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二殿下

    李跌倒是不关心这些礼物贵不贵重,他只关心这些礼品中有没有合适自己的武器装备,对于李跌而言,那些奢侈品什么的都是浮云,用来附庸风雅,泡妞把妹倒是不错,但是对于自己的实力提升,却是没多大用处。

    “神龙国二下到,送上4阶风系魔晶石5块!”

    报了数十个人名与礼品名后,侍从的声音忽然拔高,大声唱道。

    门口侍从唱名的音量大小,与来者的实力份和所赠礼品的轻重有关,侍从陡得拔高的声音,却是瞬间吸引了大厅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众人的瞩目下,一名穿着月白纹龙锦衣,头戴玉冠,腰佩碧玉,面庞白净,剑眉修长,唇红齿白,风貌俊雅的青年,在四名穿着银亮钢甲,腰佩长剑,全副武装,威武不凡的护卫,还有一名红袍法师、一名白袍祭祀的簇拥下,威风八面的走进大厅来。

    “二下。”

    “二下。”

    门口,数名宾客向青年行礼道。

    青年二下随意的点头,旁若无人的从众人边走过,目光一直在大厅内扫视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大部分都是荒北行省的名流,这些人来蓝光府,自然是带着护卫来的,不过护卫可没有参加宴会的资格,都被侍从引到别处休息去了,而二下的六名随从却是紧紧跟随在其左右,不仅来到了大厅,还一路横冲直撞,使得沿途的众宾客纷纷避让,本来宴会高涨的气氛,瞬间因为这一行人的到来而低落了下来。

    这青年生的一副好皮囊,只可惜上的气息太过于桀骜,李跌看他第一感觉,便是很不顺眼。

    “他是什么人?”

    李跌向旁的蓝光霹雳问道。

    “神龙国国王的第二个儿子,二下古安歌,和我们一样,都是神龙学院的学生,以后你估计会经常见到他的。”

    蓝光霹雳道。

    “这似乎不是一件好事。”

    李跌笑道。

    蓝光霹雳亦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显然是和李跌一样,看这个二下不是非常顺眼。

    “青平伯父,宏朗伯父。”

    目光扫到这边,古安歌忽然眼前一亮,径直走过来向蓝光青平与蓝光宏朗行礼道。

    “二下。”

    两人平淡的应道。

    任谁对带着护卫在如此重要的宴会中肆无忌惮,横冲直撞的人,都不会有太大的好感。

    “冰心,我来看你了。”

    对于两人的态度,古安歌也不以为意,他的份特殊,为了避免危险,边必须随时带着随从保护。只停留了一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古安歌便向这边走来,一脸和煦的微笑,向着蓝光冰心道。

    “嗯。”

    蓝光冰心的反应比她老爹还要平淡,竟然是连二下也不想喊一声。

    “冰心,前几天我在神龙拍卖行看到一条泽菲蓝晶项链,对水系和冰系魔法都有加成作用,而且很漂亮,非常适合你,我就把它拍下来了。”

    蓝光冰心的冷淡,让古安歌有些恼怒,不过他倒是习惯了蓝光冰心对他的这个态度了,眼中闪过一缕冷芒,却很快被古安歌用微笑掩饰过去,然后他便从上取出一个精美的宝盒,笑着递给蓝光冰心。

    “不用了二下,这些东西,他会给我买的。”

    看都不看那条名贵的泽菲蓝晶项链,蓝光冰心径直走到李跌边来,挽住李跌的右臂,然后对着二下道。

    蓝光冰心向李跌走过来的时候,李跌便心知不妙。

    等一向对自己冷淡的蓝光冰心,突然环住自己右臂的时候,李跌哪还不明白自己被人当挡箭牌用了?

    难怪平常离自己最少也有几十米远的蓝光冰心,今天竟然破天荒的站在自己边来了,感好是知道这个讨人嫌的二下会来,准备拿李跌来挡箭了。

    “你是什么人?”

    蓝光冰心拒绝他是一回事,当着他的面抱着李跌又是另外一回事,古安歌眼中冷芒连闪,微笑再也难以掩饰他内心真正的绪,仿佛半出鞘,随时准备向敌人发起攻击的利剑般,古安歌瞪着李跌道。

    “我是李跌。”

    李跌从来就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本来就看这个二下不顺眼了,这下被蓝光冰心算计,被古安歌敌视,李跌也乐得顺势而为,嘿嘿一笑,伸手拦住蓝光冰心的纤腰,轻一用力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李跌笑道。

    “你……”

    突然一下被李跌拉到怀里,蓝光冰心不由愣了一下,却是瞬间反应过来,脸上并没有露出异色,而是顺从的靠在李跌上,纤纤玉手却是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朝着李跌捏了过去。

    “放肆!竟然敢侮辱下和国王,真是该当死罪,罪无可恕!”

    古安歌听了李跌的话,不一下怒目圆睁,他后的白袍祭祀反应最快,当即厉喝一声,古安歌旁的四名护卫立即拔出腰间长剑,朝着李跌冲了上去。

    “住手!”

    一声厉喝,蓝光青平纵过来,一脚便将两名护卫踹翻在地。

    蓝光霹雳也是怒而拔剑,淡蓝色如水的剑芒激而出,挡在妹妹与李跌前,神不善的盯着面前的另外两名持剑护卫。

    轻柔的音乐顿时止住,大厅内一片吵杂声音,白袍祭祀和蓝光青平的大喝一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无数道目光纷纷向这边望来。

    “怎么回事?”

    见事态稳定下来,蓝光青平沉声道。

    “青平伯父,这人不仅出言侮辱在下,还侮辱了父王。区区古安歌受辱不要紧,但是父王在在下面前蒙羞,本下一定要以这人的命为父王雪耻。”

    二下古安歌冷道。

    “贤侄?”

    蓝光青平有些不解的望向李跌。

    他不明白,怎么才一下的功夫,平常和李跌不大对路的蓝光冰心,就非常亲密的靠到李跌怀里去了?另外,李跌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去侮辱二下和国王?

    “他问我是谁,我只是说了下自己的名字而已,他就这么激动了。我姓李,名跌,叫你爹,难不成李某人的这个名字,让你很不爽?”

    李跌可不是什么善于之辈,古安歌血口喷人,李跌也不介意在骂他两句,当即以手指古安歌,冷笑一声道。

    不爽?有种你也起个像我这么有个的名字。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