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麻烦来了

    “你可不许错怪我,我哪里有利用你了?刚才我只是夸奖了你几句,他们就自己过来找你麻烦了,这可不关我的事。”

    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商蝶理直气壮,一副你冤枉我了的表看着李跌。

    “是吗,那没事你夸奖干嘛,是不是我上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轻轻一笑,李跌一步步走向商蝶。

    “啊!”

    小姑娘换上了一副怯生生的表,很配合的一步步后退着,却一不小心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下,啊的惨叫一声,向后摔倒下去。

    李跌眼疾手快,上前一步,一个海底捞月,揽住了商蝶的纤腰,总算避免她摔倒在地了。

    “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漂亮?”

    一手揽着商蝶的纤腰,低头看着她,李跌笑道。

    “这还用说吗?”

    扬了扬下巴,小美女傲了。

    “当然要说。美人如花,人不能光懂得赏花,采花,还要懂得如何去浇灌、呵护花。”

    将商蝶抱起,李跌笑道。

    “……你想干嘛?”

    李跌越靠越近,商蝶下意识的想要逃开,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纤腰,然后下一刻,她那粉红的艳樱唇,就被李跌低下头闪电般的吻住了。

    皱着眉头,商蝶不停挣扎着用手拍打李跌的体,李跌却是不管不顾,双手趁机快速袭上商蝶的重要部位,就如同二战时希特勒对波兰发动的闪电战般,很快便瓦解了小美女的防御。

    很快,李跌便攻破了商蝶的防线,撬开牙关,擒获了内里的粉红香舌,伴随着一处处要地的失陷,商蝶的反抗也越发的无力起来,最好只好任由李跌亲吻了。

    “这就是利用我的代价,哈哈哈哈!”

    吻闭,在商蝶小有规模的酥上狠狠抓了一下,李跌大笑着闪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你这个混蛋,给我去死!”

    一边擦拭粉唇,一边小蛮靴连连跺地,商蝶在门外气的直跳脚。

    骂了几句,俏脸粉红的商蝶左右环视一阵,确认没人之后,赶紧捧着脸朝着自己的房间跑了。

    斗气,通过呼吸进入人的体内,伴以不同的呼吸法,强化战士体的不同部位。

    在自己的房间里,李跌又尝试着几次运行基础战诀上记载的练气法,方法全部做到了,就是没看到动静。

    将疑惑压到心底,李跌打算上午去向商家的战士护卫讨教一下这个问题。

    因为几个追求商蝶的青年,晨练李跌也算活动了一下筋骨,一个人回到房间静下来之后,李跌便开始在厢房自带的小庭院里修炼血刃斧法。

    一招鲜,吃遍天。山林中位于统治者地位的猛兽,因为猎食谋生的压力,除了尖牙利爪和敏捷快速的攻防动作外,另外都还有自己独特的杀招。

    现代许多的国术宗师,放弃了安逸的都市生活,走进山野当中,与各种凶猛的野兽搏斗来磨练自己的武技,这种人便称为极限流武者。

    作为一名从横断大山走出来的天生极限流武者,血刃斧是李跌下山后经百战,再结合自所学,自创的一门宗师级斧法。

    它将山林中各种凶猛野兽捕猎时的致命杀招、中国古今有关斧法的杀招奥义、现代中西方国家的各种务实的搏杀法等,取之精华,去其糟粕的融合在一起,才逐渐整理出来的一杀人斧法。

    这些东西非常驳杂,李跌却是在实战中提炼精华,将其不断简练,最后只剩下寥寥七式。

    第一式,力劈华山。

    此招势大力猛,无坚不摧,用之便如泰山压顶般,避无可避,令敌只能站在原地等死。那天李跌便是用出这一招轰杀了风狼。

    第二式,横扫千军。

    此乃群战斧法,席卷横扫,猛不可挡,适合混战,也适合用来攻击动作敏捷,难以命中的敌人。

    第三式,飞星夺月。

    这是血刃七式中少有的远程攻击斧法,以特殊手法掷出短斧,杀敌于数十步之外。

    第四式,烽火燎原。

    这是一连招,源于唐朝猛将程咬金无往不利的三板斧。

    世人皆知三板斧,大多数人却不知道所谓的三板斧其实是三招半,由下劈、横抹、斜挑,最后再适添加击杀或防御的半招组成,可攻可守,乃是古斧法杀招中的精粹,一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暗藏无数杀机,如果遇上强敌,也可及时抽而退。

    用这斧法的程咬金在打仗时,遇到不强的对手,三板斧已经奏功,将敌将斩于马下,遇到打不过的敌将,耍完三板斧仍无法取胜,程咬金便潇洒的拍马逃去,因此虽然学艺不精,但程咬金在战场上还是混的风生水起。

    血刃斧法的前四式,算是普通招式,威力大而体力消耗不多。后三式,却是作为杀招存在,一招比一招厉害,同时对体力的消耗也是极大,一招使出,李跌的气力会锐减数成,很久都回不过气来,导致短时间内战斗力锐减。

    第五式,鬼神乱舞。

    既适合单打独斗,也适合群战的一招斧法,手中斧头快速的左右连挥,如同可以移动的绞机般,瞬间将敌人斩的粉碎。

    第六式,盘古开天。

    需要蓄力时间,极其霸道的一记杀招,正如其名,可如盘古劈开混沌,将天地一分为二般,将敌人一斧劈成两段。

    第七式,破碎虚空。

    血刃斧法的最后一招,也是最强的一招。是李跌在一次与强敌的搏杀中,必死的那一刻所领悟,将全的精气神引爆,劈出最强一斧,将敌人轰杀至渣。

    练习一下血刃斧法的前四招,直到体微微出汗李跌才停下来,躺在上闭目养神,没过多久,房门却是一下被推开,一粉衣的商蝶,与着清新淡雅的翠绿长裙的商雪一起走了进来。

    “打了小的,来了大的,你的麻烦来了。”

    看着缓缓睁开双眼的李跌,商蝶吐了吐舌头道。脸上的表并非幸灾乐祸,倒像是犯了错,别家长训斥了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