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酒色财气

    “你叫什么名字?”

    路上,唐韵问。

    “李跌,木子李,足失跌。”

    李跌道。

    “你爹娘怎么给你起一个这么怪的名字。”

    唐韵笑了,问。

    “我也不知道。”

    李跌耸耸还能活动的右肩。

    走了大概几分钟,唐韵便带着李跌来到了一座独立的木屋旁,屋外有篱笆,还有几块菜田,方圆数百米除了这一间屋子外,竟然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存在,真可谓是相当的偏僻。

    走进木屋,李跌第一眼便看见了一台木纺纱,唐韵亡夫家的人对她如此,想来是不会白白去养活一个人的,唐韵平常应该是靠着纺织为生。

    木屋不大,里面没有什么漂亮装饰,可能就那台木纺纱值钱一点,却胜在非常干净整洁,阳光四进来,给人一种心舒畅的感觉,美女的房间果然不同。

    将柴架放在墙角,李跌走进屋内左右打量着,而唐韵却是马上找出一卷白纱布,端一盆水,拿出一块干净的毛巾和专门治疗外伤的伤药来,开始细心的帮李跌清理受伤的左臂。

    “伤口好深,你一点也不痛的吗?”

    从初见到现在,李跌一直保持着风轻云淡的表,而且还主动帮她背柴,因此唐韵以为李跌受的伤并不重,等到开始清理伤口,把李跌原本包扎在手臂上的碎布条解下来的时候,唐韵才发现创口的严重,抬头看向李跌,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异色。

    “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轻轻一笑,李跌道。

    “你是被什么野兽伤成这个样子的?”

    明眸一闪,唐韵问。

    “一头会喷吐风刃的青狼。”

    李跌道。

    “那是在荒北森林外围活动的三阶魔兽风狼,夏家村很多猎人都被这种风狼咬死了,如果有风狼在村子附近活动,起码要集合全村大半的高级战士、猎人,还有很多人帮忙布置陷阱,这才对付的了它,你能从风狼手上逃出来,证明你的运气还算不错。”

    伤口清理完了,涂上药粉,脸上带着微笑,一边细心的帮李跌缠着纱布,唐韵一边道。

    “小小一头风狼而已,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如果不是一时不慎,我也不会被它咬伤了。”

    从裤袋中拿出那枚青色的晶石,李跌道。

    事实而言,如果现在再让李跌去和风狼战斗的话,了解风狼有些什么本事的李跌,绝对能够只付出一点轻伤的代价便将它拿下,而不会像开始那样,对于风狼能够喷风刃和半空加速陡然无知,不慎中招,所以这句话也算不上是吹牛。

    “魔晶!”

    看着青色晶石,唐韵面露惊容,显得极为意外。

    “这一枚晶石值多少钱?另外,不准你离开的人里面,有没有能够对付的了风狼的人?”

    抛了抛手上的青晶,李跌道。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句话李跌非常明白。

    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这句话无论放在地球还是异界,估计都是通用的,想要在这里好好的生活,李跌觉得自己有必要先搞一点异界的钱币来。同时,自己主动提出要帮唐韵的忙,自然也要打听一下对手的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这是一枚三级魔晶,在我们这可是非常少见的,村里的大户想要儿女成为一名魔法师,都会舍得花钱去购买魔晶,而夏家村能够猎取三级魔晶的人很少,价格比城里还要高一些,卖五十枚银币左右没有问题。三阶风狼,我们这里哪怕是最出色的猎手都不能够单独猎杀它,我夫家那边的人根本就没这个实力。”

    唐韵轻轻摇头。

    “你的事包在我上了,我李跌承诺过的事,还没有实现不了的。”

    夏家村最出色的猎手,借助陷阱都不能单独猎杀风狼,必须依靠集体行动。对夏家村的顶级武力有了了解后,李跌突然一下握住唐韵正在帮自己包扎伤口的柔夷,缓缓而肯定的道。

    “多谢李大哥了。”

    突然被李跌抓住小手,唐韵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般,飞快的把手抽了回去,同时脸上飞起两朵红云,抿唇羞涩的看了李跌一眼,然后才低下头来道。

    有一首佛诗云: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边藏。谁能跳出圈外头,不活百岁寿也长。

    为一名黑社会头头,酒色财气这四堵墙,李跌算是碰了个完完全全,不过李跌对酒色财气四字的理解,就有如后人对这首佛诗的回应一样。

    苏东坡云:“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不义之财不可取,有气不生气自消。”

    王安石云:“无酒不成礼仪,无色路断人稀;无财民不奋发,无气国无生机。”

    大文豪苏东坡、大政治家王安石对酒色财气的理解,李跌一直视为座右铭,并且自己一直也是这么做的。

    突然握住唐韵的手,自然只是一个试探,如果唐韵的反应强烈,非常直接的拒绝了李跌,那李跌接下来就自然会当一个君子,收起心里的那些歪歪念头。

    就算唐韵拒绝了,但态度不是非常强烈的话,李跌便会充分运用胆大心细脸皮厚的七字真言,以流氓无赖的方式,去将这座堡垒攻陷。

    突然被握住小手,唐韵的反应并不是拒绝,而是羞涩,这种表现不由得令李跌心头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伤口很快就包扎好了,唐韵端着水盆,动作不是很自然,羞涩的急匆匆走到屋外去了。

    “这里能洗澡吗?”

    试着活动了一下包扎的右臂,李跌对收拾好表,重新回到屋里来的唐韵道。

    “我去帮你烧水。”

    俏脸再次红了一下,唐韵应一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一下又跑到屋外去了。

    “还是异界好啊,地球上的那些美女,哪有这么乖的。”

    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对于乖巧俏丽的唐韵,李跌心里是满意极了。

    李跌上的衣服,在森林中跋涉了近三个小时,还与风狼大战了一场,全是血污,而且还被李跌撕了一截下来包扎伤口,完全穿不得了。

    唐韵刚刚帮李跌烧好水,下一刻又忙不停跌的赶回村里,去帮李跌买了几干净的衣服回来。

    洗完澡,再换上干净的新衣服,虽然简陋,却胜在轻便自然,同时把自己洗干净后,浑清爽的李跌上洋溢出的那种飞扬神采,顾盼生辉,也令服侍李跌穿好衣服的唐韵美目似水,含羞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