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自由价更高

    ( )    “这是奴隶契约,一般的奴隶用不上这个,但是价值极高的精灵女奴就不同了,贤弟趁这个时候用了。”

    蓝光霹雳拿出一张灰白色,印着鲜红如血纹路的卷轴道。

    霎时,幽月铃音的俏脸变得煞白,神开始慌张起来。

    “哦,这玩意怎么用?”

    将一切收入眼底,接过卷轴,李跌笑道。

    “很简单,先由精神力最强的王供奉发动精神攻击,将她的灵魂冲溃,然后贤弟你打开卷轴,对着她,自有一缕灵魂碎片进入贤弟体内,到时候贤弟你动一下念头,就能对她进行惩罚,并且如果奴隶逃走了,贤弟你还能通过灵魂感应,探出她的所在位置,进行追捕。”

    蓝光霹雳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们天朝有首诗,霹雳兄想不想听一下?”

    就在幽月铃音面若死灰的时候,李跌忽然话锋一转道。

    “天朝的诗?愿闻其详!”

    蓝光霹雳拍掌笑道。

    蓝光冰心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现在是给精灵上奴隶契约的时候,李跌岔开话题谈诗,明显是不太想这么做,这倒是让一直觉得李跌是色中饿鬼的蓝光冰心有些惊讶了。

    而两名供奉大魔法师、幽月铃音则是一阵疑问,天朝,天朝是神马?

    “生命诚可贵,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我们那是止奴隶的,我誓死捍卫自己的自由,也捍卫边人的自由,这也是我出手救下她的初衷,因此这奴隶契约,不用也罢。她跑了就跑了,和自由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

    李跌道。

    “生命诚可贵,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蓝光冰心喃喃念着,一时陷入了沉思,心里想着这个天朝人倒也不是一无是处,只知道打架。

    “李公子的故乡,一定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那名要帮助李跌使用精神冲击的王供奉,摸了摸颌下胡须,不赞道。

    在场的众人,虽然大部分一生都被家长或主上掌控,同时也掌控着下面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明白自由的重要

    相反,处于这样的环境,内心底处他们可能会更加的渴望自由,只不过现实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必须现实的生活。

    “不过这东西说不定哪一天还真有用,我还是收下。”

    李跌笑着将奴隶契约收进怀里。

    指不定哪天和精灵作战,一个绝色的精灵要杀他,那李跌还管你个的自由,抓起来控制住,玩了再说。

    众人找来,本来是想要帮李跌进行奴隶契约的签订,不过现在不用了,自然很快散去,只留下李跌和幽月铃音两个人了。

    “走,天然呆。”

    向幽月铃音招招手,李跌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啊?”

    幽月铃音愣了一下,不明白李跌那句话的意思,只得快步跟上。

    刚刚走进营帐,幽月铃音便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拉住,然后下一刻她就被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

    “你……”

    幽月铃音缩着子,抬起头发现是李跌,话还没来得及说出,营帐的门帘已经被李跌放下,然后李跌低头便吻住了幽月铃音微启的粉红樱唇。

    一手抚摸着精灵的翘,一手隔着祭祀袍揉捏着幽月铃音翘的雪峰,李跌上下其手,被打了一个突袭的幽月铃音粉唇被吻住,呜呜呜呜的,嘴中香气喷吐,芳香扑鼻,香舌也被李跌噙住,完全说不出话来。

    亲吻间,李跌慢慢将幽月铃音的祭祀袍撩了起来,开始直接抚摸她光洁如玉的大腿肌肤,并且缓缓揉搓着幽月铃音的下部。

    “呜……不要……”

    使劲的摇头,终于摆脱了李跌的亲吻,大口的喘着气,幽月铃音推搡着李跌道。

    “虽然没有奴隶契约,但我还是你的主人,我想要的,你没有权利拒绝。”

    李跌笑着将幽月铃音拦腰抱起,然后平放在营帐内的毛毯上。

    “你……不要这么霸道好吗?你刚才说的自由,难道都是骗人的?”

    按着李跌正在揉弄她雪峰的右手,双腿不停扭动,闪避着下面那只作怪的大手,幽月铃音轻声道。

    “天然呆,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就是个霸道的人。现在的你,值得我去骗吗?真像他们说的那样,签订了奴隶契约,你就永远也摆脱不了我了。”

    平躺在地上,幽月铃音双峰拔地而起,显得更加拔了,伴随着紧促的呼吸,剧烈的上下起伏着,额外人,李跌不自将祭祀袍撩的更高,咬住雪峰上的一点樱红,细细品尝,然后道。

    “天……天然呆,是什么意思?”

    明白这个令人相当无奈的事实,心里想着落在李跌手上,总比交给那些不将她当人看的人好,双眸紧闭,幽月铃音颤抖着问。

    “就是……你很可,让我喜欢的意思。”

    一件件脱下上的衣甲,露出如希腊战神般的雄岸体,两具体缓缓贴在一起,与幽月铃音十指相扣,在她耳边轻吟一句,吻住幽月铃音微启的樱唇,李跌缓慢而有力的进入了她的体。

    “呜……”

    一对秀眉瞬间皱了起来,幽月铃音脸上露出痛苦表,嘴中闷闷的发出一道呜声,两行清泪自眼角流了下来。

    李跌跃马枪,力战八方,胯下一匹白马,柔妩媚,清纯圣洁。

    或李跌策马狂奔,驰骋青草茵茵的广袤平原,或幽月铃音翻上,坐在李跌小腹上,皎洁的妙曼躯在李跌的双手扶持下款款而动,似在月光下曼舞。

    “你叫什么名字?”

    抱着幽月铃音冲刺,在她修长的玉颈上吸,李跌问。

    “幽月……铃音,呜……人类,你叫什么名字?”

    幽月铃音盘坐在李跌上,如柳枝般纤柔的一双玉臂环绕李跌的头颈,按在李跌坚强有力的虎背上,双眸紧闭,一声轻呼。

    “幽色山溪水一弯,月颜楚楚照凄鱼。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我名李跌。”

    沉思一阵,李跌缓缓吟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