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溪涧沐浴

    ( )    **有规矩,道义摆前头。

    否则,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人心暴躁不定,哪有一天安生的好子可过?

    李跌会为不满闫风暴鞭打女精灵而站出来,同样也会因为对方是个磊落的汉子而施以援手,这便是道义,李跌行事的准则。

    “你这个样子,短时间内根本行动不了,就先留在营地,然后明天跟着军队一起撤出荒北森林。”

    李跌道。

    “多谢,今之恩,他必报!”

    闫风暴明白怀揣一张紫金卡招人眼红,目前自己又失去了战斗能力,还需要队友保护,很容易招来其他人的劫掠,李跌让他留下来,实为保护,当即从怀中掏出一枚钥匙递过来,然后感谢道。

    李跌点点头,接过钥匙,转就向着场中的幽月铃音走去。

    “自己解开。”

    将钥匙扔给她,李跌打量着一袭月白祭祀袍,显得清纯圣洁,段窈窕,凹凸玲珑,极为人的幽月铃音,然后道。

    在李跌的目光下,幽月铃音颤颤的解开了自己项颈上的铁链,不用如此屈辱的受制于人类,总算松了一口气,李跌轻轻一笑,转便朝着正从高台上走下来的张彦峰走去。

    幽月铃音双手抱,犹豫了一会,看着四周围观的众人如狼似虎的目光,心中一阵害怕,连忙小跑上去,像个小媳妇一样跟住了李跌。

    “联队长大人。”

    见到张彦峰,李跌抱拳行礼道。

    “李公子有礼了。”

    这一点时间,张彦峰已经打听清楚李跌与蓝光家的关系了,哪里还敢直的受李跌的礼,当即连忙还礼道。

    “还请大人为风暴冒险队准备一座营帐,让其跟随大军明天午时一起撤退。”

    李跌道。

    “这个没问题,李公子高义,你的营帐也准备好了,就在蓝光少爷营帐的旁边。”

    张彦峰道。

    之前不明白李跌的份,只有蓝光青平、蓝光霹雳、冰心,还有蓝光家的两名供奉大魔法师有单独的营帐,李跌和惊涛骑兵团的骑士们住在一起,现在知道李跌的实力与蓝光家的关系,独立的营帐自然马上准备好了。

    临走前,张彦峰这个面无表,看起来是军人模范的副联队长,看了幽月铃音一眼,竟然对李跌露出了一个你懂的笑容。

    带着幽月铃音来到张彦峰安排的营帐,虽然是独立的高级军官营帐,但是除了外观精美点,地上多了条毛毯外,内在与普通士兵的营帐也差不多。

    李跌把行礼从原来的营帐取出,安置在这,然后便带着幽月铃音离开了营地。

    “你……要带我去哪?”

    朝着小山上部而去,离营地越行越远,幽月铃音心中忐忑,终于第一次在李跌面前开口说话了。

    她的声音清脆,如溪涧滴水,叮咚清响,李跌回头看了她一眼,可能是因为修炼神术的缘故,佳人容颜如玉,白皙细腻,淡淡纯白的光泽闪耀,精致的瓜子脸上唇红齿白,神素淡中带着一丝忐忑。

    “当然是去洗澡,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一血气你受得了?”

    李跌道。

    “啊。”

    幽月铃音愣了一下,啊了一声,秀足像在原地扎根了一样一动不动了。

    “想逃尽管逃,这里算是附近人类的大本营了,巡山的士兵和冒险者多得很,他们对你可不会像我这样讲理。”

    李跌却是不管她,径直向前走着。

    等李跌越走越远,快要消失在眼帘内的时候,想起将自己抓来,在众人面前鞭打戏弄的冒险者,想起那些围观自己挨打,没有人出面阻止,只是不停哄笑,目光好像要将她吞进肚子里去的人,李跌确实是人类中对她最好的人了。

    感觉到一群人正在向这边靠近,尖而长的耳朵抖动一下,幽月铃音惊醒,连忙朝着李跌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之前李跌围着营地四周游,连个魔兽的影子都没看到,倒是把附近的地形打探清楚了,发现小山上有一条山间小溪,还有一座高低落差七八米的小型瀑布,刚刚与闫风暴大战一场,浑脏乏,李跌自然想到了来这里洗一洗。

    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李跌再次来到了小溪旁,环顾四周,不见其他人影后,李跌便在小溪旁卸下衣甲,然后一下跳入溪水当中,找了一个水浅的地方,就这么坐躺在溪边上,不费一丝力气,就好像大自然打造的纯天然鹅卵石浴缸般,李跌长舒一口气,将体内的废气、郁气尽数吐出,任由溪水冲刷自己的体,带走疲乏。

    幽月铃音远远吊在李跌后,见李跌真的不管她下溪洗澡去了,而且还是那么舒服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却还是站在溪边的树林里,幽静的等着。

    李跌看似掉以轻心,实际是自己之前来过溪涧一趟,知道这里经常有人出没,而且这也只是座小山,没什么蹊径、山洞,因此根本不怕幽月铃音跑了,或者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

    就算她不逃,李跌找个机会也会将幽月铃音放了。

    虽然带个精灵女奴,而且还是一个貌似份比较高的月神祭祀精灵女奴在边,很爽很拉风,但想到她可能从此会过上与亲人生离死别,心中无比凄苦的生活,李跌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如果是在敌对的战场上,管她什么与亲人生离死别,遇上幽月铃音,李跌一斧杀了就杀了,绝不会有一点的怜香惜玉。

    但此时的她手无寸铁,又从没惹到他头上来过,她立下一个永生不与神龙国为敌的誓言,李跌也就会考虑如何放她回去了。

    心里想着这些,李跌渐渐乏了,忍不住在溪中小睡了十几分钟,醒来后感觉全清爽,体力充沛,精神奕奕。

    又将风狼甲装、蛮牛护腕、冰晶护额、半兽人之斧这些装备洗刷一遍,去掉上面淡淡的血腥气,启动魔法阵将水迹蒸发,李跌便从溪水中走了出来,甩干上水滴,拿起从行礼中取出来的一新内衣穿在上。

    “好了,还看什么,你也去洗啊”

    走进树林,找到幽月铃音,李跌揉了揉还有点湿的碎发,对着她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