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盘古开天――第二重!

    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一共分为战盔、甲、护肩、护手、战裙、护膝、护腿,七个部件,铠甲厚度在1CM之上,属于重甲范围,看起来起码有一两百斤重。

    事实也是如此,李跌拿起这些铠甲部件的时候,的确非常沉重,单是一件甲,重量起码便有五六十斤。

    但是,把这件甲穿在上,李跌却惊讶的发现,甲内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作用,自己竟然感觉不到这铠甲的重量。

    将一整铠甲穿在上,李跌摸了摸上的铠甲,除了装备本附带的厚重质感外,李跌竟然感觉不到多少重量,就好像自己只是穿了一轻便的皮甲而已。

    而且,穿上这战甲,李跌内心底处竟然生出了追风逐月,一飞冲天的冲动,这种感觉当真是奇妙至极。

    “魂器都有特殊属,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的特殊属便是减轻穿戴者的负重,并且可以御风而行,以极快的速度在地面推进,同时也可以在短时间内翱翔天空,这便是蓝光家的传家之宝,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

    见李跌似乎发现了这铠甲的妙处,蓝光青平道。

    再拿起另一名护卫手中捧着的战斧――灰烬使者,质感十分厚重,乃是劈斩利器,如果自己还没晋升大地武士,一时力量剧增,恐怕使用这把战斧还有些力不从心,现在确实恰到好处。

    李跌随意挥舞了一下,顿时只感觉炎光闪耀,火星四溅,浪扑面而来,却是一柄罕有的高级魔法武器。

    “下,似乎不太妙,那铠甲名为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是一人阶魂器,同时也是蓝光家的传家之宝,至于那柄战斧,估计也非凡品,下你要小心了!”

    见李跌穿上那如天空般蔚蓝色的华丽战甲,拿上那柄暗红彪悍的战斧,白袍祭祀顿时脸色剧变,凑到古安歌耳旁轻语道。

    闻言,古安歌的眼角一阵抽搐。

    没想到,算计李跌不成,反倒激起了蓝光家的反感,成就了李跌的好事。

    “怕什么?战甲我也有,埃辛诺斯―守护者的传说,还是更高一级的地阶魂器。我还有无甲不破的午夜之刃,也是地阶魂器,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只是人阶魂器而已,根本挡不住午夜之刃的锋锐。更何况,我是大地武士,他只是人阶战士而已,我就不信打不赢他!”

    轻哼一声,冷冷一笑,古安歌道。

    ……

    赌斗即将开始,两人签下生死状,来到众人腾出位置来的大厅中央。

    “有机会的话,还是饶二下一命,不要与王国闹的太僵。”

    上场前,蓝光青平轻声对李跌道。

    李跌轻轻点头,便来到了大厅中央。

    “这场赌斗,由老头子我来担任公证人吧,二下的赌注是一枚储物戒指,李跌的赌注是地阶魂器――半兽人之斧,两位已经签下生死状,生死由天,事后亲人、朋友都不能因此而报复两位。现在,先将赌注交到我这来罢。”

    蓝光老爷子也来到了大厅中央,虎目生威,完全看不出一点老态,站在左侧边上的位置,沉声道。

    李跌取下背负的半兽人之斧,交给老爷子,古安歌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几件看起来颇为不凡的装备穿在上,手持午夜之刃,对着李跌冷冷一笑,然后也一样将储物戒指交了上去。

    然后,全副武装的两人对立而视,目光中充满了剧烈燃烧的火花。

    战意,在血液中熊熊燃烧。

    听闻因为自己的原因,竟然令李跌与古安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发展到了生死相搏的处境,蓝光冰心也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不下去了,来到大厅,站在蓝光青平的旁,皱着眉头看着大厅中央,众人环绕的两人。

    “比赛,开始!”

    见两人准备就绪,老爷子忽然一声大喝道。

    老爷子宣布比赛开始的那一瞬,李跌并没有贸然出击,而是摆出了血刃斧法第六式,盘古开天的起手式。

    体内各处的血斗气,犹如百川归流般,全部汇聚到李跌的双臂上。

    爆出四尺长腥红斧芒的灰烬使者战斧上,斧面暗红色如血管一样的痕迹,时隐时现,莫名诡异。

    血斗气渐渐弥漫,透出体表,犹如红焰一般,无声的在蔚蓝色的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上,无声的燃烧着,令李跌顿时变的有些狰狞恐怖,犹如撕裂大地,冲出地底,将蓝天映的一片血红的鬼神一般。

    同时,那种恐怖到足以劈山裂海的力量感觉,再次在李跌心中升了起来。

    血色的斗气!

    这是大厅内的众人从未见过的一种斗气,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惊呼。

    “斗气加持、斗气附体,这明明是大地武士的象征,哪个混蛋刚才还跟我说他只是一个人阶战士的!?”

    见到李跌弥漫铠甲表面,如火焰般无声燃烧的血色斗气,古安歌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心中暗骂道。

    同时,见李跌蓄势待发,明显是在准备一次强力的攻击,即使上穿着防御力极强的地阶魂器,埃辛诺斯―守护者的传说战甲,古安歌也不敢冒冒然的冲上去找打。

    “喝――!”

    第一重!

    猛地发出一声长啸,一阵阵气浪犹如无形的波浪般,卷起地面的尘土,一波一波的向四面八方吹拂而去。

    李跌的气势,因长啸而急剧拔升,浑缓缓弥漫的血斗气,顿时一下像火上浇油般暴涨,剧烈闪耀,仿佛一颗即将爆炸的星球般,在闪耀着最后的光芒。

    “大地武士竟然也能散发出如此气势,无双战鬼,果然名不虚传!”

    大厅内的众人,不管之前见到蓝光青平赠与李跌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是怎样的羡慕嫉妒恨,但此刻见到李跌的气势如此剧烈,不脸色大变,双目圆睁,心中暗惊。

    “喝――!!”

    第二重!

    五秒后,啸声陡得拔高,李跌面上表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狰狞恐怖起来,浑青筋暴涨,体内血液急流,上血焰犹如汽油浇灌般,再度暴涨,凶焰滔天。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