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株连

    李跌与十几名突然袭击的冒险者的战斗结束了,但战斗之后,还有更多的事值得众人关注。

    无论是杜雷上突然冒出,将他烧死的大火,还是半兽人之斧上忽然冒出的斗芒,都是令蓝光霹雳与五名惊涛骑士惊讶不已的事。

    斗芒,这是大地武士的象征!李跌下午和闫风暴武斗的时候,还专门被对方的瘦子法师测试了一下,证实是2级中段战士无疑。

    同样与爆熊战斗的时候,李跌表现出的也是战士的实力水平,怎么爆熊被烧死,转眼李跌就变成大地武士了?

    “李兄弟,这?”

    疑惑重重,蓝光霹雳忍不住问道。

    “回去再说。”

    李跌道。

    “嗯。”

    蓝光霹雳点点头,这里是战场,战斗刚刚结束,人多口杂,的确不是什么适合谈论秘密的地方。

    从蓝光霹雳口中,李跌得到了蓝光青平的消息。

    这里终究是森林,是精灵的主场,即使失去先机被蓝光青平近了,但是孤高的精灵――伊丽洛丝还是很快拉开了距离,开始了反击。

    两人打得风生水起,轰轰烈烈,这也是李跌斩杀暗夜大手,在树上拔下半兽人之斧,站在枝干上那时看到的那一幕。

    后来暗夜精灵被两面夹击的人类打败了,落荒而逃,伊丽洛丝见到手下败阵,不得不退走了,蓝光青平召集惊涛骑兵团,不放心李跌,便派人四处去寻找,蓝光霹雳这才在李跌与一群利熏心的冒险者战斗的时候,突然杀了出来。

    虽然没有蓝光霹雳等人压阵,李跌一样能够击败爆熊杜雷和其余七名冒险者,只是不会像刚才那样容易罢了。

    ……

    在丛林中找到青骑士蓝光青平,听闻李跌遭遇冒险者的袭击,蓝光青平先是一阵大怒。

    再听到李跌在击败杜雷后,竟然用出了斗芒,将剩下的七名冒险者屠戮一尽,蓝光青平冷静下来,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容。

    “回去再说,参与此战的冒险者一个也不能放走,全部控制起来,带回营地。”

    冷哼一声,蓝光青平道。

    对于这群见钱眼开,利熏心,竟然在与精灵交战的时候袭击友军的冒险者,蓝光青平是痛恨至极,只是平时这些冒险者也算聪明,根本不敢惹到他头上来,蓝光青平找不到发作的理由而已。

    李跌虽然不是蓝光家的人,但他是天朝来人,份高贵,更是潜力无穷,蓝光青平认为李跌成长起来之后,至少也是蓝光家的一大助力,当可是亲口诺李跌,要以亲子侄的态度对待他。

    今,他在大营里对李跌表现出了极其亲密的态度,为的就是保护李跌,没想到晚上就遭到了袭击,而且还是十几个冒险者一起的围攻,这就是赤果果的打脸了。

    将那十几名冒险者杀光还不足以泄愤,无论是给李跌一个交代,还是给自己一个发作的理由,蓝光青平都要好好整顿一下荒北行省的冒险者了。

    蓝光青平一声令下,数百名铁甲重步兵一起行动,立刻将树林内的近百名冒险者控制了起来,押回营地。

    这些冒险者正乐呵呵的想着将捕获的暗夜精灵卖掉,能赚多少金币呢,谁知道转眼就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士兵控制了起来,捕获的精灵自然也落入了军方的手中。

    “强盗,你们这是赤果果的强盗行为!我们是冒险者,没犯什么过错,你们凭什么把我们抓起来!”

    看着千辛万苦才捕获的精灵,就这样被一队队士兵带走,近百名冒险者们挣扎着咆哮道。

    “管这群见钱眼开的人干什么?全部带走!”

    一名中队长冷哼一声,直接下令道。

    “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时我们抓捕精灵,军队从来不会把我们抓起来啊。”

    路上,一名老练的冒险者,悄悄塞了一枚银币过去,向看押他们的小队长轻声问道。

    “哼,你们这也算是无妄之灾,主要是你们冒险者中见钱眼开,利熏心的人太多了。

    还记得那个使用地阶魂器――半兽人之斧,打败了闫风暴的少年吗?今天晚上的战斗,击杀、擒获的精灵不过50,人家一个人就杀了四名暗夜手,一名暗影猎手,一名暗夜大手,厉害吧。但是转人家就遭到爆熊冒险队的攻击,企图杀人夺宝,结果又被他一个人杀了个一干二净,不过他也受了重伤。

    这件事被惊涛骑兵团的人发现,结果青骑士大人震怒了,要拿你们开刀,为他讨个公道。现在你们还想着精灵?先考虑一下如何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

    那一枚银币起到了作用,负责看押他们的小队长,终于开口告诉了他们事的真相。

    “大人,那是爆熊冒险队犯的事,和我们无关啊,到时候还请大人帮我们说些好话,放我们一马吧。”

    被李跌彪悍的战绩吓了一跳,老练的冒险者惊叹一声,又塞了几枚银币过去,这次小队长收下,却是一声也不吭了。

    报他敢卖,估计他不卖,也会有人去卖的,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善于打听报的冒险者,估计很快就会明白这件事的始末。

    但是这件事引起了那名少年和青骑士大人的怒火,岂是他一个一文不值的小队长敢去说的?

    ……

    李跌受了伤,早有军队中的法师帮忙疗伤。

    光系法师的治疗术,疗伤速度最快,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却容易留下伤疤。

    水系法师的水疗术,疗伤速度慢,持续时间长,但却不易留下伤疤,此时战斗已经结束了,李跌自然选择水系法师帮他在路上进行简易的疗伤,具体的回了营地再说。

    留下一可以称为战斗勋章的伤疤,这样虽然很彪悍,看起来很猛,但李跌完全不需要靠这些勋章去彰显自己的武力。而且留下伤疤,也等于留下了一些后遗症,在承受高压的时候容易导致伤疤撕裂出血。

    这也是从事空中和海底行业工作的人,为什么上不能有伤疤的原因。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