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

    “李跌,赌斗的时候,是不许使用参赌的物品出战的,而二下贵为王子,武器、装备极强,上至少也有两件地阶魂器,战技方面传承自王室,也是十分精妙,和你以往交战的对手全然不同,这样你也敢答应?”

    就在李跌应下古安歌的赌斗之约时,蓝光青平忽然站到李跌边来,沉声问道。

    “嗯。”

    李跌并没有说出一些天花乱坠的漂亮话,也没有向蓝光青平保证什么,只是郑重点头。

    路遥知马力,久见人心,不是谁膛拍得响,谁话说得漂亮,谁就厉害的。

    即使半兽人之斧被限制不能使用,即使古安歌出高贵,上高级的武器、装备无数,李跌也不怯与其一战!

    “那好吧,王管家,去库房将我年轻时使用的那战甲带过来,算是今天我送给自己侄子的见面礼了。”

    点点头,重重拍了拍李跌的肩膀,蓝光青平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头对王管家道。

    “大爷,那可是……”

    王管家顿时愣住了,然后向蓝光老爷子望了一眼,迟疑道。

    “我让你去就去,另外还将灰烬使者取出来。”

    蓝光青平道。

    “老大?”

    那战甲,乃是蓝光家的传家之宝,是蓝光家未来军事领导者的象征,是蓝光青平为蓝光霹雳准备的一件东西,见他此时竟然要将如此重要的铠甲送出去,蓝光宏朗顿时一惊,然后不解的看向他。

    蓝光青平并没有说话解释这是为什么,而是转头望向坐在主位上的自己的父亲。

    当初那战甲,便是由自己的父亲赐给他的,没想到到了现在,也是他将那战甲赐给年轻的下一代的时候了。

    只是从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不是自己的儿子。

    蓝光宏朗也望了过去,想看看老爷子是什么态度。

    “蓝光家要不停的向前走,一切都要因此改变,传家的东西也是如此,固步自封,只会让我们在原地踏步。王管家,去吧。”

    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蓝光老爷子缓缓点头,然后道。

    “是,老爷!”

    王管家领命而去。

    台上的蓝光家众人一阵密议,台下的古安歌却是皱起了眉头。

    自己用计限制住了李跌的半兽人之斧,没想到这个时候蓝光家却是横插一脚,显然是决定拿出一些好东西来武装李跌了。

    不过,很快他又释怀了。

    地阶魂器可不是什么大路货,即使蓝光家贵为一方行省的掌控者,手中掌握的地阶魂器也绝对不超过十件,而且绝大多数已经名器有主了。

    整个神龙国,除了眼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半兽人之斧外,都没有地阶魂器级别的战斧。

    蓝光家顶多为李跌提供次一级的武器,另外再加上一战甲。不过,有号称无甲不破的地阶魂器――午夜之刃在手,古安歌会害怕李跌穿上战甲吗?

    在众人或焦急或期待的等待中,王管家很快回来了,后跟着数十名蓝光家护卫。

    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两名蓝光家护卫,一人手中捧着一如天空般蔚蓝色的华丽盔甲,一人手中捧着一柄嵌着火系魔晶,足有一米五长,斧刃暗红如血,甚至还有一些缺口和斑点,斧弥漫着浓厚的杀戮气息,一看便知是一把饮血极多的杀戮之斧。

    “这是?”

    看着蔚蓝天空色的盔甲和暗红狰狞的战斧,李跌有些惊讶的望着蓝光青平。

    “这是我25岁时,家族赐下,用以征战沙场的一盔甲,名为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这战甲,本来是想雳儿从学院毕业的时候送给他的,不过这次认了你这个好侄儿,这装备就当做是伯父给你的见面礼,现在送给你罢。”

    蓝光青平轻轻一笑,然后道。

    “天空之吻―逐风者的祝福之铠!?”

    这件铠甲一亮出来,大厅内顿时响起了一阵阵低沉的惊叹声。

    这铠甲的来历,远没有蓝光青平说的那么简单。它不仅伴随了蓝光青平的年轻时代,还伴随了蓝光老爷子,以及蓝光家上面几代勇烈先辈的年轻时代,乃是一威名远扬,代代相传的人阶魂器,是蓝光家的传家之宝。

    其象征意义,甚至还大于这装备的实际意义。

    几乎可以说,蓝光家内的年轻一辈,谁穿上了这一铠甲,便是蓝光家认定的,未来军事力量的领导者,便如今天的蓝光青平一般。

    现在,蓝光青平竟然将这铠甲拿出来送给李跌,这对大厅内众人的震撼,远比蓝光双壁一同认李跌为侄的消息,还要大的多。

    这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认一个外姓子侄的问题了,简直是拿李跌当蓝光家的嫡系继承人来对待啊。

    “爹!”

    蓝光霹雳自然认得出家族传承之宝,深知其的象征意义,没想到这个时候蓝光青平竟然将它拿出来送给李跌,即使他与李跌的感极好,也忍不住惊讶的出声道。

    “别着急,你没听到吗,这是你老爹原来给你准备的东西,我怎么好意思拿你的?这铠甲暂时先借我用用,等武斗结束我再还给你。”

    将蓝光霹雳拉了过来,一拳擂在他的上,李跌在他耳边轻语道。

    “……好兄弟,是大哥太急躁了!”

    李跌这么一说,蓝光霹雳顿时一下面红耳赤的不好意思起来了,不由得咧嘴一笑,然后也重重的在李跌膛上擂了一拳,打的李跌龇牙咧嘴的倒退了一步。

    两人的动作,蓝光青平自然看在眼里,不由得欣慰一笑。

    拿出家传的宝物,一来是帮助李跌对付二下古安歌,二来也想看看李跌面对重宝时变现出的心

    结果,蓝光老爷子和蓝光青平、蓝光宏朗都十分满意。而且,他们还看到了李跌与蓝光霹雳之前的友和团结。

    一个庞大家族,无论是想维持现状,还是想再进一步的发展,团结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种精神。

    “这柄战斧,名为灰烬使者,是我30岁的时候,在风语平原上斩杀了一名蛮拳部落的比尔族强者缴获的武器,蓝光家很少有子弟使用战斧这种兵器,它跟着你也算正好。”

    蓝光青平抚摸着灰烬使者战斧,目光缅怀,似乎又回到了征战四方的年轻时候,然后对着李跌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