么会这么令人讨厌。”

    瞟了一眼李跌,蓝光冰心道。

    原来如此!

    李跌轻轻一笑。

    “那是因为你对我有成见,我当了你的挡箭牌,和二下结了怨,两个人你死我活的打了一场,我还没说苦呢,你竟然还在这里说讨厌我,真是太令人伤心了。”

    李跌耸肩道。

    “你无耻好色,好胜斗勇,夺了我的初吻,我讨厌你,这还不够吗?”

    蓝光冰心冷道。

    “好吧,你要讨厌我就继续讨厌吧,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轻轻摇头,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李跌长而起,然后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而去。

    “李跌!”

    与她擦肩而过,蓝光冰心又突然出声喊住李跌。

    “嗯?”

    李跌原地站定,微微侧头。

    PS:话说。。俺是浪天刀,在这里替魔神给大家道歉了,魔神他因为搬到新环境居住,那里网络太差,网页都打不开,就只能上上QQ,所以由本人替他带更了~~~大家看书之余多投票哈~多多支持魔神呀~~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