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战斗渴望

    血刃斧法,第五式――鬼神乱舞!!!

    看着拦在面前的四名冒险者,疯狂突进的李跌狂暴劈出第一斧,那名站在最前面,想要阻拦李跌一下的

    冒险者,连反击也来不及做出,直接被李跌蛮横的一斧斜斩成两段,温的鲜血狂飙,渐了李跌一脸,

    映衬李跌犹如从地底冲出的鬼神一般。

    呼!

    冲势没有一丝停滞,带走一人生命后的李跌又踏出一步,然后顺势劈出了第二斧。

    这个人,还没从前面的同伴被李跌一斧速斩的现实中反应过来,瞬间被李跌一斧腰斩带走了。

    “啊――!”

    第三人反应过来,惊惶的大喝一声,一剑劈在李跌的肩甲上,破开了护肩的防御,砍在李跌的肩膀上。

    李跌咬牙狂怒,化剧痛为力量,挥出鬼神乱舞的第三斧,将这人的头颅扫下。

    噗!

    来自背后的攻击,李跌的背上再中一箭。

    “死!”

    暴喝一声,迎着最后一名冒险者挥下的长剑,狂怒的李跌挥出最后极其暴力的一斧,锵的一声,犹如切

    瓜砍菜般,直接连剑带人一并斩作两段,没有一丝凝滞。

    然后,李跌在一片血雾、断尸中冲撞了出去,硬生生在十几名冒险者的围攻下,从敌人的最强点杀出了

    重围。

    “哼!”

    巨胖的斧战士冷哼一声,朝着李跌的背心掷出了手中巨大的战斧。

    包裹着土黄色的斗芒,足有六尺长,完全是一件巨型兵器的战斧,就如此打着旋儿朝着李跌飞了过去。

    噗通!

    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狂奔中的李跌没有任何征兆的忽然趴倒在地,巨大战斧打着旋儿,就好像一辆

    赛车从头顶疾驰而过般,李跌只感觉一股极具压迫感的厉风扑面,稍瞬即逝。

    轰!轰!

    从李跌头顶掠过的巨大战斧,飞出数十米远,连续斩断两棵苍天大树,这才咚的一声卡在一棵大树的树

    干上。

    “呵呵……”

    从地上站了起来,青风如龙狂舞,环绕李跌周,碎发乱动,脑后冰晶护腕的黑色系带随风飘,带血

    的额角下,李跌不见一丝感波动的冷厉眼眸,忽然眯了起来,看向不远处的巨胖斧战士和剩下的七名

    冒险者,随即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被李跌扫了一眼,众人只觉得一阵凉意自心底升起,背后不觉间竟然冒出了一丝丝冷汗来。

    嗖!

    众人如此僵持了几秒,方才一直在放冷箭的冒险者承受不住压力,忍不住松手出了弦上利箭。

    李跌站立如松,探手一抓,羽箭便乖乖落在他掌中,然后随手摁断,松手,任由两截断箭其呈自由落体

    运动,轻轻一声落在地上。

    “我刚刚杀了一名暗夜大手,这是她临死前送给我的勋章。你们这群无耻鼠辈,竟然让我受伤了,这

    真的是耻辱啊!”

    指着前的血洞,李跌冷笑道。

    巨胖斧战士手中握着战斧,倒会令李跌忌惮几分,但现在他自己将战斧甩飞了出去,李跌就全然不惧面

    前想要干掉自己夺宝的八名冒险者了。

    咚咚咚咚!

    一连串的马蹄声响起,蓝光霹雳带着五名惊涛骑士忽然从树林中冲出,很快发现了这边的况,脸上当

    即露出狂怒表,策马拔剑,便朝着为首的巨胖斧战士冲了过去。

    “住手!”

    李跌喝道。

    吁――!

    听到声音,蓝光霹雳当即勒住马缰,铁甲战马人立而起,然后马蹄重重落下,踏踏两声踩在地上,又前

    后走了两步,这才算稳住形。

    踏、踏、踏、踏!

    五名全重铠的惊涛骑士目光冷厉,脸上尽是愤怒表,策马分列四方,将八名袭击李跌的冒险者团团

    围了起来。

    虽然他们人少,算上李跌加起来一共也才七人,比冒险者还要少一人,但双方的实力可不是哪一方人多

    就一定厉害的。

    “贤弟,为什么不让我动手杀了他们?”

    侧头看向李跌,一手勒缰,一手持剑,五尺长的剑芒吞吐不定,显示着主人内心的惊怒,蓝光霹雳不解

    的问道。

    “这是耻辱,必须由我自己来亲自洗刷!”

    拔下背上的两支羽箭,闷哼一声,李跌咬牙切齿道。

    “嗯。”

    蓝光霹雳点点头,策马来到李跌旁,看着李跌一的伤痕和血迹,不知道方才那一点时间,李跌

    到底经历了多少战斗。

    “哼!”

    巨胖斧战士冷冷一笑,扫了四周包围的惊涛骑士一眼,目光落在几步外,变成断尸的剑战士旁的战

    士大剑,两米多高的魁梧躯走过去便将它拾了起来,然后望着李跌冷笑不已。

    就凭你一个小战士也想挑战我?自寻侮辱罢了!

    其他七名冒险者,看向惊涛骑士们的目光有畏惧,有桀骜,但是望向站在巨胖战士不远处的李跌,却都

    是不谋而合的无视目光。

    李跌一口气连斩五人,杀出重围的战绩,虽然严重的威慑住了他们,但即使如此,他们根本就不认为李

    跌会是巨胖斧战士――杜雷的对手。

    那些只是最低级的中级、高级冒险者而已,李跌一魔法装备,手持地阶魂器,生死关头爆发力量,杀

    了他们算什么本领?他根本不可能打败3级大地武士的爆熊杜雷。

    迎着杜雷的目光,李跌擦拭了一下额角的鲜血,然后一步步走了过去,在离他十米左右远的地方站定。

    体格如门板般魁梧巨大的杜雷,望向李跌的眼神尽是寒光,想着尽快将这个少年击杀,夺了他手上的地

    阶魂器战斧,然后带着弟兄们杀出重围。

    “小子,你不是想洗刷耻辱吗?不要说的大气凛然,打起来就不敢动了。来吧,我等着你来进攻。”

    杜雷狞笑着向李跌招了招手。

    “希望等一下,你还能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冷冷一笑,半兽人之斧划出一道半月,指着杜雷,李跌道。

    战斗渴望!

    目光锁定在杜雷上,双目一眯,目光一凝,然后猛地一睁,一股无形的波动瞬间进入了杜雷的体。

    李跌第一次使用了斧王的主动技能――战斗渴望!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