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乡村美少女

    看着血泊中,体被斧刃劈的惨不忍睹的青色巨狼,李跌忽然一下探手伸进青狼血模糊的大脑中。

    摸索一阵后,沾满温狼血的左手取出来,手掌摊开,掌心处赫然有一枚荔枝大小的青色晶石,沾着红白之物,像一枚宝石般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毫无疑问,这便是魔兽脑中的魔晶。青狼之所以能够口吐风刃,绝对和这枚青色晶石脱离不了关系。

    带着DOTA斧王的能力穿越,这已经是一个无疑的事实了,李跌之前读过几本穿越类的玄幻小说,倒也不是接受不了。

    不过,内心底处李跌还是想要回到地球。

    老头子和老道士可能还在横断大山上等着他衣锦还乡,刚刚统一G省**不久,还没来得及安下心来享受打拼下来的成果,李跌怎么能安心呆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异界。

    青色巨狼血盆大口的咬合力极强,再加上刚才勒住它,青狼的剧烈挣扎,令李跌左臂的伤雪上加霜,现在完全用不上劲来,同时因为失血,体流失了部分力量,此时李跌的战斗力只有全盛时的七成左右。

    而且在丛林当中,血腥味更加容易引来各种食动物的窥视,如果再多来几头刚才那样的青狼,那李跌的处境便危险了。

    咬牙爬上一棵大树,李跌环目四顾,右手方向的远处是一片朦胧连绵的群山,左手方向则是一望无际的森林,但李跌却惊讶的发现了远处一缕隐约的炊烟。

    有炊烟,就证明有人在活动,终于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小心从树上跳了下来,李跌开始朝炊烟升起的方向走去。

    在荒林中足足走了两个小时,再也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动物,同时沿途渐渐开始发现一些人工斧凿的痕迹,这便证明了李跌的判断——往这个方向走,就能够找到人类聚居的地方。

    又走了半个小时,树林的树木渐渐变得稀疏,李跌爬上一棵大树,刚想要确认一下方位,以免走错路的时候,却在荒林当中意外的发现了一道人影。

    这是一个异服女子,服装的样式简陋单调,粗布麻衣,却掩饰不住她姿的绰约。

    她头上系一根绿色发带,显出灵秀之气,此时正弯着纤腰,在地上拾一些掉落在地的树枝,放到背后由几根木棍和绳子制成的简易柴架上。

    “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撩开早就变成血衣的衬衫,短斧重新别到腰后藏起来,从大树上跳下来,李跌走上前去,对显得有些惊慌的少女问道。

    “你是什么人?”

    看着一是血,而且着装怪异的李跌走近,唐韵吃了一惊,不由得连退了两步,目光包含着忐忑和警惕。

    这时,李跌才看清少女的具体容貌。她十七八岁左右,容貌秀丽,段苗条,秀发如瀑,用青带系成两个马尾,皮肤白净细嫩,一粗布麻衣,却难掩天生丽质,如此一个美人竟然要到这荒山野林里来拾柴,真的是浪费资源啊。

    “我是一名冒险者,在丛林中受了点伤,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有多远?”

    捂着受了伤的左臂,李跌问。

    “这里是荒北森林外围,离这里最近的夏津镇至少也有五十多里远,另外离这里不远就是夏家村了。”

    少女开口了,虽然是生涩难懂的俚语,李跌勉勉强强听了个半懂,不过她的声音非常清脆,仔细去听,也有一种独特的美好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安歇的地方?”

    荒北森林外围,总算是走出这个该死的森林了,李跌笑了笑。

    “我叫唐韵……你受伤了,跟我来吧。”

    轻一抿唇,唐韵看了李跌一眼,见他奇装异服,高大拔,阳刚英武,目光锐利,不似凡人,上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恶意,态度也比较和善,眼中警惕的目光散去大半后,唐韵道。

    李跌看她的目光清澈见底,不藏心机,再加上秀美的外貌,倒是冲淡了对陌生环境的不适感,对目前的处境宽心了一些,便跟在这个纯澈的乡村美少女后前进。

    “这些交给我来背吧。”

    唐韵背着一堆高高的柴,走起来显得有些吃力,李跌主动走了上去,将她背上的柴架背在了自己上。

    唐韵一开始显然不愿让李跌一个伤员干粗活,但根本拗不过李跌,柴架被李跌背在背上之后,唐韵总算不再坚持了,却是转过来对李跌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路上,李跌问。

    “我还有父母,但是不在夏家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三年前我嫁到这边来,不过丈夫患病,很快就死了,夫家的人说我克死了他们的儿子,就把我赶了出来,一个人在这边住了。”

    唐韵轻轻摇了摇头,似乎知道李跌听她说话有些困难,特意放缓了语速,轻声道。

    “你亲生父母呢?他们不管你的吗?”

    李跌问。

    “夫家的人要我必须在这边帮他的儿子守寡,不准我回家。”

    唐韵走在前面,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岂有此理!你自己想回去吗?”

    守活寡!听了唐韵的话,李跌不由得冷笑一声。

    虽然他是老道士教出来的,但是老道士可没教他这些封建的束缚思想。在山里长大的李跌,也是野惯了的,无法无天的主,对这种束缚人的封建思想极为不爽,此时不对眼前的唐韵生出了同之心。

    “想啊,当然想,我以前也自己回去过,不过没多久就被他们抓回来了,还挨了几顿打,所以我再也不敢回去了。”

    轻轻摇头,唐韵的目光有些畏惧的道。

    “放心好了,等我伤好了之后想办法送你回去,并且让他们不敢再把你抓回来。”

    轻轻一笑,李跌道。

    “真的吗?”

    转看向李跌,唐韵惊喜道。

    “嗯。”

    李跌笑了笑,轻轻点头。

    唉,俺是黑社会啊,不欺男霸女就算了,竟然还好心要帮俏寡妇摆脱守活寡的悲剧命运。

    算了,相逢即是缘,就当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第一个认识的人,而且还是一个美女的馈赠吧。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斧王之肆无忌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