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杀人诗

    “大哥,我错了,我有罪,我会去自首,让村里的人来审判我的,求求你放我一马!如果你在这里杀了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还有她,唐韵,你杀了我,你们都会陪我一起死!”

    踉跄的后退着,夏康感觉全发冷,如赘冰窟,仿佛下一刻李跌就会冲上来,像杀之前那两个人一般将他杀了。知道今天难以善了了,夏康不由得服软,兼带一些威胁道。

    现在先让你得意一下,等一下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的。还有唐韵,过了今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低着头装出一副诚恳认罪的样子,夏康不为众人看到的脸上,一丝狰狞闪过。

    “像你这种险小人,我见得多了,嘴上认罪,心里肯定是想着等夏家村的其他人在你边的时候,怎么安排人把我杀了吧?”

    站定,看着三角眼夏康,李跌冷冷一笑,完全不为他的话语所迷惑。

    这种招数,对付一些心肠软,愿意遵守规则,以和为贵,不愿多造杀孽的人还差不多有用,但是对付李跌这种杀伐果断的**大哥,那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对于这种包藏祸心的人,李跌只有一个字。

    那就是——杀!

    见李跌冷笑着走近,意识到不妙,夏康转就想跑,李跌快步追上,直接一斧把他的头给砍了下来,血如喷泉般直冲上天一两米,然后才哗哗落下。

    倏!

    又是一团红光飞出,冲进李跌体内,这次的效果更加明显了,李跌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正在不断变强,小腹位置多了一股气,同时左手的伤势正在快速恢复着。

    “啊!”

    最后那名恶汉惊惶的夺路狂奔,李跌甩手一记飞斧,恶汉应声倒地。

    一把银亮的短斧,赫然插在他的背心位置,然后一团红光从他体内涌出,快速的飞向了李跌。

    “李大哥……你怎么把他们全都杀了?”

    看着李跌从容不迫的连杀四人,唐韵走近过来,面色有些发白的问。

    “我是个坏人,坏人当然会杀人,你不怕我吗?”

    取回短斧,擦掉上面的血迹重新别回腰后,李跌淡淡的道。

    “不……李大哥你是好人,他们才是坏人。”

    突然一下抱住李跌,唐韵道。

    “你错了,我也是坏人,不过坏人分很多种,有专门对付好人的坏人,有专门对付坏人的坏人。像他们,出言不逊,下手狠毒,包藏祸心,今天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绝对非死即残,你也免不了一场大祸。刚才如果我放跑了他们,非但不会消除仇怨,反而会让他们得到庇护的力量后,为我们自己招来血光之灾。

    这样的坏人,就如同人上的毒瘤,留在世上只会去祸害更多的好人。杀他们,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更多的人。”

    突然一下家里死了四个人,李跌明白唐韵心中的害怕彷徨,用力抱紧了她,心里却在想,究竟是因为自己的特殊体质,还是异界的每个人都能够这样,通过杀人吸收血光,增强实力。

    仿佛感觉到李跌坚实膛的可靠,体不断颤抖的唐韵,渐渐平稳了下来。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睚眦即杀人,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

    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今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我学古风,重振雄豪气。”

    抱着唐韵,李跌在她耳边缓缓吟道。

    “好……霸气的诗啊,李大哥,这是你做的吗?”

    绪终于平复下来,不再那么担心害怕了,唐韵好奇兼有一点崇拜的看着李跌。

    “嗯,是我做的。”

    李跌笑着点头。

    这其实并不是一首诗,而是一篇用来唤醒民族血气,英魂傲骨的文章,洋洋洒洒近千字,出自仇圣先生的《血洗小本》,也叫做《大中华民族复仇主义宣言》,是为了纪念南京大屠杀64周年所作。

    李跌一个黑社会头头,记这些文句只是觉得感觉对,同时为了彰显霸气泡妞用的,哪还记得原作者是谁,当即毫无愧疚感的以作者自居。

    可怜唐韵在夏家村根本没听过什么诗,更无论这么霸气,这么纯爷们的一首诗了,当即被镇住了。李跌面不改色的杀人,事后吟杀人诗,在唐韵看来便是诗中那建立千秋不朽功业的豪雄风范。

    瞬间,李跌在唐韵心中的形象高大了起来,从一个来历不明的强大冒险者,变成了一个志向高远,义气磅礴的豪侠。

    “他们是什么人?”

    开始清理地上的尸体,李跌问。

    “他是村长的儿子,剩下的人都是村里的地痞恶霸,你杀了其他人不要紧,但是把村长唯一的儿子也杀了,这下麻烦大了。”

    指着被斩首的夏康,唐韵眉头紧锁,颇有些担心的道。

    “不杀麻烦更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我现在受伤,经不起折腾,等伤好了之后,小小一个村长我还不放在眼里,你不用担心。不过,他们怎么会找到你这里来的?”

    李跌面不改色,哈哈笑道。

    村长的儿子算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教出这么一个极品儿子,还和恶霸地痞混在一起,这个村长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把李跌惹火了,那就先下手为强,把这个村长一并杀了,然后再带着唐韵一起逃跑就是。

    “亡夫死后,这个夏康他就一直纠缠着我,三天两头便找到这里来,我和他那个,只是我一直以死相,怎么也不肯同意。可能是之前我帮你买衣服的事被他知道了,所以这就带着人找上门来了。”

    唐韵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这样的人死了就死了,你不用担心,我来收拾吧,你去帮我烧桶水洗澡。”

    李跌宽慰道。

    用了一个小时,将几具尸体捆在一起,拖到荒北森林里挖个深坑埋了,然后李跌原路返回,将沿途染血的沙土全部收集起来,同时破坏掉地上的痕迹,最后把所有能引起人怀疑的东西挖个坑放进去烧了,由一堆黄土掩埋,再在庭前洒了很多水,冲淡了空气中的血腥气,很快,这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