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顶爆你!

    噗!

    午夜之刃只是顿了一下,便轻易破开了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的防御。

    关键时刻,李跌轻一侧,锋锐至极的午夜之刃只是刺穿了李跌的右,却并没有像古安歌想象的那样,直接洞穿李跌的背心,将其击杀。

    “鼠辈!”

    剧痛令李跌的血液彻底沸腾起来,猛地一声暴喝,李跌体猛地前倾,然后一斧如海底捞月般,由前划过一道弧线,旋扫向背后的古安歌。

    “哼!”

    一击得手,古安歌马上疾退,灰烬使者战斧斜扫而来,斧刃未至,浪先行一步扑面,古安歌轻哼一声,上半猛地一倒,一个铁板桥闪过了斧扫,然后形迅速暴退,脱离了李跌的攻击范围。

    古安歌修炼的是法类的斗决,虽然力量、体力远不比上李跌,却有着极其敏捷的手和极快的移动速度,这也是他的闪光刺能够干脆利落的一击即中的原因。

    古安歌暴退,重新拉开距离,横持午夜之刃,犹如一名刺客般,绕着大厅中央的边缘飞奔。

    这时,李跌才有机会打量一下他的况。

    挨了李跌盘古开天一斧,即使关键时刻古安歌启动了埃辛诺斯之守护,又有坚固的地阶魂器护,却还是在那一斧下受了不轻的伤。

    他上的埃辛诺斯的守护者传说战甲,上面隐隐闪烁的光芒较之一开始黯淡了无数倍,而古安歌上,亦是浑血迹,遍体鳞伤,衣发凌乱,喘着轻气,不复一开始的潇洒俊逸。

    李跌右中了一剑,虽然古安歌的那一剑闪光刺来的突然,但李跌却是宿战老手,关键时刻反应过来,并没有被刺中要害。

    幽月铃音所赠,挂在李跌脖子上的生命之哨,没有人知道,这毫不起眼的一个小东西,竟然也是一件人阶魂器。它的功用便是疗伤,此时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悄然无声的愈合着李跌背后的伤痕。

    想起上场之前,蓝光青平告诫过李跌有机会最好留古安歌一命,不要与王室闹得太僵,但看着古安歌眼中望向自己,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李跌冷冷一笑,便决定将这句话抛到脑后。

    放虎归山,太危险了。

    过一些时间,自己可是要与蓝光霹雳、蓝光冰心一起到王都的神龙学院的,王都可是古安歌的地盘,神龙国的王室肯定不会像蓝光家这样袒护自己。

    到时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古安歌这个心狭窄,已经对自己动了杀念的王子,在自己的地盘上想要整死李跌,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现在就有一个光明正大的干掉古安歌,同时不用担心神龙国王室正面报复的机会,为什么不把握住住?

    脑中思绪飞转,李跌瞬间做出决定,顿时目光锁定在古安歌上,双目一眯,目光一凝,然后猛地一睁,一股无形的波动瞬间进入了古安歌的体内。

    战斗渴望!

    开始生命的倒数计时吧!

    “怎么回事?”

    突然感觉一阵心火中烧,奔跑速度陡得慢了一截,生命力源源不断的流逝着,古安歌瞬间眉头大皱。

    “原来你竟然是血限武士!”

    李跌刚才瞪了他一眼,古安歌便觉得生命力和移动速度的下降,再联系上从未出现过的血色斗气,古安歌瞬间明白过来,惊声道。

    古安歌此话一出,大厅内众人顿时又发出一阵阵低沉的惊叹声。

    蓝光双壁为什么会认李跌为侄,蓝光家为何又如此力李跌,竟然将家族的传承之宝都拿了出来,大厅内的众宾客纷纷认为他们已经明白事的真相了。

    李跌竟然是一名天赋出众的血限强者!一个未来可以成长为大陆真正顶级强者的,血限能力拥有者!

    这样的奇才,蓝光家如此重视,的确有那么一点道理,勉强说得过去了。

    “拿命来吧!”

    双目泛起红芒,古安歌心中对李跌的杀念被战斗渴望无穷放大,当即飞奔过来。

    李跌蓄势待发,准备等古安歌送上门来的时候,一斧将他劈成两半。

    “哪有这么简单?”

    地阶刺杀技――幻影突袭!

    在离李跌不远的地方,古安歌疾驰而来的影忽然一阵模糊,在原地化成了两道分别向左右移动的幻影,刚想出招的李跌顿时迟疑了一下,然后便只见古安歌突然出现在李跌面前,近在咫尺,午夜之刃迅疾捅向李跌的小腹。

    豹跃!

    关键时刻,李跌突兀一个侧跃,闪过了古安歌这突兀的一击。

    地阶刺杀技――舍一击!

    “喝――!”

    暴喝一声,仿佛一名致命的刺客,一点不给李跌喘息的机会,古安歌舍而来,午夜之刃迅疾刺向李跌的心窝,这又快又疾的一剑,完全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招式,以自己的安全为代价,换取敌人的避无可避,甚至连避开要害中剑的机会都没有。

    噗!

    想也不想,李跌便以左手去挡剑,顿时只见午夜之刃轻而易举的刺穿李跌的左手掌心,然后稍微顿了一下,又继续刺破了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犹如一条毒蛇般,笔直的向李跌的心脏钻去。

    “想要我的命,没这么容易呢。”

    李跌咧嘴一笑,被刺穿的左手顿时用力,噗的一声猛而向前。

    瞬间,李跌只感觉左手一阵剧痛,剑刃在手掌的血中划过,鲜血四溅,然后李跌的左手掌心便一下碰到了午夜之刃的柄部。

    “嗯?”

    古安歌愣了一下,继续用力,李跌却是冷冷一笑,五指窝拢,顿时一下拿住了古安歌的午夜之刃,无论他如何用力,刺入李跌体内的锋利剑刃再也难进分寸。

    “去死吧!”

    面色一狞,古安歌便想旋转午夜之刃,将李跌绞死。

    “死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狰狞一笑,李跌暴起一脚顶在古安歌的下体上。

    那一瞬间,李跌好像感觉到,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被自己顶爆了一样。顿时只见古安歌双目圆瞪,喔着嘴,表抽象的看着李跌,浑发软,空门大开,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午夜之刃,踉跄倒退,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力。

    

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txt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