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教训

    “这是夏敬,夏家村长老会大长老最疼的孙子,现在已经是3级的中级战士了,很有希望在30岁前进阶大地武士。”

    小莲轻声对李跌道。

    夏家村强者稀少,高级魔法师商文与高级战士巅峰的村长夏勇,已经算是夏家村的至强了。夏敬年纪轻轻便已经是3级战士了,有望在30岁之前进阶大地武士,就好像地球上读书成绩很好,将来有希望考上重点大学,出人头地的好学生般,在夏家村很受重视。

    “是啊,是啊,不就说你刚才在发呆吗?这是事实,凭什么要别人道歉?”

    围绕在商蝶周的几个青年纷纷出声叫嚷着,为夏敬和夏盛助威。

    这边发生的事,已经引来了演武场上所有人的注意,一道道好奇的目光投过来,想看看事的后续发展。

    商家二小姐,夏家村有名的少爷们,演武场上商家的武士、护卫对这些人倒不陌生,李跌对于他们而言却是一个生面孔。

    昨天的切磋,商文一早就把这些武士、护卫支开了,知者只有商文的妻女和三名弟子,因此演武场上除了商蝶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李跌的真正实力。

    夏敬等人看李跌的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又正是年轻气盛,意气风发的时候,经不起商蝶的几句挑拨,当即便过来找李跌的麻烦,想比比看到底谁更厉害。

    只是这群人似乎比错了对象,虽然年纪相仿,但李跌早已成为了一头傲视一方的凶兽,而这些人还是在父母和亲友保护下的幼兽而已。

    周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这边,李跌环目四顾,轻轻的笑着,再看向面前眼神中带着傲意和敌意的英武青年夏敬,李跌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巴掌煽了出去,直接将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夏敬一下打翻在地。

    面子不是人给的,而是自己挣来的。

    和七八张嘴说理、对骂,李跌自问不是不要脸的泼妇,不可能说的过,那李跌就懒得与对方做口舌之争了,大家来比一比谁的拳头更大好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但有些人明显是找事来了,你和他讲不通道理,李跌也不想去装个伪君子样。君子是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指望君子去办成什么事显然是不靠谱的。

    “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三遍。”

    把自以为是的夏敬一巴掌掀翻在地,目光重新看向表极其不自然的夏盛,李跌很平淡的道。

    “一起上,打死他!”

    吐出一口含血的唾沫,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英武青年以夏家村的俚语厉喝一声,双目通红,怨毒的看了李跌一眼,率先扑了过来。

    “一起上,一起上!”

    具人阶3级战士的实力,夏敬隐隐是这群青年中的头领,他一声令下,商蝶周的七八名青年当即一齐大叫着朝李跌冲了过来。

    而一袭粉色劲装的商蝶,却是俏生生的,在朦胧的晨光中如画中人般,站在原地不动,双手背在后,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灿烂微笑,看着这边的战斗。

    这些夏家村青年基本上都是2级左右的实力,体内的斗气在300-500度之间,还属于低级战士,在李跌眼中,也就与地球上经过一段时间训练的士兵差不多的体素质,对付普通人完全没问题,但是想要打倒他,那就有点不够看了。

    抬腿一脚便将冲在最前面的一人踹飞,他倒飞出去,双膝跪倒在地,捂着被踹中的小腹,张嘴便吐出一口血水来,然后倒在地上悲催的呻吟着,小腹像火烧般,仅仅一招便让他短时间内失去了战斗能力。

    侧头闪过一人的冲拳,李跌站在原地,双脚像扎了根般一动不动,简单凌厉的一记寸拳,划过最短的距离轰在他脸上,打的他血齿齐飞,翻倒在地。

    另一人威猛无比的飞踹来,李跌冷冷一笑,体前倾,闪过飞腿后直接一拳轰在他的小腹上,在半空中将他打的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咕噜咕噜转了两圈,便捂着肚子嗷嗷惨嚎了起来。

    “啊!!”

    一开始出言奚落李跌的夏盛,这时与令一人并肩,一起大叫着冲了上来,李跌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嘴角轻笑,快速两记刺拳,旁人只看得清两道拳影,两人还来不及出手,就好像撞到了墙上般,上被打的倒退,下却还是在继续前进,然后便一下跌倒在地上,抱着脸鬼哭狼嚎了起来。

    “去死!”

    被李跌一巴掌打的半张脸高高肿起,完全失去英武形象的夏敬,趁着李跌对付夏盛和另一人的时候,厉喝着从李跌背后冲了上来,暴起一脚踢向李跌。

    “下次偷袭记得不要发出声音。”

    回旋踢一脚,干脆利落的将夏敬踹飞出去,李跌背对着他道。

    虽然在众人中的实力最强,是三级的中级战士,但夏敬还是和其他人一样,捂着脸和下体,喔着嘴说不出话来。

    刚才那一记回旋踢,李跌不小心踹到人家的蛋蛋上去了,罪过,罪过,谁叫你要来偷袭我呢,这就是报应啊。

    李跌出手很重,却还是保留了分寸的,只让他们吃了一些皮之苦,却没有伤到内脏,算是略施小惩。

    “不堪一击。”

    战斗结束,始终吸收不到斗气,李跌也没继续早练的念头了,丢下一句话便转离去。

    短短数秒,七个中、低级战士齐刷刷的倒在地上,不是没看过以少胜多的打斗,却是没看过这么干脆利落的拳法,一时间,演武场上众人看着李跌离去的背影,目光充满了敬畏,议论纷纭。

    “喂,刚才的事你不会怪我吧?”

    房门外,商蝶忽然追了上来,拦住了正要进屋的李跌。

    “怎么会,正好帮我活动了一下体,发泄了一下郁闷的心。不过,下次这种帮你教训人的事还是不要扯上我了,无缘无故的被人利用,我会很不爽的。”

    转,李跌笑道。

    昨天自己与她老爹的较量,商蝶可是一点不差的看在眼里,李跌自然不认为她会傻到指使几个中低级战士过来帮他爹找回场子。

    而自己在那苦思斗气的修炼之法,一帮闲的蛋痛的夏家村青年也不会无缘无故的上来找自己的麻烦,而且事发时商蝶也只是笑吟吟的站在一旁,并不加以阻止,随便想一想便知道商蝶这是想要借自己之手教训一下某些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