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午夜毒蛇

    “下!”

    “住手!”

    舍一击失手,被李跌狠狠一顶,古安歌短时间内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力,生死全然握在李跌手上,意识到不妙,古安歌的四名护卫、红袍法师,还有白袍祭祀一起大叫着冲了过来。

    “哼!还你的!”

    李跌冷哼一声,右手拔出刺穿左掌的午夜之刃,便朝着古安歌的面门刺去。

    这柄短剑当真是锋利无匹,无甲不破,蓝光家的传家之宝,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竟然也能轻易刺破,要刺爆一个人的头颅,那自然更加容易了。

    “埃辛诺斯之守护!”

    看着向自己刺来的午夜之刃,危难关头,明白自己的生死悬于一线之间,古安歌双目圆睁,望着越来越近的剑尖,心中狂念!

    轰!

    埃辛诺斯之守护忽然启动,如蛋壳般的防护罩直接将与古安歌近在咫尺的李跌推了出去。

    踉跄推了两步,李跌这一剑顿时失去了准头,刺破了埃辛诺斯之守护后,又顿了一下,这便给了古安歌机会,他头猛地向侧一片,午夜之刃并没有像李跌想象的那样刺穿他的头颅,而只是刺穿了古安歌的左耳。

    “住手!”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古安歌的四名护卫便已经冲了上来,四柄长剑暴起剑芒,一齐刺向李跌,同时,古安歌亦捂着自己的左耳,殷红的鲜血不停的从指间渗出,放声惨叫着连连后退。

    如此一来,李跌即使是拼着受伤,也不可能干掉古安歌了。

    “啊――!”

    退了两步,终于安全了之后,为了活命而爆发出的那股力量瞬间退去,古安歌顿时一下倒在地上,一手捂着左耳,一手捂着下,左右打滚,痛苦的悲号起来。

    “下,您没事吧”

    白袍祭祀顿时冲了上去,一脸关切神色的将古安歌从地上扶了起来。

    古安歌眼中的红芒越来越甚,心中杀念横生,心火中烧,杀戮的渴望痛苦的折磨着他,再加上左耳与下体的剧痛,此时的古安歌可谓是承受着体与心灵的双重痛苦。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望着白袍祭祀,想起正是这个小人挑拨离间,让自己去与李跌赌斗,这才有如今的惨境,古安歌心中顿时杀念横生,指着白袍祭祀挣扎抽搐道。

    “下,臣有罪,还请臣为下疗伤!”

    白袍祭祀顿时一下拜伏在地上,连连磕头。

    “去死吧!”

    古安歌眼中红芒大盛,狰狞一笑,着魔了一般抽出腰间的一柄短匕,直接捅入白袍祭祀的心房,然后顺势狠狠一绞。

    “你……”

    以不敢相信的目光望着古安歌,白袍祭祀圆睁双目,一丝鲜血渐渐从嘴角溢了出来,心脏却是被利刃绞的粉碎,生机顿绝,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便死了个干干净净。

    “呼……”

    杀了白袍祭祀之后,古安歌眼中红芒尽去,熊熊燃烧的心火也彻底一下平息下来,长舒一口气,仿佛全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一样,古安歌顿时一下倒在地上,彻底昏死了过去。

    “可惜了。”

    被四名护卫紧紧盯着,李跌望向那边,见古安歌关键时刻竟然一匕将那个白袍祭祀捅死,解除了战斗渴望状态,顿时心中暗叹一声。

    这头虎,终究还是没死。

    “下!?”

    亲眼目睹白袍祭祀被古安歌一匕捅死,红袍法师只感觉遍体发寒,惊讶的喊一声,却发现古安歌已经彻底晕死过去了。

    见古安歌昏死过去,红袍法师眼中目光却并非担忧,而是一阵复杂。

    四名护卫转头望了一眼,发现白袍祭祀竟然被古安歌一匕捅死了,心中也是一阵发寒。

    大厅内的众人,在亲眼目睹古安歌将扶起他的白袍祭祀捅死之后,望向昏死在地的他,目光顿时也是急剧转变,变得蔑视和冷漠。

    一些怀的贵族少女,原本还对外貌俊雅,份尊贵的古安歌心生慕,这时却只感觉无比的厌恶。

    古安歌是因为战斗渴望的折磨,心态失控下杀掉了白袍祭祀,但是落在众人眼中,这便变成了泄愤杀人。

    虽然古安歌有那个能力决定旁随从的死,但是在赌斗落败后,为了发泄心中怒气,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边人一匕捅死,这样的事确实是离心离德,太令人齿冷了。

    再加上古安歌在蓝光家如此重要的认亲宴会上,主动恶言挑衅生事,大厅内的众宾客对这位神龙国的二下,顿时一点敬意都失去了,认为这是一条险狠毒,择人而噬的毒蛇。

    “午夜毒蛇”之名,就在古安歌昏迷不醒的时候,犹如一顶大帽般,死死扣在了他的头上。

    “好了,这场武斗到此为止,你们带着二下走吧。”

    蓝光老爷子原本对主动寻事的古安歌,态度便是不冷不,现在又亲眼见到落败的古安歌“泄愤”杀人,心中更是不屑。王室子弟,已经糜烂不堪到这种程度了吗?

    四名护卫闻言,连忙向老爷子告退,抱起古安歌,狼狈的离开了蓝光家。

    “这是你的战利品,收下吧。”

    面对李跌,蓝光老爷子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微笑,然后便将储物戒指和半兽人之斧递了过来。

    “谢谢爷爷。”

    李跌点头称谢,重新将半兽人之斧背负在后,又将储物戒指戴在左手中指上。

    “好了,今天的宴会到此为止,多有不到之处,还请各位见谅。”

    大厅内一片狼藉,大半酒桌全部被李跌爆出的气浪掀翻了,宴会自然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老爷子便对着众宾客抱歉道。

    “老爷子客气了,李跌的确是文武双全,不愧无双战鬼之名,令我等大开眼界,今晚是不虚此行了。我们先走一步,下次有机会再来拜访。”

    众人也是一阵点头,能够见到如此劲爆的一场大战,今天晚上的宴会绝对是不虚此行啊,因此纷纷满意的向老爷子辞行道。

    “干得不错,总算没有堕了我们蓝光家的威名,赶紧下去治疗一下吧。”

    李跌刚好研究出储物戒指的用法,将灰烬使者战斧放了进去,蓝光青平便走到李跌边来,轻轻点头,然后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