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成也诗,败也诗

    “**……你也有吗?是什么?”

    幽月铃音眼眸一亮,望着李跌问道。

    “我也是人,当然有。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不江山,你说我的**是什么?”

    拥着幽月铃音,在她的唇上深深一吻,噙住香舌吸,然后李跌笑道。

    “我帮你疗伤。”

    看着李跌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幽月铃音一阵心痛,然后低头,双手十指相扣,嘴中以轻快的语调,轻

    声的呢喃着。

    一个篮球大小的月白色魔法阵,倏地浮现半空,缓缓旋转着,释放着温和如月光般的光芒,开始治疗着

    李跌上的伤口。

    微亮的月白魔法阵,映的幽月铃音俏脸一片莹白,她脸上表虔诚圣洁,额前刘海无风自动,飘逸优雅

    ,一洁白的祭祀袍,端庄典雅,又衬出苗条婀娜的姿,感迷人,令李跌不由得怦然心动。

    伤口一阵酸痒,李跌目光收回来放在自己上,只见月白魔法阵散发出来的莹白光粒,在夜空中如调皮

    的精灵般飞舞一阵,然后便乖乖的落在李跌的伤口上,融入其中。

    渐渐的,李跌竟然发现伤口在愈合,上暗红的血斑,亦在莹白光点的作用下分解消逝。

    如此过程,一共持续了十分钟,李跌前、肩上、背上的多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完全愈合了,完全看

    不出李跌刚才还是个比较严重的伤号。

    “好厉害的魔法。”

    在前,刚才被暗夜大手一箭洞穿的地方摸了一下,发现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李跌惊叹着对幽月铃

    音赞道。

    “这不是魔法,而是神术。我不会战斗,就只会祝福和治疗,你上的伤好了就好。”

    缓缓睁开双眸,幽月铃音甜甜一笑。

    当然,这说的只是之前的幽月铃音,月之祈祷激发了李跌的潜力,同样开启了幽月铃音的战斗能力,只

    是她现在根本还没学习任何杀伤的神术而已。

    “太棒了。”

    抱着幽月铃音,在她的脸上狠狠亲了一下,李跌道。

    “唔……你!?”

    幽月铃音轻呼一声,却是李跌好了伤疤忘了痛,已经开始不老实的揉搓她前的双峰了。

    “嘿嘿,天然呆,英雄难过美人关嘛,美人关。”

    抚间脱下了幽月铃音上的祭祀袍,李跌亦脱下了自己上仅剩的衣物,然后横抱双手抱,紧咬樱

    唇,不着寸缕,羞愤难耐,埋首李跌怀中的幽月铃音,缓缓踏入冰凉的溪水当中。

    晚上黑漆漆的,自己的目力又视夜晚如白昼,李跌也不用担心什么偷窥了。

    自己失落的短斧,也被第七联队的士兵找到,关键时刻如果真有偷窥者出现,李跌不介意使出飞星夺月

    ,夺了对方的第三只腿。

    “哼,让你喊我天然呆,霸道鬼,霸道鬼!”

    狠狠在李跌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幽月铃音皱着眉头道,然后便伸出纤柔的双手,拨一些清凉的溪水,开

    始帮李跌擦洗体。

    “这正好啊,天然呆,霸道鬼,多般配的名字啊。”

    舒服的靠在溪边的鹅卵石上,双手攀上幽月铃音前的双峰,轻轻抚弄着,心中感叹如此美妙的生活,

    给个皇帝让我去当都不肯,李跌笑道。

    “喂,死霸道鬼,你给我老实点。”

    拍开攀在双峰上作怪,令她喘连连的一双怪手,幽月铃音嗔道。

    “哈哈哈哈,你想我怎么老实一点啊?”

    哗的一片水声,抱着幽月铃音一个旋,换个位置让她靠躺在溪边的鹅卵石上,李跌抬起她的一双修长

    美腿,然后枪上马,令的双眸紧闭的精灵不轻吟了一声,李跌一边驰骋,一边低头看着紧咬牙关的

    幽月铃音,坏笑着问道。

    幽月铃音紧抿樱唇,不时发出一声腻的鼻音,月光下比溪水还要清澈的眸子不睁开,瞪了李跌一眼

    。

    “之前那首诗,还能念给我听一下吗?”

    浸泡在清凉的溪水中,承受着来自李跌的凶猛冲击,幽月铃音瓜子脸一片酡红,眼眸迷离,双手环住李

    跌的脖颈,轻声道。

    “呃……幽色山溪水一弯,月颜楚楚照凄鱼。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

    愣了一下,李跌有些尴尬的道。

    幽色山溪水一弯,月颜楚楚照凄鱼,是将幽月铃音的名字,和两人之间发生故事的景描写出来的诗句

    ,这两句诗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但后面两句就不大对头了。

    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李跌想的是自己算是半强迫的与幽月铃音发生关系,希望她内心

    不要怨恨自己,然后称赞她今后的生活,会胜过自己这个薄幸的男人。

    整首诗连起来,便是前面夸奖幽月铃音的美貌,犹如月下凄鱼,我见犹怜,后面就委婉的说,夺了你的

    初夜是我的不对,希望你不要怨恨,以后会活的比我这个薄幸的男人更好的。

    按照李跌想象中的剧本,自己与她发生关系后,第二天找机会送幽月铃音回夜色国,这样也总比她落在

    那些冒险者和变态的人类权贵手中要好,但是鬼知道幽月铃音听了这首薄诗之后,好像一下对他动了

    

    不仅彻底放开了怀,还主动进行了李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月之祈祷,提升了自己的能力,激发了潜

    力,同时还令李跌获得了从未想过的夜视能力。

    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确实是李跌从来没想到过的,现在这诗念出来多尴尬了,你还要我说。难道精灵

    们喜欢这个调调,男人不坏,精灵不,你们就喜欢我这种薄的男人?

    “你……”

    眼神一变,幽月铃音瞬间明白过来,目光幽幽的看着李跌,只是一下子,明亮的眸子里便溢出了水来。

    幽月铃音不愧天然呆之名,一开始在营帐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完全被前面两句诗吸引过去了,自动忽略

    了后半部分。毕竟是好话啊,谁不听?而且那时两人还在大战当中,精神有些恍惚非常正常。

    现在完完整整的再听一遍,顿时出问题了,感你是吃干抹尽就不想负责任了,还吟出这首来洋洋得意

    ?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