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欺我者死

    战斗渴望——以对杀戮的可怕**折磨目标,他将持续受到伤害,直到杀死任意单位为止。持续时间永久,附加10%的减速效果。

    每秒扣除目标0.8%的生命,无视生命回复,魔抗,护甲,魔免以及无敌,实力每提升1级,每秒扣除的生命增加0.1%,持续时间直到目标杀死一个单位。

    刚才的战斗,李跌斩杀了4名暗夜手,一名暗夜大手,一名暗影猎手,还有5名人类冒险者。

    这些人当中,实力最差的也是人阶中级,能为李跌提供50-70点血斗气,最强的暗夜大手更是地阶2级,足足帮李跌增加了200多点血斗气。

    光是今天晚上干掉的这些人,足足为李跌提供了近千点血斗气,这足以让一名没有任何基础的人阶战士变成大地武士了。

    只是李跌自也受了不少伤,一部分血斗气用作疗伤去了,否则光是暗夜大手那如同反器材狙击枪子弹,洞穿自己体的那一箭,就足以让李跌重伤,失去战斗能力了。

    不过即使如此,李跌还是升到了五级战士巅峰,离大地武士只有一步之遥,从2级战士到5级战士,一夜狂升3级,这是其他人根本不敢想象的事

    而为五级战士的李跌,战斗渴望每秒能够扣除目标1.05%的生命。

    也就是说,即使杜雷状态完整,李跌不去碰他一下,中了战斗渴望,一百秒之内,只要他不杀一个人解除状态,那么他就得死。

    “嗯!?”

    中了战斗渴望,一股心火陡得在杜雷体内生起,开始燃烧他的生命力。

    双目变得通红,喘着粗气,杜雷大喝一声,举着爆出六尺长斗芒的战士大剑,便如同一头山熊般,咆哮着朝李跌冲了过来。

    只是因为战斗渴望的减速效果,杜雷的速度较之刚才明显降低了许多,四周的冒险者同伴还以为杜雷是在隐藏实力,想让李跌掉以轻心,然后突然暴起,将李跌一招击杀,却不知杜雷此时心火中烧,痛苦不堪,已经处在发狂的边界线上了。

    因为内心的痛苦折磨,杜雷根本不可能以全速奔跑,这令他更加郁闷,加剧了心火的燃烧。

    杜雷手中长剑附带着六尺长的剑芒,再加上手臂的长度,三米内的目标探手就能击中。

    “哼!”

    从暗夜大上已经体会到地阶强者攻击力的强悍了,如山熊般的杜雷的攻击,攻击力只会更强,李跌可不敢拿已经多处负伤的体去开玩笑,当即轻哼一声,浑环绕股股青风,拖着半兽人之斧绕着四周飞奔,气的杜雷如野熊般嗷嗷直叫。

    “你这个胆小鬼!有种与我正面一战啊!”

    被战斗**折磨的痛苦不堪,巨胖的杜雷满眼血丝,浑肤色泛起不正常的酡红,远远望去,便能从他上感觉到一股如火山爆发前压抑的恐怖绪。

    “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众人都感觉到了杜雷上的不正常,却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胖子,速度未免太慢了一点,根本不是李兄弟的对手。”

    蓝光霹雳看着杜雷,剑眉立,心中暗道。

    他哪知道杜雷心中的悲哀,本来长得高体胖,天生巨力,但速度和灵活一直是他的短板,这下又被战斗渴望硬生生砍掉10%的速度,想快也快不起来,杜雷心中是惊怒交加,哭无泪。

    “你要战,那便战吧!”

    风狼甲上的魔法阵再一次全力运行,浑青光大盛,魔法阵的纹路活灵活现,甚至还隐隐现出一丝丝细小的裂纹,李跌长啸一声,踏步一跃,一下便跃出了七八米远,迎风一斧突兀的斩向杜雷。

    “来得好!”

    杜雷反应不及,但还是红着眼睛咆哮一声,挥舞着闪耀六尺剑芒的战士大剑,朝着李跌扫了过去。

    锵!

    剑斧相拼,一方全力而来,一方仓促应战,一方是神兵利器,一方是普通铁器,锵的一声,战士大剑便被半兽人之斧削去一截剑尖,然后在杜雷上厚重的铁甲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找死!”

    杜雷大怒,挥舞大剑,便横扫。

    铁山靠!

    嘭!

    李跌以左脚为轴,猛地一甩,贴靠在杜雷上,将他撞得重心不稳,连退了数步,然后便是一记直捣黄龙腿,命中杜雷双腿之间,最后顺势一招扫堂腿,直接将笨重、下盘不稳的杜雷,干脆利落的撂翻在地。

    李跌虽然不是国术宗师,但是近靠打的招数还是比较精通的,不然手上没武器的时候,他岂不是只能干瞪眼任人宰割?

    撂翻杜雷,李跌后跳半步,避免被倒地的杜雷反击,同时高举半兽人之斧,运起血刃斧法第一式——力劈华山,便是一斧声势俱厉的朝着杜雷劈下。

    “啊啊啊啊啊!”

    下剧痛,心火中烧,杜雷放声狂嚎,在地上连续翻了几滚,然后挣扎起来,迎面便挨了李跌一斧,上的厚重铁甲被切开,哐当一声砸在地上。

    李跌顺着斧扫的惯,旋一脚正中杜雷的小腹,将杜雷巨大魁梧的体踹飞出去四五米远,然后重重一下跪倒在地。

    咔嚓!

    杜雷的腿骨不堪重负,咔嚓一声折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嘭!

    跪倒在地,满面狰狞的杜雷,痛苦的仰天狂嚎,嘭的一声,心火瞬间冲出体内,杜雷浑上下竟然烧起鲜艳如血的烈焰来,在一阵痛苦凄厉的哀嚎声中,爆熊杜雷转眼便被烧成了一片灰碳。

    “欺我者死!”

    李跌仰天狂啸一声,穿的风狼甲剧烈震动,浑青风大作,右手握着的半兽人之斧上,竟然包裹上了一层四尺长的血红斗芒。

    咆哮一声,李跌狂怒的杀进一群惊慌失措的冒险者当中,手起斧落,顿时只见残肢断臂,漫天血雨掀起,转瞬间,七名冒险者便被李跌屠戮一尽,无一幸免。

    而一场因见宝起意的战斗,最终以贪婪的冒险者全数死亡为结局,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