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密谋

    “李大哥,这件事也许我们可以向商掌柜求助的。商掌柜是村里唯一的高级魔法师,而且平里与村长也是互相看不过眼,村长要对付的人,商掌柜一般都会帮衬一把,正是因为商掌柜的庇护,妾才没有让夏康得逞的。”

    见李跌在那苦思,唐韵不由得出声道。

    商掌柜?没想到那个完全是一副商嘴脸的百宝轩掌柜,竟然还是一个高级魔法师!?

    李跌印象中的法师应该都是穿着酷酷的法师长袍,拿着魔杖,表十分严肃的,没想到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精明商人的商掌柜,竟然还有这样的实力。

    也难怪,普通的乡村里,谁开得起百宝轩这样的店铺?神龙国的犯罪率可是相当高的,没有一定的武力守护,百宝轩的财富早就被一群恶徒抢的一干二净了。

    下午,李跌与唐韵一起来到百宝轩。

    “李兄弟,这次来又打算买些什么?”

    百宝轩内,对着李跌这个豪客,商掌柜面带笑容道。

    “商掌柜,小子这次前来,可是有要事要与商掌柜商议,不知道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李跌抱拳道。

    “嗯?好吧。”

    看了李跌一眼,然后点点头,吩咐伙计照看店面,商掌柜便与李跌、唐韵一起来到内间。

    “现在可以说了吧,难道李兄弟上还有什么宝贝要卖不成?”

    众人坐定,商掌柜率先开口道。

    “实不相瞒,今天在下说的要事并不是买卖,而是杀人。”

    李跌平静道。

    “杀人?杀谁?”

    商掌柜脸上笑容消失,精明的目光开始变得如水潭般深邃,先是看了唐韵一眼,然后才盯着李跌道。

    “夏家村的村长。”

    “夏勇?”

    “对。”

    “为什么你要杀他?”

    商掌柜的瞳孔一阵收缩。

    “因为他的儿子昨天和几个人一起想要杀我,结果被我反杀了。而且我听说夏勇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只是一个祸害,所以我想在昨天的事没暴露之前,连他一并杀了,为民除害。”

    李跌道。

    “好一个为民除害,夏勇在夏家村里的确是横行霸道,不过无论怎么说,他都是这个村的村长,我不能出手帮你杀他。”

    沉默一阵后,商掌柜轻轻摇头。

    他的家庭、产业,一切的东西都在夏家村,如果真的动手谋害夏家村的村长,稍微查出点蛛丝马迹,他在夏家村就再也站不住脚了,因此商文不想去冒这个险。

    “不用商掌柜出手,只需要商掌柜提供一些便利报,我便能将其手刃。”

    李跌轻轻一笑。

    “这件事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有,只有风险,我为什么要提供报给你?”

    脸上露出商人惯有的微笑,商文道。

    “事成之后,我猎一头完整的三阶魔兽给你。”

    李跌道。

    “好,只要这件事不扯上我,并且你先猎一头完整的三阶魔兽来,我就给你提供暗杀夏勇的报。”

    商文笑道。

    “不行,我现在受伤了,猎杀三阶魔兽可能有点勉强,而夏勇必须尽快杀掉,否则时间一久,村里发现夏康不见了,所有人都会怀疑到我和唐韵上的。”

    李跌道。

    “这样啊,那事后再猎杀魔兽也行,我会说你是外城过来探望我的侄子,帮你掩护份的。”

    点点头,商文道。

    “商掌柜,现在你可以说知道有什么好机会了吗?”

    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李跌问。

    “夏勇在夏家村作威作福习惯了,可能是担心别人报复,平常边都会跟着七八名村卫。不过我知道有一个时候,他边的护卫会最少,只有一名副队长跟随在旁。”

    商掌柜一脸玩味的笑容道。

    “什么时候?”

    眉头一挑,李跌问。

    “偷的时候!”

    商文隐晦的笑道。

    他把事的始末说完,李跌不由在心中大骂一声坑爹。

    夏家村村长夏勇偷的对象,竟然是唐韵亡夫他大哥的老婆。而唐韵之所以不能回家,则是因为唐韵夫家受到夏康的指使。

    这两个极品人渣,父亲搞哥哥的老婆,儿子就看上了弟弟的老婆,果然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杀不足以泄李跌心中之气。

    “还不知道李兄弟的实力如何?能够单独猎杀风狼,想必已经是大地武士了吧。”

    让李跌明白动手的机会是什么之后,商文笑着问。

    “我并非神龙国人,修炼方法与实力的衡量标准也与这里不同,因此不怎么好说。”

    大地武士的特征是斗气能够透体而出,附加在体和武器上,增强防御和攻击,商掌柜是个精明的高级魔法师,时间一长自然不可能看不出这点。

    “哦?不知道李兄弟来自何方?”

    商文和唐韵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讶色。

    “英雄不问出,在下四处游历,四海为家,商掌柜只要知道我对你们和这个国家并没有恶意就好了。”

    李跌道。

    “原来是异国勇士,难怪李兄弟如此与众不同。好一个英雄不问出,李兄弟好文采。”

    目放异彩,商文连连点头赞道。

    “商掌柜,李大哥昨天杀了夏康他们之后,还做了一首诗呢。”

    唐韵这时忍不住出声道。

    商文好奇问起,于是唐韵便把那首杀人诗背了出来。当即,商文看向李跌的目光顿时变的凝重了。

    唐韵是女人,是感动物,看这首诗只感觉到了李跌上的冲天豪气,却并没有过多的去想其他的东西。

    而商文作为一个历经人间沧桑的中年法师,过了四十不惑的年龄,对于这世间的一切,都有了自己独特的成熟想法,仅通过这首诗,他便看出了李跌为人处世的态度。

    什么是男儿?杀人不留的才是男儿。

    什么是雄霸?杀人乱如麻的才是雄霸。

    我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则表面李跌学古之雄霸,用手中的兵器,游历四方,杀出一个赫赫威名来。

    不过,诗中那句“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倒是令商文稍微宽慰了一些,至少能够说明李跌是一个重义气的人,和这样的人一起谋事,起码不能担心被反害。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